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淀路39号朱学东
海淀路39号朱学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67,174
  • 关注人气:101,7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空有剑胆琴心,徒叹百无一用!
不隐恶不虚美,记录行进中的自己。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我的下半场

兴顺源茶坊

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

老友记

我的老大哥

客居青岛

黑瞳

寻找青鸟

shany

珊珊来迟

杨静

广告界才女

初志恒

以我酌油知之

三石

想打破出版业自我封闭式的营销

陈中

光影的纪录

朱春阳

本家兄弟复旦博士

谭军波

敦厚的传媒江湖兄弟

江南春

分众传媒董事长首席执行官

杂志兵法

杂志广告业的才女

其叶蓁蓁的流光集

让我刮目相看的才女

周志兴

我的常州老乡,财经文摘老板

淡水

水一般清凉的女人

马王爷的花园

吃实名制博客螃蟹的兄长

那些拧巴们

朱德付

大佬

蒋晨明

胡同串子

郭国松

大牛

孙鹏

潮男

田乾峰

慢功出细活

曾经

南风窗

理性 良知 责任感

好友
加载中…
暂无内容
三人幸福村

佰合慧通

兴顺源茶坊

千金妈妈的博客

一个有主见的女人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7-04-28 14:15)
周六,休息日。今天公号“老朱煮酒”跟大家分享了一篇文章,《一个不便分类的劳动者》。
晨课选了曼德尔斯塔姆的《一种难以表达的悲痛》。
看满屏人民的名义,我想起电视剧政治。十年前我在南风窗时,我们做个封面文章。真没长进,十年后还是那个鸟样,还更不讲究了
早上打拳时发现,一收腹,肥肉隐隐有块状了 。马甲线预兆么?打拳才打了不到半个月。
小楷。老子29。打完拳,手略颤,适中间分心,错漏。
小楷老子第四张写完。这是在忙乱疲倦中完成的。不求每次有进步,但求能够坚持。尽管这种坚持被视为是一种“精神糖尿病症状”。
把书评的封面转发到微信。黑塞说,对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就是找到自我,然而全心全意,在心中坚守其一生 ​​​​
黑塞谈到读书时说,世界上任何书籍都不会给你带来好运,但它会让你悄悄地成为自己。
很好。
整理公号。
下午去后海。后海南沿,恭王府后,槐树荫下,一盘面条,一个胖子,风景独好。
坐在阳光下的槐树荫下读书,一杯茶,很惬意。
“现代社会保留了两种选择。一种是一人独裁,万人服从,在整齐划一的条件和奴役中任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28 11:31)
公号“老朱煮酒”今天发了《日本:细部背后隐藏的文明与实力》,这是2014年游历日本的观感。
晨课选了曼德尔斯塔姆的《无题》,或许也可以称为“飘渺的,是你那苦行者的形象”。
时间充裕,打完拳,倚靠在阳台的躺椅上看书。勤奋是种病。。
到上班时间下楼。
小区院墙外的地上长了很多花期很长的二月兰,花香浓馥,颇为刺鼻,像极了萝卜开花的味道,其叶子,也像具体而微的白萝卜秧子。真想拔一把,看看下面有没有茎块。大概是小时候这样干坏事习惯了。
上午和传媒研究谈修改意见,审看昨天做出的书评的几个版。
下午与为你读诗的人见面,很多想法一致,不过他们投入手笔巨大。
谈完,在与3C同事谈,谈其他合作的可能性。
审稿签片。
跟培杰谈合作方案推进事。
与小猪谈严格管理事,其实应该是我冤枉了她吧。
与老板谈。
晚上回家,冰箱里都不是我爱的,鸡蛋黄瓜西红柿,于是用白面拌榨菜丝、猪油以及朋友特别定制的古龙天成酱油一拌,后来又找到了一袋老买送的牦牛肉,当晚餐。
小猪给我看了一段对话皆屏,又是麻烦事,当然,这些事最后都得麻烦小猪去处理。我有些担心。
小楷。老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28 10:51)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孽债:江南鱼米之乡的人间哀情》。
晨课选了米沃什的《窗》。陈敬容译。
每天早起,无论多忙乱,抄诗,看转微信,打拳,是必不可少的功课。可惜,读书时间常常被轻慢。这个,就是布劳德说的精神糖尿病症状。……
依着理性判断,依着自己的节奏,做好每一件事。不急不躁,戒急戒躁,行稳致远。如此,老怀方能自慰。自勉。 ​​​​
一早挤地铁去环境报分享。中午在环境报食堂吃了工作餐。
下午参加书评的工作会议。
