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6-06 18:59)

写在前面:

前段时间写的,博客系统在更新,今天才发上来!

明天端午,端午安康!


Suschada姐姐在一起的吃饭的时候,遇到好吃的菜,她总是打包一个带回家,说是要给“阿妈”尝尝。她每天风风火火忙来忙去,可是重要的日子里却会关上店门,哥哥开车,姐姐坐副驾驶,奶奶、我和她都坐在后坐,有时候最后一排还会挤两个小机灵鬼,一家人一起说说笑笑,开上近一个小时的车,去餐厅吃饭。


我喜欢这样的时光,因为你能真切感受到来自家人的温暖和关爱。他们可能也吵架吧,但大部分的时间,是和和气气的。反而,我从小听到大的“合家欢乐“,在我们这个时代里,好像越来越少了。取而代之的是,焦虑和野心。好像人的脾气也受经济发展的影响似的,急吼吼地成长,急吼吼地发展,急吼吼地赚钱。从农业文明一下子跨到信息文明,文明就有了断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3 15:04)
分类: 蛋白质
安格和珠米是一对来自委内瑞拉的夫妇。过完年,开始和我一起学习中文。

像这样夫妇两人一起学习的,并不多见。珠米说西班牙语,英语只会一点点。西班牙语,我只会Hola,所以,安格一开始和我聊的时候就说,他的中文比珠米好一些,但他愿意和珠米一起学习,他担心我用英语解释珠米无法理解学习内容。我们就先试一试。

珠米爱喝茶,安格爱喝咖啡;珠米上课时带着好几个本子,上面整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8 11:05)
分类: 蛋白质
不怎么看电视,但大家都在追什么剧还是知道的。比如,最近可能很多人都在追《都很好》,去年?前年?还是大前年?大家都在追《欢乐颂》。
想要学中文,总得了解点儿中国人的世界,不是么。这样,大家至少聊天的时候有个共同话题,所以就给外国友人们推荐了这部《都很好》。推荐完很心虚,到底好不好看呀,于是,趁着周末的晚上,打开电视看了两集。哎哟,我去!这哪里是《都很好》,明明是’都过得不好‘。看剧中人的表情就知道了,整个儿一集下来,连笑的镜头都没看到几个。
这一大家人的生活真是一地鸡毛,一个终日不见笑颜的老父亲和三个不灿烂的孩子。老大那种没那个金刚钻还想揽瓷器活的劲儿,我要是菲菲,离!老二性格有点儿分裂,老三苏明玉我倒没觉得是冷漠,明明很温情嘛,大嫂二嫂有什么事情都找她出主意,她能帮的也都帮了呀,可能我没从头开始看。
不想再看这种类型的电视剧,虽然大部分人真实的世界可能就是这样一地鸡毛,父母、房子、婚姻 、兄弟姐妹,各种亲情,各种承担,唯独没有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26 14:54)
分类: 蛋白质
我大概也算一个离群索居的人。有时候,甚至会嫌弃挂在衣架上的一件毛衣,觉得它怎么那么碍眼。聚会超过五个人,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为此专门听了几节关于如何同别人聊天的音频节目,听过即忘。也不是不会聊天的人呀,叽里呱啦起来,能说上一个下午吧。
想了一下,我是一个吝啬时间的人。前两年在学校的时候,把时间大多贡献给了教室和图书馆,逛商场、逛超市、喝咖啡、看电影我通通不参与。宿舍里的姐妹对此颇有不满,我也不去解释。毕竟年长几岁嘛,等再过几年,她们可能就理解我了。
回来后,大部分的时间贡献给了皮同学,换来他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我最爱妈妈了。”或者“妈妈说什么我都听。”这男人的嘴呀,还真靠不住,余音还在绕梁呢,下一秒坐在书桌前就给我犯轴,让他大声朗读文章,他呢,一准儿是上课没好好听,遇到不认识的字,哼哼叽叽就过去了。真是气死个人,只能安慰自己,他就像棵植物,你不能指望所有的植物都在春天开花,还有夏天、秋天、冬天呢,随他想在哪个季节开花吧。
婚姻像一个空壳,以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05 01:31)
分类: 蛋白质
同性朋友这样说我:“你太正了。形象点儿说,如果在古装剧里,你肯定是那个明媒正娶的正房,不可能是妾。”异性朋友这样说我:“你太正经了。换句话说,不好下手。“
从现在起,我打算变坏一点点。
谢谢小岛商务演讲的宋晓鸣老师,在得知她的团队将会主办一场和郭国旗老师在心理学领域里的奇遇时,作为非小岛学员的我,问她能不能去蹭个课,她爽快地答应了。现在,我还能感受得到她语音里的温度,她的真诚和热情,也正是我需要学习的地方。
当初选专业的时候,对心理学也是有意向的,掂量了一下自己的斤两,觉得能量和气场可能不够,对有可能沦为别人坏情绪的”垃圾筒“这件事极其没有把握。退而选了另一个中意的专业”汉语国际教育“,在中国,选择”教汉语“这个专业嘛,实事证明,是可以乐在其中的。但是,也不耽误在网上听完了哈佛大学的《积极心理学》这门课程。
所以,这篇文章,旨在分享从郭国旗老师的课堂领悟到的心理学知识,如果可以说是领悟的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蛋白质
圣诞节一大早,我妈打电话祝我生日快乐,问要不要做点儿什么好吃的给我送过来。我说不用了,下午还有课呢。恕我愚笨,一直没找到过生日的意义。一块蛋糕?一声祝福?一次团聚?又或者找个借口给自己一个奖赏?似乎都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05 10:38)

