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悦俊
朱悦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576
  • 关注人气: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让我轻轻地告诉你

姓名:朱悦俊

昵称:yoyo、悠悠

性别:女

职业:卖字为生

癖好:看书、摄影、美食、篆刻、PS、睡觉、购物、各种DIY……

公告:分类为“静观媒体”“蠹鱼饕餮”“亲历历史”“准女”的文章版权归本人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如有疑问请致函zhuyuejun_yoyo@sina.com

朱悦俊@
新闻业的怀乡病

胡导

我把第一把交椅给您留着

纯文字镜像

在文字的世界里,一切似乎都安静了

闻新报

我的同学们

《激扬》文字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吴琦

57~据说他是毒嘴

方可成

他曾是拔节少年

李响

江湖之远

刘阳

逃离拉普达

icewent

推理可知英雄出处

陈磊

东方老石头

周劼人

清新时报前总编

闾丘露薇

烽火中最美的记者

柴静

冷静的观察者

许知远

醒来

又是许知远

那个忧伤的年轻人在单向街

还是许知远

他到底有几个窝

梁文道

才华高过个头 人格亮过光头

李海鹏

在去火星的路上

一五一十

精气神

胡泳gg

蔫儿坏蔫儿坏的

镜像世界 阿忆GG

很可爱的老师

许戈辉

名人面对面里的人不错

栾轶玫

清华女博

波士堂主袁鸣

这么多年我觉得她进步蛮大的

为有源头活水来

单向街onewaystreet

精神栖息的地方

读库

做读书的人

光合作用

阳光照进来

万圣书园

很学术

时尚廊

喧闹中的宁静

三联韬奋中心

终于有网上的家了

涵芬楼

其实它一直都在

戏剧书店

开在剧院里的书店

诚品

一道浅浅的海峡

香港书城

有些书只有他们有

纸老虎

听说,听说……

遇见偏偏美少年

何老师的快乐店

刚刚好就是最好的幸福

我们家井宝

可爱的孩子,一见如故的孩子

公民韩寒

曾经飞驰的少年

科学松鼠会

小姬同学是个好小孩

子尤

曾以为你会是生命的奇迹

川川^^@^^云中城堡

隐形的翅膀伴你飞翔

陆川

一泻千里

MayDay阿信

后青春期的诗

蔡康永

那些男孩教给我的

小四的游乐场

他还在萌芽

安的夜游园

素什锦年

落落

尘埃星球

张悦然

葵花走失在1890

安意如

人生若只如初见

邹凯

小孩

陈一冰

笑得很可爱

肖钦

军人

李小鹏

O(∩_∩)O~

且愚斋弄墨

学长、老师、燕园~

于无声处听惊雷

城市的眼睛

借我一双慧眼

朱大可

老朱家的

贺卫方

守门老鹤

饶毅

没事儿也学点生物学

长平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郑也夫

冲冠一怒为社会

连岳的第八大洲

言者 行者

冯唐不易老

杂花生树,群英乱飞

郝劲松

法治天下

李碧华

奇女子

亦舒

知性是必要的

宁财神

另类的才华未必不算才华

谢泳

关于民国知识分子

艾未未

还开着吗?

何怀宏

北大哲学系教授

傅佩荣

有空听他讲讲儒家

田地

南方北方

柔软时光
从明天起做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博文
(2015-08-28 14:54)
分类: 金台夕照

世界读书日之前,为给版面做一个盲人读书的摄影报道,我去了西城区图书馆和几位读者聊天。他们给我讲的故事很多,一篇小稿不足以交代一二,因此,又写了下面这篇科普。

盲人是如何阅读的

据媒体报道,我国有600余万盲人,约占世界盲人总数的18%,低视力人数约有1300余万。他们是如何阅读的?

