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曾经牧牛人
曾经牧牛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7,671
  • 关注人气:5,9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红楼梦

后四十回

分类: 反看红楼梦
       人民文学出版社新版《红楼梦》署名发生变化,由“曹雪芹、高鹗著”改为“曹雪芹著、无名氏续”。否认高鹗是后四十回的作者,无疑是个进步。第一个提出后四十回作者是高鹗的,是胡适。胡适先生“大胆假设”地一说,便被许多人当做真理。当下虽然否认了高鹗对后四十回的著作权,但并没有否定胡适“后四十回非曹雪芹所作”的理由。这些理由仍被一些学者奉为圭臬,认为“后四十回没有曹雪芹一个字”。笔者认为,这些理由并非不能解释、不能驳倒。
      《红楼梦》书中已然说明,此书经过曹雪芹“批阅十载、增删五次”。那么就是说,曹雪芹每一次增删,就可能产生一种版本;每一种版本都可能是一种单独的结构和不同的人物结局。脂批透露出的八十回以后的某些情节,只能是其中之一种,极可能是最后一种。当曹雪芹构思成熟、想完成定本时,写到第二十几回就去世了。那么我们现在看到的版本,只能是几种版本拼凑起来的,有十年后期完成的,也有十年中期完成的,还有十年前期写的。这样拼凑的结果,自然有许多“对不上榫”的地方。因此,用“对不上榫”、用后来人物的命运轨迹与前面“规定”的不一样来否定曹雪芹对后四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臭咕咕

珍珠斑

分类: 知识小品

       春暖花开,北京的花园里,这种头上戴花冠的鸟又出现了。它们的羽毛黑褐而有白色斑纹,嘴细而长。常常成双成对地在枝头和草地上觅食。它们常常被误认为是啄木鸟。在百度的啄木鸟图片库里,就有大量的戴勝鸟充斥其中。
      戴勝是一种候鸟,夏天才出现在北京地区的。而啄木鸟是留鸟,冬天也不飞走的。戴勝的嘴比啄木鸟要长、要细,叫起来的声音是:“咕咕——嗤!咕咕——嗤!”随着叫声,它们头上的冠羽会像折扇一样张开。所以有些地方称它们为“咕咕嗤”;又因为它们的尾脂腺能分泌臭液,又被称为“臭咕咕”。啄木鸟头上没有冠羽,更不会随着叫声而展开冠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五代十国

分类: 文史杂谈
       石敬瑭是五代十国时期后晋的开国皇帝。公元936年,也就是辽天显九年,由契丹皇帝耶律德光册立,石敬瑭登上了大晋皇帝的宝座。作为回报,石敬瑭将雁门以北及幽州之地,献给了契丹,而且,他还认年纪比自己小十岁的耶律德光为父。这两件事使他在后世挨尽了唾骂,说他无耻、卖国。 
       站在石敬瑭的立场上,他为此挨骂有些冤枉。为什么?
       先从辈分上说,石敬瑭确比耶律德光小一辈。因为石敬瑭是唐明宗李嗣源的女婿,李嗣源是李克用的养子。就是说,石敬瑭是李克用的孙女婿。而李克用在天佑二年,向辽太祖阿保机借兵打刘仁恭,与阿保机“约为兄弟”,此事在《辽史·太祖本纪》和《旧五代史·唐书》中都有记载。那么阿保机对于石敬瑭来说,也是爷爷辈的。阿保机是爷爷辈,阿保机的儿子耶律德光自然就是父亲辈的。所以,石敬瑭认耶律德光为父亲没有卑躬屈膝、不顾廉耻的问题。尽管耶律德光比他年少十岁,可是萝卜虽小,谁让他长在背(辈)上了!
      还有一层:耶律德光在册立石敬瑭为大晋皇帝前一个月,“封敬瑭为晋王,幸其府。敬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晚报