往后,也许这里真成一个自说自话的地方了。

也不是一点时间都没有,比如昨晚,腿伸的长长的,看了会儿电视。可是,电视真是乏味至极。也会在周末的清早或者是黄昏,开二三十分钟的车到校园里,对着墙练习网球。你把球打向一堵墙,你就不要期待它有回应,所有的回应其实是你对自己力量的把握和回应。也有一二好友,忙里偷闲,吃饭聊天。应该说,一切都还好。

只是没有时间和自己聊天,即使有那么一会儿时间,也只是对着自己笑一笑,给个大大的拥抱,也来不及说些别的什么。倒是有一个朋友,遇到不如意的事情,从另一个城市跑来倾诉,我也一本正经地听了,安慰了;曾经的室友薇从泰国打来电话,是遇到问题,不知如何应对。还有精力和能力为他人解惑,充分说明我还好吧。

有那么几分钟,也想过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是疲于应付一个又一个问题么?是为了让父母安心吗?是为了让孩子拥有更好的未来吗?都不仅仅是。直到在晓鸣姐(她是善于整理思绪和人生的人,这是她表现出来的样子,实际上也有不易)的文章里看到,人生的意义在于找寻并不断赋予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4 18:50)
跟着皮同学过了两个月的暑假,这么有闲有序的暑假印象中实在是头一回。
假期进行到近二十天的时候,实在是没有成就感。说起来,教学生的时候,是超级有耐心的,可是面对一会儿上洗手间、一会儿摆弄玩具、朗读二十分钟还要三番五次看时间的皮同学实在是没法贯彻”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理念。也全然没有贤良淑德的形象,和每个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母亲一样,一会儿亲妈,一会儿后母的,唉!一个人默默整理起了书架,半个小时后抱着大概四本书,十多本英文绘本,几张字贴走了出来,倦在沙发里玩玩具的皮同学没等我开口就一脸坏笑:”唉!实在是没有成就感!”我一下子笑出声来:“那是你。我是满满的成就感。”
养孩子的快乐是后效性的,这种快乐如同不合时宜的笑声,总是在别人开怀大笑之后,再之后,才突然嘴角上扬起来。
说来惭愧,都这么一把年纪了,工作方面,却需要从头开始。环顾四周,那些毕业后扎根在某一领域上的好友还有同学,事业都做得不错。反倒是我,一边被朋友赞叹有勇气,一边却不得不独自品尝这些“勇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5 17:44)
分类: 蛋白质
爷爷走了。我在灵堂前坐了很久,觉得生和死是同一件事情,没什么分界线。
他出门的时候,总是站在镜子前把头发梳整齐,再把灰色的围巾轻轻交叉再往肩后顺手一扔;他爱穿白色的衬衫和背心,即使是在农忙的时候,也常常是每天中午从地里回来,脱下白色的短袖和背心,在院子里的树荫下清洗干净再晾晒起来;他不是看书就是看报,每次吃饭都是喊过几遍才摘下眼镜;找工匠新做好的桌椅凳子,他在凳子的靠背上分别都写上我和姐姐的名字;和奶奶吵架后,给我使眼色,示意我把往外走的奶奶拽回来;每次我顺着墙角溜回来,总能看到他坐在书桌前的凳子上,不怒自威;找他告状,他摸摸我的头:“你看,五个指头还不一般长短。“;刚工作不久,他来郑州,我去火车站接他,打了一辆出租车,他指着二七塔:”这是二七塔,我以前来过的,没多大,我们走回去吧,用不着打车的。“;我剥桃子给他吃,他看着我:”该上学了吧,快去吧!“。
三月份,回国后第二天去看他,他早已不认得人了。父亲整日整日照顾他,虽不认得,感觉是熟悉的;奶奶走近他,他推她走开;给他剪指甲,他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04 17:24)
每次和皮同学一起吃饭,他总是说:“妈妈,你来坐我身边。”
我百思不得其解。我比较喜欢坐在他对面,也一直认为两个人吃饭就该面对面坐着啊,这样夹菜、聊天都方便。问过皮同学:“我觉得坐你对面好一些,为什么要坐你身边啊,那么挤。”他说:“我就是想你坐在我身边啊!”显然,这个答案也并不能让我满意。
直有天中午,在餐厅里又问他同样的问题,邻桌的阿姨接了话茬:“孩子都希望妈妈可以坐在身边,因为这样你们之间的身体距离是最近的;通过,比如谈判之类的正式场合,大家才坐对面嘛。”我恍然大悟,向她表示感谢,因为长久以来无法解答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转身看看皮同学,问他是不是这样?他点点头。
生活中处处有学问,看来我这个妈妈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加笨
加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280
  • 关注人气: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不管怎样,谢谢你来过!

