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大别山之鹰
大别山之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811
  • 关注人气: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湖北红安人,供职某媒体,业余小说创作。在小说创作中,我像一只别山这鹰,凌驾于现实山水,借助想象的翅膀,自由翱翔。翙翙飞过午夜的翅羽声,使我变得沉静、纯粹。我努力挥动翅膀,辛苦与愉悦并存,光荣与梦想齐飞
好友
加载中…
我的链接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正文(不能为空)【小说坊·短篇】
星  

曾  


1

  暮色由远而近,披着淡灰色的轻纱。轻纱的颜色越来越浓,像一张黑色的网。整个乡村暗了,只有机械制造厂还有一丝星火。星火飞溅,美艳无比。
  星火的制造者是陈中村,村部新建机械制造厂工人。离他一两丈远处,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坐在小木凳上,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星火。星光在砂轮边沿飞奔而出,陈中村手中的铁疙瘩便像花一样绽放。待火星停止飞溅,那丑陋的铁疙瘩就成了漂亮的零件。真神奇!小男孩的心被惊得怦怦直跳。
  小男孩叫洪五星。
  村子里有人叫陈中村陈师傅,有的人叫他老陈。老陈其实并不老,三十多岁,正是壮年。机械制造厂并不归这个村所有,只是占用村里的地。因是新建,还很简陋,大铁皮棚顶,四周是铁栅栏。机械制造厂成半封闭状。
  当个工人多好啊,母亲直白地表明她的羡慕:不用自己做饭,吃食堂,吃得又好。穿着配发的工作服,每月到日子领工资。
  这个时候,父亲从不接话,他沉默不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说坊·短篇】
星  

曾  


1

  暮色由远而近,披着淡灰色的轻纱。轻纱的颜色越来越浓,像一张黑色的网。整个乡村暗了,只有机械制造厂还有一丝星火。星火飞溅,美艳无比。
  星火的制造者是陈中村,村部新建机械制造厂工人。离他一两丈远处,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坐在小木凳上,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星火。星光在砂轮边沿飞奔而出,陈中村手中的铁疙瘩便像花一样绽放。待火星停止飞溅,那丑陋的铁疙瘩就成了漂亮的零件。真神奇!小男孩的心被惊得怦怦直跳。
  小男孩叫洪五星。
  村子里有人叫陈中村陈师傅,有的人叫他老陈。老陈其实并不老,三十多岁,正是壮年。机械制造厂并不归这个村所有,只是占用村里的地。因是新建,还很简陋,大铁皮棚顶,四周是铁栅栏。机械制造厂成半封闭状。
  当个工人多好啊,母亲直白地表明她的羡慕:不用自己做饭,吃食堂,吃得又好。穿着配发的工作服,每月到日子领工资。
  这个时候,父亲从不接话,他沉默不语。
  只要父亲母亲上地里干活,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0 13:24)

 

 

金色叶片

○曾 剑

  

  分田到户第一年,我家的稻谷堆得像山。那年的年饭丰盛,七碟八碗,鸡鸭盘中立,鱼肉碗里堆,但这样的好日子很快成为过去。第二年,农业税陡涨:公粮,口粮,余粮,上交大队。收到碾场的稻谷依然堆得像山,都一担一担地挑到镇上交公了。剩下的,需要用钱,就卖粮食,或用粮食抵账。我家的谷仓,记忆中,再也没丰盈过。

  这年初秋,父亲瘸着脚,挑一担谷,到石桥镇送公粮。石桥镇离我家十里地,父亲一天挑了两趟。我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8 09:20)
标签:

杂谈

二伯在岛上(原发《海燕》2017年第8期)

曾剑

父亲得了病。父亲得的是癌。父亲得的是肺癌。父亲要死了。我望着气息奄奄的父亲,悄然落泪。泪眼中,我看见了我的二伯。二伯在岛上,他在遥远的岛上向我招手。我向他迎过去,他却消失了,消失在海浪和云雾里,其实,是消失在我的眼泪里。

尽管我们瞒着父亲,父亲还是感觉到了他的病情。他就把家里做了交待,就等着去“那边”。他嘴上说没事了,了无牵挂,但他的神情并不淡定,脸上愁云不散。我知道,他是牵挂二伯,想最后见二伯一面,但他不说,我和母亲就不敢提。

“他到城里享清福,把我们忘记得干干净净的,说他做啥!”几年前的某一天,我在谈论二伯的时候,父亲突然把碗重重地搁在饭桌上,碗里的饭菜崩得满桌都是,自此,我和母亲再也不敢在他面前提我的二伯。

朋友都“苟富贵,勿相亡”,何况亲兄弟?二伯也是绝情。大伯去得早,未成家就夭亡了,我与大伯自然未曾谋面。爷爷奶奶去世后,二伯与父亲相依为命。后来二伯跟着儿子到城里,把我们忘记得干干净净,父亲当然不会原谅二伯。

