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枞阳陈靖
枞阳陈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010
  • 关注人气:1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枞阳陈靖
      天地间之劳人。
     是劳力者。务过农,打过工,下过海,现自我雇佣,经营广告。事繁身累,聊以糊口。
      也是劳心者。爱诗词,爱书画,爱文章,爱美女,爱一切美的事物。偶有所作,颇示己志。著有《兰亭序帖集联》。
      二00六年八月,与二三好友创办枞阳网,自任总版主,兼《历史人文》版主。
      本博所存,多已发于枞阳网,欢迎博友移驾交流。限于精力,此处留言,恕不一一回复。除注明者外,皆为原创。倘需转用,敬请联系:
 Email:455486300@qq.com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9-05-18 14:22)
分类: 放歌
朱铁谷将军有旧庐在枞阳莲花湖中。湖心一岛,旧为古文家方望溪祖业,四围皆水,风景绝佳。余于前年赁为枞阳家谱馆。馆中一室,自号铁庐。余日夕其间,读书为乐。夏初草木茂盛,书此遣兴。

孤山环水水环楼,楼下编篱种竹幽。
树掩青苍遮屋角,藤牵红绿过墙头。
固知游乐鱼非我,应悟行藏蝶与周。
世事渐疏人渐懒,此身真合赋休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放歌
村舍俨然太古前,缘溪踪得在山泉。
冈峦起伏高低树,阡陌纵横上下田。
访旧欲寻先德宅,临流思接永和年。
深林小憇归来早,鸡犬声中起暮烟。
余祖居在官埠桥镇官山村,黄公、白鹿两山相峙,幽静如桃花源。上巳日与友人同访。

附:同行吴社教先生和诗
上巳日与诸友登官山,陈靖兄即兴赋诗一首,余归来足成一首,次其原韵。
假日清明连上巳,双柑斗酒濯流泉。
闲听鸟语搜奇石,坐叹云根抱古田。
意洽沂雩六七子,思追溱洧几千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31 08:33)
分类: 放歌
春风渐起
花儿次第开放
红的,黄的,白的
漫山遍野
花是植物的生殖器
它们开花,授粉,结果
它们喜欢野合
它们无所顾忌
它们将生殖器高高举起
不象他们
只敢以花的名义
将花疯病掩饰
桃花开了,便有桃花节
菜花开了,便有菜花节
花海都是人海
花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08 14:58)

方氏迁枞始大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左光斗

诗文

点校本

分类: 怀古

 吾乡先贤左光斗,为明代著名的忠烈之臣,历事万历、泰昌、天启三朝。左公早年由进士官御史,清直敢言,处处以体察民情、清除积弊为急务。巡视中城,则捕治假官、查获假印;出理屯田,则大兴水利,识拔人才。李选侍欲据乾清宫垂帘听政,左公与杨涟协同建议,排阉党,迫移宫,扶冲主,史称“移宫案”。天启元年,又疏逐阉党,反遭斥逐。后被魏忠贤诬以受贿,逮赴诏狱,受酷刑死。崇祯即位后平反昭雪,赠右副都御史,后再赠太子少保,谥“忠毅”。

 左公生平勇于事功,不屑屑于雕章琢句。其奏疏文稿皆切于时事,不尚空言。诗作亦扬扢风雅,陶写胸襟。所作不多,皆以经世济民为鹄的。身后遗文经其弟左光先汇刻于福建官署,方得以流行。后其子左国材复刻于金陵,各种版本遂渐次增多。《中国古籍善本总目·集部》明别集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方以智

丁倬

白杨丁氏

分类: 怀古

彼云说

翰林院检讨方以智无可道人赠

荀兰陵以蚕针定为表法,友风予(按:疑为“子”字之误)雨,是随有随无之云归也。古经:青山与白云,从来可相到。有知云之所从来者乎?我以彼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白沙岭

枞阳

分类: 怀古

朋友卢君,是非常擅于做“考据”的。

卢君是“桐城人”。说他是“桐城人”,其实很牵强。先从籍贯上说,其家原籍山东,祖辈始迁桐城。卢君小时候在桐城呆过,后来读书工作,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3 16:39)
标签:

白沙岭

枞阳

桐城

分类: 麈谭

枞阳也有白沙岭

——与兴苇斋主商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沈天鸿

潘小平

分类: 拿来

汪茂荣

 
      拙文《斥某评委之庸妄》发出后,近日朋友转来了评委沈天鸿的回应文《关于汪茂荣的三等奖与“浇薄”》及评委潘小平的两篇短文,我看后仍感有辩正的必要,真理越辩越明,“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恕我僭妄,套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拿来
(转帖)斥某评委之庸妄
桐城  汪茂荣

       我去年八月发表在《诗刊》上的10首诗和1篇短文是该刊作为当代诗词“聚焦”专辑重点推出的,因着热心朋友的敦促,我不好拂其雅意,便劳他将此组作品拿去参加本市文艺主管部门组织的年度文学评奖活动。结果是最顶尖杂志上所发的作品居然只评了个最低等级的奖,理由是第九首作品有“硬伤”,“影响了两省人民之间的感情”。虽然评了这么个等次的奖颇有点令人惊诧,但我并不想就此对评委的品质、动机、心智、学养和识力作任何评价。本来作品一拿出去参评,评委就掌握了评判作品的话语权,不管评出了什么等次,作者只有坦然面对,不必介意。自思平生也获奖不少,并不缺这么一个区区县市级奖,更不需要通过这个奖来证明什么。如果要证明什么,《诗刊》能抬爱给我发这么个专辑还不足以证明吗?《诗刊》是什么样的杂志朋友们想必是知道的。虽然如此,若就评成这个等次的两个理由论,原涉及到作品知识正误及作品价值取向问题,则兹事体大,有必要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