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庄明堂
庄明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526
  • 关注人气: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作品,著作产权归庄明堂所有,如欲转载请通知本人以及注明出处。QQ:583986596  手机:13587403815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庄明堂

庄明堂 1976年生  |浙江洞头  营销策划师  平面设计师  写作爱好者|

 

喜好:画画 作文  照相 |聊天

 

庄明堂机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ononway

新旅程

2011年5月1日-3日:泰顺-景宁-文成自驾游!

 

2011年4月:丽水大港头镇自驾游!

朋友

叶楠叶

百岛桅灯上不灭的渔火

叶嘉力

我们的生活顾问

蔡海滨

洞一中的老同学

张钰聆

法派“大龙虾”首席设计师

黄牡丹

牡丹亭畔零陵草

邹凌蔚

活跃的娱乐经纪人

静思

美丽的人力资源专家

卓佰海

莘莘美术培训当家人

花药栏

老花的意淫房间

林东欧

气质优雅的师妹

小招木屋

可爱的美术老师

明珠

兰心惠质杨柳依依

晴阁成长
娱乐|公众

候宏澜

圣洁无上的芭蕾公主

韩寒博客

80后的希望

伍仕贤博客

因为《独自等待》这部电影

龚蓓苾博客

《独自等待》的小姑娘

马艳丽博客

惊艳不羁的时尚女王

请输入标题

源于自然  自然而然

博文
(2012-03-31 00:13)
标签:

杂谈

分类: 旅行

2012年3月24日在洞头拍摄的图片,自然的草地孕育着顽强的生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06 19:49)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集

石头的回忆

 

 

罗山会社在大罗山上,2011年冬天的一日下午,罗山会社的主人阿木带我到这里。

 

世界上质朴的东西其实也是世上最奢华的东西,当你读懂它的时候,它胜于任何奢华的材料。当你读懂它的时候,你即是最富有的富豪,享有最奢华的享受!

 

岁月是最好的油漆老师,岁月调出的颜色任何大师都无法超越!岁月在石头上调出的颜色,你要再多的钱也无法购买,世上用钱能买的到的东西并非是昂贵的东西,越是昂贵的东西越不能用钱购买到!

 

人们很关注价格,很忽略价值。价格高的东西价值不一定高,价值高的东西价格不一定高。当下用水泥和钢筋复制一个高2.9米长宽约10米X10米的方盒,它的价格很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杂文集

谁把药家鑫变成了凶手

 

950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0-12-01 13:05)

 

 

新生絮语



01.我不会按照教科书的思维去思考历史,却只会反思,仔细分析一下发现汉族征服外国一直是失败的,而外国侵略中国却基本都成功。中国人觉得不服气,就把成功侵略中国时间比较长的外国民族统统称为少数民族,而且把成功侵略中国的外国版图和中国版图加在一起, 还引以自豪,你看!我们的国家曾经版图那么大!

02.乞颜•孛儿只斤•铁木真、完颜阿骨打、还有爱新觉罗•努尔哈赤,无论名字、文字还是文化上,他们都是地道的外国人。他们成功侵略了中国而且统治了足够长的时间,如果他们也被称为是中国人的话,那么中田英寿、川端康成这些名字更象是中国人了。

03.中华民族融合其他民族的力量是巨大的,满族推行满化政策,实行满文,想彻底消灭汉族文化,但是没想到自己却反而被汉化了。我在推想,如果日本当年侵略中国成功的话,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1 13:05)
文化教育的反思


当我徘徊在这都市的霓虹,就想起那黄土高原上那浑浊的眼神。当我走在校园那浪漫的桐花雨里,就想起失学孩子焦灼的眼神和哭泣的母亲。我们有许多时间去挥霍去沉醉,但我们却往往找不到自我,找不到那份曾经的真诚,任凭集体的冷漠与逃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狂热的民族信仰催生了现代日本的富强,“虚伪的民主与自由”催生了美国成为世界头号强国,各自为政四分五裂的欧洲小国催生欧洲集体的繁荣,而我们地大物博的统一的多民族大国,却似乎缺少了什么来支撑我们的精神。日本人把川端康成视为全日本的骄傲,这个极端民族主义者因为传达了日本的忧伤而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而我们的忧伤是什么?我们也许觉得有吃有穿,似乎已经找不到忧伤了。日本人可以到靖国神社去祭奠他们的“英雄”,这些屠杀过我们同胞的“英雄”其精神可以激励日本人民的精神,,而我们该到哪里去祭奠谁?

中国人怨恨日本人屠杀了我们的先辈,而比身体屠杀更为可怕的是文化的屠杀,当知识分子在文革中象洪水猛兽一样地被消灭,我们的文化几乎已经断层了,以至于现在,我们的已经很少去独立思考我们的民族之魂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灿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范冰冰”到底在寻找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1 13:02)
嫦娥奔月了


嫦娥奔月了,到处是欢呼声,所有的媒体充斥着无比高兴、激动、伟大、光荣、骄傲、自豪、复兴、成就、史册!新闻甚至有张图片配文说,火箭升天后的烟雾变化为一条巨龙!

