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丁乂或周世通
丁乂或周世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0,513
  • 关注人气:2,1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简介与公告

  周世通,笔名丁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曾栖身西藏军营及西藏媒体。现成都媒体供职。

  摄影写诗作文编刊。出版个人著作《浪漫之旅》《彳亍的野风》《天路之旅》《隐之诗》《映像川藏》等。主编并编著多部诗文库。其摄影专题作品多次被人民画报(英、法、德、日、俄文等)推出。其作品曾荣获第四届四川文学奖及国内多项诗歌、散文奖。

  博客图文除标注外均属原创。没有支付稿费能力的报刊或选本谢绝选稿采用。

图片播放器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37篇)
国外 (0篇)
博文
诗曰:节气二十四首(完整版)
       在我国古老的农耕文明中,农历二十四节气是一年四季中的二十四个节点,准确且均衡地串联起时间,是古代汉族劳动人民长期经验的积累和智慧的结晶。最早是在春秋战国时期形成的。
       写这二十四首诗歌,断断续续用了三年时间终于写完。不是刻意,也不随意。开始写了几首,后觉得还是继续写下去。大家从每首诗歌后面标注的时间可知。感谢诗歌,让我们在这种不能握别的场合相识。我相信,你们是我意料之中的朋友。你们读到这一粒粒汉字组成的诗句,仿佛就看到了我。

》》立春,一条飞翔的鱼在追逐火车

此时,我正与那些背乡离井的兄弟同坐火车去南方
不言而喻,他们走在愈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1 08:08)
罗江笔记(组诗)

》》景福村十月
十月的景福村,所有的色彩都被一种包围
是红色,火焰般的红色
扶贫产业园分红,让笑脸挂满山村
 
田间,锄头与主人齐齐列队领取现金红包
阳光和煦,大地芬芳。发芽的风里
锄头吹响迈进新时代的号角


》》金岭村写意
金岭村贫困名声在外,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题《溪山有水流》画作


在溪山,发芽的风里,鸟们与蝶纷纷返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31 09:00)
向峨笔记(组诗)

【莲花湖,与一尾鱼亲昵】

莲花湖,因七条形态各异的支流汇集而大成
青花瓷的腰身上,可荡舟欣赏荷塘月色

当鸟鸣与白云擦肩,莲花湖里的鱼闻声而动
这是一群幸福的鱼,一直生活在初衷里
每次相遇,都热烈得让人怀疑

我知道,都说祥云下被朵朵莲花簇拥的湖区
那些怀春的水鸟也纷纷在湖面浅滩撒欢
偶尔,又箭一样在烟波里追逐

在向峨莲花湖畔,一位行走江湖多年的隐士
像顽皮的孩童光着脚丫子在碧波里垂钓
一尾悄悄泅渡的鱼,与之亲昵

【晨曦的中峰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2 12:58)
大凉山甘洛笔记(组诗)


【青溪峡古驿道】

进入青溪峡古驿道,其实就是进入历史
茶马古道,马蹄声,渐行,渐远 

历经千年的青石与鹅卵石,一直在述说
当年摩肩接踵与人的零关道
那是怎样的一幅壮观的浮世绘 
继而是一块需要汉字拾遗者解读的
被风枯干在一块石头上的马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6 13:06)

归来仍是少年
——读周世通旅行文学《映像川藏》有感
   生平第一次与一本书相遇竟然会有相见恨晚之感。
   耽于尘世,每日总有许多繁杂琐碎要经营,似乎时刻奔波操劳,敷裕充实。但偶尔停驻脚步回望打量,行历过的光阴却未得究竟。总是如此这般,我们的生活常常在不知不觉间就沦为一场空事。久而久之,心也仿佛习惯性失焦,更习惯了囿于既定之中,如一泓涸泽潭水,难得再泛起波澜。
   但水面若无涟漪起,清风如何生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西沱,让人怦然心动(外一首)


在西沱古镇,向上向下,都犹如置身云端
那些沧桑的老房子与凹凸的青苔石梯
写满岁月的暗语,让人恍然如梦

石柱友人告诉我,西沱是一脚踏三县之隅
当年江边千船帆影万盏明灯交相辉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凉山,成昆铁路上的内燃机车
当那忽如一夜春风催生了一个新时代的高铁
以飞一般速度,似白色闪电划过视野时
我就会想起那拖着长鸣的内燃机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春天的火车经过毛家湾


春天的火车经过的毛家湾,不在北平
在安康的大山里

毛家湾这名,在人们记忆里神秘诡异
而此时,毛家湾安祥静谧
浅黛青山眉上有一朵没走的云
在等待桃花齐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寒平旦,逃离城市去机场


此时,应该是五更,也就是寅时,谓之平旦
古时中医号脉最准时辰

在这最寒冷的日子,逃离城市成为一种选择
冷其实不是祸患,祸患是那些失控的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告别,2016像一场梦在霾里消亡

       一到冬季,儿歌里的祖国失去最初的纯洁,活在形式里,迫不得已。国人都在默默忍受,等风来,等肺癌。当年柴静费力不讨好做的纪录片《穹顶之下》,还被很多人诟病用心。现在一些退下来的所谓爱国者都拖儿带女去了国外,一去不返。想想在位时的伪作为,这是何等可笑的状态。等风来,等肺癌,这是冤孽,隐瞒的真相,等到曲终人散,也无人赎罪。
       当下已无法自圆其说,雾霾恋着冬夏,也恋着春秋。偶尔,我自己都忘了自己迷乱在哪座城池里,想找自己出来透口气,都难。透过彻夜难眠的窗棂,一群乌鸦齐齐蹲在枝头呜咽,我似乎看见清明,那新增的一排排坟茔……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