1、 盲文——指尖的阅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金台夕照

17年走访少数民族家庭,拍摄全家福

施晓亮:留住大美村寨

今年48岁的施晓亮是一个行者,曾以摩托车、越野车为代步工具,5次自驾走遍全国;他也是一位摄影师,拍摄了数万张的各民族的照片,记录了他们的婚丧嫁娶、衣食住行、歌舞、习俗等生产、生活和“非遗”。

前不久,记者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中华民族全家福”影展现场见到了施晓亮。寸头,方脸,穿一件棉夹克,扛一架摄像机,和摄影记者们挤在一起,给来自中央民族大学的少数民族学生们拍照。人们想不到,这个貌不惊人的大叔就是这个影展的发起人。

对民族文化上了瘾

施晓亮是山东青州人。青州是古九州之一,从小他就渴望知道其余“八州”是怎样的景象。1997年,正值而立之年的他干了件有点疯狂的事儿,骑着摩托车用了半年多时间把古九州转了个遍。“这次远行,让我这只井底之蛙跳到了井沿上,看到了外面的世界是如此博大、丰富、精彩,切身感受到了中国之大、中国之美、中华文化之厚重深邃。”施晓亮说。

这次远行让施晓亮对民族文化上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张明远

分类: 金台夕照
这是工作之后的第一个采访,也是很长一段时间不采访后再次与人面对面谈论自己的生活,尽管当天身体状况不好,但重新采访的感觉实在过瘾,感谢明远,感谢晓梦!

“我的舞台在东三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10 22:40)
标签:

杂谈

分类: 人在京城

关于身份的焦虑

“我是谁”这个问题不仅为难着老年的西毒欧阳锋,也为难着每一个善于观照自身的人。一个人,只要略一思考这个问题,难免生出许多焦虑。

 

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江南烟雨

关于爷爷的几件小事


我出生那年,56岁的爷爷患上了糖尿病,并发肝炎,所以不能接近还是婴儿的我。后来,我妈妈跟我说,那时候我们家的景象就是,我一在东边哇哇地哭,爷爷就在西边默默地垂泪。



上幼儿园之前,我由在家休养的爷爷照顾。爷爷爱听评书,尤爱单田芳。每天下午,爷爷都要一边抱着我哄我午睡,一边听评书。小孩子精力旺盛常常假寐,爷爷见我睡着就吃力地抱我上楼,把我放在我的小床上。我在爷爷怀里窃笑,到了卧室就睁开眼睛,嘻嘻地笑着,爷爷只好又带我下楼听评书。这样的游戏玩了好多年。



爷爷年轻的时候是生产队的会计,写得一手好字,字很大,笔力遒劲。上幼儿园之前,爷爷就开始手把手地教我写字,写得都是繁体字,以至于我上学跟老师学字之后,觉得爷爷写得都是错的,不愿再学。爷爷教字的时候,有时奶奶也会一起学,那时候的午后阳光真温暖。



爷爷不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19 01:04)
标签:

海南

旅游

分类: 南来北往

那超越忧郁的蓝

在拖延复拖延中,一直想写的海南游记被拖了一年。今天听到梁静茹唱“不想过冬,厌倦沉重,就飞去热带的岛屿游泳”的时候,我决定不再拖延,以不负我的青春和我用脚丈量过的山河。

2011年的十一月,我去海岛赴我的爱情。

在这个交通发达的时代,旅行变成了一件极为容易的事情,兴致一来,带上证件和钱包,就可到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当征服者、流浪者、旁观者或者其他。于是,海南这个离大陆仅一线之隔的神秘岛屿越来越被作为见证爱情的蜜月圣地,爱你就陪你到“天涯海角”大概是许多人登岛的目的。

在我长久的印象中,这个中国的第二大岛屿是忧郁的。在漫长的封建社会,海南被用作流放犯人的地方,被贬斥或流放到这里的人要历尽跋涉之苦,到达这里九死一生。唐代宰相李德裕被谪为崖州司户参军,他就赋诗道:“一去一万里,千至千不返,崖州在何处,生度鬼门关”。到达这蛮荒之地后,又要忍受壮志未酬身先死的苦痛,流放不仅是肉体上的驱逐,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驱逐,天涯海角,从此以后,壮志、抱负都只能当作长夜里等待天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蠹鱼饕餮

