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子木唐风
子木唐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235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本博纯属私人空间,所有文字皆为原创,未经本人允许,请勿转载本博里的任何文字。
听话

         【听  话】

 

  难道是,你走出太远了吗?
  我怎么,听不到你的回答。
  纯色的年华,孤单的牵挂,
  谁的呼唤,在风中已嘶哑。
 
  难道是,你走了太久了吧?
  遗落了,我们编织的童话。
  尘封的叹息,寂寞的飞花,
  谁的季节,是一杯苦丁茶。
 
  还记得,你嘱咐过我的话,
  答应你,好好照顾自己啊。
  时隔多年,你肯相信吗?
  好与不好,我已难辨真假。
 
  我还是,一个人春秋冬夏,
  不再问,指尖滑过的流沙。
  事到如今,你还相信吗?
  我很乖的,是眼泪不听话。



博文
置顶: (2019-03-05 00:05)
分类: 和你说话
这些紫色文字在说话,我保持沉默。如果你读懂了它们,也就读懂了我。

01.时光流逝,我还站在这里,看花似雨,你在哪里美丽,天涯千万里,纸上的情事,散在风里。
02.此时月隐星沉,心事在有你的日子里缤纷,谁在轻叩回家的门,这荒凉人世,依然还有余温。
03.那年的大雪下了整夜,你的笑声在耳边凝结,如果时日悄然走远,我要怎样收藏你的月色。
04.那时你在花间,缤纷整个秋天,美丽总是短暂,来不及许下诺言,季节的情话,疼了好多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13 22:58)
分类: 和你说话
时你在花间,缤纷整个秋天,美丽总是短暂,来不及许下诺言,季节的情话,疼了好多年。

    最近比较忙,还好不是那首歌名那样最近比较烦。像我这样活的清醒,活的明白的人,不会再有什么可以造成困扰和烦忧了,只是人与人之间,如何选择一种最合适的方式,说着恰到好处甚至妙到毫巅的话,就成了我要思考的问题。好在十几年下来,绝大多少或主动或被动或不得已的失散在浩渺的网海里,大浪淘沙,还安静在好友里的人,也就一巴掌多一点点,基数太小了,能偶尔聊几句,留个言的,也就两个半人罢了。
    网络许多年,极少主动管什么人要号码,总觉得作为一个男人主动做这件事有些轻浮,以至于我可能失去了一些本来可以有机会延续下来的朋友,但是我又从没有因为这种情况感叹或是唏嘘。无论是聚散,还是陪伴,上天总会给出最合适的答案,我们可以期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06 22:48)
分类: 和你说话
那年的大雪下了整夜,你的笑声在耳边凝结,如果时日悄然走远,我要怎样收藏你的月色。

    悄悄的跟你说,那些紫色文字都是有旋律的,我自己会随心所欲的哼一小段,婉转起伏,如果有谱曲软件就好了,只要输入哆来咪发七个数字,直接就能听到旋律,总的来说,我的音乐感觉还算不错,但是唱歌就不行了,高音上不去,低音下不来,中音不在调上。所以,我很清楚自己的弱点,也从来不唱歌,包括聚会,听别人唱就好了,顺便负责鼓掌。跳舞就更完蛋了,我基本算是四肢协调性综合症,也是看别人跳的份。萌萌,就是我的那个同学,曾经主动教过我一次,三、五分钟的样子,我自己主动放弃,太难了,人贵有自知之明不是。
    我想,上天总是公平的,既然赋予了我多少有些不同于大多数人的稍微独特的灵魂,稍微比常人好一点点的文字感觉,已经很多了对么。所以,一定要有某些方面是弱的,比正常人要弱很多,这才能达到一种平衡,只是这种平衡是看不见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04 23:56)
分类: 和你说话
 此时月隐星沉,心事在有你的日子里缤纷,谁在轻叩回家的门,这荒凉人世,依然还有余温。

