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清风瘦竹
清风瘦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874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一张硕大的桌子,地上散乱地堆着一些有墨痕和没有墨痕的红星牌宣纸。房子的顶楼平台,是志良兄种养兰花的地方。这是我最初对志良兄书法的感觉。在此之前,或者更早一些,志良兄早就对书法情有独钟了。我曾从别人的闲谈中知道,上高中时,志良兄的书法在同学中已小有名气了。

我是由兰花而认识志良兄的书法的。在他的书法尚未到火候时,他的兰花种养已经是炉火纯青了。兰农的名号,响当当,那绝对是要胜过他的书法的。我从志良兄处认识了很多的兰花品种,也学到了一些兰花的鉴赏能力。梅瓣、荷瓣等的专业名词,绝对是从志良兄的口中得知的。

后来发现,志良兄痴书法。我曾对他用红星牌宣纸练书法一事惊呼他是土豪。一些画家和书家都为之惊乍。这些细节,志良兄本人倒未必记得。但一提起志良兄的书法,我眼前浮现的就是这么一个画面。

     这么些年过来,志良兄一直在坚持。

我向来以为,书法是要有广博的知识和广泛的生活积累为基础的。猎及的面广一些,在书法作品的表现上便会容一些。所以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09 13:44)

养了多年的牡丹,养了多年的桃树。自去山居耕读,牡丹与桃树,成了我不可或缺的陪伴。

牡丹是悉数从洛阳运过来的。一些是我从洛阳转道郑州,从万米高空携至山居。一些是碧鸿兄见我如此喜欢牡丹,特意托人从国家牡丹园采后空运过来的。还有一些是我在洛阳的好友吴建林兄每年赠与的。

牡丹之好,人所共识。“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已是人们耳熟能详的诗句,也足见牡丹花的魅力。唐玄宗与杨贵妃沉香亭前赏牡丹,李白写下了一瞄牡丹,便写下了千古传唱的“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干。”

桃树是我的朋友徐行平从奉化运过来的。是当地著名的水蜜桃。我把它种在东侧的空坛基上。我种桃树,主要是为了赏花。“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二月春归风雨天,碧桃花下感流年。残红尚有三千树,不及初开一朵鲜。”李白也写过桃花:“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天早上,北京的艺术家韩修龙先生电我,询桃花开时有无叶子长出。

修龙先生是全天候的艺术家,文章及书画皆佳。刚读到过修龙先生为鲁迅文学奖获得者王祥夫先生的作品集做的序。

桃花初开时,是没有叶子的。

我这样回答修龙先生。

可是宋代画家画的桃花,怎么叶子就么大呢?

韩先生给了我一个疑问。

是啊,宋人画桃花怎么就多叶且茂呢?难不成宋代的桃花是先长叶再开花的吗?

昨天,得琴家新萍之邀,与画家吕斌摄影家青暮同访沃洲春色。

老画家吕斌擅画山水,是去写生的。摄影家自是在寻山访水中用光影留住美的瞬间。

我是个兴趣广泛的闲人,既不懂画也不识琴。摄影作品看着眼顺就叫好,琴声听着顺耳就鼓掌。所以吕斌先生去写生,青暮去沃洲湖畔摄影时,我直叫新萍生火。

虽是春天,却逢春寒。临水而筑的沃洲山居,被包围在红花绿叶中,依然透着春冷的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23 16:30)

她来了。

她来了又去了。

她去了。

她去了又来了。

去年整整一年,我都被她所牵动着。

她的喜怒哀求乐,成了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

与她相识,只是生活中的偶然。但这偶然,竟成了我一世难解的心结。

每天每天,我的眼前都会晃动着她的身影。

她走了,走得义无反顾。

空余我满腹的惆怅。

那一湖曾经宁静的清水,因为她的存在,而荡开过一阵一阵的涟漪。

实际上,她走是有先兆的。只不过因为我的粗心。或者因为我的错误。

我固执地以为,只要为她在不断地付出,她就不会离开我。

然而我错了。这确实是一个天大的错误。以至我的后半生,将常常为这错误买单。

她是无意间闯入我心中的,确实很无意。

我不喜欢蓄意和预谋。

她来的时候,我正在眺望远方的虚无飘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19 08:33)

古人喜梅,可从梅诗梅画中体现出来。王安石“华发寻春喜见梅,一株临路雪倍堆。”王维说“已见寒梅发,复闻啼鸟声”。更有朱熹“梦里清江醉墨香,

蕊寒枝瘦凛冰霜,如今黑白浑休问,占作人间时世妆。”历来梅为世人所钟爱。我想王安石和王维吟的应该是白梅。倒是“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说的应该是腊梅。更有红梅傲风雪,尤见梅之风骨。

今年下了几场雪,对梅的期待便多了几分。每每有雪花飘过,总心念着蟠龙山居东侧的那片望不到头的梅花。再忙,也会时不时地去访访梅讯。我的朋友当中,痴梅的人特别多。前年章新萍在河北唐山学琴,我从微信朋友圈中看到她念家乡的梅,折了几枝腊梅花快递给她。今年更是隔三差五地打来电话讨讯梅开几分了。

何国门兄更是梅中君子。他入梅林时,竟学古人样,吸梅中露水,含梅花瓣在口。逢花驻马的他,对梅简直是痴若蜜蜂迷若蝶。去年正月,有北平韩修龙兄专为访江南梅而来,门兄是既陪韩兄上蟠龙,又伴修龙入金庭。雪夜还须访梅去。后来韩修龙兄写了5万字的江南访梅散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0 01:44)

