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淀路39号朱学东
海淀路39号朱学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32,432
  • 关注人气:101,8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空有剑胆琴心,徒叹百无一用!
不隐恶不虚美,记录行进中的自己。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我的下半场

兴顺源茶坊

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

老友记

我的老大哥

客居青岛

黑瞳

寻找青鸟

shany

珊珊来迟

杨静

广告界才女

初志恒

以我酌油知之

三石

想打破出版业自我封闭式的营销

陈中

光影的纪录

朱春阳

本家兄弟复旦博士

谭军波

敦厚的传媒江湖兄弟

江南春

分众传媒董事长首席执行官

杂志兵法

杂志广告业的才女

其叶蓁蓁的流光集

让我刮目相看的才女

周志兴

我的常州老乡,财经文摘老板

淡水

水一般清凉的女人

马王爷的花园

吃实名制博客螃蟹的兄长

那些拧巴们

朱德付

大佬

蒋晨明

胡同串子

郭国松

大牛

孙鹏

潮男

田乾峰

慢功出细活

曾经

南风窗

理性 良知 责任感

好友
加载中…
暂无内容
三人幸福村

佰合慧通

兴顺源茶坊

千金妈妈的博客

一个有主见的女人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7-03-24 14:28)
最近微信朋友圈讨论逃离北京话题,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文章,《留与不留,大都市的诱惑与阴影永在》,这是多年前写的,原题为《异化的城市生活》。
晨课选了米沃什的《忘记》,其中一句“那些河流的名字仍旧陪着你”,我想以此为题,写几篇关于河流的江南旧闻。
早上太座炒了些水芹菜。最近口福颇佳。太座和弟弟弟妹鼓捣,弟弟从老家寄来了不少时鲜,尤其是自家种的春芹和马兰,味道浓啊,全是故乡春天的记忆。大棚菜怎么会有这种感慨!
太座问为什么炒水芹要摘去叶子,从小跟着祖父母拔芹菜的我哑然,不知道,只知道都这样吃。
当年师妹自美国回来,在虹桥机场丢了行李和绿卡,报完案,没忘给我打个电话:师兄,江南旧闻写了那么多,怎么没写水芹菜?赶紧写篇啊。于是,有了江南旧闻录之故乡的水芹菜。
早上太座在一个老乡群里发了一幅字,我偶然看到,大惊失色,字写成那样,我光着脚也追不上了啊。问太座,她笑:“这是谁谁的字,我现在哪能有这个水平,不过,你等着啊。”
不过最近太座临摹的作品不错。比我强,实话。我写字太躁,静不下心,总觉有太多事要去做。
上班路上,王星微信我一事,让我注意舆情,并希望新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3 12:42)
公号“老朱煮酒”今天发了篇江南旧闻,《春天,江南最宜拔茅针》。
“茅春生芽如针,谓之茅针”。茅针其实是茅草春天返青后长出的一种嫩穗,是野茅草含苞欲放的形象,那嫩穗是春天的礼物,其天然甜味,能解人嘴里的苦涩,男孩女孩都喜欢。
晨抄,选了贝兹鲁奇的《蝴蝶》。
今天两会结束第一天,雾霾就回来了。“我胡汉三又回来了。”真是可控,想想昨天王殊向总理的亚轴提问。
读书。
一早上班就是头疼事。真头疼。中午豪奢点个炒猪皮补补。
