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庆和
朱庆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361
  • 关注人气:1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联系方式
博文

《春光》

 

从屋里出来,我

常常到田间去

前妻曾叫我娶一个乡下老婆

朴实的健壮的

可少女们都去了外乡

我只好跟母狗调情

几个农民正用粪汤浇菜

我看不到他们的苦

就像他们看不到我的苦一样

我们谈论着天气和收成

春光中飘荡着

谦和的臭

2004.2.14

 

《回忆》

 

我沿着村前的河边走

看见孩子们在斜坡上

他们找一种可以当

口香糖吃的野草

 

抽水机不断地把河水

送到两边麦地里

弯腰的农民抬起头

把杂草扔到田外

 

沿着河边走不会有错

虽然老石桥已消失

医院搬到了河这边

跟学校靠在一起

 

我离开了原来的村庄

又经过一片果园

剪枝的老头告诉我

沿着河边走不会有错

1998.10.4

 

《在春天》

 

我来浇灌这块麦地

因为亲切

我浸湿的双手早已通红

田野很静

仅有几只飞鸟掠过田头

远处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夜晚是斑马身上的黑色条纹》

 

你说,夜晚是

一个放荡的妓女

你曾在她身上

肆意挥霍

 

你说,夜晚是

一条腐臭的河流

你曾无奈地

漂泊其上

 

你说,夜晚是

一位慈爱的母亲

你偎依在她怀里

大声哭泣

 

你从不说,夜晚是

斑马身上的黑色条纹

你害怕斑马从体内冲出来

消失在草原上

2016.3.18

 

《遇见六回》

 

凌晨三点,我从噩梦中

醒来,又冷又饿。

在微信朋友圈,看见

六回哈着寒气,

出租六回的生意还很冷清。

哦,我的朋友,

此刻我感觉,你多像站街女,

而我则是流浪汉,

被这肮脏的黑夜包裹着。

我多么希望,你

能接到一单好生意,

我在垃圾堆上

能睡个好觉,

在更为肮脏的黎明

到来之前。

2016.1.4

 

《出神》

 

你站在桥上盯着水面看

河水似流非流

河道里有茂盛的水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8 08:37)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来南京上大学,带着好奇与兴奋的表情。南京留给我的第一个印象是,一股怪味弥漫于大街小巷,或轻或重,有时钻到鼻子里,不免还深呼吸一下,以探究竟,感觉比下水道上泛的污水还要浓烈。一问才知道,是油炸臭豆腐串。对此我很鄙夷,打死我也不会吃那种东西的。事实上,不久我就喜欢上了那种东西,我为自己当初的武断感觉很不好意思,于是又不容分说地撸了一串。

香港回归那年,也即1997年,大学毕业后我顺利地在南京找到了工作,于是就顺理成章地留了下来。我的意思是说,人总要在一个地方待下去,像家人、朋友还有自己所期望的那样,“混出个人样来”。我想,待在南京或是其他什么城市,应该没什么两样。

于是我在一个叫卫岗的地方住下来。出了中山门朝东走,经过卫桥,再爬一个很陡的大坡,就到了卫岗。每次从城里骑自行车回家,总要一鼓作气蹬上坡。当时就想,如果我一口气骑不上去,那说明我已经老了。现在我已经骑不上去了。下了卫岗的大坡,再朝东就是孝陵卫,因明孝陵的卫戍部队驻扎在此而得名,那大坡子顺势叫卫岗就在情理之中了。那是明朝时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直没提到老四,他很安静,几乎不说话,所以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他每天都会在家里进出,可看见他就跟没看见他一样,像是空气。而老三却不同,经常看不到他人影,但感觉随时都可能在哪里出现。

每年春天来的时候,土地松软,空气清新,什么东西都朝上窜,包括我们的身体,夜深人静的时候会听到骨骼“喀喀”的声音。老四领着我到麦地里挖野菜,他教我辨认哪些能吃,哪些有毒。我除了吃,其他方面显得很笨,往往挖得很少,他就匀一些到我的筐里。夏天老四领着我割草、够树叶给猪和羊吃,秋天他领着我到地里捡稻穗、倒花生,冬天他领着我在光秃秃的大路上耧柴禾、拾粪。感觉一年四季我都拴在他裤腰带上,其实我讨厌干这些活,更讨厌被他拴着,老四看出了我的心思,就不再领着我了。他一个人默默无闻地做着事,就像一头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28 15:14)

