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蔫蔫草
蔫蔫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38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存档自炊]<变得美丽的你>

 

请去http://mikeneco902.blog114.fc2.com/ 支持站长是上条あや的文章吧XD

 

 

——千鹤的样子有点怪。

 

这几日一直下雨,今天一早开始就是万里无云的晴天,所以和千鹤两个人一起出门上街买东西。

当我说首先把日用品买齐,然后去买书籍的时候,千鹤说“这样我去附近的小店看一看。”于是两个人就暂时分开了。

 

 

因为出乎意料的很早就发现了要找的书,土方便去找千鹤了。这时千鹤正在土方所在的商店不远的附近、一个摆放着许多发饰的店前。

千鹤手上拿着刻有淡淡的樱花花纹的、与其说漂亮不如说可爱的的发饰,但不知为何她似乎看着它一脸烦恼。觉得不可思议的土方就从千鹤背后观察她的脸,在她耳边轻声低语。

 

“怎么了,想要这个?”

“哎呀!岁、岁三,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千鹤全身哆嗦了一下,惊慌失措的回头看。

实在吓了一大跳,所幸手上拿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18 20:53)
标签:

杂谈

分类: 薄樱鬼

蜜 

 

CP:土千

 

 

风吹麦浪,山脚下涌动的金色波涛向他袭来,阳光从四面八方扩散开来,轻柔的微风里收获的香甜味道似乎让他振作起来。头顶的帽子将他的脸庞挡在阴影里,稍适停顿了会儿,他揉了揉有些发麻的肩膀,重新上路。

 

他的背影在蔚蓝的天空下渐渐化作道路尽头的黑点,好像一滴一滴融化在光阴里似的。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

 

 

 

江户的街上人来人往,摩肩接踵,人声鼎沸,听来夹杂着各种振奋、喜悦、不满、失落,这一切的一切在他听来都是无比动听的。在多摩的老家,绝对听不到如此令人鼓舞的喧闹和沸腾。为了不至于显得土气,进城之前他好好的整理了自己的衣裳和装扮。如此兴致勃勃行走在江户小巷中的正是来自多摩石田村的阿岁——老家的人都这么称呼他。

 

烟雾缭绕之处是一爿小吃店,烤章鱼的香气四溢,主人招揽顾客应接不暇,看来生意极好。

阿岁背着药箱走去,老板冲他笑笑。

 

“好久没见到你啦。”皱纹自眼角向四周扩散,老板招招手。阿岁就挑了一份香浓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bleach

白露

分类: bleach*白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5 20:24)

《上上签》番外

 

 

1

 

“抱歉,抱歉。”

 

他机械的站在原地,狂奔以至于撞在他膝盖上的几个小鬼头就轰的散开了。他回想着今晚的举动实在奇异,西流魂街一区本年度最后一场庙会而已,值得他身披平民浴衣前来凑热闹么。俨然他不是有这等兴致的人。街道两旁不是喷出热气的店铺长长的,站在高处看去青白色的石板就像蜿蜒的小蛇,一直通向右岸的石板桥。戴着狐狸面具的孩子们蹲着一勺一勺舀着金鱼,远处墨色天空噗的一声声绽放的烟火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先是巨大的微笑,接着是散落的爱心花样,最终还晃晃悠悠沿着金色的路线落下来。大约是那志波家那二女的作品。

 

木屐敲打着地面哒哒作响,成群结队的女孩子们花蝴蝶飞来飞去打量着这个陌生的面孔。他这时的面孔应当是相当不好看的,所以她们身边的男伴的脸色也灰扑扑的,拽着她们就小步跑开了。海燕在时就打趣说,白哉你一生气不止灵压暴涨,连气温也降低了哟。朽木队长现在控制灵压没问题了,后者还是技术攻关难题呢。涅这厮有时也欠揍,哼。

 

在人群里凭灵压寻找她应当不难,莫非今晚不在这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22 12:31)
标签:

白露

bleach

同人文

分类: bleach*白露

 

 

 

 

 