灵与肉的解放

——琼瑶小说中的民国女子

我渐渐明白,琼瑶小说对儿时的我最大的诱惑在于它们间接提供了懵懂的我对自己身体认知的最初启蒙,并且是以如此温柔的方式。

在千禧年的清新空气氤氲在江南小城时,我的情窦初开让我的母亲如临大敌,一场禁书运动就此展开,一个上天入地地藏,一个翻箱倒柜地找,直到我厌倦了言情,迷上了新概念那批混小子。我母亲以为,能在全国性的作文比赛得奖的大概都是好孩子,于是赫然写着俄狄浦斯肥水不流外人田等更大刺激我神经的原本要禁的书竟躲过了审查。如今回想起来,那段以地下工作者的姿态和心情看言情小说的日子,实在是一个女孩子以自学的方式完成向女人转变的社会化过程的最初尝试,而那些懵懂的理解也成为成长的参考资料。

不知是巧合还是潜意识的选择,我所阅读的琼瑶小说几乎是民国戏:《烟锁重楼》、《苍天有泪》、《水云间》、《烟雨濛濛》等。而对那个年代的女性而言,不可回避的主题则是灵与肉的解放,这些小说中的女孩儿几乎无一例外地以先锋的姿态向所谓的封建礼教发起冲击,甚至往往比他们身边的男子更为勇敢和坚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南国燕园
如果世界末日真的来临
12级的学妹写邮件来问我对2012世界末日的看法,觉得挺好玩的,就回答了一下,懒得改成文章了,直接问答体发到博客算了。略去了关于基本信息的几个问题。
 
你对玛雅预言的态度?为什么?
理论上来说,并不相信2012世界末日的预言,但对玛雅文化关于2012的预言,我对其的解读是可能某种与玛雅有密切关系的文化或者文明会经历大转型,世界末日之后的世界是转型后的新世界。
 
假如在1月1日的时候,你就知道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你会如何规划这一年的生活?为什么?会恐慌么?
如果今天开始的时候就知道要世界末日了,可能就不会再学那些自己不喜欢的课程,而把最后的时间用来做自己喜欢的事:和亲人、朋友聊天,读那些之前没有时间读的闲书,去西藏、新疆、青海等一直向往而未曾到达的地方,再把自己的人生故事写下来,不管世界末日的时候这些文字会不会也一同毁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13 18:24)
标签:

杂谈

分类: 南国燕园

(盗图自@孙楚原)

沿途会有浪波,忙中也有感伤,看时间,推我走过,黑夜漫长。——范玮琪《路》(作词王雅君)

 

路太长,走着走着就容易忘了启程时的方向和初衷。人有时是很健忘的动物,白白地放着聪明的大脑惊人的记忆力,偏偏抵不过内心贪嗔痴念的诱惑,改变了原来的自己。对这周遭世界所进行的游戏,我曾告诫自己“站在原地,看世界如电影”,但当游戏的设计者把我放在一个充满诱惑力的尴尬地位时,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20 11:05)
标签:

拖延症

校园

分类: 南国燕园

我与拖延症(一)

经自我鉴定,我有拖延症,染病三年有余,病症不轻,但也未深入骨髓。

昨天,英语老师老丁在课上讲到,进入P大就请将P大忘记,否则它只会成为你成长的阻碍,使人或狂妄或自卑。

思量之下,我发现我的拖延症确与P大有莫大的关系。拖延症的人有很大一部分是所谓的完美主义者,这类人期待将所有事情都做到最好,博得自己或他人的赞许。审视自身,我多少有点这样的毛病:他人的评价总是对我有很大的影响。因此,当我意识到我所面对的这件事情将体现出我的能力、智商、修养的时候,我总是想方设法地去拖延,直到deadline即将到来时来开始“赶工”,这样,即使工作不是尽善尽美地完成,我也可以将原因归结于时间仓促,而非能力不足。五年来,我偶尔会想,难得一次的人品爆发究竟是成全了我还是毁了我? P大太大了,强人也太多了,进到这园子里,觉得自己实在太过渺小:论学术,在高中就创造丰功伟绩的学术大牛们面前实在是相形见绌;论社团,在那些八面玲珑的社团大人面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访客
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19篇)
国外 (0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