下午书评开会,我说参加,没多久,就被老板叫去谈事,跟老板谈新平台的方案,老板提了些建议,然后说就去干吧。
接着回去讨论安排,资源调配的分工。
晚上北大毕业的樊大哥请客,写《南渡北归》的岳南兄是老大哥,酒友,微博博友,好久不见,今晚就在我以前工作的旧地附近喝酒,樊大哥约了几个新朋友,赫然发现樊大哥的兄弟是我多年尊敬的老兄,真开心。感谢张总赞助的酒。
酒后回家,状态商好。晚课。
发几条微信:
“3·15的存在,实际上告诉大众,这个国家,最不靠谱的,不只是生产假冒伪劣的企业,更是眼看着它们泛滥成灾无动于衷或假模假样的权力部门以及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2 12:31)
凌晨的时候,小猪说要贴首诗,结果她贴了首阿米亥的《人的一生》,我乐了,我刚刚抄完博尔赫斯的《一生》作为晨课。
晚上我们俩讨论最近工作中遇到的问题时,小猪老师有些焦虑。所以贴了这首,意思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完成每一件事,我抄博尔赫斯,意思却是我已渡过了海洋。我建议她放松,不要把自己搞得那么紧张。
早起,开始为自己写篇励志的鸡汤做提纲。
然后读书。
在转发一条稿子时,突然间觉得好可怕,微信朋友圈原来真是分分秒秒被盯着的,不知道关键词是啥。我说怎么昨天发的一条评论无人跟评,压根儿没出现啊。刚才连发两篇想回应朋友,秒没,比他娘的微博删得速度还快。以后除了风花雪月吃喝玩乐,啥也不发了。
上午两会总理记者招待会,我没看。
中午吃完回办公室,尾声,正好看到新京报记者王殊的压轴之问,这个问题质量很高,委婉地提出了如何让两会被“宏观调控的蓝天”变成自然的蓝天。
传媒研究快速推出了一篇《新京报抢到总理记者会最后一问!盘点这五年总理记者会上提问的媒体》。
下午,继续与小猪讨论工作。
【世相】“喂,什么,毕业证?你要买毕业证干嘛?”
下班地铁里我边上一个胖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2 10:14)
公号“老朱煮酒”今天发了篇《母亲的芫荽》。 我家的芫荽,本是自己吃的,不是大棚产业化产物,接天地精华人之气力心意,能不好吃么?
酒后,人老醒早。晨课选了爱伦坡的《致河》。
早上牺牲读书时间,补了两行小楷,越写越躁,因为上班压力……唉。坚持,坚持则有万水千山。
太座跟我聊天,发现我闯大祸了。上周跟女儿讲到不要相信课本要相信爸爸,结果她昨晚理直气壮跟她妈妈说,人生才多少年,我都浪费在学这没用的东西上了,我可不愿意。
太座奇怪她竟然口出此言,估计是我跟她讲了什么她听歪了。呃呃。
读了几篇文章,其中一篇是一个叫童书妈妈的写的,我很不爽。
用黄一琨的话来说,就是一个赞成思想和文化钳制的人,难道还让她给你的孩子推荐图书?
今天看了一个视频,评论无法……我没喝酒就醉了。
结果我还发现,朋友圈发不出来。
中午出去走了走,感受下春光,好天气估计快结束了。
下午稍晚,跟小猪又讨论了些新平台的事。小猪有些焦虑。宽慰她。
晚上去见面,恭王府后,后海南沿,槐树荫下,兄弟推杯换盏,欢迎石男回国做好中国梦。
喝了点白酒啤酒。不过后来还是婉拒了和石男一起去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0 17:20)
公号“老朱煮酒”今天发了《老朱家的酒局》,这是因凤凰号之约写的。
葡萄架下,水井边上,大碗的酒,大块的肉,人生万事,皆在这幕天席地间,醉眼几曾看侯王,醉杀江南千万山。
今天晨课选了阿多尼斯的《愿望》。
晨读。
黑格尔说,每天阅读自己的日记,这是“在历史世纪中的晨祷”。好吧,以后争取每天这样晨祷
