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川上
川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348
  • 关注人气: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http://www1.tian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博文
(2018-12-18 15:39)
标签:

杂谈

大槐树下聚着许多人
姓张的姓王的姓林的姓艾的姓毛的姓曹的
每个姓氏都可能与大槐树有关

起先为我们拍照的是老曹
老曹——我们都称他曹师傅
曹师傅脚力好喜欢徒步
来大槐树却也是第一次

拍合影的时候
老艾说最应该来的人可能是槐树
槐树站在大槐树下
这个情景想想都让人激动


                           2018.12.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5 13:21)
标签:

诗歌/原创

分类: 诗歌

五台山得句

 

山把头藏到它的身体里

登山的人爬不到山顶

   

阳光里

 

一盏明灯

是五台山下

一家素菜馆的名字

门前他们在拍照   

他手上的烟已燃到烟嘴

可是灰烬仍凝聚着

成为一小段曲线   

在阳光里

  

显通寺

 

显通寺在菩萨顶下

灰墙黑瓦像民家别院

门前的小和尚负责把门、送信

大和尚我也在电视剧里见过

他的模样很像此刻的扫地僧

  

鞋子

 

在通往菩萨顶的台阶上有人在磕长头

他把一双鞋子套在手上

他的脚上穿着另一双鞋子

 

从喜马拉雅到五台山磕长头究竟要走多久

导游小哥说他第一次看见他们

是在一个晴朗的早晨

他用布把手包起

陪着他们走了一段   到山口已近中午

  

影子

 

1.

 

她坐在围墙边纳鞋底

围墙内的树木向墙外投下斑驳的树影

 

2.

 

人群中没有人说话

他的身体已穿过门洞

他身体的影子

还留在门洞的外面

 

3.

 

她们把自己包裹在赭红色的袍子里

她们贴着墙根走   走进墙边的树影里

  

鸽子

  

地藏殿门外的水泥地上共有四只鸽子

一只褐色   一只黑色   另两只灰色

它们都在啄着一把米

五爷庙前的广场上有一大群鸽子

它们也在啄着一把米

 

大文殊殿前的空地上立着两块石碑

一块有字且是御笔    

另一块无字   它的顶上站在一只鸽子

  

香火

  

香火店的师傅说双手合十大有讲究

左手必须高于右手一指节

左手的大拇指必须压住右手的大拇指并指向掌心

  

向西三鞠躬

向东三鞠躬

向南三鞠躬

向北三鞠躬

每一尊菩萨都有相同的笑容

 

这是在早晨

五爷庙前飞得最高的是鸽子

此刻只有它可以看清五台山的全景

 

                          2018.12.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9 01:45)
标签:

诗歌/原创

分类: 诗歌
今天见到一个飞行物
他们一群人刚到湖边坐下
刚准备聊点什么
就听到它发出的声音

他首先听到那个声音
他朝着它的方向
喊了一句
他们从地上站起
他们一起朝着它的方向
喊了一句

                   2018.11.2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9 01:17)
标签:

诗歌/原创

分类: 诗歌
他出现在梦里
这是第一次
他站在我们几个中间
他说过话没?
我见他在微笑
我见我们在微笑

我与他一起朝着一个地方走
这段画面速度很慢
所以好像我与他一起走了很久
我问过他一句什么
他似乎回了一句什么
但声音太小
我没能听清

              2018.11.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笔

白色是一种什么样的颜色

——槐树诗集《给石头浇水》阅读札记

 

 

                                               

 

 

 

1. 槐树喜欢白色,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2. 在《给石头浇水》这本诗集成型之前,我想象它应该是白色的。所以我建议它的封面(包括封套与内封)应该是白色的,它的扉页应该是白色的,它内文的纸张也应该尽可能白一些。

 

3. 在白色的纸上印黑色的字,这是一本诗集不得不做的事情。但这也许也是一件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我在想,有没有一本诗集,它是在白色的纸上印白色的字——把一本诗集印得像纸一样白,把每一首诗还原到每一张白纸的模样。

