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潦倒文人路边美食达人朱学东
潦倒文人路边美食达人
朱学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59,658
  • 关注人气:101,3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空有剑胆琴心,徒叹百无一用!
不隐恶不虚美,记录行进中的自己。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我的下半场

兴顺源茶坊

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

老友记

我的老大哥

客居青岛

黑瞳

寻找青鸟

shany

珊珊来迟

杨静

广告界才女

初志恒

以我酌油知之

三石

想打破出版业自我封闭式的营销

陈中

光影的纪录

朱春阳

本家兄弟复旦博士

谭军波

敦厚的传媒江湖兄弟

江南春

分众传媒董事长首席执行官

杂志兵法

杂志广告业的才女

其叶蓁蓁的流光集

让我刮目相看的才女

周志兴

我的常州老乡,财经文摘老板

淡水

水一般清凉的女人

马王爷的花园

吃实名制博客螃蟹的兄长

那些拧巴们

朱德付

大佬

蒋晨明

胡同串子

郭国松

大牛

孙鹏

潮男

田乾峰

慢功出细活

曾经

南风窗

理性 良知 责任感

好友
加载中…
暂无内容
三人幸福村

佰合慧通

兴顺源茶坊

千金妈妈的博客

一个有主见的女人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人民的饮食之春秋面馆的长肠面|饭醉党》人民的饮食之春秋面馆的长肠面|饭醉党。 

这是春节时期,武进徐兄带我去品尝的。今天发公号后,好多同学都去找了。

晚上乱梦,既有梦见故旧的美好,也有梦见被追赶的恐惧,我嘟囔一声,去,翻转,梦境全没了。

这两天火气有些大,不像早知天命的人。许是春天来了的缘故吧。

但,不值当。还是努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爱自己爱的人吧。

少妄议社会事件,多出去走走。尤其是要在夏天到来之前,将这胖子的肚子干掉一圈。免得衣服都买不起。谁让自己这么潦倒落魄呢。

早上起来,先洗澡清醒自己,接着钢笔抄了默温的一首短诗,《破晓时的雨》,虽然简短,我却蛮喜欢:

“一滴一叶,雨滴找到了自己的树叶

其他的纷纷追随,像故事铺展

他们隐身在苏醒的鸽群中到来

鸽群从山谷的睡眠中应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晚睡觉太晚,到家已经凌晨2点多了,躺下已经快三点半了。
早上还是照样一早起来。洗个澡,清醒一下。
铺开纸,钢笔抄了W·S·默温的《河》,默温前些天刚去世:
“李白,小舟已逝
它载了你一万里
顺流而下,一路上
长臂猿在两岸啼叫
此刻猿声已逝,他们
啼叫时所在的森林已逝,你已逝
你听到的每个声音已逝
此刻只有那条河
径自流淌”
接着抄了苏轼的《南歌子·寓意》:
“雨暗初疑夜,风回忽报晴。淡云斜照著山明。细草软沙溪路、马蹄轻。
卯酒醒还困,仙材梦不成。蓝桥何处觅云英。只有多情流水、伴人行。”
凌晨到家后读了武大声明,我很好奇,武大新闻学院挺强的,怎么,学校新闻中心的危机公关能力完全不及格。
一句话,都是你的错。你又能怎么着!
突然想起1980年代不许留大鬓角戴蛤蟆镜穿喇叭裤来。江水滔滔自东流。不过就是又一个历史笑柄而已。
砍柴兄自拟了一段危机公关的声明,这意思也是我想告诉武大新闻中心的那些人的,有理有节有利,不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晚太困,抱着书躺床上就无法读进去了。不到11点就睡了。

