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淀路39号朱学东
海淀路39号朱学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99,361
  • 关注人气:101,7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空有剑胆琴心,徒叹百无一用!
不隐恶不虚美,记录行进中的自己。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我的下半场

兴顺源茶坊

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

老友记

我的老大哥

客居青岛

黑瞳

寻找青鸟

shany

珊珊来迟

杨静

广告界才女

初志恒

以我酌油知之

三石

想打破出版业自我封闭式的营销

陈中

光影的纪录

朱春阳

本家兄弟复旦博士

谭军波

敦厚的传媒江湖兄弟

江南春

分众传媒董事长首席执行官

杂志兵法

杂志广告业的才女

其叶蓁蓁的流光集

让我刮目相看的才女

周志兴

我的常州老乡,财经文摘老板

淡水

水一般清凉的女人

马王爷的花园

吃实名制博客螃蟹的兄长

那些拧巴们

朱德付

大佬

蒋晨明

胡同串子

郭国松

大牛

孙鹏

潮男

田乾峰

慢功出细活

曾经

南风窗

理性 良知 责任感

好友
加载中…
暂无内容
三人幸福村

佰合慧通

兴顺源茶坊

千金妈妈的博客

一个有主见的女人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7-07-25 15:06)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戳茄子:遥远夏日的当家菜》。这是前些日子因故回故乡,弟弟做了份戳茄子给我,勾起了我对过去生活的回忆,在回京的高铁上写的一篇江南旧闻。

晨课选了黑塞的《七月的孩子》。

早上翻看社交媒体,湖南水灾。有人批评媒体不尽力。我写了条微信:

“出事了,都想起需要媒体报道追索真相,并责怪媒体不尽责。当然,报道追索真相是媒体核心价值职业责任所在。可是,你们,这些有事想起媒体的人,可曾为媒体在困境中尽责的挣扎努力做过一点点鼓与呼的事没有?你们想要的知情权的灭失,媒体当然有责任,可你们,又何尝不是绞杀网罗的同谋!”


早上感觉肚子还是不甚舒服。上班路上买了几个桃子,一个当早餐,一个当中午饭。到了办公室,也就没有订餐。

上午重新看了一下昨晚小猪发我的一个策划。这家伙今天跟我说错过了医院的预约。唉。

李晨来谈我出差几天老板安排他们的活及完成情况。

上午经营工作会议。把策划发给了各为领导。结束后与传媒研究的同事谈近期工作安排。看培杰的工作周报,总结得不错。与小猪讨论上周公号及书单的问题。让徐伟在主持本周报题后把选题报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3 11:16)

公号“老朱煮酒”贴了篇《炎夏凤仙花正艳》,文章是去年8月写的。

一早就躺不住了,腰有些僵硬,许是躺的多了的缘故。太座说,或许也是发烧的后遗症。

烧了一天一夜,发现瘦了2公斤。发烧,真是减肥良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3 11:14)

公号“老朱煮酒”贴了篇旧作《让我们每一个人遥祝你早日恢复健康与自由》,这是朱光潜先生在回忆就读香港大学时写的话,我觉今天用特别的贴切和有意蕴。我最初用的题目是《朱光潜小道》。

今天是七一,香港回归20年。20年前也是很激动,但如今未余一声叹息。彭定康的眼光真是老辣独到。不可能发生的事如果真的发生了,英国人会怎么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0 11:13)

今天公号“老朱煮酒”发了《今天高考的孩子该怎么选择专业》。

昨晚踏实睡了一觉。也许是喝酒了的缘故。

看到新京报文娱版纪念香港回归特辑,金秋他们的创意总是那么出色。哎,其实金秋给了我永远印在新京报上的机会,但想到在千万人前露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0 11:12)

公号“老朱煮酒”贴了篇饭醉党《处女醉》,在我的中学同学群里引起了热烈讨论。

【盛世惊厥】昨天在高铁上睡着,突然呀一声醒来,以为误车,黑面哥说这个叫“盛世惊厥”。结果昨晚在宾馆,本该安卧,但差不多半小时醒一次,后来干脆十分钟一次,尽管上了闹钟,也有叫早。大概也属于“盛世惊厥”吧。

早上6点半,临沂的朋友王君准时到宾馆楼下,我下楼,天有些雾。王君载我去一家早点摊,尝尝临沂的特色早点糁,一路上他给我介绍糝这个特色饮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8 17:31)

一大早起床,今天要去临沂,参加北京媒体红色故土行。

没时间做晨课,抓起托尼.朱特的《重估价值——反思被遗忘的20世纪》,作为旅行读物,匆匆与吃早饭准备上学的姑娘道别。

坐地铁到南站,取票,发现很多人同行。出来吃了碗老边饺子,真是一般般。

登车,意外看见几张熟悉的脸,腾讯的L,北京铁路的X,原来我们一起同行。

审完稿,困意上来,迷迷糊糊睡着了,突然呀地喊了声,惊起,以为误了火车。睁眼,正在急驶的火车上。

我把这状态发了微信,黑脸哥评论说,这就叫“盛世惊厥”,我觉得很形象到位。

醒来埋首读托尼朱特,感谢他犀利而充满温情的笔触,带着我去触摸20世纪那些伟大的灵魂,他们的纠结,挣扎,痛苦,希望,或者绝望。

车到曲阜,下,意外又看见几位熟人,网易的G和头条Z。浩浩荡荡的人群,分乘4辆车前往费县。

吃完饭,继续前行,前往大青山突围纪念馆。路上所见,植被很好,路两侧的农田或山上,都是经济作物。只是午时,天大热,不见田野人群。

“想想你生来本是野蛮无知
那时气质尚未养成
你被培养成人
追求知识和卓越。”