 

4. 或许就是这样的——写诗的目的就是为了不写诗。每一首终极之诗都是无字之诗,它可以写在天上地上山上水上,它可以写在任何物体之上,当然也可以是在一张白纸上。

 

5. 但是,在这首无字之诗被成就之前,诗人们还得写诗。但很多的人,他们写着写着却离这首无字之诗越来越远。

 

6. 《给石头浇水》收集了诗人槐树从2005年至2017年所写的203首诗歌作品,我认为其可贵之处首先在于诗人槐树对写出一首无字之诗所作的努力。

 

7. 通向无字之诗的路径,每一位诗人各不相同,即便是同一位诗人,其方式也具有多样性。对槐树的方式作一些探究,他的着力点大致有这样三个维度:颜色、声音和光。而这三个维度却有一个共同的指向——白色。

 

8. 为什么会是白色,而不是蓝色、红色、灰色、黑色或者任何其它的颜色?这个白色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颜色?这个白色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或者说这个白色究竟具备怎样的可能性?

 

9.  写诗有时候就是用文字画画。每个人对色彩的偏好都会显现在他的文字里。

 

10. 我们对色彩稍作分析,就可以知道,色彩其实是有阈值范围的。我们知道所有的颜色都是由红、黄、蓝三原色构成的。如果你喜欢的是蓝色,那么有可能你喜欢的是纯粹的蓝色,也有可能是蓝色向其它颜色的过渡色。譬如我们在蓝色里加进一点红色,它还是蓝,加多一点,它会接近紫;在蓝色里加进一点点黄,它还是蓝,加多一点,它会接近绿。所以,喜欢蓝色的人,他的色域区间是从紫到绿,这个紫和绿就是他上下的边界,这个范围,所对应的就是他的色彩阈值。他最宁静的时候,喜欢的是最纯粹的蓝;他情绪高昂的时候会向上过度到紫;他情绪低落的时候会向下过度到绿。也就是说,这个紫或绿,是他能够到达的极限,他会一直在这个区间内,除非有了大的机缘,这种状况才会发生根本性地改变。

 

11. 诗人也在这个阈值之内。每个诗人,在他的作品中所呈现的色彩,因诗人的个性与气质而有分别。但一般而言,他所能够呈现的,都会在其所偏爱的色彩的阈值范围之内。

 

12. 在所有的颜色中,白色的阈值是最窄的。哪怕加进一点点黑,它就会变成灰色;加进一点点蓝,它就会变成蓝色……从这个角度而言,白色似乎是很脆弱的。一个喜欢白色的人,其实特别不容易,他必须能够随时抵御其它颜色的诱惑,他必须能够守住他的那个“白”,守白如一。

诗人槐树就是这样一位守白如一的人,他从不掩饰对“白”的偏爱,他一直都在写着他想象、他理解、他企图接近的那个“白”。

 

13. 

我用白色的颜料

在白纸上画

我的自画像

我把白色的颜料涂在白纸上

我的头发是白的

我的脸是白的

我的整个身体是白的

我的朋友你们看

连我的表情也是白的

其实我是想告诉你们

我的内心是白白的

我想如果我在纸上禁不住流泪

那么我的眼泪

应该也是白色的

           ——(《自画像》,2013.4.23)

 

 

这是诗人槐树为我们画的一幅“自画像”。翻开槐树的诗集《给石头浇水》,就能看到这首诗。他用这首诗作为诗集的序言,足见这首诗对于他的意义。

这是“白”得极致的一首诗——纸是“白色”的,“颜料”“头发”“脸”“整个身体”及其“表情”都是“白色”的。

那么我们从这幅“自画像”中究竟能够看到或者想到些什么呢?