新浪微博
八月

一个人对于冰淇淋从喜欢到厌倦,大概需要多久?

 

我呢,既不食尚又不衣尚,大概可以化分到最没前途的一类女人中。唯一的优点是喜怒哀乐无常,堪称为神经质中的神经质.

 

我经常看到貌合神离的自己,和人群,和身边的每一个人。

 

我常常想的比说的多,说的比做的多,做的又总在重复一些事与愿违的事情。

 

我想,正因为我是个没有惊喜的人,因此,生活才时不时制造点惊喜让我身陷其中。比如,跑步时刚好跳过一陀狗屎,好险!What asurprise!

没有人仅仅为了达到强身健体的目的,拼上十几年或是几十年或者失去了健康或者青春。像我这样,只合适,偶尔起来早了,到街心花园浪费点时间,跑上一小圈。
 

我是有点阿Q。不过,大家都来做阿Q也挺就都挺好玩儿。

 

每个女儿,其实,都做不了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只是,妈妈们都这样幸福的憧憬着,憧憬着,海市蜃楼也就可以以假乱真了。

起码,我就没做到。

 

沉默并非全都是金,沉默的恰到好处才是。

 

真爱的秘籍莫过于相信了。你若相信,一切都便是真的,哪怕那个刚刚说完爱你一万年的人下一秒钟又对另一个人着了迷。你若相信,这些你都看不见。

 

将爱与闲散揉进时光里是再好不过的事情,遗憾的是,我们很多人总是将生活揉的面目全非,再以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命中率将它掷入垃圾筒里.

 

我们原本可以不用那么忙,至少,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忙。

 

去吃冰淇淋,说,我要随便。店家说,随便没有了。那么,其它的,就随便要个吧!

 

离了谁,地球都一样转。那怕转的不那么愉快,它还得转。

 

有时候,几天不写一个字。有时候,一天写好几个字。想这日子,就是所谓的记得与不记得连成的一串

 

我有一周,只做了两件事儿:一是看人走路,二是看蚂蚁搬家。

 

女人,真是麻烦!虽然我认为我例外,不过,可能也挺麻烦。

 

我们看别人的生活,总是一张上好妆的脸。反之亦然。

 

我决定,要将这漫长的日子轻柔的划开,分成若干不等的片段,然后,在下一个片段开始之前,以自己的名义,写一封长长的信给我自己。

 

我没那么绝对,我信任一切我愿意信任的事物,美丽的或是不美丽的,人或事。

 

有的人像火药,随时都可能被点燃或者不自知的自燃。而我,大至是属于浇了太多水的火药,关于燃这种功能,是不具备的,或是本来具备,某天失效了。
关于无精打采这个特点,其实是不好的。

  从明天起,我改.

 

我有认识的人,爱一个人,几乎一辈子都毁了。

 

我一直想,她会尽可能的在每一个风和日丽的天气里,将她可折叠的小沙发搬到阳光里,闭上眼睛晒很久很久的太阳,或者就着阳光,一口阳光,一口阳光,将那些阳光全部吸进肚子里。

这个世界,很多人都很不开心。可是我想说,我很开心,因为我还有很多值得开心的事情.

 

如果我有孩子,我想要留下的三件东西给他(她):健全的身体、健康的心智、然后再有一个自他落地之日便与他相伴的吉祥物(是一个,不会像福娃那样一下子上五个,数量上太奢侈。)

我信佛,可我不信和尚。

 

我是站着说话都腰疼。说到底,男人女人,两种思维方式截然不同的物种。你想他既甜言蜜语,又处处为你着想,又没有既往史,又忠你不二,你得到火星上去找。

凡事,都要靠热情。连基本的热情都没有,更不会有持久的热情.

 

我还邪恶,邪恶到我都不愿称认。要不呢,要不你低垂着眼帘仿佛我是空气,或者不如空气

 

周二那天一早爬起来,我人生中前二十四个春秋就“哗啦”一下翻过去了,那种感觉干脆的像撕掉了一张旧日历,或者像清晨踩过的那些黄叶----风“呼啦”一吹,从枝头到地板再到另一块地板。

 

我是一个不适合谈情说爱的人。我想,我爱的人应与她这样的人讲爱情,而不是我。

 

很多事情大概都是这样,时过境迁,才忆起当时的美好。

盼了好久,才觉得最好的感觉的盼不着.

 

如果这就是成长,这过程未免让人觉得抑郁.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