据说这个奔月计划耗资在几十亿计,而且是为了赶在日本前面,中国人决不让日本抢先!我不甚觉得奇怪,中国人连自己的数码相机都研发不好,被日本几乎垄断!而对这个“民族复兴”的奔月赶在日本前面如此自豪!数码相机可以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但奔月会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吗?科技成就如果和百姓生活息息相关,我由衷庆祝,如果和百姓生活关系不大,我觉得没甚庆祝的!除非国家真的富有的流油了,但是,中国富的流油了吗?百亿可以修建多少座校舍?提高多少山区教师的待遇?改善多少农民的医疗条件?帮助多少中校企业获得发展机会?

奔月我承认他很伟大,但是我不知道奔月了以后我的生活是否会改善,奔月了以后是否菜市场的肉价会下降,房价会停止上涨!如果改善不了,即使中国宣布登上火星了,中国宇航员在月球上插上国旗了,宇航事业世界第一了,我觉得也没甚庆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1 13:01)
新生之路


--------------------------------------------------------------------------------------------------------------------
今天,我们思考我们所处的时代与环境,低附加值的轻工制造产业导致西方强国的利润十倍于我们,而西方品牌的用品牌价值创造利润,而我们用劳动力创造利润。在产品高度同质化、经济全球化进程加速、知识经济的浪潮以及贸易壁垒的冲击下,我们是否要用更长远的目光去权衡利益,以塑造品牌文化去打造百年基业。
--------------------------------------------------------------------------------------------------------------------
荷马是一个贫困的诗人,在一生流浪的生活里,创作出了伟大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荷马生前见到他就驱逐他的七座城市,千百年年来为荷马的出生地而争论不休,牵强附会地列出许多物证,争相说荷马属于自己的城市。文森特·凡高是一个连妻子都娶不起的穷人,法国和荷兰现在却都争先认为凡高是他们的儿子,自己国家才是凡高的故乡,以至于法国和荷兰两国都建有恢弘的凡高纪念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1 12:58)
如果云知道


云在第17封来信中,答应来见我。

一年前,我在一省报副刊上发表了一首小诗,不久受到一个叫云的杭州女孩的来信。说我的饿诗写的就是她的心情,后来我们自然成了要好的笔友。在云以后的来信,还有寄来的饿诗作中,我知道云热爱生活,追求理想,如我一般膜拜谬斯的魂灵,只是在文字中常透露着一种淡淡的忧伤。

一年来,我和云在信中无所不谈,互诉衷肠,拉近了彼此心灵间的距离。云季给我的小照,真如天上的云那般美丽,秋水无尘的那种类。一双大眼睛中隐隐透露着一种淡淡的忧伤,然而,我却更喜欢这份美丽的忧郁,我发现自己深深地爱上了云,我终于在回信中放了散着幽香的玫瑰花瓣。

云来见我时,正是深秋。云果然如小照上那般秋水无尘,那双大眼睛让我总害怕心思被她看透,云留着我最喜欢的长发,穿着我最喜欢的白连衣裙,如瀑的秀发,欣长的身材,恍如芙蓉出水。许是相聚的喜悦,云的眼睛中看不出那种淡淡的忧伤。

和云在一起的日子,天从来都没有这么蓝过,阳光也从来都没这么灿烂过,我坚信邂逅的因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1 12:57)
在河之洲


九月的湘西,我要去一个叫白颦坳的山村执行采访任务。

晌午的骄阳毒辣辣地炙烤着小镇,坑坑洼洼的的破柏油路面被烤出烟来。破旧的小候车站没有遮阳棚,害得男女老少举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挡在头上,活象一群缴枪不杀的俘虏。男人们嘴唇翕动着猛咽宝贵的口水,油渍渍的喉结不停地上下骨碌转,可叫卖着矿泉水和冰棍的小贩却无人理睬。更加惨不忍睹的是一些村姑脸上厚厚的劣质脂粉被汗水一泡,纸巾一擦便拉下一堆糊来,简直可以包饺子。

几个性急的汉子,拉长着脖子吊直了眼睛望着远方的公路,不停地叫骂着司机的娘。

好不容易那辆大巴班车被骂到了,人群发疯似的向车门冲去。车门晃当一打开,猛地又一拨人冲下来,两军相遇推搡着乱成一团。被菜农弄脏白纱裙的姑娘的尖叫、被人群挤扁篮子的大嫂的喊叫此起彼伏。我顾不得斯文,腰带一扎紧奋勇争先才抢得个站身之处。人实在挤不上来时,车门不管死活一关,一大批淘汰者被挡在门外,有个人手指被门缝夹住在叫天喊地,车门又开了,那人竟顾不得疼痛,又趁机硬塞了进来。车开走时,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