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第40次世界遗产大会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闭幕。虽然中途遭遇土耳其政变,导致大会一度中断,但最终还是完成议程,审议通过了21处新增的世界遗产,世界遗产总数增加到1052处,遍布165个国家。中国的湖北神农架和广西左江花山岩画顺利入选《世界遗产名录》,中国的世界遗产总数达到50处,依然排在意大利之后,位列第二。

看看本次新增的21处世界遗产吧。未来,这里的大部分都将成为世界级的旅游名胜。


新增世界文化遗产13处

左江花山岩画(中国)

分布于中国广西崇左市境内,是中国南方乃至亚洲东南部区域内规模最大、图像数量最多、分布最密集的赭红色岩画群。

左江花山岩画周边

那烂陀大寺遗址(印度)

位于印度比哈尔邦。是公元三世纪到十三世纪的考古遗迹。它包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31 18:21)

在当下,坚守文学批评并不是一件讨好的事。一来纯文学不景气,可兹点评的作品越来越受局限;二来批评界历来圈子化严重,不少作家和批评家结成利益联盟,互吹互擂,导致“软文批评”流行。正如学者林贤治指出的“中国批评家喜欢拉帮结党……耽于会议、嬉戏和各式活动……常常搬弄花花绿绿的名词,其实是鉴赏的低能儿。”从这一点上来说,青年批评家李静算是其中的异数。她以独立的姿态长期浸淫当代文学领域,以批评为己任,用善意和真诚为纯文学的发展披荆斩棘。

近期,李静文学批评合集《捕风记》出版。这是一本小册子,薄薄的192页浓缩了李静近年来文学批评的精华。书的副题是“九评中国作家”,李静选取了王小波、木心、莫言、贾平凹、林白、王安忆等9位中国当代文学领域的标本式人物进行剖析,其中既有作品的臧否,又有批评理论的建构。

比如讲莫言。李静赞赏莫言作品“怪诞叙事”的感染力,认为莫言小说的力量源于一种怪诞的对抗性,“这种对抗性或隐含在无所羁束、不可摧折的自由叙事态度中,或寄托在一些倔犟不屈、放诞自主的主人公身上”。比如讲贾平凹,李静认为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5 10:45)
标签:

文化

没有人可以否认,当下,我们正处于一个浮躁的时代。当理想和物欲划上等号,当奋斗被捷径所替代,当急功近利成为这个时代的普遍心态,人们犹如一群热锅上的蚂蚁,一边受着欲望的煎烤却又停不下脚步。这时,我们需要一个冷静的声音,警示我们回望理想的起点,寻找已迷失的方向。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新近在北京上演的话剧“三言二拍”醒世系列剧之《三姊妹迷途难返》具备了这个功能。

“三言二拍”醒世系列剧是大导林兆华的点子。从冯梦龙笔下受到启发,他决定“用三言二拍的线索和思考状态来解析当下,集结成戏,秉着古人的思考,说当代的故事。”由刘春编剧的《三姊妹迷途难返》正是其中之一。这部戏的灵感来自《红楼梦》中的尤氏三姐妹一节,套用了其中的人物关系——三个命运、性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27年后,我们还会一起约打羽毛球。加油,阿昆
原文地址:写给27年后的陈昆作者:藏客
吾:陈

    如果你有足够的幸运,27年后还能看懂这封信,说明:1、你还活着;2、脑子还没坏。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1-04-24 15:11)
标签:

杂谈

分类: ∠⊙其他~~≤

昨晚梦到了姥爷。

自姥爷去世后,在我心底一直有一个不敢揭的伤疤,那就是姥爷的离去。每每想起了他,总是忍不住地伤心难过。可伤心难过是没有眼泪的,不是不哭泣,是因为确实从那时起就没有了眼泪。

姥爷去世是在非典时期。2003年,参加完研究生考试,我辞职来到北京,在导师的帮助下,去了一家NGO组织工作,一边等待着考研成绩。那年,遇上了非典,满城草木皆兵,我被困在玉泉山附近的一个四合院里。不过幸好是在那里,远离城区,使得非典时我们如同在一个世外桃源,远离恐惧和纷扰。当时工作比较清闲,在电视媒体满是非典的恐怖报道下,我们却悠然自得,在自己的四合院里种菜,做饭,晚上顺着玉泉山小道跑步,偶尔会抓只刺猬回来,有时也会去植物园,在湖水边拿一本书,一坐就是一天。

记得当时父亲打过好几次电话过来,告诉我,他单位的人知道我在北京,领导特意找到他谈话,让他打电话过来,嘱咐我不要回家,否则全家都要被隔离。我能想象当时父母的心情,一边牵挂着我,想让我离开北京这个严重的瘟都,却又无奈地安慰我,让我保重自己,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09 21:32)
标签:

杂谈

分类: ∠⊙其他~~≤

最近房产中介貌似疯狂了一般,一天能接到数通中介打来的电话。今晚上吃饭,又一房产中介女打电话给我,第一通我看是陌生手机号码,没接,紧接又打来,接通后我告诉她打错了电话,没想到我刚挂,她又锲而不舍地再次打过来,问我房到底卖不卖租不租。当时我真是怒从心生,就差问候她老娘了。