早上读篇文章,听说常州乐天玛特暂停营业了(我未去求证),原因是消防。若真,我很悲伤。如果是消防因素,首先要追究武警消防的失责,这个问题绝不是现在才存在。
但我更相信若真常州也是赶时髦混政治,尽管没像苏北那样傻逼高调。所以伤感,是因为常州是君子之邦,89年都还能将被通缉的故乡子弟礼送出境,全球化时代,招商引资建设自己家乡的时代,却因傻逼政客的挑唆,而热衷追随,以后谁敢去?!
上午经营工作会议取消。
处理些杂事。布置传媒研究院做全媒体白皮书。
下午采编扩大会。
会后与小猪、培杰继续讨论工作。
“8年来的前5年,我在微博上浪费的时间也够多了,亲眼目睹过太多大V们从籍籍无名到如日中天的全过程。刘春先生算是一位。” ----矮油,笑死我了。太污太污了。这是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7 10:54)
公号“老朱煮酒”今天发的是篇十年前的旧作《混在簋街的日子》,今天读来还挺有味。
今天也发了《论自由》的摘录,以后每周可以做个周末翻书党的固定栏目。
晨抄,选了雨果的《当一切入睡》。读转了几篇公号文章,然后在书房写了篇拖了很久的科雷马故事的读书笔记,2400余字(昨晚录了个父女谈1900余字)。
中午做饭,炒了两个菜,青菜和蒜末鸡蛋,加昨晚剩下的猪蹄春笋汤,父女俩的午饭,吃完洗完碗筷,一上午就过去了,没读一页书……
稍眯,被电话吵醒。然后就起床出门。
风大,难得天坛公园走走。我那可爱的小松鼠,你们还在么?我能遇见你们么?好久不见……
下午坐72路去天坛公园走了8公里多,有几点感慨:
1,嗯,天气不错,游客如织,有花已开。
2,亲爱的小松鼠不肯见我。小老板曾建议我去之前先给小松鼠发个微信,让它们列队欢迎,但因为离军机处太近,安检紧,信号被截留,松鼠准没接到。
央视美女说,她们啮齿类才不愿跟你们灵长类交往呢。
3,松鼠没见到,鸦雀不少,给儿女找对象的跳大神的闲逛想有艳遇的老年人更不少,唱歌的少了(挂了禁止噪音的标语)。胖子怕成为他们中的一员。绝不,永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6 11:25)
“老朱煮酒”今天发了篇《首尔,酒后那碗泡菜饭》。我喜欢泡菜饭,尤其是晚上大酒之后,一份热气腾腾的菜泡饭,酸辣合口,也对脾胃,不仅能消酒意,也能让精神复原。当年我在汉城时,喜欢泡菜饭胜过烤牛肉。
有人说我发此文,时间不好,政治不正确。关鸟事?
晨课抄了莎士比亚的《我怎么能够把你比作夏天》,是梁宗岱先生译的。
早饭之后,写了篇江南的百搭青蒜末。家里的网络真糟糕,时断时续。
写完稿子,和丫头出门,她想吃小海鲜。我们俩一路聊天,聊了很长时间,主要还是我说,从胡适到鲁迅到庚款留学到更广阔的世界去,从世界名著到四大名著的比对,从物理到高考工作,从种田到高考为谋生到将来为兴趣自由选择职业,以及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又爱自己的人过普通人的自由生活,我告诉她,要相信爸爸,不要相信教科书。
很好,这才是父女之间应有的交流。我家的小鸟真要长大了,我会看到你自由飞翔的那天。
午饭之后,丫头去学校训练,我则在她们学校附近的小公园走了几圈,然后步行回家。
老大哥约去一豪奢地方喝酒,我婉拒了。
做晚饭。
晚饭后非常累,如此困乏,如此慵倦,如此迷糊,怎么也想不起前些日子想用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5 11:36)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拼死吃河豚》,这是篇旧作。
春江水暖鸭先知,是大家熟悉的诗。其实,春天来了,跟鸭有毛关系啊,那是吃河豚蒌蒿芦芽的好时光啊。所以,才有东坡言吃河豚“也值一死”。