六十年

分类: 老年杂忆
       1980年夏天,上大学后的第二个暑假,我是在晚报的实习中度过的。
        这次实习并不在课程安排之内。敎我们新闻理论的刘志筠老师,跟晚报总编辑顾行的夫人成美老师是一个教研组的。通过这个关系,我们十几个同学才获得了这次实习机会。
       我去的是晚报新闻组。当时主持组里工作的是副组长胡明朗。组里有一个编委刘文典坐镇,还有一个老记者给大家看稿子。带我实习的是女记者韩玉琪,她负责全市的科技、卫生,那么科学院所,那么多医院,一个人确实跑不过来。我去了以后,就让我跑跑中科院的各研究所。
      我很珍惜这次实习机会,每天不辞辛苦地跑中关村、祁家豁子,地质所、物理所、声学所、化学所、大气所,写了几个小豆腐块发在了晚报一版上。——说豆腐块都有些夸张:长的三百余字,短的只有二百字。
动起笔来才知道:把文章写短更要功夫。三百字之内要有新闻,五个要素齐全,还得交代出这条新闻的重要性所在,不是件容易事。一条消息有时我会写三四遍,一遍一个样。通过这些稿件的采写,为我日后正式投身新闻工作奠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编剧

分类: 戏曲杂谈






      在2017年的西城文化惠民活动“百姓戏剧展演”中,原创话剧《面人儿》,在国家话剧院小剧场演出了两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元代

韩御史别墅

分类: 文史杂谈
       京西南之区曰“丰台”。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有三种说法:
       一种说法是来自金朝的拜郊台。据《金史·礼志》和《析津志》,金人“其俗有拜天之礼”,定都燕京后,“因辽旧俗,以重五、中元、重九日行拜天之礼”。大定十一年,金世宗依照汉族大臣的建议,“以古制筑坛”,按照“天圆地方”的理论,在金中都通玄门外筑方壇以祭地;在丰宜门之南五里,筑圆壇以祭天。坛呈三层,十二级台阶“各按辰位”。壝墙三匝,四面各三门。坛和壝墙都用赤土染成红色。壝墙,音“围墙”,专指坛外的矮墙。因为坛呈圆形,故有圆壇之称;因在南郊,又称拜郊台、郊天台、郊台。在《日下旧闻考》中,清朝大臣们认同了朱彝尊的说法:“丰台”之名源于“丰宜门”之外的“郊天台”,或者直说:丰台就是郊天台。
       乾隆皇帝不认同这个说法。他在《乾隆三十九年御制丰台作》一诗中说:“丰台仍是旧名呼,接畛连畦种植俱”——这一带居民以种植花卉为业,芍药珍品接畛连畦。他的这首诗不是考证丰台如何得名的,而是称赞当地种花盛况的。在自作注解中他说:“(朱彝尊)日下旧闻引析津日记,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长安门

单牌楼

分类: 北京史地
      8日晚,复兴门桥原址复建的新彩虹门亮灯。9日的新京报、北青报、晨报都无一例外地刊发了彩色照片,而且都把彩虹门的位置说成是“长安街复兴门桥”。这个说法对么?
      准确地说,复兴门桥已然出了长安街,桥东属于“复兴门内大街”;桥西属于“复兴门外大街”。
      不要说近年来定居北京的新北京人,就是老资格的北京人,也有不少人不知道东长安街的终点是东单十字路口、西长安街的终点是西单十字路口;东单路口到建国门立交桥,叫“建国门内大街”;西单路口到复兴门叫“复兴门内大街”。
       为什么这么叫,有其历史原因。
       明朝永乐十八年改建北京城,在承天门的正前方,经过千步廊,有一道门,叫大明门;承天门的东侧有道长安左门,西侧有道长安右门。到了清代,承天门改叫天安门,大明门改叫大清门。长安左门和长安右门分别改叫东长安门和西长安门。
      民国初年,袁世凯把中南海作为总统府,把宝月楼变成新华门,把中南海前的街叫府前街。从府右街南口到西单牌楼这段,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助词

