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钟琪
钟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485
  • 关注人气:1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关于我
钟琪,,现居西安。曾在《今天》《山西文学》《西南文学》等发表小说随笔约五十余万字,写有长篇一部,有部分作品被译介为英文。系陕西省作协会员,西安铁路作协副。资深书法爱好者。
我的电邮wjddqd@hotmail.com 
——说什么说,写吧!———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博文
(2015-07-14 06:01)

                        火车穿过土塬
                              钟琪​

         正是早春时节,火车照常穿梭在渭北那座黄土高塬间,透过窗外,一坨坨突兀而显的黄土层,就象大写意的泼墨,‘呼呼’地甩了过来,并迅速地在视线间渲出无限的晕迹;前面那段逼仄的狭道间,两旁的塬坡上野满了郁郁葱葱的槐花树,大的竟然粗壮到碗口般,枝茎挺拔着刺向天空,已经绽放开的槐花雪白一片,望去绿白相间,令人悦目。​​

        在哐当声和嘶鸣声中,火车时而如蜿蜒的蚯蚓,绕行在沟壑之间,时而象奔涌的流水,倾泄在土塬的平坦之处,与那俊山秀水不同的是,这儿除了黄土还是一掊黄土,但呆笨的黄土层在多年的自然积聚中,却也勾勒出了形形色色的风貌,鼓涌而起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7-04 08:02)
标签:

情感

分类: 随笔、散文

童年无限

钟琪 

      印象中的童年总穿不出故乡那条窄窄的巷道,巷道两旁植满了垂吊得丝丝缕缕的翠柳,看去就象卷起了层层叠叠绿色的珠帘,记忆中总是在冬去春来四处暖乎乎的那个时节里,一群疯圆了的顽童,不停歇地在兜着旋窝的春风里奔跑,吹着柳笛,玩着攻城,玩着嫁女,玩着土塬上叫不出名堂的小把戏。

     我想起好上树掏雀窝的麻钱,生的瘦小瘦小,爬树时象个猴子,再高的树他也敢上,有一回树枝划破了他的裤子,他在树上光着腚下不来,便恼了,让树下的女孩子全转过脸去,他用小枝叶编了个圈圈,套在腰上,象个野猴子一样从树上“哧溜”一声滑了下来,麻钱虽然生的黑小黑小,后妈也不爱他,可他在我们小伙伴当中最讨人喜欢,因为他能给我们逮来鸟雀,麻钱好象生性就通这一行,哪儿有麻雀窝他都了如指掌,捉住了麻雀掏下了鸟蛋,也不独吞,总是叫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12-22 17:13)
分类: 其它

“字的功夫在字外”,纯粹探究书法笔墨技法的,终难成大器。这和小说玩流派砌辞藻终会因无“根”或“根”不深立不起来一个道理。小说因为语言艺术的特性,(就是文字的张力和具象的包容、前瞻等),对生活的思索在慢慢从心底吐纳过程中,总会烙上个人、时代等等印痕,也就是个体和世界的关系这个印痕藏也藏不住,会以各种方式透露出这些信息。

仅从这个艺术特性上来说,书法比小说更难,纯线条的书法艺术在有限的空间中要营造个体与世界的关系,非常不易。但无数前贤树起的高峰证明笔墨是可以做到的,证明单纯的汉文字书写是可以称之谓堂堂正正的艺术。虽然登山的路径各不相同,但没有一人是就笔墨论笔墨而独成一家的。正如同我尊重的一位老师所讲:“我不希望你们哪一位因写字成名。”套名俗语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8-05 09:27)
分类: 书法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8-05 09:08)
分类: 书法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1-23 19:38)
分类: 诗歌

幸福,总隔着马路

从新村到友谊路

每天  要过天桥和  经九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散文

      很念想小时乡村没通电的日子。

   天一黑,睡了;天一亮,醒了。

   简单的日子里,没有这么多五七八糟的诱惑。

      煮个鸡蛋,就是过生日了;馍里没掺麸子面,热气腾腾的出锅时,一股麦香味弥漫在灶火里,那是过年了。躲在麦秸垛子上很稀奇地看着大姐带回来的课外书,五色土、捞月亮.....好些有趣的故事,好些我不知道的事情,那是大姐他们放暑假了。
     漫长的暗夜里,煤油灯蚕黄的光一闪一闪,最后一截燃败的灯捻子挑去后,奶奶说,睡吧......东头的棉花地,西头的玉米田,那口辘轳咯吱咯吱作响的甜水井,还有村口的老槐树,和树上永远掏不净的鸟窝.....似乎还赖在土炕上不愿醒来,天,却放亮了,我的童年没有了,那个藏着无穷念想的暗的夜,那个温暖的会跳跃的蚕黄的光,连同彩色的童年,都在记忆里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散文

惊闻大师吴冠中逝世,虽今年已九十有一,当为寿者,但内心还是很难受,忽然间就觉得好象眼前倒了一堵墙,“轰”然一声巨响。

   说起因缘,吴冠中对我启迪甚大,最初是他的江南水墨画直接给我以美的冲击,后来,从他的画作和印象派的画作中,让我悟出了小说写法,也确定了小说的方向——“写作就是将生活处理成一段印象”,虽然这个目标目前距我还很遥远,但我会一直朝这个方向去跋涉。“笔墨等于零”,大师如炬的目光,常常是一语便穿过万水千山,令学子们顷然顿悟。这是我以前写的一篇随笔,帖个链接纪念泰斗。(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3938c001000a1b.html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2-08 12:39)
标签:

杂谈

分类: 书法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高速路边的麦田和咂旱烟的关中老人

钟琪

这是千百年的古战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