晨课选了蒂丝黛尔的《我知道那些星星》。
盘腿读了半小时书。
今天书评公号发了篇关于小学语文课本的文章,作为家长,我对中小学语文课本之毒确实深恶痛绝到了极点。
看微博上中国青年杂志官微与带鱼的对垒,不能助战,发了条微信,以示声援:
“【《中国青年》是本好杂志】2016年第5期《中国青年》杂志刊发了我的一篇小文,《每只往来的云雀都是我的故知》(题目取自魏尔伦诗《三年之 后》),2016年江苏数个城市将此文列为语文高考模拟试卷中的阅读理解题,而我本人,则将此文作为即将出版的《江南旧闻录》(第三辑)的序言。感谢中国 青年杂志各位老师的厚爱。世界绝不是平的。不要把世界让给自己鄙夷的人。中国青年是本好杂志。”
书红她们又获SND设计奖了,恭喜。
下午与小猪、培杰继续谈新项目事。
审稿签版。
插空发了条微信:
“况天下断无杀人放火之义民,国家岂有倚匪败盟之政体?当此之时,首祸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3 11:12)
“老朱煮酒”公号今天发了篇《是的,没错,暴走帝又回来了》。
沙拉莫夫在《科雷马故事》中,捷一位古拉格囚犯的嘴说,一定要活过斯大林。我没有长生不老药,也没保健医生,唯有不可战胜的意志和保持机体的活力,才是活着看到未来的希望。
晨课选了伊丽莎白詹宁斯的《冬日黎明鸟》。
煮了碗面条当早餐,放了家里种的青菜和青蒜切末,猪油及酱油,大爱。
吃饭时听林忆莲翻唱的许巍,他们为什么都认为林忆莲翻唱的蓝莲花好听呢?奇怪,都是什么耳朵和心啊?
可惜了。许巍。都被糟践成这样了,别人还说好。
这两天讨论营销市场的某种变化,我发了条微信:
“安·兰德的小说《源泉》里有一个桥段,《纽约旗帜报》的老板盖尔·华纳德欣赏天才建筑师霍华德·洛克,但《纽约旗帜报》是以攻讦个性迎合庸众口味培养并赢 得了巨大市场。这个《纽约旗帜报》培养出的口味和市场,最后在华纳德试图为洛克辩护时,开始反噬,迫使华纳德妥协(当然,性格刚硬的华纳德在妥协之后断 尾,关了这张报纸)。尽管这只是个小说桥段,它却透露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泥坑里滚出来靠泥坑滋养成长的东西,是难以摆脱泥坑的,就像渴望从良的杜十娘。靠 迎合脑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2 22:12)
今天三八节。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旧作《母亲的三八节》。
三八节,这个伟大的节日,从来没有照耀过无数像我母亲那样的农村妇女。但在那些我所认识的妇女当中,她是最有尊严的一个普通女性。她所有的尊严,来自她一辈子的付出和坚持,而不是外在恩赐的节日和权利。
决定让翻书党、抄诗党、暴走党、饭醉党全线复辟回归。先从公号栏目起。
晨课选了阿莱克桑德雷的《火》。
盘腿读了半小时书。
新京报设计组再获SND银奖,恭喜。也感谢传媒研究院同事的努力。
叮嘱传媒研究的同事抓紧做个全媒体白皮书,交代了方向和框架。我说需要速度和效率。
上午犹豫着要不要催小猪把方案做出来,想想昨晚午夜凌晨还在和她讨论,我不能太残酷了。今天可是三八节。
但到中午,小猪却把方案发给我了。我看了之后,提了两个建议。小猪说,下午约了培杰过来跟我讨论。
中午尽管很困,春困,但午饭之后,我还是出去走了走,难得代表在京,北京露出了春色,天气不错。走了5.7公里。胖子的春天和远方,就在一步一步里。
再次过了下小猪的方案。
下午四点多到6点半,小猪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