    时日进入三月,虽然不可能出现烟花扬州的景色,但是也基本意味着一季的冬天就要过去了。以现有的温度,再想看到雪花飘落的过程基本算是缤纷的奢望了。过去的整个冬天,按雪量来说,只下过一次小雪,下的路上满是泥泞。另外的四次雪花没有完全覆盖地面的,勉强算是零星小雪了,与其说是雪,我看更像是白天蒸发水汽在夜里遇冷的结果,如此少雪的情况,在我的记忆里也是从未出现过的。那个冬天没有雪,是踩着厚厚的积雪在指尖上流淌出来的一首诗,一语成谶么?细思极恐。
    这个冬天不太冷,但是感觉很不舒服,在北方的小城,如果冬天没有积雪的覆盖,整个城市都是灰头土脸的。特别是有风的时候,在路上走半个小时,衣服和鞋上就能落薄薄的一层灰,脏的不要不要的,不过我突然想穿白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27 23:46)
分类: 和你说话
时光流逝,我还站在这里,看花似雨,你在哪里美丽,天涯千万里,纸上的情事,散在风里。

    再一次出现在某浪和你说话,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半。原因很简单,就是突然没有了发文和评论的权限,除了登录,我什么都做不了,所以,我是被动的中断,让这段时间成为一片空白,所思所想所愿所念不为人知,不为你知。恢复正常的前提是要进行身份验证。在很长的时间里,我都很排斥这种方式,没有理由,就是本能的排斥,如我曾经所有的喜欢和排斥一样,都是本能的自然反应。这个春节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跟某浪“较劲”没有任何意义,验证一下我也不会损失什么,最关键的问题是某浪在这一点上是永远不会妥协的,因为这是大势,是规则下的产物,某浪也只是规则的依律而行而已。

    极其偶尔的时候,我有想与人说话的念头,说那些超脱于世俗和红尘的内容,可是,你知道这很难,我把自己分割成不同的模样,一个留在了二十岁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7-04 21:33)
分类: 和你说话
紫色

    人的一生终究是一次遗憾的旅行,无论在该做出选择的每个路口选择了怎样的方向,都会把其他路口可能出现的风景做出理想化的设置,让自己无限的想象空间。
    过往的很多年里,我肯定有过如果某种设想,可以的话会和某人在一起的念头,但是从没有想过如果真的相守到没了牙白发苍苍的样子,我不知道是怎样情愫根深蒂固的情感,才能在平淡无奇的生活琐碎中不被消磨,才能在与时间的流逝过程中依然让最初的闪光点像每个深邃夜空里星光般绚烂。
    偶尔的时候我会觉得人活在这个世上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不如其他的物种,无论是动物还是植物,都是自然生态的选择,是一个生物圈的连锁效应,连死亡都是那么自然,不像我们,出生是没得选择的也就罢了,然后就开始背负一系列的负重。
    有一部分动物是有情感的,有喜怒哀乐,而且那些情感的部分浑然天成的释放出来,没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6-01 22:11)
分类: 和你说话
紫色

    日子就这样平稳而仓促的从指尖无声无息的掠过,不知不觉间已经进入六月份了,不由得感慨时间的匆忙。在北方,六月基本意味着夏天的开始,可是近期温差还是很明显,最低温度也只是个位数,早晚是秋天中午是夏天的感觉。五月最初开出的花瓣也已经凋谢了,六月会开出什么颜色的花朵呢?
    想想人的这一生,真的本没有多长,不过的几十年的光景。偶尔的时候,会让我产生错觉,时间在加速。记忆里也有觉得时间过得太慢,度日如年,那是在小学的某个年级,一天天的数着日子盼望寒暑假的到来,度日如年的原因可能有多种,但是某个班主任明显的不喜欢我,应该也是很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5-16 21:57)
分类: 和你说话
紫色