 

她在流魂街时收到过恋次给她的生日小礼物。那是一个小小的朱红色风车,风吹来时吱溜溜的转。红头发的小男孩搔着头皮说,那是自己做的,也没什么好的。她心里却有好一阵子的喜悦。她举着风车,迎风奔跑,后面的男孩追着她沿着金色的河岸一路狂吼。

 

停下来啊,露琪亚你别跑这么快。

 

她不能停下来。停下来的话日子就会终结,纯然的美好童年会停滞不前,会被灰色的阴霾岁月掩埋。这里食不果腹,饥不择食。而属于那个年华的勇气是高涨的,是白色日光下未经人事的斗志。孩子们的锐气还未被磨平的时候,很多事情显得那么简单自然,是幻想着改变便能改变的简单与自然。金灿灿的人生在肮脏的腐灰间闪耀着无暇的光芒。

 

后来的后来,有人来了,有人去了。只剩下她一人空对着硕大空院的一池春水,而非寻常人家门外的山清水秀。

 

漫漫数十载光阴,她依旧停摆在原地。

 

 

 

>>> 

 

人们说,一眼万年。她睁开眼睛对自己说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16 21:05)

 

CP:土方X千鹤,架空

 

 

我把思念写在天空上,可是被风吹走了。

我把思念写在沙滩上,可是被浪花冲走了。

我把思念写在墙上,于是我被不良教师带走了。

 

   

1

 

 

记忆倒带。

 

学校东南面有段支离破碎的矮墙,灰白的砖瓦模糊可见。冲绳县某教会学校的女生们时不时将目光抛向那道不设防的断墙外。这屏障于无意间隔开了课堂的无趣和乏味,石榴树枝从外墙探入校园,艳艳的花瓣轰轰烈烈的一路奔来。一片混沌寂静中,千鹤合上书本打开书本之机械式的动作让同桌抓狂。夏天的蝉鸣比春夜嘶吼的猫叫春要闹心的多,女生们都有那么几日不方便,同桌桥本表示理解。

 

不够,她在笔记本上画了一整页的杠杠,横七竖八好比肚腩赘肉的纹理。落笔在角落,一连串的波浪线。看,长长短短,短短长长,有如此刻明媚而忧伤的心情。笔尖不合时宜的断烈,配合她心神不宁的抬头望了望前方。嬷嬷在书写积分公式,动态优雅,举止委婉。无限大的符号即刻放大,柳叶一样的大大方方摇摇摆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bleach

分类: bleach*其他

 

 

 

 

朽木露琪亚醒来时,发现自己平躺着,四肢松软无力。
对焦花了5秒钟。抬头是虎澈勇音和山田花太郎两张喜出望外硕大的脸,二人的眸子在虚圈的日光下亮晶晶的,脸上挂着清晰可见的汗珠。

面瘫兄长背对着站在坍塌的废墟边,翻飞的风花纱上有斑驳血渍。这让她有种恍如隔世的大彻大悟。那清晰深刻却不寻常的顿悟可能并非来自于奋

力的搏杀。在并非久远的以前,这位娇小的女战士刚从不堪回首的灰暗阴影逃离出来。

自己或许在更早的时候已重获新生了。她想。


>>>

十刃没有从属官基本有两种情况。一是实力不济。二是本人不屑。
例如,NO.4乌尔奇奥拉属于后者的话,NO.10牙密便属于前者。

“大人,请这边走。”戴斯勒在前头开路,后面是瘦高细长的NO.5诺伊特拉。
“小戴,下午出去。”
“啊,做什么呢?”正色。
“混蛋!昨天不是告诉过你了么秘密任务啊,赶羚羊!”(注1)
“呃,大人,羚羊有点困难呐。所谓虚圈就是空无他物所谓空无他物便是虚空啊所谓虚空便是因为这里是虚住的空间嘛是吧是吧……”
“给我住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4 18:36)
标签:

白露

分类: bleach*白露

 

此文收录于同人本《为霜》

 

她在睡梦中

 

