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我的江湖》

......

如果衣衫过多
就把它一件件褪下
剩下最后的山水
它就是,我的江湖。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9-09-04 02:03)
耳朵,今天又烂醉回家。下午烟劝我。我活着卫衣的骄傲,只有诗歌。耳朵,我想痛哭一场。我怎么敢伤害你。但是,我做了。这一生,唯一的遗憾。谢谢我的耳朵,伴我带带我的小猪。祝好、烟,若溪,海湄陪我写万州号。。烟你先写。哦怀念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8-31 00:54)
烂醉了八年,还可以写诗。呵呵一个,下午特别高兴,看烟写了一首诗歌,雨中的鸢尾花,我写了酒中的鸢尾花。自己还特别喜欢。。都忘记怎么往电脑上转诗歌了。

我喜欢酒话加胡话,哥们别顶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8-24 00:20)
shuguangq曙光钱喝完酒回家。耳朵,我故意制造了一生都不会忘记的痛与血。小猪长大了,谢谢耳朵。我是个敢于毁灭一切的换男人。耳朵,迷糊中,我毁灭自己了吗,其实没有。酒精是男人的可乐,烟,喝酒了,还有若兮,谢谢你们在微信没有拉黑我。为友谊干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4-14 17:06)
标签:

还是半卷

分类: 半卷红尘
病句之春

把一个春日扔进湿漉漉的雨中。
在蜀地以西,沧浪翻滚。
桃花还有圣景,
用旧的古代都还存留在书籍的深处 。
烟雨泛黄,葱笼更是多出些许折痕和忧伤。
更多的临摹当停留在风雨的歇脚之处,
在暮色,茅屋,
在风又吹皱的江湖一侧,
柳荫江楼,回廊斜亭。
更多的泥路和石基级蜂拥而至,带动镜像摇曳,尘世飘零。
每一个匆匆的时代,都会有一场来不及携带的烟云。
行囊空瘪,余途还剩醉意讴歌。
余途更有空欢,给乱云添彩,
给沉沦的一生配置轻薄的病句,
这轻到恍惚的言辞,
如果虚构继续,它终将带动一个人的肉体飞升。


开篇借用了诗圣的句子。“桃花潭水即沧浪“。致敬。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4-12 18:29)
分类: 半卷红尘
黑洞之章

存在无非等待坍塌的发生,每一个奇点的内部皆有过花园,林野,没有边际的雪。遭遇坍塌的春色,无非摸索的手,即将抚摸没有边际的荒芜。
只写一半的孤独,同样需要撕裂。还有一半在见证,花园被没有边际的暮色托举然后吞噬。时间之重与肉体之轻,终归有颅骨约束它们的走向,唯有馨香深远,唯有在美人的腹部,才有空旷,架构一个男人的再无波澜的余生。
那么吞噬吧,从一个点向一片面延伸,智性总是破朽,而虚无不是。虚无是拓展,从一个点开始,通过吹拂或者照耀,透过疼痛或者暗许,透过有月光的时辰,当然更是透过爆炸,等更为浩渺的星云产生。
墨色会苍老,词语当然也会飘浮着没有边际的白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4-05 02:53)
分类: 半卷红尘
后喇嘛寺时代。
抚摸一个时代的锦绣,
不如抚摸每一行病句的白骨,
不如抚摸它旁逸斜出的,每一段暮色。
那些随着河流逐渐远去的低语和嘟哝,
不如就把这滥觞的暮色裁剪,
让它更接近梦的样子。
不如依然保留它的灰暗,
让它更适合摆放在一个男人逼仄的眉头。
每一处暗淡的生成,
必有与之对应的铿锵与烟霞,
它必有言辞,滔滔不绝的轰鸣与回音。
它必有保有与这个春天对峙的断崖和峭壁。
在制造砥砺和飞瀑的的同时,它同样也制造了埋藏自我的深潭。
语言必将再现喉部的葱笼,再现一行沾满唾液的病句,成为钉死在天际的惊鸿。所有的时代,都必留存失败者的白骨,是它的佝偻抬高了云端,也是它的遗址,覆盖了浩瀚。
这是无神者的眼眶,
它的虚无足以摆放入世的花田,
它有恰当的裂隙,
在被熏染和涂抹的镜像深处,
任洪荒奔涌。
在废墟,荒原,在狼嚎以后的哀伤里,
它的孤独唯有病句可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4-03 22:56)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火凤凰作者:铃谣栖

——致敬凉山救火英雄


一个八零后,二十四个九零后,两个零零后

一个局长,一个护林工作者,一个村民捌斤

如果没有突然扑向你们的妖风,该多好?

春雷阵阵,本该唤醒沉睡的万物精灵

可它却引发一场山火,点燃你们浴火的精神

焚烧你们年轻的肉身……涅槃,你们是凤凰涅槃吗?


赞美英雄的号子高调,我却忍不住内心悲伤

如果你们不是那么年轻,该多好?从此后

人世清明,年年清明!谁与你们父母家人徐徐回望?

谁再喚他们“爹”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9-03-17 03:14)
分类: 半卷红尘
春之声



忙于搬动云水的春风,

同样也搬动过镜像。

由黑到白,

由清冽到浑浊。

再把没有边际的暮色,搬运到一行病句狭隘的内部。

如此忙碌,

如此恍惚。

恍惚春天的起始,存在于醉意的嘟哝之后。

存在于刀出鞘,足行空,天地悬浮。

存在于起身,摇晃。

风撩拨过病入膏肓的树,

江湖摇曳着近处的灯影与远山的葱茏。

如果江湖可以分段,

那一个人的身体,注定会有接近鱼讯和涛声的一刻。

如果虚构未曾失败,

那么春天仅仅是饱吸浊水的秃笔。

挥毫不过如此,

不过是几缕被濡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文摘
昨晚才看到,一个九零后把诗歌写到如此水准。我先以为风无怨跟我一样,油腻的中年大叔。完全没有想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9-03-08 18:49)
分类: 半卷红尘
致——风无怨

题记:谢谢这个哥们,诗歌里读出一种疼痛。昨晚转载,想玩笑几句都没有心。想哈哈几个字,我差点以为是漂亮妹妹写的诗歌,哈哈。我喜欢荒唐,荒诞。



被压低以后的云水,不是歌谣。

在一个日渐虚无的时代,

指尖与键盘,

醉意与混沌,

甚至身体内部,一处处失守的高地与镜像,

它们在红尘里,结局在虚构中。

我们必定会挣扎,辩驳。

当更多的江流绕过我们的身体,

更多的浪花被排比 代替,

我们当然会愤怒,委屈,

会在言辞尽头的炊烟里, 

会在它的袅娜,

它的体温,更会在它馨香的山峦里,

再读一次年轻的激流和溪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