书房里堆着书的纸箱,天长日久后,开始变型。借着简单装修房子的机会,请木工师傅量身定做了一个木质的柜子,把过去的那些日子从纸箱中移到木柜里。于是那些尘封着的过去便简单地透了点气。我看到了一些惨不忍睹的手稿。

我居然还饶有兴趣地扫视了一下那些年。那些手写的稿子,当年的思想和时代特征。

烟山雅客在微信中给我发了一张照片。那应该是十五年前的照片了。照片中的我,瘦得象根被风一吹就要倒的竹杆,套着的西装极不合身,象穿着长衫般可笑。他说我有愤青气质,一介书生。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看不出书生气来。年轻时,我是一直被称作“拖拉机手”的。“灰塌猫”。据说我妈把我生下来时看了我一眼就说“介难看格小侬”就不喜欢我了。所以我既没有饱满的天庭也没有方圆的地角。

好在我一惯没有因为形象自豪过,所以被称作“拖拉机手”我还十分快乐。现在几个老友偶尔相聚,说起当初背地里称我为“拖拉机手”时我还大乐。

也许我真不是个书生。前几年,电视台做一个摄影家的片子,固为熟悉这个摄影家。电视台的记者找到了我,让我评价一下他的作品。后来摄影家告诉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又是一年,三年了!

我看你来了,兄弟。

今天来看你,没有了以往的那种悲痛的感觉。可见,时间真是个好东西,它会治愈一些东西。比如失去兄弟的痛楚,

不象去年般行色匆匆,没有给你点一支烛,上一根香。

我从从容容。我有心思欣赏路旁的景色了。我给你带了几本书。一本杂志是新出的《天姥山》期刊,这是你平时所关心的。一本是你的《敲水蜡烛去》。现在大山里有水蜡烛了,要不,我们一起敲水蜡烛去?

你的庭园,依然如往日般沉寂。只有风声鸟声。我环视了一下你的四周,群山环抱,苍松守户。在这样的环境中,你天天可与自然万物谈古论今,与鬼神海阔天空。

三年,在人世间,会经历多少沉浮?你却可以散淡地看,不开口问一声世事。

牡丹被你越养越小了,幸好我还能看见几个休眠着的叶芽,证明它还活着。

弟兄们是一如往常般地记挂着你的。你不在的日子,弟兄们总感觉少了一些情趣。

追思会开了无数次,今晚又相聚。日子是前天定下来的。我在你屋前对你说过,你要是有空,就来参加吧,我们会为你备一杯薄酒放一副碗筷。我们视你就在我们中间。

今天的天气比去年好象温暖了许多。只是你门庭外的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09 18:35)

       我一直保存着一本油印的刊物,刊物的名字叫《山花》,编者是浙江省文成县文化馆。编辑王嘉棣。我一直记得老师的名字。​​
       八十年代初期,文学是座独木桥。很多文学青年都在这座独木桥上打转转。我也是挤在人群中的一个。​
       那时候,写的人多,可以发表的地方少。如果能在国家级的刊物上发一篇小说,那是可以解决生计的事。很多著名的作家也是从那个时候走出来的。全省也就一家文学期刊,是省文联的《东海》。省作家协会也没有独立建制,是文联下面的一个团体会员,《江南》杂志也不曾创办。​
       好在思想解放初期,一些县级的文化馆纷纷办起了内部交流的文学刊物。​
       象我这样的文学青年,水平是断到不了可以到公开发行的刊物去发表作品的。这从我压在地下室里的一箱退稿信中可以看出来。能在铅印的退稿信中读到编辑点评的片言只语,会兴奋好一阵子。那时候的编辑,是极认真负责的。​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03 01:51)

坐在秋天的末端

云朵来来往往

这时候

一些粮食开始成熟

一些花朵开始孕育

蔬菜生长在物质的中央

花朵在精神的高地

开始走向远方

总有一些表面

是我们不知道的

总有一些深度

是我们无法企及的黑暗

层林尽染的时刻

听风吹送五颜六色的斑斓

把粮食和精神调在一起

把花朵和物质揉在一起

最深的黑暗可以洞穿

最表面的赞歌

也可以无声无息     

                      2015年10月31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03 01:44)

 2015年11月2日,敲下这个日子,只是为了纪念儿子的独立。

        订亲了,领了结婚证了.这个日子就赋予了儿子特别的意义。

        想对儿子说点什么,又觉得一切都是多余。
        人总是会学着慢慢长大,会学着去面对一切。
        向来以为,做长辈的,要相信自己的儿女一定会比自己强。
        所以一直就不喜欢给儿子做什么设计。儿子上幼儿园时,我就陪着他玩电子游戏,坦克双打,津津有味,有时候甚至还喊出声来,兄弟,注意那辆坦克。高考填志愿,儿子说:爸爸我知道你不喜欢日本人,可是我想去学日语。我问他为什么要学日语,他竟找了一个我根本没办法反对的理由:传播中国文化。其实我知道他是从小玩电子游戏,很多电子游戏都是日语版的。学日语只是因为从小受到日语的影响。考上的不是什么名牌大学,不过好在儿子还挺争气。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就把日语一级和英语六级的证书拿下来了。大学毕业以后,我对儿子说:好男儿志在四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