[序曲]


佛洛伊德大师掐胡子道,梦境是人欲望的达成。
——故此法同样效用于异世界SOUL SOCIETY。


1


她飞翔在无尽的夜,她以为背上真的长出了翅膀。下方黑色的河,骤然缩小为细长的带子蜿蜒千里。万千幻景汇聚交融,各异的心声若隐若现,潮水般向她袭来。而银色月光照亮她,仿佛抚慰般,简直奇妙。


[冬之第一章]

东厢进进出出几个人抬着伤员,七席没留意脚下再次亲吻大地。
她急速奔跑在木制地板上,咚咚咚的一阵震颤。小小身体飞速掠过伊江村三席时差点撞翻他手里的一叠帐簿。眼镜男撇撇嘴,悻悻然踱步而去。晚冬的八重樱顶着干枯枝丫在寒风里颤抖。

冬日战争么。后来人们常说惨烈这2个字。有些人走了,有些面孔黯淡,有些身影消散了。曾经的鲜活化为尘土,终归是宿命。三席也想不起那些谁谁又是谁谁了,兴许是刻意。换取暂时的和平,少了的终究是少了。


经过病房时三席看到那小个子丫头背对着他跪坐着,她面前该是表情淡然神色宁静的朽木白哉。她大哥不止先天面瘫属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白露

分类: bleach*白露

为你写的歌January 31


When the moon falls in your eyes, I know the sun has set.
The fire stills burns within me, since the day me met.



他在厨房里煮咖啡的时候,听到房间里传来断断续续的音乐声。这是继上月后第二次听到同样的旋律,尽管不算流畅,却让人感到莫名的安宁。

作为他名义上的亲人,露琪亚从7月起每个月2次来他家报到。她这时正并着双腿茫然的盯着天花板,时不时端详着手中的口琴。似乎她在学校里参加了什么社团活动,女学生大抵如此。可是露琪亚有些特别。不在于她有着与他亡妻相似的容颜,而是在她那看似瘦弱的身体中蕴藏着的,亟待爆发的力量。


书收到了,我正在看呢,我想我会很快看完的。那日她在收到他赠与她的小说后,在电话里这么回答他的日常问候。说的是他去年新写的一部中篇小说,扉页里本是令人浮想联翩的「To my dear Rukia」。故事延续以往清淡平静、哀而不伤的风格,讲述一个女孩子在某个陌生城市中经历的一些无关风月的事。

若她向一般读者那样表示爱不释手,他会觉得反常。后来他转而觉得自己多虑了,渐渐宽慰起来。她能明白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4 18:33)
标签:

白露

分类: bleach*白露

 


[哔—]小姐,你愿意接受[哔—]先生成为你的合法丈夫,从今以后永远拥有你,无论环境是好是坏,是富贵是贫贱,是健康是疾病,都会爱他,尊敬他并且珍惜他,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


如果有任何人能够有正当的理由证明他们的结合不是合法的,请现在提出来或请永远保持沉默。

……

1


是惊雷。残暑的余热持续不断,橱柜中一阵砰然坍塌声惊醒了梦中人。
啊,地震……他裹着毯子正考虑着下一步行动的可能性,只要不是亲爱的房客小姐太过兴奋一切都不算太糟糕。

下一秒,橱柜门自然落地铿锵有力,嫌疑犯伸出纤瘦的胳膊来。
“干什么?”橙色头发的年轻人龇牙咧嘴。
“做恶梦了。”
他刚想反驳“‘鬼压床’没见过你这阵势的”,可这吐槽本身就极冷。

“拜托能不能让我揍你一顿?”
格子睡衣女孩犹如幽灵一般跳窜出来,狠狠踩在谜样嚎叫狮子公仔上,忧郁闪烁在她紫色眼眸中。
“露琪亚,拜托你能不能别摆出那么惊悚的表情?”
JUMP热血系男主角断定小资的神情超级不衬女王陛下,相隔7年以后依旧无效。
“一护,现在我只有你这个依靠了啊……”女王捂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