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方方
方方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33,263
  • 关注人气:3,6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公告
日子很平淡,没啥好公告。
博文
(2016-10-28 02:18)
标签:

杂谈

        昨天就看到华中师大一位叫叶雷先生的微信长文《华师需要证明自己不是潘金莲吗?》,其文章说:“喜欢华中师范大学”的作家方方、编剧刘震云,以及主办方,也就如剧中的那些官员和警察,口是心非而已,算不上好人,也说不上太坏,只是从自己的利益出发而已。他们来开幽默研讨会,本身就是一场幽默,你说,他们拿出场费的可能性大一些呢?还是纯粹学术研讨的可能性大一些呢?无形之中,他们也成了恶行链条上的一环,让节操碎了一地。

       这世上恶意人很多,我原本不想再说话,下午转其微信时还表示:等电影下线后,设法托人告诉叶先生这事的背景和后台发生的事。但晚上突然发现叶雷先生并非学校普通教师,而是某学院的书记!他的微信留言里,众学生一口一个“叶书记”地欢呼着他的文章,只差喊万岁。瞬间就让人明白:华师大学生一拨一拨地过来骂我,越骂越生猛,原来背后是叶书记在当推手!有叶书记煽风点火,鼓动怂恿!有叶书记当腰撑和靠山。难怪了!

       这我就不能辜负了叶书记!

       事情过程可参看我前面微博。之后,我听到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两天前,省作协党组在长江文艺杂志社正式宣布我辞去长江文艺杂志社社长兼主编一职。对我来说,这是件很高兴的事。我为此花了一年多时间,先后打了三份辞职报告,去说服他们接受我的辞职想法。现在终于成功。下午的会上,我听到很多表扬,自己笑说虚荣心大得满足。当然,同事们多少也有些伤感,我自己亦是如此。

  2011年.省作协党组再三动员我出来对长江文艺杂志进行改版,接手时我即提出只做一到两年。因我相信,这个时间足够将改版的所有工作完成。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后因党组书记的更替,加上我自己陷入一些烂事之中,一直没能有机会实行。

  去年下半年,我接手长江文艺杂志社后的第三位党组书记走马上任。头次见面我即提出辞去杂志社之职。新书记表示他刚来,希望延迟到春节以后。我答应了。所以今年春节一过,我便写了正式的辞职申请。我的理由有二:一是我自己的写作安排时间很满,实在没有精力再顾及杂志社的事务;二是我们五零后占据湖北文坛时间太久了,现在大家都陆续进入退休年龄,也应退出实职,让年轻的同行们有更多的机会。其实作协官方也很同意我的观点,但这个操作过程时间经历得很长。一直拖到八月我再一次提交辞职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

你我的心中可否有敬奉?

敬天地敬神明敬父母!

你我的尊严都是中国尊,

中国尊顶天立地,

中国尊华厦礼行,

中国尊东方神韵。

你的心啊我的心,

莲花盛放中国尊!

二、

你我的心中始终有敬奉,

敬天地敬神明敬父母!

你我的尊严都是中国尊,

中国尊青铜本色,

中国尊拨雾见云,

中国尊光照众生。

你的心啊我的心

莲花盛放中国尊!

三、

你我的心中始终有敬奉,

敬天地敬神明敬父母!

你我的尊严都是中国尊,

中国尊九州之门,

中国尊时代之尊,

中国尊你我之心。

你的心啊我的心

莲花盛放中国尊!

注解:

一、中国尊有四大创意元素及其深厚内涵:1、启发于中国古代青铜礼器樽,引申为时代之尊、华厦之礼。2、启发于竹编的菱形机理,含莲花盛开的诗意,故歌词定名为《莲花盛放中国尊》。3、启发于孔明灯造型,故歌词中有“光照众生”之说。4、中国尊目前为世界第二、中国第一高楼,为北京核心黄金CBD之门造型,寓意中国之门、九州之门。

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尊敬的龚稼立院长:

        您好。我的这封信,是关于柳忠秧(本名柳向前)在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诉我侵犯他的名誉权纠纷一案。该案经越秀区法院一审和广州中院终审,两级法院都判我败诉。这个结果非常令我惊讶,过程也让我有太多的疑惑。对于如此荒唐的判决,我一方面尊重法律,努力执行判决结果,一方面与我的律师积极申请再审。

       但是前几天,我接到来自广州法院执行庭一位女士的电话(电话号码:020-83009548)。她在电话里说,如果我不删除微博,不公开道歉,就将我列入“失信人名单”。我向律师了解所谓“列入失信人名单”的含义。律师解释说,就是今后我不能坐飞机,不能坐高铁,连动车的一等座也不能坐,不能高消费。实际上,我的人生自由在某种程度上被限制了。这种严厉的惩罚令我愕然,而我受到这样惩罚的起因,竟然是我对柳忠秧在鲁迅文学奖评选推荐前夕四处活动、笼络评委的不正之风进行了不点名的公开批评!

