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潦倒文人路边美食达人朱学东
潦倒文人路边美食达人
朱学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26,305
  • 关注人气:101,4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空有剑胆琴心,徒叹百无一用!
不隐恶不虚美,记录行进中的自己。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我的下半场

兴顺源茶坊

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

老友记

我的老大哥

客居青岛

黑瞳

寻找青鸟

shany

珊珊来迟

杨静

广告界才女

初志恒

以我酌油知之

三石

想打破出版业自我封闭式的营销

陈中

光影的纪录

朱春阳

本家兄弟复旦博士

谭军波

敦厚的传媒江湖兄弟

江南春

分众传媒董事长首席执行官

杂志兵法

杂志广告业的才女

其叶蓁蓁的流光集

让我刮目相看的才女

周志兴

我的常州老乡,财经文摘老板

淡水

水一般清凉的女人

马王爷的花园

吃实名制博客螃蟹的兄长

那些拧巴们

朱德付

大佬

蒋晨明

胡同串子

郭国松

大牛

孙鹏

潮男

田乾峰

慢功出细活

曾经

南风窗

理性 良知 责任感

好友
加载中…
暂无内容
三人幸福村

佰合慧通

兴顺源茶坊

千金妈妈的博客

一个有主见的女人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今天立春,从此即是春天,最冷也是春天了。

今天又是除夕,年三十。中国人一年中最重要的一天,清结旧账,开始新的生活。若是年三十晚上没有结清旧账,按旧俗,这账又可以拖一年了。所以,并非说中国社会没有契约,契约有,但跟现代社会不同而已。

春节是中国最重要的节日,过去曾经写过一篇《过年,江南故乡的记忆|原乡》,江南故乡的记忆|原乡

江南故乡,先贤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围江河湖泊以利舟楫,开出物华天宝胜地。及中原板荡,衣冠南渡,江南渐成旧邦新的中心。虽然全国春节过年的活动均以祭祀祖神,除旧布新,迎禧接福,祈求丰年为主。但江南过年之习俗,多有旧俗遗风,与今北方诸习,还多有不同。 这篇文章,其实只写了部分,相当于上篇,下篇一年了,还没写。不过,看看老朱过年记忆,你是否似曾相识。

一早起来,选了勃洛克的诗,《风从远方带来......》,立春后选了这首诗,也算应景:

“风从远方带来

春天暗示的歌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青蒜末拌热豆腐之美,连汪曾祺也没品到过|饭醉党》青蒜末拌热豆腐之美,连汪曾祺也没品到过|饭醉党

汪曾祺说林斤澜爱吃小葱豆腐,但在福建吃到青蒜拌豆腐,却认为不咋样,其实,是汪老没有吃到真正的热豆腐拌青蒜,他要是吃到了刚做的豆腐拌青蒜,一定会大笔一挥,一篇美食即兴而出的。

昨晚又睡了近8个小时。腰都快躺断了……

起来,地上湿的,晚上下过了雨,不过,这应该还算是冬雨,立春后才是春雨,明天就立春了,明天后的雨,就是春雨了,抄了晴朗李寒翻译的舍尔舍涅维奇的诗《春雨》,也是应景:

“穿越天国的阶梯,

急速奔跑着穿过乌云,

你飘落而下,恰似春天的小雨,

冲刷尽心灵深处的残雪……



可是,不安分的你,不知道,

那因犁铧而疲惫的草地

在洁白的覆盖之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睡了整整8小时。出了身大汗,做了两个噩梦,人缓了过来。

第一个噩梦,与姑娘一起在火车站候车,我去买东西,叮嘱姑娘无论如何站在原地不动,等我回来。等我回来,姑娘不见了,我穿越拥挤的人群,声嘶力竭地呼喊,不见,眼前一黑,接姑娘电话,告知已经到家.......

第二个,还是与战争有关, 当了俘虏......

早起,联系空调维修事。久不用,家里的空调似乎都出了问题,制热效果极差,姑娘屋里的空调干脆不启动了。

洗了个澡,清醒一下脑子。吃了3个萝卜丝馅团子当早餐。

抄了晴朗李寒翻译的沙拉莫夫的一首诗,《我看见了你,春天》:

“透过我双层的小窗,春天,

我看见了你。

你还不是十分美丽

甚至还有些脏兮兮。

暂且还没有一丝绿意。

土地像极了黑白照片,

就连积雪也捕捉瞬间背着我们悄悄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早上6点多,太座定的闹钟就响了,而我当时正在酣睡中。今天上午要去趟江阴。

挣扎着起来,洗澡,浪费很多水后,才发现燃气没开。晕。好久不用。

吃了4个萝卜丝肉馅团子。快速整理好公号,并把一篇关于青蒜戳豆腐的文章,发了今日头条,抄了首短诗,《街头妓女》: 
“在街头昏暗的光线下
你在庆祝罪恶的节日
当你在夜晚发出笑声
无人能听见你笑声中的痛苦。”
诗引自景凯旋老师《在经验与超验之间》,作者斯米任斯基是位年轻的东欧作家,死于1923年,死时才25岁,生前曾写有反乌托邦小说,比扎米亚京的《我们》还早。后来有网友告诉我,人民文学出版社在1959年曾经出版过斯米任斯基的作品。