书法家

分类: 文史杂谈
       在大运河文化成为热门报道题材的当下,昌平的白浮泉也频上报端。见一些记者将白浮泉写做“白浮之泉”,曾经牧牛人纳罕:这是什么文风?岂不知加个“之”字实属画蛇添足么!
   “之”字在古汉语里是个常用词。它可以做动词,如:“吾欲之南海”;可以做代词,如:“一言以蔽之”;还可以做助词。
      做结构助词,当“的”用,表领属关系、用在定语和中心词之间,或者修饰、限制关系;用在主谓语之间,取消句子独立性;还有时充当补充音节的作用。
     那么,在“白浮之泉”这四个字中,“之”的作用是什么呢?第一,肯定不是动词。“白浮到泉水那里去”?不像话。第二,也不是代词,因为山与泉都在,没有需要代的。剩下的,就是当助词用了。
       作为“白浮泉”这样的专用名词,本来不需要“之”的,加个“之”又当如何?比如昌平区,我写成“昌平之区”、十三陵,我写成“十三之陵”,行不行?为此,我请教了一位特级语文教师的朋友(因为没有征求朋友的同意,此处就不露其大名了):专用名词,可以加个助词“之”么,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24 10:42)
标签:

佛教

古代祭祀

分类: 知识小品
       今日腊八——即农历十二月初八。民间习俗,要喝腊八粥。昨日北京晚报载记者访问民俗学家赵某,说腊八是由中国古代腊祭流传下来的。这可是臆想心创的新说了。此俗从何而来?佛教。
       一年之中有四天跟释迦牟尼有关:二月初八,是释迦牟尼出家之日;二月十五,是释迦牟尼涅槃日;四月初八,是释迦牟尼诞生日;十二月初八,是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得道之日。
      据说,释迦牟尼是古印度迦毗罗卫国的王子,他痛感人间的生老病死各种痛苦,丢弃王族生活,去寻求解脱之道,苦行多年,一无所获。腊月初八这天,他来到尼连河附近,又累又饿,倒在菩提树下。这时牧女茜伽罗越用牛奶和米熬成粥到树下敬神还愿,发现了奄奄一息的释迦牟尼,便将奶粥给他吃。释迦牟尼进餐后,体力得到恢复,眼前出现光环,得道成佛。于是,腊月八日这一天便成为佛教的“得道日”,又称腊八节。佛教徒在这一天要举行诵经活动,并用干果杂粮煮成粥敬佛。这就是腊八吃粥的来历。它随着佛教一同传入我国,可谓历史悠久了。见诸文字记载的北京人喝腊八粥,是在元代人写的《析津志》上,说腊八这天,皇宫里煮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明景帝

怀献太子

分类: 文史杂谈
       北京西南郊丰台区有个太子峪村。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笔者少年时,在村北东山坡前,见有坐东朝西的石五供等物。据地方志,太子峪因有明太子陵寝,故称。然而究竟是那个皇太子,至今没有答案。
        笔者认为是怀献太子——明景帝朱祁钰的儿子朱见济。
        据《京郊清代墓碑》记载:太子峪村东北部,原有一座清代康熙年间庐州知府张纯修的墓,墓志铭中有“康熙四十六年丁亥五月初九日庚申葬君于太子峪之新茔”之句,可知太子峪作为地名,在清康熙年间即已存在。如有太子葬于此,肯定不是清朝的了。
       太子陵寝,自然是获得皇储资格而夭折的皇子之墓。考诸《明史》,被封为太子却没有当上皇帝的有:明太祖朱元璋之子朱标,建文帝朱允炆之子文奎,明景帝朱祁钰之子朱见济,明宪宗朱见深之子朱祐极,明世宗朱厚熜之子朱载基和朱载壑,明穆宗朱载垕之子朱翊釴。这些太子都葬于何处?
       懿文太子朱标死于南京,祔葬于南京紫金山的孝陵东。
       建文四年,燕王朱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