    许久没安静的坐下来和你说话了,忙不是原因,任何时候任何事情,用忙当作原因都是一种搪塞和敷衍,只是我的生活过于平稳,平淡,和以往的很多年并无分别。我还是一个人走在这次没有回程的旅途中,唯一在改变的是渐行渐浓的从容,实在的没有什么值得言说的际遇出现。曾答应鱼鱼的,要在新的一年里尽量多写点字,也是虚过了三个月未能兑现。
    今天是她的忌日,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两个年头过去了。午后,我有搭车去埋她的地点,看着五月里的各种杂草鲜嫩而翠绿,依稀还能闻到雨后的清新,还有泥土里释放的潮湿的味道。杂草间星星点点是黄色的蒲公英开出的小花。蒲公英在北方,俗名婆婆丁,是一种可以食用的野菜,味甘,就是有一点点苦的意思。现在不能吃了,开花就不能吃了,因为这个时段各种虫子都活跃起来,在叶片里产卵了,呈现出白色的不规则的条纹。
    两年的时间里,我没计算过去看过她多少次,在今年,到目前为止,每个月我都有去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1-27 12:30)
分类: 和你说话

时间如此安静,我可以听见那个秋天的落樱;时间如此轻盈,却握不住你落在雪地的笑声。


    如果我的表达过于暧昧,请在转身之前,提示我。——十几年前的一句话,在除夕之日,重新复录在此,只为提示自己。

    有段时间没来这里和你说话了,原因有二,一是说话的感觉是间歇性莫名其妙的,二是持续的疲劳感还没有退下去。
    昨天,下了一场久违的大风雪,给今年的除夕染上了纯色的白。和人的情绪纹波有些相似,雪落的形态也是有差别的。有时候纷纷扬扬缓缓飘落,有时候细细密密簌簌而下,有时候带着暖意大如雪团,有时候裹着呼啸的寒冷打在脸上微微的疼,诸多形态。今天一早,雪过天晴,目力所及之处,无一丝云朵,天空湛蓝,温度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2-25 21:25)
总是想起那年的大雪,你的耳语经久未曾停歇,此后我仰望夜空多年,再没看到当时的月色。

    三、四天前下了一场大风雪。雪下的不大,但是持续了三十几个小时,傍晚走在有路灯的路上,会看见灯光打在雪地闪着晶莹的光泽。和多年前某个晚上(仔细回想那时的背景,应该是十一年前的事了)我看到的几无差别,是一片片雪花在落下的时候互相交错,折射的结果。这要取决于雪落下来时一种极其特殊的形态,应该是在落下的时候有暖湿的气流,让雪可以带着微妙的水分,却还是保持着雪的形态。
    这种妙到毫巅的状态,不知道在人与人的交往中可以体现出来。其实我在心里是有这样一种期待的,在最合适的时间说出最合适的话,也曾经在生命力的某个特定的时间段,在面对特别的女生时,在某一个或几个特定的瞬间,有做到过。可是,我没法长时间的停留在那个平台上,这是自然的事情,像某个人在某个时刻渴望三十七度的暖意,而我刚好处于发热的状态,需要药物把三十八度半控制下来,显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2-17 20:34)
分类: 和你说话
分别近在咫尺,连笑容也有泪滴,风听到了你在耳边温柔的轻语,花开有时,花落亦有时。

    今天,我有去看她,应该是这个即将远去的年度里最后一次了。天空灰蒙,林间安静,两平米的泥土覆盖着一层不算厚的雪。我安静的站在那儿,想着她现在可能出现的状态,或许只是一句白骨了吧,我很清楚头的位置和方向,还有躯干,四肢,和尾巴的位置。我不知道其他死去的小动物怎么样,但是她我很清楚,直到我抱着她轻轻的放进土坑里,离她呼出最后一口气已经七个多小时了,可她还是软软的,没有僵硬,像抱着一个孩子似的。我用一块大红的绒布包裹着她,是不想让她直接接触泥土。
    我和她只有一米的距离,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我依然漫无目的的生活的人世之中,而她已经在地下的另一个世界那么久了。我愿意相信这个世界不止只有一个空间,梦,也不尽然只局限于日有所思,我每天思的内容多了,但是也极少做梦。我愿意相信那一次梦里,是她带着新的伙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