我们可以说,除了一张“白纸”,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因为我们看见这个“画画”的人只是用了一种与“白纸”同样“白”的颜色在“画画”,“白纸”被他“画”过之后,“白纸”上除了“白”,什么都没有。

这就像我们看见一个人,他用手指头对着天空画画,天空被他画过之后,天空依然是天空,天空并不因为他用手指头画过而留下一丝的痕迹。就像飞鸟从天空飞过之后,天空也不会留下一丝的痕迹。

但是,仔细想想,我们也许会说,用“颜料”画画,毕竟与用“手指头”画画不同,既然是颜料,不管它有多“白”,它的里面都会有“水份”的存在,在这个“水份”被完全蒸发掉之前,这“白色的颜料”在“白纸”上一定会留下痕迹。

写到此处,我想到苏轼写的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苏轼的这个“飞鸿踏雪泥”与槐树的“自画像”有许多的相近之处。只不过飞鸿的指抓在雪地上更明显一些,但随着冰雪的消融,这指抓,这飞鸿在雪地里经历的一切都会如春梦一般而了无印痕。

而槐树的这个“了无痕迹”要等到这些“颜料”中的水份被完全蒸发掉之后,那个时候,连“眼泪”都不会被看见。

 

14.  “有痕”与“无痕”,对于我们而言,始终是一个问题。说是“无痕”,但在我们说着“无痕”、想着“无痕”的时候,便是一种“痕迹”。所以,在一个被限定的场域之内谈论“有痕”与“无痕”本身就会引发歧义。

    时间就是这样的限定者。

从某种意义而言,写作就是针对那些注定会消逝的事物而发起的抗争。说“抗争”好像比较严重,但不一定能够找到一个更加合适的词语。

时光每时每刻都在流逝,也就是说看起来是现在的东西,每时每刻都在成为过去。一位诗人面对的,要么是过去、要么是未来,现在几乎不存在,当我们说出“现在”这个词语的时候,“现在”已成为“过去”。但是,一首诗,它当被完成的时候,却是不同的——当这首诗在被完成的那一刻,它便被赋予生命,它会逃离时间的限制,成为穿越者。

 

15. 诗集《给石头浇水》的第一首诗,也写到“白色”,这次,他是这样写的:

 

 

第一朵

是从花店买来的

我送给您

第二朵

是画在画布上的

我送给您

第三朵

是写在纸上的

我送给您

第四朵

是从口腔发出的

我想那个声音

应该是白色的

 

——(《四朵花》2005.1.18

 

 

“我想那个声音/应该是白色的”,请注意,这首诗的结尾,与《自画像》那首诗的结尾,其句式、其指向几乎是完全相同的。

一般而言,在我们的认知上,重复几乎是诗歌的大敌,但诗人槐树的看法却有所不同,甚至是刚好相反。如果通读槐树的整本诗集,我们几乎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槐树认为重复是诗歌的美德。

把说过的话再说一遍,让它成为另外一句话;把写过的一首诗再写一遍,让它成为另外一首诗。槐树一直在这样做,乐此不疲。

这么做的根据及其合理性何在呢?

在槐树诗集的发布会上,诗人沉河似乎给出了一个理由。他说:太阳每天升起又落下,我们的生活其实每天都是在重复的。

 

16. 槐树诗歌中的重复是自发的,是有意为之。尽管他的许多重复并不是简单的复制,他或许会选择不同的角度,或许他的重复有着某种递进关系,但是,他的重复却在不断地提醒着我们他是在企图通过重复获得意义。

“只发生一次的事情等于没有发生”,米兰•昆德拉在他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的开篇,便借用巴门尼德的“永劫回归”的理念阐述生命轮回的意义。世界的起点即是它的归宿,它在永无休止的循环中实现永恒。

这样的表达我们似曾相识,即便不读巴门尼德,我们在东方禅学中同样可以得到深刻的领会。

诗人槐树或许就是这样的领会者。

 

17.