在山东费县狭窄的山区公路摇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8 17:29)

公号“老朱煮酒”今日发了《江南的馄饨,北地的饺子》。

晨课选了东荡子的《暮年》。发今日头条了不起的城市两条,其中一条是跟故乡朋友要的图片。

读书。发了条微信:

思想自由“包括了自由说话的权利,也包括保持沉默的权利。”(沃伦·伯格)

转发了人大校友戴关于吴法天的文字。大树有枯枝,自然难免少不了这种货色。关键在自己不成为那种货色。

考核定级。 与同事交流。安排同事盯深圳创客峰会内容。

审传媒研究稿。

下午极困,天旋地转,一事无成。强撑着看了会书,请教了同事几个问题。

下班骑单车回家,11公里。本周第一次骑车。天太热了。

晚上问了问家人孩子学校的事。收拾行李,明天要去山东。泡个澡,最近感觉累惨,还是年纪大了。

小楷,老子,第三遍20。

小楷抄诗,文同的《玉峰园避暑》;黄仲则的《江上晓发》。钢笔抄王安石小诗一首。

写《醉酒,肥水不流外人田》一篇。贴今日头朱学东的江南旧闻。

发微信一条:“当媒体对政府的滥权加以监督时,世界应该为理性与人道最终战胜了谬误与压制而感到庆幸。”1799年,詹姆斯·麦迪逊写道。麦迪逊在美国建国之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7 16:19)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旧作《我的大学》,在前面我加了一个比较长的编者按。但是,非常不幸的是,8年前的文字,辛辛苦苦校对了错别字,凌晨1点半前即被删除了,据说被举报违法相关法律规定。这我就不明白了,也明白。

在按语中,我写了一段话,关于学校好坏的:“在我看来,一所学校如何,环境如何,水平如何,有很多指标可以衡量。一所学校,自然也会有很多让人感到不堪的人和事,但有一个标准,是不可替代的,是它的学校毕业生如何服务于社会,如何为推动社会进步而努力。至于校友中有多少富豪,捐助了多少,于我而言,根本不是标准——中国的高校,基本都有财政拨款,无论多寡,捐助给学校,只是锦上添花而已。于我,若有经济实力,我更愿意捐赠给校友互助的公益慈善性质的组织。”

昨晚睡觉没有用枕头,又做了奇怪的梦,无逻辑的乱梦:被追赶,跑回了老家,遇见同样躲我老家的海公公杨胖子,他倒是躲那儿逍遥得很。然后在家做了个书房,我正写大楷,杨胖子阴魂不散又出现在我书房,说,老朱,你就这点书啊?我回头书,怎么,墙上密密麻麻竖列着,才一千本?正纠结书去哪了,6点,醒了……

早上把昨天在高铁上写的《戳茄子》贴了今日头条。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4 11:59)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前些日子写的文章《今天高考的孩子怎么选择高校》,虽然是个人认识,自己觉得还算有道理吧。

今天起得晚,睡到了将近9点。回家就能睡,在北京就无法偷懒睡懒觉,真是奇怪。也是,北京的节奏,那是要人命的节奏啊。回家,反正放不下的事情也得放下了,心里坦然无所谓了,所以能踏实睡。

晨课选了东荡子的一首诗《英雄》。

上午整理了一下公号,写了个长按语。把流水账素材整理好。

叮嘱柏琳培杰下午的书评活动事宜。我和小朱都参加不了了。

中午出门与朋友餐聚,还没到小区门口,保安兄弟看到,远远挥手热情跟我打招呼:“什么时候又回来了?”走近问:“昨天来找人的安徽人找的是你么?”当年保安兄弟问我太座:那个胖老头是你家什么人?太座哭笑不得,回家叙述给我,我则哈哈大笑。以后我们夫妇回家,见这个保安兄弟,都会跟他开玩笑,而我,从此则以胖老头自居。

中午与朋友餐聚,聊天跟过去一样,这样的聊天,我能得到一线基层的许多信息,我也惊讶于目前的这种做法。朋友则问我,怎么你那么早就感觉如此不好?

唉。

中午朋友带了瓶金门高粱,他不怎么喝,而我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4 11:58)

公号“老朱煮酒”今天发了“夏日旧时光一则”,其实是2014年7月16日在故乡的一则流水账,也是我日常生活的写照,所以选择这篇旧文,是我在翻检过去的事情时读到的文中一些事情引起了我的回忆。

一早起来赶火车,今天要回家。连晨课也没来得及做。

出楼,看到一只麻雀,歇在地上,不动弹,我捡起了它,把它放在手掌中,就像太极神功,揽雀尾。我小时候常抓麻雀,但成年后没有再抓过,这麻雀是昨晚受雨后飞不起来了,我在手掌给它捋了捋羽毛,再手一送,它振动翅膀,飞了出去。我看着笑了笑,然后回转去地铁。

上车后看到小朱发我的微信,这个跟她作息习惯不合,跟她聊了几句,我知道情况不太好。赶紧给几位女同事留言,让她们尽量去探视她。也意外知道另一位同事也受伤了。这寸劲赶得。

安排好诸事,困意上来,稍息。醒来读书。

插空发了几条微信:

“只要想想那些权力下出现的孤家寡人,独夫民贼,无论如何,一个教练,能够让那些世界超一流的运动员教练员一起不顾个人前程为他而“无心恋战”,哪怕他也可能就是个坏蛋,也不能让我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