两年前,没买房时曾去中介登记了我的手机号码,打算买房,结果从那时起,中介的骚扰电话就一发不可收拾。当时我登记的是太阳宫小区的一家链家地产,结果没出一星期,我爱我家、中原地产、21世纪不动产等中介公司就都相继打来了电话,然后再过一周,连城对面南四环的中介都给我打过电话来热情邀请我去南城置业,好在当时是要买房,对中介还没这么反感,直到买房后,电话的性质和接电话的心情就完全不一样了。

买房后,打电话给我推荐房源的听说我已买了房子,慢慢地就不再打电话给我了。但没过多久,问我卖不卖房的电话相继开始。最可气的是当时卖我房的中介,我刚入住半个月,就有人打来电话,先恭喜我买到了房,然后话题一转,问我卖不卖,我当时听了真是哭笑不得。再然后,我的电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9 22:30)
昨晚回家,一进屋就闻到客厅里一阵幽幽的香气,仔细寻找,是阳台那盆绿宝石开出的花朵的幽香。前几天爸妈来北京时,还是老妈发现我家的绿宝石竟然长出了花骨朵,准备开花了。几天之后,几个花骨朵就开始接连绽放,爸妈也赶上了花期,得以一见绿宝石的花朵。其实,养了这么久的绿宝石,只知道这是一种观叶植物,还真没听说绿宝石会开花的。于是今天上午心血来潮百度了一下,结果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绿宝石开花竟然是新闻,这种现象竟然比铁树开花更难得一见,甚至植物学家称绿宝石在我国北方开花需要8年时间,并且花期只有一天,花香有很强的杀菌作用。惊得我赶紧拍照留念,挂博客上跟大伙分享一下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12 14:30)
标签:

杂谈

分类: ∠⊙其他~~≤

母亲节的时候突发奇想,自己算了一笔账,结果等算完之后,心慌慌的好几天都睡不好觉,把计算方法列出来,各位也自己算算,有问题的赶紧想想解决方法吧。

 

我一年回老家的天数:连续几年都没超过2个星期,权算15天吧;

还能见父母多少年:以父母百岁计算,还能见40年;

实际跟父母在一起的天数:15×40=600天

 

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很不孝的孩子,一定努力把父母早日接北京来,共享天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12 01:59)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最近吃榴莲上瘾,两天一个榴莲的速度连吃了好几天,然后今天洗脸时发觉右鼻翼鼓起了一个大包,一碰生疼,不过幸好包是鼓在鼻腔里的,还好,不会有碍观瞻。
  吃多榴莲会上火——好像一直听人这么说,于是便很自然地把长包与吃多榴莲扯在一起,也不知到底有没有科学依据。不过提起榴莲,倒让我想起了一些往事:一个是最初知道榴莲。还记得最早见到榴莲是在大学期间,有次和一好友逛街,水果摊上看到长得像刺猬的榴莲时,问好友是何物。好友一副智多星、百事通的架势告诉我这是榴莲,并描述了他去南方时吃榴莲的情景。他说一个榴莲的营养相当于10只鸡,多吃了会流鼻血,他还栩栩如生地讲述了自己第一次是怎么多吃了两口榴莲而导致流鼻血的,最后,他很严肃地跟我强调,吃榴莲一次最多只能吃一大口,“一大口,记住了么?”
  恩,我确实记住了,一年后的第一次吃榴莲,我真的只吃了一口,原因倒不是好友的教诲,而是没听他提起过榴莲是这般奇臭的东西,并且形色如猪脑,以至于第一口下去我就差点吐出来,不但没品尝到水果之王的美味,还怀疑好友对榴莲的描述也是道听途说。就这样好久一段时间我再没有了吃榴莲的欲望,一直到接触过几部与榴莲有关的文艺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京是没有春天的,倒春寒的冷意一过,瞬间就会进入烈日炎炎。前天去商场买衣服,在试衣间里突然发现自己还穿着保暖内衣,等昨天出门时,穿一条秋裤都热得够呛了,出门后热得不得已又回车里脱了下来。
顶着昨天30多度的太阳,陪老婆去草莓音乐节看曾哥。从临时停车场走到公园门口,已经被晒得够呛,打道回府的心都有了。等磨磨蹭蹭进来公园时,离老远就已经听到了曾哥的绵羊音。只见人群也如蚂蚁发现糖块般聚拢过去。远远看去,舞台上的曾哥比较瘦削,边唱歌边不停地甩着短短的头发帘。舞台比较靠前的位置已经被“可爱多”们占据了,当然这些可爱多们不知道是否是经纪公司派来的,配合着歌曲打着手势,在艳阳中有气无力地叫几声“曾轶可我爱你”。其他来听歌的人则比较随意,在草地上或躺或坐有一搭没一搭地调侃着曾哥。旁边甚至有个哥们在草地上睡着了,全然不顾这么多人哪个万一不小心会踩到他身上。
除了唱歌,曾哥不太善于调动现场的情绪,话不多,甚至有些无厘头。通州天空的飞机很多很大,唱歌间隙,曾哥突然指着天空大叫“飞机”,倒是孩子气的可爱。但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