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铿
陈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782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草根名博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博文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6-07 19:44)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
原文地址:优雅地老去作者:撒哈拉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1-12-12 10:45)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陈铿与暗伤作者:炽白

陈铿与暗伤

 

炽白

 

 

 

认识许多文友,是先听到对方的大名,然后再去读他的诗的。与许多其他的文友不同,认识陈铿是从他博客的文字里,他是一个沉默者,在一个寂静的空间里,写着自己的文字,编织着自己的梦境,那些从他笔尖里突然流露出来的文字。总是充满了空灵,充满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诗意不分行

文化

分类: 诗歌

我在河里看见了我的样子

 

我在河边走着,或者说,河在我身体的左边或者右边走着。

河里有一群水鸭,有几朵微微发皱的白云。

我的身体是缓慢的,相对于我流水般的思绪。

 

我的前方是一片水稻田,我的后方也是。

我的头顶也是。

水稻的生长是有声音的。水稻用青蛙的腮和知了的翅发声。

水稻的衰老伴随着成熟。一个优雅饱满的词。

农民多看一眼,它们就老得快一点。

秋风吹得勤一点,它们就熟得快一点。

太阳是天空中的水稻,每天被西边的山岗割掉一棵,第二天又长出一棵。

太阳在东山上一长出来就成熟了,金黄金黄的穗一直披到低低的河里。

 

在河里,我看见我是倒着向天空生长的。

我喜欢沉默着拔节,生长,衰老。因为一开口都是废话。

我看不见我身体上的穗,或许一长出来就被空气割掉了。

 

2011

  

夏日正午的漫步

 

我把我所有的分量放在了我的影子上。

影子说,我在痛的时候其实是你在痛;我们有同一个灵魂,只不过你同时肩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孤独是一把刀子

 

陈铿

 

孤独是一把刀子,寒光闪闪

是一把没有故乡的刀子,他是磨刀人

把生的一面磨亮,也把死的一面磨亮

 

他在一口深井里醮取岁月

用竹篮打捞阳光,他倾听水声

风声,刀子呼吸的声音

 

他在自己的骨头上磨刀嚯嚯

时间的硝末飞溅,寒冬如春

他是个用雪花温暖刀子的男人

 

他仅仅是个被天空命名的好人

与银河毗邻,与天使相爱

他磨亮刀子并把心雕成了花朵

 

几个词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在路上

文化

旅游

分类: 诗歌

在异乡

 

在异乡,我遍地撒着故乡带来的雪花

旅馆,霓虹灯,街角的小酒铺,都是

一小片一小片的雪地:

小鸟叽喳,小草安睡

一棵树,一个孩子,披着蔚蓝色的世纪之光 

在异乡,陌生人唱着歌,花朵掩埋着脸

黑暗也走着猫步,穿着华丽的衣裳

在异乡,那个收藏闪电的人,一夜无眠

看一个城市的鼾声

一厘米一厘米地锯开灰色天幕

 

2010

 

哑女湖之歌 

 

一片土地下沉,淹死了三个财主

冷漠的心比水重,还是比水轻?

 

弯曲的汊道,像刻在下渚的问号

飞扬的芦花,是那个早就破碎了的传说?

 

小白鹭飞着,给阳光打着标点

住在水中的菱角,也住着哑女的慈悲

 

谦卑的豸山,几千年不说话了

懒得说话的独角羊,比人类还精通人间

 

我乘坐的小船,运送着70公斤的虚无

词语打着水漂,一头扎进人世的深渊

 

哑女长发飘飘,哑女眼睛闪亮

哑女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诗歌

午夜,一个人数星星

 

这貌似一个人的宴席,摆在江南的天空:

大约有一千种佳肴,一千杯美酒,一千支摇曳的烛光

 

这些日新月异的,李白杜甫们都尝过的残羹冷炙

多么鲜亮,十万年也不会变酸,发臭

 

我不露躯体和脸面,这些终将老去和腐烂的有机物

是动物界唯一运送羞耻、黑暗、情爱和良知的工具

 

我把空气也看不见的金属天线,插在空气里

我吃,我喝,我沉醉,我舞蹈

 

哦,幽暗冰凉的天幕,布满了离别的暗路

时光的泡沫像迷人的花朵

 

我看见假装的天梯上,跳来跳去的男人和女人

像争抢着王冠的蚂蚱,那么小那么小,苍凉又生动

 

2010

 

火车站

 

我嘱咐背篓里的小男孩:

好好睡吧,你和妈妈都不认识坏人,你醒着无用

 

我嘱咐亲密依偎的男女:

把爱人当做婴儿吧,在火车上突然长大,对旅途无用

 

我嘱咐保安,检票口,报纸,快餐盒,旅行包:

微笑着吧,这些是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11-05 16:33)
标签:

文化

分类: 诗歌

芳草诗

 

在秋天,我仍然把枯黄的芳草搂在怀里

像抱着一团旧时光的新火焰

准备春天发芽的种子,被秋风送进泥土

蒲公英在飞,在颤抖,传播生死消息

我代表土地,天空,向自己最柔软的那部分

像一只鸟,向它被折断的翅膀

像菩萨,向从不被供奉的那部分,致敬

 

2010

 

同村人

 

死亡从来不听命于季节

它一直住在村里,无声无息,像没有性别的同村人

这个没心没肺的同村人,这个从不哀嚎的同村人

在村东叫着男人的名字,在村西叫着女人的名字

在村北叫着小孩的名字,在村南叫着大人的名字

这个在低处主宰粮食,牲畜的,在高处蔑视知识和科学的

把富贵与贫贱,善良和邪恶统统都关在茅舍里的

这个在村中央叫着神灵名字的,同村人

活着,在村里不紧不慢地散步

 

20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问妈妈

 

    我站在一种高度上。这是一个危险的地方。云朵在我飘忽的情绪里走走停停。野葡萄倒挂下来,在我的血液里摇晃。水从下面流上来,绕过突兀而立的石块,绕过一些枯死的树桩。我看见一些熟悉的脸面,在水中迅速飘动,像鱼,也像树叶。

    多么美丽的风景啊!如果我想唱支歌,如果我想手舞足蹈,亲爱的妈妈,我会往下掉吗?

    我肯定要离开这里的。太阳的光芒照耀着我,太阳的手指着我要去的地方。我还是个小小的孩子。我还需要一次次的叮咛。那么我站立的地方是谁虚设的呢?

    那么,那个托起太阳的人突然倒下,天突然暗了下来,亲爱的妈妈,谁来一次次的问我:“孩子,孩子,你看得见 路吗?”

    我肯定要到那里去。或许只是一种颜色,一种声音,或许只是一个词,在诱惑着我。我肯定要穿过五月的麦地,十月的红枫林。我肯定要无数次的回望,无数次的欲哭无泪。当路像歌一样展开,灿烂的玉米饼升起来了!亲爱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虚空

文化

杂谈

分类: 诗歌



(该图片来自网络)

一个孩子

 

一个提早来到人间的孩子

给了世界善和美的昭示

她笑着,以蓝天为背景

白云仿佛就是不再孤单的姐妹

她奔跑,造春风,花朵依次盛开

我听见了春天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一封提前寄给人类的示爱信

小草读了就一年一年地绿

小鸟读了就夜以继日地向天堂飞

这些黑暗里也熠熠生辉的生命啊

因为她的恳切言辞,都决定

十万年里,一直一直向光芒学习

 

今天,我与圣灵共谋了一首诗

恳求天地,要撕毁生死与时间的契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