呃,好吧,确实我错了席间老板找谈公司事,谈传媒研究。老板很担心我和小猪的做法。
“朱老师,身为书评的领导,难道你就这样对待我们辛辛苦苦做的报纸么?”
下午开完会,编辑部同事跑我办公室找3月份的样报,都在窗下和酒乱七八糟堆放着。她一边翻找一边谴责我。
我一乐:“那该怎样放呢?”
“起码也应该整齐叠着堆好,而不是这样乱七八糟的。”她一边比划,一边继续谴责。
与3C同事培杰等碰调整之后的合作方案。
与小猪聊,我有些焦虑,小猪反过来批评了我。
与小猪人力资源谈新进员工事,晚上盯老板签了字。
晚上请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23 17:29)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那些年和父亲一起读过的书》。
有父亲没有也没有能力指导我的阅读,但有一个喜欢读书的父亲,是我的幸运。
晨课选了里尔克的《孤寂》,九叶陈敬容译本。
一早把昨晚提到的巴尔蒙特的那首诗《为了看看阳光,我来到世上》,这首诗是我这代人乃至我的前辈们励志的诗。 
下楼,发现天高气爽,今天是今年来最好的天气了吧。真的不想上班,不想,不想……我想去野外,想去公园,就一个人静静呆着……但我得挤世界上最挤的地铁上班。
上午还是传媒研究院考核诸事。找王悦协调部门协作开会时间。
协议事老板退改了,促我们抓紧。与3C同事谈广告合作事。
推广广告出来了,真够土的,像我这样土的人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中午吃饭,同事说xxx出轨。
谁?
xxx。一位大明星。
哦。不知道,没听说过。
***的老婆。
哦。***知道,不是哪个叫什么来着,##?
对头。
出呗。管得着么。咸蛋疼。
不过,回到办公室,还是搜索了一下女主照片。呃,确实不知道不认识。 ​​​​
真是人人都有一颗八卦的心。
不看电视不进影院久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23 17:02)
公号“老朱煮酒”今天发了篇读来有些“污”的文章,《古人吃河豚,为什么要在隔壁放上陈年清粪》。
这也算是饕餮界得奇葩。
这些天累积之困,之难受,昨晚终于被两瓶啤酒引爆了。但早上,还是如期醒来…… ​​​​
晨课选了戈尔鲍夫斯基的《生活》。
今年的普利策奖凌晨揭晓,传媒研究院的两位同事凌晨就赶到办公室编译了全名单,很赞。
今天还是王小波忌日,果然不出所料,满屏都是小波门下走狗新加坡郑维兄的评价有意思: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终于做成了香肠”,嗯,不,应该是腊肠了。
上午做传媒研究院薪资调整方案,以及处理临时转过来的相关东西,都是耗神的杂事。
中午,在办公室坐着像死猪似的睡了一觉。
下午与贾伟等其他部门同事讨论项目合作事,然后书评与创客部门同事讨论论坛事宜。
但还是有各种不顺。
到家,家人已吃完,太座给我炒了盘菜。嗯,米饭,炒菜,一罐啤酒,弄点猪耳朵搭搭。小日子蛮好。
但感觉累惨了,晚上困得睁不开眼,眼疼头晕,写完小楷25,睡了近一小时。然后起来,虽然说不上满血复活,但至少活过来了。接着干活。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20 12:51)
今天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2014年的旧作《一场皇粮梦》。我本想把此篇文章发今日头条,但审核未过。于是改发公号。
晨课选了默温的《供应》。
打拳百余下,气喘吁吁,嗓子眼难受……嗯,坚持 ​​​​。
一早,一篇自媒体公号针对新京报的文章在流传,这是因为新京报坚持打官司导致的,我本不想理睬,但几个同行朋友转发的时候加了几句评论却激怒了我。我随后发了两条微信和微博:
“一个傻逼,自媒体蹭热点不负责任胡言乱语博眼球之后,又以哀兵博同情,而你们,自称的精英们,却认为捍卫自己的权利是咄咄逼人,平时的高调的法治意识公平 意识权利意识去哪了?机构也有人格,也有自己的权利。对自己的言论负责 ,这就是作为人的基本责任。你们装什么大尾巴狼,扮好人?”​​​​
“是人都会犯错,机构也一样。错了就认,而不是耍赖。认了,也不会失去尊严,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再说,圣人也犯过不少错啊,认了,日月不改其辉。我最痛恨 的是,一方面私底下托请高抬贵手,一方面公开却又扮死鸭子,最后躲不过了,又扮可怜,以被机构欺压之名控诉,骑士们自然愿意奋勇展示自己的善良与博大胸 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20 10:12)
公号“老朱煮酒”选了《富庶如江南,父辈为何还要偷荷花郎糊口》。