早上3点多醒了,扫了一下朋友圈。发现自己的公号竟然没有准时更新。遂打开电脑,看到未及公开发表,即已被举报,嗯,也是一种说辞。洁本,节本,我疏忽了。

于是坐床上删改,删除者皆为与我大苏北相关新闻及新闻业命运与国家命运关系之探讨。

真没想到。不,我应该想到的。 删除后新发。 以后也许吃喝拉撒也不会被允许。 在被允许的时空内,还是要严肃认真过好每一天。生活毕竟属于自己。

看节本洁本发出后,我继续睡觉。6点多醒来,继续整理昨天的公号流水账。

整理完,收拾好行李,下楼吃早饭。顺便问了下如何去往遵义的事。

早上吃了鸭溪镇最有名的凉粉,吃了一大碗,一小碗,总计15元。今天在店里吃的人不多,不过,来买了带走的人有好几拨。嗯,味道不错。

看一些朋友在转文章,但我不是很喜欢怀念离去的调查记者这样的调调。这种调调,是对新闻业最浅薄的认识,只会误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饮食,日常生活,世界观,与富养|父女谈》饮食,日常生活,世界观,与富养|父女谈
这是前两天和姑娘吃饭时聊天的内容。有人一辈子锦衣玉食,也就知道那些锦衣玉食而已。一切富养,都在日常生活中,无论多普通的生活,都有富养之道。
一早起来,钢笔抄了曼德尔斯塔姆的诗,《“快速而低声地,我要说出这些话语”》:
“快速而低声地,我要说出这些话语
因为它们暂且还不合时宜:
这不受监督的天国的游戏
是用汗水和经验获取。
 
而在炼狱无常的天空下
我们也时常遗忘,
这幸福的天空的仓库——
是我们生前开关自如的住房。
1937年3月9日”

接着抄了宋人王诜的《蝶恋花》:
“小雨初晴回晚照。金翠楼台,倒影芙蓉沼。杨柳垂垂风袅袅。嫩荷无数青钿小。
似此园林无限好。流落归来,到了心情少。坐到黄昏人悄悄。更应添得朱颜老。”
整理公号流水账。看微博上有人做了个栗宪庭关于叶永青抄袭事件的说法——后来据说是私下说的,如果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就是一种自言自语|码字党》。
这是一篇旧作。但其中我想表达的意思,至今仍然是我写作——如果称得上是写作的话——的主旨。这种自言自语式的非功利性码字,是一种极其重要的自我训练,防止自己的灵魂国家化,他人化,阿多诺所谓写作成为居住之所,我注六经式理解的意义即在此。
一早上打了好多个喷嚏,不知谁在想我骂我呢。
早上把昨日剩米饭淤了稀饭做早饭。
钢笔抄了菲利普.拉金的诗《每年一双新眼睛》:
“每年一双新眼睛
发现这里的旧书
当然还有新书
旧眼睛更新了;
同样,青春和老年
正如墨水与白纸
在这座屋里相交
铸出新的钱币。”

接着钢笔抄了王诜的《玉楼春.海棠》:
“锦城春色花无数。排比笙歌留客住。轻寒轻暖夹衣天,乍雨乍晴寒食路。
花虽不语莺能语。莫放韶光容易去。海棠开后月明前,纵有千金无买处。 ”
整理公号流水账。
中午焐了块咸猪头肉,加了棵冬笋。中午父女俩就着这份菜午餐聊天,没想到,姑娘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告别二月,迎来了三月。日子匆匆,每一天计时,都是生命的流逝,都有一种紧迫感在。
二月,大酒季,纵使是春节,吃喝也不忘读书,几乎一天没有落下。
二月,读《在经验与超验之间》,《文化中的政治:戏曲与清都社会》,《病菌枪炮与钢铁》,《一个市民的自白》,《应物兄》(上),及高晓声旧作数篇。
大酒季结束,告别蔚为壮观的二月。真的蔚为壮观,无论喝酒码字读书会友抄诗还是小楷。

3月,将开启生日酒季,也要考虑开始出门了。不过,今后喝酒,还是要适度,杂以茶和咖啡,以分享聊天为主,应该能够做到吧?
钢笔抄了俄罗斯诗人波普拉夫斯基的诗,《命运的脚髁由金子做成》,我是第一次读波普拉夫斯基的诗,他是白银时代诗人中最著名的非主流诗人,死的时候很年轻:
“命运的脚髁由金子做成
肚子——由黎明的晨曦做成
胸膛——由玻璃做成
手——由钢铁做成
它的头颅由去年的报纸切割而成
而眼睛,眼睛向所有的风睁开,
随波逐流的气球向它飘去
还有旗帜,教堂的工具和巨大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三十二年梦一场,沧桑都付笑谈中|返乡见闻》三十二年梦一场,沧桑都付笑谈中|返乡见闻。
这是春节回乡见闻系列的普通人生活,剧变时代,依然认真生活,诚实生活。只有生活才是自己的。
昨晚第一次梦见自己和太座出游。难得。
今天是二月最后一天,倒计时。想想还有许多自我约束的活要做,那就一件件来,做好日常功课;争取把手上在读的书读完。
早饭做了碗奇怪的汤面,内有川味腊肠,香菜,青菜,猪油,酱油,醋,以及湘味番薯叶。吃完,可以支撑到晚上。主要靠它支撑消灭2019年2月最后的白天的战斗。
钢笔抄了安年斯基《秋天的罗曼司》,春天才到,就像着莫踩枯叶了:
“望着你,我心境恬淡,
可心头的郁闷无法排遣……
今天天气闷热令人疲倦,
而太阳却躲在云气的后面。
 