那年,大伯的儿子我的堂兄赵多喜当兵,二伯和我们一家人乐坏了,孩子在山里砍柴,放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抱怨,我是文字的受益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曾剑军旅小说赏析
宋先红
(广东肇庆学院学报编辑部,526061)
[摘要] 本文立足于曾剑10篇中短篇军旅小说的文本,通过细读的方式,分析和品评了曾剑军旅小说人物精神的中和之美,叙事的舒缓之美和语言的洗练之美。
[关键词]曾剑;曾剑军旅小说;人物精神;叙事;语言
距离我上次评析曾剑小说已经过去三年了。在这三年中,曾剑依旧默默地耕耘在“自己的园地”里,园子里茂盛地长出了《穿军装的牧马人》《冰排上的哨所》《在神圣的天空飞翔》《向大海》《岸》《故事平淡》《士官的白天和夜晚》《饭堂哨兵》《一路同行》《今夜有雪》等优秀军旅题材小说。读完这些小说,我也真的觉得曾剑已经“完成了由一个业余作者向专业作家的转变,由自发的小说写作,逐渐进入理性的创作境地”。[1]无论在题材选择、人物刻画,还是在叙事控制和语言运用上,曾剑都在慢慢地形成自己的风格。周建新说“捧起曾剑的小说,心一下子安宁了下来,有品头,有味道,也有思考”。 [2]为什么他的小说能让人“安宁”呢?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品头”和“味道”呢?我认为是曾剑军旅小说中人物精神的中和之美和叙事的舒缓之美让人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非虚构)

二十四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曾剑

军改大潮滚滚而来。

我的进退走留还未定论。传言,军营将不再保留专业创作员,即便保留,可能不再穿军装。虽是传言,但许多事实,不都是先有传言,最后变成了事实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春阳下,油菜花盛开,漫山遍野,鹅黄涌动。一个身着旧军装的退伍老兵,牵手一小男孩,男孩身旁,是一村妇。他们漫步田间。晨露留在田埂上,田埂油亮可鉴;晨露躲在花蕊间,微风轻颤,花瓣上滚动着粒粒晶黄。四野花香喷溢,蜂飞蝶舞。看此江南好风景,不免想做画中人。

画中的老兵,就是我的班长刘光明。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当兵入伍,从湖北一乡村,来到东北锦城。东北冷,但因为年轻,因为内心燃烧着激情,我觉得周身暖流奔涌。在随后的元旦文艺晚会上,我把这段军旅之初的温暖生活编成相声,获掌声无数。一夜之间,我成了新兵连的名人。

不久,文艺连的一个老班长来找我,私下问我愿不愿意到文艺连。搞些小剧本创作,我直说愿意。结果,被我们班长撞见了。他很客气地让那个老班长回避,对我说,你不合适那里。文艺连是业余演出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31 20:12)
标签:

杂谈


疯狂的传单 终校

曾 剑

  我们管麻双喜叫“长工”,这令他很不高兴。他白我们一眼,说:“扯蛋!”我们就笑:“你一整年给银山家干农活,年底从他家拿钱,不是长工又是什么?”麻双喜直着脖子,红了脸,嘴唇颤抖着,却没说出一句话来,那脸上的麻子便如筛子里的黑芝麻,活蹦乱跳。麻双喜一只腿长一只腿短,长腿用力,短腿轻敲地面,微斜着身子,晃着那残月形的屁股走了。

  麻双喜是老实人。换了别人,早曲着手指头,凿我们的脑门心了。麻双喜不但不打我们,有几次竟等在我们放学的路上,把他参加喜宴得到的糖块分发给我们。他快六十岁了,没女人,没孩子,他疼我们。

  麻双喜当“长工”始于年初。当时,银山对他说,他家新买进了五亩水田,人手紧,想让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26 17:55)

疯狂的传单 

曾 剑

我们管麻双喜叫“长工”,这令他很不高兴。他白我们一眼,说:“扯蛋!”我们就笑:“你一整年给银山家干农活,年底从他家拿钱,不是长工又是什么?”麻双喜直着脖子,红了脸,嘴唇颤抖着,却没说出一句话来,那脸上的麻子便如筛子里的黑芝麻,活蹦乱跳。麻双喜一只腿长一只腿短,长腿用力,短腿轻敲地面,微斜着身子,晃着那残月形的屁股走了。

麻双喜是老实人。换了别人,早曲着手指头,凿我们的脑门心了。麻双喜不但不打我们,有几次竟等在我们放学的路上,把他参加喜宴得到的糖块分发给我们。他快六十岁了,没女人,没孩子,他疼我们。

麻双喜当“长工”始于年初。当时,银山对他说,他家新买进了五亩水田,人手紧,想让麻双喜给他家干,忙时掌犁扶耙,闲时放牛,吃在银山家,回自个儿家住,一年三千块,腊月二十八结账。麻双喜没应允,报酬是不错,可谁愿意受人使唤?无奈银山媳妇仙娣来请。看着银山媳妇,麻双喜的心就动了,想:自己一个光棍,无论多忙,回到家总是锅凉灶冷,在银山家好歹能吃口热乎的。

麻双喜干上了。“吃人饭,受人管。”农忙时,麻双喜起早贪黑,侍弄田地;闲时节放牛,侍候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