前些日子,正是荷花郎在故乡疯长的日子,弟弟从老家快递了些给我,油锅里加白酒一爆炒,味道鲜美。我很多年没吃过了。2014年,在我的强烈要求下,父母勉强种了些荷花郎。我后来明白,父母勉强的原因,是因为荷花郎对他们这一辈人来说,有着难以忘却的心理隐隐。
晨课选了默温的《四月》。
转发书评的文章,还是关于艾希曼的。转发时引用了文章中的一句话:
“而无力思考并拒绝思考,对一个人造成的灾难可能要比这个人自身具有的所有罪恶动机加在一起还要严重。”
早饭之后,细雨中,继续在滁州的行程。
在樱桃海棠等植物园,意外发现假的教堂背景,还有假花。呃。
去清流关,倒是一个可以散步探幽的地方。雨中,郁郁葱葱,山花烂漫,千年古道上,小车推出来的辙痕雨后清晰可见。这才是真正的历史的辙痕。
滁州的细雨中。突然发现,50岁后头发都立了起来,日常都是怒发冲冠状,感觉要逆天啊
“朱老师,美图不是美颜,这是两个概念,知道么?”路上看晨明用美图,我有些惊讶,说你摄影师竟然还用美图,他悠悠教育我区分工具的差别。
最近连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9 10:50)
今天“老朱煮酒”公号发了篇《天空散发出黄金般迷人的光芒》,这是对朋友问为什么读书笔记书名冠以《黄金般的天空》的一种回答。
凌晨3点多睡,上了闹钟,6点即爬了起来。今天要出门。
晨课选了戈尔鲍夫斯基的《旷野的花朵》。
在北京南站取完车票,吃了碗特别难吃的馄饨,到检票口,正好赶上检票。
转发书评的封面,关于艾希曼在耶路撒冷的专题。
无思,是一种恶。我们的思想和判断,是抵抗恶的唯一防线。所有以人民的名义,以国家的名义,以民族的名义之类,都隐藏着芟夷独立思想和判断的逻辑…… ​​​​
昨晚答应小猪,今天只我审书评一篇约稿,早上问时,稿子还没写完,不敢睡觉,读书等待。
但时间越来越长,稿子还没踪影,人越来越困,不敢睡,等着审完稿才能睡…… ​​​​
邻座是个粗壮的年轻男子,刚上车时他在看着古装玄幻武侠电视剧,绝对百分百垃圾那种,后来拿出一本书,题目为《世界如此险恶你要看透人心》,好像翻译的,看书名大概……,他拿着笔和本,非常认真抄录……
太困了,但还是不敢睡,终于等到稿子,小猪也已经开始看了。看完稿子,快到目的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7 12:06)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是自己的三月书单。
我觉得,在今天这个时代,要保持自己的精神不坠,或者尽量减缓下行的速度和幅度,我觉得,无热点无功利的阅读,实在是必不可少的功课。
虽是晚班,睡不成懒觉。今天上午报社安排有事。早上困意朦胧,打拳百下,清醒而紧张起来。
小楷。老子22。心不静,手颤抖,匆促。坚持,则有万水千山。
今天的抄诗课,选了冯至的《蛇》,我的寂寞是一条长蛇,静静地没有言语。
上午陪同见燕赵都市报的同行,还是比较惊讶于他们的情况的。
中午陪客人一起吃饭聊天,这个行业之不易,各有难念的经。
午饭之后,开支部会,查摆,这个词有意思。现在跟不上词汇的创新。
嗯,我曾经写过一篇词语背后的政治运势,或尚可一观。忘了别尔嘉耶夫在哪本书里,也谈过词语与政治宗教之间这种有趣的关系。
审稿,签片。
小猪忙着面试。然后将她面试过觉得不错的人,推荐我看看,其中一位是前同事,又回来了。感觉还不错。
把传媒研究院年度工作细化和薪资调整做的方案给老板,晚上老板同意了。工位调整也同意了。
晚上书评有张图差点弄岔了,万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4 12:48)
“老朱煮酒”公号发的是一篇父女谈。
睡足了6个小时,起来挥拳百下。紧张起来 ​​​​。
例课选了汪静之的《伊底眼》。还是很喜欢的。
小楷。老子22。挥拳百下后,手依然紧张,但比昨日稳,心比昨日静。坚持,则有万水千山。 ​​​​
上午写小楷的时候,手机放着陈奕迅的十年。
我突然想,不知是否有人想过十年后的自己会是什么样。
我想过,我想象的是,明月夜,葡萄架下,水井边上,与兄弟把盏,尽挹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诗万首,酒千觞,几曾着眼看侯王,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摘葡萄醉江南……
前段日子,十年后的样子竟然逐梦而来:身是种菜人码字者,鬓已如霜,但面无尘色,虽然须发皆白,却比今日更清健,脑袋后面还扎了根时尚的小辫子,虽然也白了,但身形因为种菜,却十分板正,肌肉尽显,仿佛二十来岁,却很自如闲适。梦中他乡偶尔遇故知……
应该会是这样吧?我这个人的梦,很灵验的。祝福我梦中遇见的朋友。
上午和小猪讨论公司事,以及其他事,我说我中午去找老板。
不经念叨,中午在楼下吃饭时,老板找。
下午参加书评的会。发了条微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