我知道是梦使我缱绻,
可我毕竟还可以以梦消遣,
而你呢,正在凋零的落叶
落在林荫道上无用的枯竭……
 
是盲目的命运使我们这样:
在那边,只有上帝知道我们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杂志路上
昨夜酒后睡得很好,一夜无梦。大概也是累了的缘故。
一早醒来,翻看社交媒体。人大的师妹发了《寻梦环游记》的台词,关于爱的:
“我一直以为爱的反义词是不爱,直到现在我才明白,爱的反义词是遗忘。”
尽管今天稍晚一些杨葵批评寻章摘句的行为像吃味精,我还是愿意把这句话记录下来。 早上读了篇《1984》的出版过程。

关于中学语文课本删除《陈涉世家》的事,今天有篇文章《论陈涉世家的删掉》,写的很简洁,内容不错。正如文中所言,“正因为读了《陈涉世家》,我们才能很好地理解鲁迅对《史记》的评价: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在我们成长的年代,一篇《陈涉世家》胜过整部《论语》,不仅拯救过我们卑微的灵魂,也在我们困顿无力时,给予无穷的激励和能量。”
钢笔抄了霍达谢维奇的《戒指》:
“我鞠躬为你送行,
默默把戒指还到你手中。
只有傍晚在执著的呻吟
台阶上出现了你的身影。
 
你动身上路时是夜半,
你不害怕、不颤抖、更不左顾右盼。
你相信面目不清的神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不可思议,京沪线上空荡荡的春运高铁|返乡见闻》。不可思议,京沪线上空荡荡的春运高铁|返乡见闻
春运高峰期,我从未见过如此空旷的春运车厢。 那个曾经喧嚣拥挤热烈的归乡路上的人们,都去哪了?
这是我写的系列返乡见闻之一。
一早起来,看到盛澜发的炒股,真是馋我。炒肝是北京地区传统名吃,也是我少有的喜欢的北京名吃。不过,许多小且好的炒肝店,都被扫走了,我现在都不知道哪能吃到好吃的炒肝了。嗯,当年梁实秋在雅舍小品里感慨的“胡尘涨宇”。

钢笔抄了曼德尔斯塔姆的《“当打击和打击相逢”》:
“当打击和打击相逢
在我不幸的头顶,
那不知疲倦的摆锤摇动
并想成为我的命运。
 
纺缍匆匆忙忙,时而粗暴地停止
时而脱落开去
不可能相遇,商量好,
不应该逃避。
 
锋利的图案纠缠在一起
且一切都越来越快,越来越急
那些淬过剧毒的长矛
在英勇的野人手中高举……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晚喝酒,没刷屏。凌晨如厕,看大理寺案刷屏。我智商不够,情商亦差,眼睛又花,看不清贼喊捉贼这一出。哎,你们城里人,真会玩,请继续便宜行事。
网友茨冈女神发了条微博,摘录下来,可作资料:
“在孔夫子旧书网买了《孔府档案选编》,才知道在1645年六月,当嘉定、松江、昆山、江阴等地的江南知识分子和老百姓为了拒绝剃发而跟清兵浴血搏斗的时候,山东曲阜的圣裔们早已把祖宗留下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损伤’的遗训扔进了茅坑,他们给清廷写了《上剃头奏稿》,然后一个个撅着小尾巴在街上晃。 ”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但不等于孔门。想当年,孔子携弟子,惶惶如丧家之犬,奔走各国时,何曾想到其后人竟能托自己的余荫,如此招摇于世!这不是孔子期待看到的。万世师表,只是孔子一人而已。

钢笔抄了菲利普·拉金的《少妇的布鲁斯》:
“如果你看见他并非独自一人,
倒是快活,在那儿遥远的土地上,
我的一生就彻底颠覆,
    所有的日子
    转眼成空。
但我若此时痛哭,谁解心曲?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