        我心中充满不平,为此不得不给您写这封公开信。

一、作为公民,我的批评权利在哪里?

      《中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02 00:06)
标签:

杂谈

八、“左联”四条汉子:冯雪峰楼适夷张天翼孟超

  七旬老“叛徒”冯雪峰是向阳湖的壮劳力,

  他担着粪,放着鸭,心中却一直装着“文艺大众化”。

  “专政对象”楼适夷,经常拄着拐棍走二十多里,

  趟着黄泥,摔着跟头,还不时接受监管者的责骂。

  藏着《宝葫芦的秘密》,告别《华威先生》,

  作家张天翼正在社会主义干校的滩头深挖。

  戏剧家孟超带着《李慧娘》的反革命罪也发配到咸宁,

  他九死一生,成为向阳湖末期“毕业生”直至悄然火化。

  鲁迅的精神、“左联”的旗帜有四条硬汉发扬光大,

  数十年后在向阳湖的风雪中生根发芽。

  

九、雄赳赳气昂昂的周巍峙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头戴草帽,身穿运动短裤,脚踏解放胶鞋,

  周巍峙着“三点式”又唱响向阳湖的滩头鱼塘:

  他当着“三军”总司令,管过猪、鸡、牛、羊;

  在粪坑里掏蛆喂鸭,鸭肥蛋大;

  在严寒里和泥砌砖,搭建瓦房;

  在盛夏里背煤担菜,任劳任怨;

  修雨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直没有等到中国新文学学会黄永林会长的回复,却收到中国新文学学会的一纸会议通知。时间是六月中旬,会议主题是:思想史视野与中国现当代文学创作。

我不知道黄永林会长是否会领着学会的会员们反思学会三年中六次为柳忠秧站台事宜;也不知道他是否会向会员说清该学会领衔追捧柳忠秧所办活动的经费从何而来;同样不知道中国新文学学会学者们是否会对自家学会之所作所为提出讨论、质疑或是批评。这一切都是未知数。说句良心话,我也不敢高估而今日益腐烂的学术界,尽管我相信他们中有良知的学者是多数。

但我仍然愿意提供一些资料供大家参阅。也请各位思考:一个平庸的诗歌习作者柳忠秧怎么会成为一个被专业学术团体大力推崇和追捧的柳忠秧?

自然有推手。我们从资料中可以看到:中国新文学学会副会长李遇春便是其中的重要人物。通过百度我得知,李遇春学术研究方向之一是现当代诗词研究。这样我就更奇怪了:李遇春是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学术研究者的底线在哪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学术研究者的底线在哪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再次感谢黄永林会长的及时回复。我觉得这样公开而平和的沟通,真不错。常言道“有话摊到桌面上来讲”,新浪微博之好,就在于它让这个“桌面”成为了一个更阔大更敞亮更公开的平台。

    我与黄先生素不相识从未谋面,正像我与柳忠秧素不相识从未谋面一样。我批评柳忠秧在评选前活动也和我向黄先生提问一样,都只是就事论事。我与黄先生所说自己喜欢安静还是一样,也是喜欢安静之人。一个写作者,没有安静,又哪里写得出作品来?只是,事情找上门来,黄先生,您也看到了,我们都只能面对。黄先生此刻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因为我也经历过。或许黄先生心里有委屈,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记得我当搬运工的时候,我的同事常说:老大不一定是做事的,但老大一定是扛事的。所以,我作为湖北省作协主席,黄先生您作为中国新文学学会会长,在遇到事情的时候,我们都只能选择面对,有事都只能自己出头来扛着。在这一点上,我很庆幸黄先生与我有着不约而同的选择。在此也深表谢意。

    同时更要感谢黄先生的逐条的回复。我必须郑重地向黄先生表明:我向您提问的唯一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再次感谢黄永林会长的及时回复。我觉得这样公开而平和的沟通,真不错。常言道“有话摊到桌面上来讲”,新浪微博之好,就在于它让这个“桌面”成为了一个更阔大更敞亮更公开的平台。

我与黄先生素不相识从未谋面,正像我与柳忠秧素不相识从未谋面一样。我批评柳忠秧在评选前活动也和我向黄先生提问一样,都只是就事论事。我与黄先生所说自己喜欢安静还是一样,也是喜欢安静之人。一个写作者,没有安静,又哪里写得出作品来?只是,事情找上门来,黄先生,您也看到了,我们都只能面对。黄先生此刻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因为我也经历过。或许黄先生心里有委屈,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记得我当搬运工的时候,我的同事常说:老大不一定是做事的,但老大一定是扛事的。所以,我作为湖北省作协主席,黄先生您作为中国新文学学会会长,在遇到事情的时候,我们都只能选择面对,有事都只能自己出头来扛着。在这一点上,我很庆幸黄先生与我有着不约而同的选择。在此也深表谢意。

同时更要感谢黄先生的逐条的回复。我必须郑重地向黄先生表明:我向您提问的唯一原因,只是因为黄先生您是中国新文学学会的会长。而我的问题也只是针对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