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谢佐福
谢佐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5,820
  • 关注人气:8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个人简介
谢佐福,重庆涪陵人,福建中医药大学生理学教授,病理学主任医师。散文诗作家协会会员,创作诗歌散文1500多首(篇),出版诗集三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9-08-06 20:27)


心养一支闲

种植在深山

一周绽一次

朵朵美如莲

驱车往

逃离繁嚣

孤独牵

水急崖危

乌江边

小时约半

城可瞰

陋室隐身

云雾间

云雾间

桫椤为邻

寿自添

清泉识路

引为鉴

童鱼叟虾

与葭缠

碧泉丽鸟

共月眠

共月眠

草梦花香

空屋满

野果野趣

野中仙

落叶忘归

风不催

琴歌诗画

松作伴

余闲非彼闲

孤寞养千年

转眼东南近

心随天地远

注释:磨盘溪位于重庆市涪陵区江东乌江边上,为桫椤树自然保护区,离涪陵市区五公里左右。中学同学徐君在此地买了几间农民土房,周末来此度假,以暂时躲避都市繁华嘈杂。今年初,我随徐君拜访此地,有感而发。

2019-8-5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7-02 20:22)
标签:

人生

杂谈

我在春天里找人

喊桃姐

桃花瞥了我一眼

喊李妹,李花说

再骚扰就叫警察

难倒我的样子

很落魄或很流氓

哦,忘了

我无姐无妹

也无弟无哥

我喊一座山父亲

一喊它就矮了

矮成一座坟

我喊一棵草母亲

一喊它就枯了

烂成一亩泥

我在一片黑色里

喊红色

把自己喊着了火

我在阳光里喊雪

把自己喊冷了

我在春里找春

却闻不到

自己身上的

鸟语花香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6-18 04:58)
标签:

杂谈

我眼里的沙子已繁衍成这片沙漠

我的瞳仁成了沙漠上的绿洲

绿洲里的水是我珍藏的泪和痛

绿洲里的绿是我伤口上长出的梦

我的胸膛容得下万里沙漠

可我的眼睛却容不下一粒沙子

在沙漠的眼里,我也是一粒沙子

一粒不听话,不想当沙子的沙子

一粒老想发芽和开花的沙子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6-18 04:55)
标签:

杂谈

一把伞

缝缝补补

活了何止一千年

别说挡住一代代雨季

连几滴遗老的雨

也挡不住

别说挡住一部历史

连一句真话也挡不住

风雨无常

不分年代和季节

所以,即使晴带雨伞

一生也总是被弄得

水淋淋的

太阳还未来得及晒干

湿又再次被风雨加固

风雨从锅碗瓢盆来

然后又捣毁锅碗瓢盆

风雨从雕梁画栋来

然后又冲毁雕梁画栋

风雨从笔端来

然后冲毁载它的

却不听话的墨和纸

风雨从牙缝里来

叼着咬不碎的声音

风雨从海上来

蹂躏完山河

便抢走财富与阳光

风雨想收编

田里的水,碗里的水

以及体内的水

有些泪水接受了收编

变成洪水

而有些泪水却拒绝收编

变成血液

流进并肥沃了那片土地

在风雨中行走

倒下后又爬起来

继续往前走

倒退则被路埋葬

走,继续走

在江南烟雨里行走

走成小桥流水

在唐诗宋词里行走

走进李白的将进酒

走进东坡的一蓑烟雨

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社会

人生

诗歌

吊顶

能封住和美化一屋的仰望

那些云也想学黑夜

给天吊顶


《那晚歌飞梦长》


酒杯被酒出卖

嘴被口罩查封

头被帽子埋葬

那晚

灯火辉煌

歌飞梦长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6-12 00:09)
标签:

杂谈

各位博友

   由于博客账号异常,被迫停博半年多,现在我回来了,回到了博客大家庭,和大家见面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1-12 06:10)
标签:

现代诗

注:以前写过一首诗,叫《帽子》,所以,就把这首叫《帽子续》。

 

1

初戴帽子不习惯

总觉得帽子太重

会压死自己

戴久了

又觉得帽子太轻

会随时飞走

2

帽子戴久了

以为帽子就是天

可以遮住太阳

可以遮住那张

不敢让

太阳看见的脸

3

帽子没掉时

他说他是帅哥

掉了后才发现

他头上长满癣

4

帽子戴久了

以为帽子是锁

能锁住全家幸福

锁住抢来的野花

锁住

关系网和利益链

最后

帽子锁住了自己

5

帽子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1-11 10:27)
标签:

杂谈

 

那些石头,几百年来没有出过一块
名石,没有一块繁殖成山
它们从未没出过村庄
满脑子全是地基,围墙,猪圈,山
路,山头,堤坝,祖坟
村口就是它们的国门,房顶就是它
们的苍天
村口的树喜欢打听,八卦和迷信
来自村外,风听来的传闻
有人便借风,在村口竖起一面大旗
关起村门称霸称王
口号是为了村民利益和村子稳定
村里的那口古井,装满了
村子几百年的喜怒哀乐,恩怨情仇
让胆大和胆小的后生,失眠多梦
那些胆大的后生
便将路过的日子抢劫回家
如果是洋日子,便与古日子杂交
形成新品种,种满一亩三分地
胆小的后生,继续抱石取暖和繁衍
求佛保佑来年风调雨顺
那一年,南飞的大雁,一去就杳无
音信
由瘦土养肥的荆棘,被狂风拔起
就自负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1-09 10:09)
标签:

现代诗

死后

最好的退路
就是去天堂
可是
谁能告诉我
谁去过天堂
谁知道
天堂什么样
即使去过
也一去不返
没有消息回传
于是
关于天堂
只能靠猜和编
按人间的模样
我们看到
描写的天堂
仙不死
花不败
春永恒
所有建筑
皇宫一样
金碧辉煌
可是住在
这里的神仙
尽管能
腾云驾雾
法力无边
但也和人
一样
既有善良
也有丑恶
既有欢乐
也有烦恼
勾心斗角
争权夺利
战争不断
神不像神
天道也乱
天堂只是
人间翻版
如此天堂
何必向往

我看天堂
不在死后
不在天上
而是在
有血有肉
有情有智
可感可知
可想可造
的人世间
在人间
有爱之所
就是天堂
那个地方
没有饥饿
没有战争
没有仇恨
互敬互爱
互惜互帮
自由平等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1-07 08:47)
标签:

杂谈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