     

我看见天黑下来

我看见天上有个黑字

我看见天上

好像有无数个黑字

无数个黑字

其实还是一个黑字

我看见的黑字没有笔划

我看见的黑字

本来不是一个字

我看见天上

本来没有字

我看见天黑下来

我看见一束束光

落在了天外

 

——(《一首关于黑的诗2015-2-3

 

 

我看见一张白纸

我看见纸上一片白

我看见纸上

好像有个白字

我看见纸上好像有无数个白字

无数个白字

其实还是一个白字

我看见的白字没有笔划

我看见的白字

本来不是一个字

我看见纸上

本来没有字

我看见的白纸不是白纸

我看见的白纸

是一束光

落在地板上

 

——(《一首关于白的诗2015-2-3

 

   我把这两首诗放在一起。

   在《给石头浇水》这本诗集中,它们本来就放在一起。

   它们写于同一日,我想他们几乎是在同一个时刻完成的。当“黑”这首诗出现的时候,“白”即诞生。这与生命诞生的形态几乎是相同的,“黑”与“白”,“有”与“无”,相依相随,构成一个整体。

 

   这两首诗在句式及其形态上同样是重复的,但这样的重复堪称完美。

 

18. “天之苍苍,其正色耶?其远而无所至极?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面对天空,庄子曾经发出过这样的感叹——我们所见的天空,那样湛蓝湛蓝的,那是它本来的颜色吗?是不是因为它无限高远而给我们造成视觉上的假象呢?如果站在天上往下看,大概也会有同样的感受吧。

    

现在我们大都有了在天空飞行的经历,我们也就能够领会庄子疑问的深意。

天空是无色的。“色”是最大的假象。所以《心经》说“色即是空”。

槐树所说的“白”也是一个假象,无论说颜色的白、声音的白,还是光的白,他都是为了抵达那个字——“无”。

 

 

 

 

                                                    2018.11.2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5 00:36)
标签:

诗歌/原创

分类: 诗歌
有些河流是靠想象流动的
如果想象力足够大
河流就可以变成瀑布

窗外行走的人是一条河流   
说梦话的人是另一条
一直行走的人
可能会最终走向高处
如果有足够的推动力
河水也会流向山顶

他一直在说梦话
词语的河流会从梦中流进现实

                        2018.11.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5 00:20)
标签:

诗歌/原创

分类: 诗歌
梨树一说话
头上就白了
梨树站在园子外
与我们之间保持着必要的距离
有些植物还埋在土里
有些刚露出眼睛、耳朵
有些只长头发
有些已把头发长黑了
春三月  
他听见自己在说话
万物都曾睡去   他是唯一
一个不曾睡着的人

                    2018.11.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2 21:47)
标签:

诗歌/原创

分类: 诗歌
今天他没有说话
因为今天房间里
只有他一个人

下午四点三十
门铃响起
他在快递单上签字   
微笑着点头   
门外响起
下楼的脚步声

“苦涩的黑手指
公元一九六三年冬”
参禅的施耐德
通过快递员之手
把话语
带进房间里

                2018.11.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2 21:45)
标签:

诗歌/原创

杂谈

分类: 诗歌
山把头藏到它的身体里
登山的人爬不到山顶

              2018.11.2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1 20:34)
标签:

诗歌/原创

分类: 诗歌
1.

每个夜晚
都能听到
它们的呼吸
气息绵长的是槐树
不动声色的是樟树
柳树一直在点头
应和着起伏的湖水
楝树凝神静气
更像一个等待者
在最寒冷的时节
结出果实

2.

我在树林间
也像一棵树在呼吸
站立的时候
我偶尔也会把手张开
手心相对应
在头顶

3.

那天到山巅
看见一栋房子
看见两棵树
树在门的两侧
皮肤被撑开
露出气息
流动的纹理
这两棵树
都是柏树
它们呼吸的纹理
一个顺时针
一个逆时针
共同指向身后的大门
立身此处一千年
它们的呼吸
与房子的呼吸
始终连在一起


                  2018.11.2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