新房里除了一张床

什么都没有

可最起码得需要一床被子

被面是大红颜色的

而棉絮又从天上采来

母亲一边引线一边说,从前

有个新媳妇套被子

不小心把自己缝到了里面

大家都在想像

愚蠢的小媳妇被困在被子里

滑稽的样子

我们的新郎,却羞红着脸

就那么一直站着

­­­­­­­­­­­­­­                                 ——《我们的新郎,那么害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桂花树》

 

有一年,我在

一个叫武学园的地方住下来

院子里有棵桂花树

妻子说,等到秋天桂花就开了

每天下午我去幼儿园接孩子

然后等妻子下班

晚饭后在附近走一走

秋天没到,我们却搬离了那地方

至今,桂花树的香气

还一直在我脑子里

2015.12.30

 

《白日是波浪,夜晚是岩石》

 

年轻时候

我时常坐在河边

想一些心事

那时真可笑,是吗

但是现在就不可笑吗

我的目光还那样

大而无当

譬如想念一个人

我还是喜欢

翻出往日的照片

瞧来瞧去

身上犹疑的东西

改变了多少呢

而且还越来越失眠

真是难以预料

白日是波浪

夜晚是岩石

我来到岩石内部

点燃一支烟

倾听波浪拍打的声音

一直到天亮

2015.5.28改

 

《地铁站》

 

地铁站里

两个男人在谈话

从高铁出轨说到股票

然后又说到国外的恐怖袭击

其实只是其中一个在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电话来了,我想让它多响几下再去接。这么做的理由很简单,我已经过了火急火燎的年纪,顺便也考验一下对方的耐心。

拿起话筒后,经过一番仔细辨别和严格审查,我确认电话那头是“痔疮”,也就是大学同学刘志远。大学时,我们喜欢给同学起外号,像小学、中学时一样,只是起的外号更赤裸、更恶心、也更恶毒。我被称作“肛门”,因为名字里有“刚”,刘志远自然叫“痔疮”,女生姚晓雯,我们暗地里称她“窑姐”,几乎都朝下三路里跑,似乎只有这样才更显我们这些江南著名高等学府才子们的智慧与幽默,其实那只是该死的性压抑在作祟。如果你到我们宿舍,喊一声“骚B”,这时候,趴在桌子上正看书的戴着黑框眼镜的瘦弱白面书生抬起头,回答道:“嗳,什么事?”你会惊诧于这么个称谓套在他头上,是不是有点跑题了。看他答应得那么自然,说明你多虑了。

我冲着电话说,妈的,可真是肛门上长痔疮,这辈子都甩不掉你了。刘志远没接我话头,而是问我现在为什么这么小心谨慎,搞得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一直想找份独一无二的工作》

 

我想找份工作

只有我一个人在做

还没成为一个行当

在大街上

我看着拥堵的车辆

喂!急着赶路的

快点下来吧

我带你走街串巷

我带你去任何地方

2015.11.30

 

《家》

 

多么简陋

风破四壁

味道也很怪

别担心,我的宝贝

只要在这儿睡上一晚

每个角落

充满我们的气息

这就是家啊

2015.11.30

 

《父亲扛着梯子从集市上穿过》

 

扛着梯子的父亲

要穿过集市

中山装敞开着

小腿肚子上的毛沾着泥巴

熟人见了打声招呼

并热情地把烟夹到他耳朵上

准备出粪用的铁锨

挂在梯子的后面

刚买的地瓜苗挂在前面

今天要下到地里

肩膀上的梯子是要苫屋用的

夏天母亲将不会再抱怨

人越来越多

父亲扛着梯子艰难地行进

引起了人们的不满

有人提议父亲把梯子竖起来

顺便爬上去

看看天上的风景

而有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17 09:20)

院子里堆满了玉米,像座山,我娘在剥,老五也在剥,把剥好的丢在一边,也像座山,秋天的阳光照在金灿灿的山上。老五把玉米抓在手上,在黑须处撕开一条口子,接着两三下剥光了,一个光溜溜的玉米姑娘就在手上了,可玉米皮并不拽下来,而是等两个玉米剥好后,玉米皮系在一块,挂在树上或屋檐下。但老五却拿着像双截棍似的的玉米在耍来耍去。

我娘一边剥玉米嘴里一边在说着什么事,老五全然没听见,他继续玩着他的双截棍,但是我听见了。我娘一开始支支吾吾的,像是对老五说又像是自言自语:“有个事我憋在心里好多年了,我有个哥哥,我爹娘都死了,现在我就他一个亲人了。”我有个舅舅这我知道,可听我娘的语气,他大概还活着。这个故事吸引了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音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