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通联

80后。喜文艺。记者。

 

QQ:854799537

地址:730010 兰州市城关区雁南路299号兰州报业大厦11楼     兰州晚报都市部

个人资料
紫青
紫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85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2-03-19 13:27)
标签:

杂谈

《白马寺的蝉》

 

一棵树和其他的事物一样

伸手,再伸手,抓不住

抬头,再抬头,看不见

 

蝉活着

像穿过云层的太阳的表达

 

阳光堆于佛堂,堆于墙

蝉鸣冗长,伏在经书上

一截拴在唐朝

一截醉于花香

 

阳光停歇,蝉儿又开始孤独

 

 

《无题》

         

窗子敞开,闪电

劈开浓色

徘徊在桌面上

 

花,是花,倚在墙角

瓶,是瓶,安于冰冷
善水藏在瓷后面,醇香舞蹈

一卷佛经随即闪动

 

只有一棵草

倾斜在院子里

它不想摇头,也不想低头

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冬天》

 

游来游去,寒气

最终平静在湖面上,镜子里

好多故事反复着

 

向上,再向上

尾随着一曲秦腔

柿子也红红地唱起

山顶上,炊烟长成一棵树

 

天空仍然紧合着门

麻雀依偎着

如此,它们不仅仅为了粮食

也为了爱情

 

刊于《飞天》2011年3月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17 15:17)
标签:

杂谈

2012年3月17日。

离别的3年。

重回新浪。

悄悄的,有些东西滴下来。

3月12日,命运的转折。

为了继续活着,我回来。我还需要年轻。

兰州。

收留的我,感谢让孩儿心动的事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2010-03-17 21:25)
标签:

杂谈

将近4个月了,我为什么再没有来过这里?我不知道

由于生活压力,在2010年3月组诗《黄土祭》之后,本人已经放弃诗歌。

问好所有朋友!

紫青敬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2009-11-26 10:15)
标签:

杂谈

《我把自己藏起来了》

 

黎明把满天的星斗藏到阳光里去了

草原把牧人的脚印藏到羊群里去了

我把自己的孤独

藏入了自己的微笑

 

辽阔无际的草原藏不住一匹奔跑的马

阳光照耀的远方藏不住一条奔流的河

我一路走来拖泥带水的诗歌

藏不住我一生的清澈

 

当我老了,我用蜷缩的身子卷起自己的青春

像卷起伴我多年的铺盖

当我老了,我用迷朦的眼睛收回自己的目光

像一个英雄收回自己的刀

 

既然藏不住,春天,索性开满鲜花

既然藏不住,夏夜,索性雷鸣电闪

既然,深居在天空的莲花也要开放

那就让白云之上,端坐着高谈阔论的神

 

 

《流亡》

 

手心的表层是匆忙

山路的深处是孤独

匆忙和孤独就构成了流浪

 

一如老人蹲在在冬日温和的阳光下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如雪花和暖风一起靠在墙角

藏起呼吸,就回到春天

 

春天,一只蝴蝶从经卷里启程

苜蓿花掉进了泥土

掉进了蛾虫的微笑

午后,雾气沿着飞鸟一路朝前

烟囱戴上了仓惶

戴上了一个镶着莲花的帽子

 

如今,流浪一改居士的清雅

死亡放弃地下的潮湿

那么,五月的麦穗只能在雨水里呼喊

河畔的诗歌只能在蒿草里流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2009-11-26 10:12)
标签:

杂谈

《夕阳的微笑》

 

夕阳的最后一个微笑留在苹果树上

那是姨父的小手留在银牙间的奢侈品  皮肤下的红色喷泉

枯竭在山门口

土地的收藏家过于精明

湿漉漉的珠子被藏在玉米地畔,土瓦房前

 

一根根快长到冬天的苹果树

我把石灰浆写在苍青的弯腿上

让世间的矮个子

把秋天的冰凉安置在果园里

 

《在开满山花的路上》

 

在开满山花的路上

烟雾重重

一张大网撒在早晨

簇拥的山花带着阳光透过的雨丝

匆匆斜向山外  悄无声息

母亲把委屈的眼泪洒在院落里

就在这时

我看见两颗眼睛般的佛珠停在半空

 

安放一片落叶

 

雨水像一把钥匙

咔嚓  一堆落叶

一堆生锈的黄铜

显在秋天年久的地毯上

 

这分明挡住了我的道路

我只是要回家  看望孩子

告诉孩子,

母亲在树林里

 

走吧。树林背后

有人看见,一片落叶

和一个乞丐跪在广阔的马路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2009-11-26 10:07)
标签:

杂谈

《我总想描述美丽》

 

我总想描述美丽
肤若冰肌  面如敷粉
或是闭月羞花  沉鱼落雁
让群山的拥抱更加结实
让绿水写好一首诗

而这些都是父母的疼渗出来的美丽
是苍鹰路过时脱落的一根羽毛

 

清晨与刚来到苜蓿地里的蝴蝶
紧咬住清澈的阳光不放
而却遗忘了墙角正在发抖的露珠

 

有一天
我隔着天空望她
她却凭栏看我一眼
这一望一看的故事
是傲气向傲骨的一次低头
是山和水的再一次拥抱
我想,这一眼可能就叫做美丽

 

《姑娘》

 

笑着,笑着

我就老成一个小孩

灯光下的秋风次第闪烁

眼睛里最典雅的成语就写在你

刚打开的窗户里

 

美丽的姑娘

故乡不需要蝴蝶的苜蓿花

藉河里除却蜻蜓的爱情

雪域高原的经幡

大唐的长裙

荷马眉毛上的疼痛的诗歌

疼痛的就是永世

 

大旗放开舞步

昭君的墓多少年后才归属故乡

就像爱与死永远一致的西湖塔

也晃手坠下

姑娘啊,我亲爱的祖国

 

夏收的一张白纸飘过祖国

弥勒主人的笔墨只有你

一个人能够斟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