下楼,太座开车去江阴。

在湖塘出门,因为门禁未及升级,要有小区保安打开栏杆,保安看到我们笑着说,回来过年啦,写的文章真好,我经常看……

以前我在小区保安中有名,是因为我经常半夜三更醉醺醺回家。

路上太座问了我些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1月31日,2019年1月的最后一天,我们回江南过春节。

尽管昨晚躺下前定了闹钟,但5点40日太座叫醒我的时候,我正沉睡中。

起来,洗漱之后,抄了首诗,《“伴着一首很慢的咏叹调”》:

“伴着一首很慢的咏叹调

菲利普.拉金  阿九译



金色的羊群在吃草,

它们的口中含着饱足;

我的舌头上愉快地赞美着

这个因它们喜乐绒毛的分量

而陷入纷争的时刻。



偶蹄的小山跪拜着,

太阳像一瓶香膏,

倒在额头上,抹在双手和脚上,

所有的空气都分沾了

我们坦露的衣衫,我们流逝的光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故乡的咸肉饭|原乡》
早起,抄了勃洛克诗《“在那些粗俗的熟人中间......' 》:

“在那些粗俗的熟人中间

依稀出现了你的面影。

假如不对你顶礼膜拜,

有时轻松,有时苦痛。



有时,即使是忘却了,

其实也在耿耿于心,

我那些无望的星座啊,

噌怎样为你忧思如焚。



我没有为你激动不安

但在我们的故国中,

通过孤独的膜拜

我认识了你的真。

1900年9月20日”

接着抄了晏几道的《长相思》:

“长相思,长相思。

若问相思甚了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太平轮一九四九|翻书党》

文章写得早,但公号发,还是因为看了张典婉女士的微博,1月28日是太平轮事件70年。

昨晚酒多,在书房翻书翻着翻着睡着了。正式睡后,梦见自己进了一家书店,有人认出了我,因为据说我跟他老板打过架,他赶紧向他老板汇报。老板没在店里,命员工悄悄盯着我,我也似乎感受到了周围奇特的目光,要了杯咖啡,躲在角落读自己带来的书。未几,老板回,带人找到我,我吓了一跳,以为要找我打架,但老板诚恳向我道歉,并送我本书作礼物,我一直没瞧清是什么书。我好奇跟老板说,你丫不是在上海么?怎么跑南京来了?

哦,对了,书店似乎名西西弗斯,上海和南京有西西弗斯么?我就认识薛野,他原来的书店叫西西弗啊,现在去成都了,我跟薛野也没打过架啊,梦中出现的,也不是薛野啊。


钢笔抄了勃洛克的诗《“人们不睡觉,不记得,不交易......”》:

“人们不睡觉,不记得,不交易,

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早上看到张典婉发的一条微博,“致太平,七十年了”,赫然想起,太平轮事件今天正好七十年了。张典婉著有《太平轮一九四九》,当年我们曾安排采访过她。

于是,决定明天公号发一篇自己当年写的随感。

钢笔抄了菲利普·拉金的《告别》:

“带上你的明天,走吧:我准你的假

让你对我转过脸去;

但我请求你留下

一次回头,当你还站在门口,

来为我的爱情留念,在你的手

满溢阳光的狂喜前。

 

我也许会想,你知道你的力量,

是它将你从我身边夺走,

也知道为什么你走了,我还必须留在这儿,

因为你天生就是为了得胜;而我衰败,

当你转身取走你临行的一天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阅读,一种针对无知傲慢的解毒剂|翻书党》。阅读,一种针对无知傲慢的解毒剂|翻书党

这其实是2018年11月读书总结的前半段,去年忘发了。必须要大量的自由的、而非个别的被规定的阅读,是因为后者容易让人的头脑被禁锢——对历史的书写,是一种权力,文过饰非,则是这种权力的一种特殊表达。而前者,恰恰会击碎这种禁锢。

一早起来,翻社交媒体,两条正能量新闻,再次折射了这个时代的新特征。一条是新华网的《江苏海门:再次推进高标准农田建设》,配了两张极有意思的图,有兴趣者可上网搜索;

另一条是漯河日报正能量故事:孝顺媳妇感动的聋哑人婆婆开口说话,话说1月25日,《漯河日报》二版《善良心灵绽“金花”》一文中,出现聋哑人说话场景。

嗯,多年未见如此无耻之报道。

还有一条,是关于加拿大总理解雇驻华大使,驻华大使作为公务人员,嘴忒大。公务员有基本的职场和政治逻辑及伦理。若是中国人发生这事,恐怕不止解雇那么简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晚又是一场乱梦。

这一次,梦见路见不平,英雄救美,但到最后,竟然成了被美人救,不自量力,羞愧中醒来。

“只解千山唤行客,谁知身是未归魂。”乡邑前辈诗人黄仲则的诗,用在这个梦境上,甚是妥帖。

奥登说,聪明人的日常生活,就是其雄心壮志的展现。不过我没有雄心壮志,就像认真过好每一天,哪怕吃喝,也要认真对待。

早上钢笔抄了菲利普·拉金一首小诗,《终结》:

“我坐的火车出站,最后一刻让我看见的

是三个朋友转身避开灯光,

让我独自离开在夜间旅行,

只有这样一个念头陪伴着我:

哪怕国王也会发觉自己孤独,

有一夜想听人歌唱,很老的歌,会发现

宾客早已远去,什么也没留下来

除了沉默,和一根被咬得精光的骨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