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星月格格
星月格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9,421
  • 关注人气: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05-20 16:35)
 
汽车刚驶入茫茫草原,我和妈妈就开始醉了,就像酒能刺激神经一样,扑入眼帘的新绿让我们的疲惫一扫而空,兴奋地看着车窗外蔚蓝的天空,无边的草原,享受着丝丝柔和拂面的春风,以及那草原春天特有的芬芳,让我和妈妈在远离纷繁喧闹的城市后,为自己的心灵找到了一个小憩的驿站。

车窗外,远远就能看见稀稀疏疏如珍珠般嵌在草原上的毡包,近处还有一团团如白云般的牧羊群,传入耳中的还有那杳杳模糊的牧羊歌声,我不禁感慨:现在总算知道阿朱希望能和乔峰在草原上厮守一辈子的原因了。妈妈笑着说:事异时移,你就不要再哪里啰里啰唆的了。还是早一点去看看马儿吧,真是鬼迷了心窍,非要闹着买。我朝着妈妈做了个鬼脸,吐吐舌头,加大了油门向目的地飞奔。

 早些时候去江南散心时,理智迷失于马场,迷恋上了骑马。不!说得更准确一点应该是希望在闲余休息时,能和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05-17 13:19)
 

    好容易才从Nancy去世的悲痛中调整过来,又投入新计划中,开始忙忙碌碌的工作了。

    最近从事“秘密活动”,准备给大家一个惊喜:)起早贪黑,颇为辛苦,我最近的日子也过得较为充实,唯一不足之处就是没有富裕的时间更新Blog了。

    每天开车冲进滚滚的车流中,看着窗外偶然惊显的飘在空中的几丝柳絮,不由得感叹,春天已经过去了,我又播种了什么呢?

    姨妈下午刚从美国回来,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这个移民美国多年,相当西化的老太太还保持着传统的满族礼节。下了飞机一到家,她顾不上喝一口水,就到太爷爷太奶奶和爷爷奶奶跟前“打千”请安,恭恭敬敬的行完礼后,接下来又给我妈妈她们施礼问候。哦,我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觉得这个仅见过数面的姨妈还是那么的“迂”。我顿时有一种想隐遁离开的感觉,我实在是不喜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有时候真的很不争气,任凭如何压抑和克制,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让眼泪夺眶而出。

   今早收到Nancy去世的噩耗时,我正准备去参加红丝带协会的义务活动。当时顿觉晴天霹雳、天崩地裂。强忍住悲痛,开车一路行来,恍恍惚惚的,感觉整个视觉都被泪水折射和扭曲成一个支离破碎的世界。好不容易坚持到了活动目的地,我停了车,一个人躲在车内,趴在方向盘上,听着眼泪滴滴嗒嗒的掉在车厢内,脑袋内一片空白。

   Nancy是我在美国时认识的学姐,也许是惺惺相惜,我们一熟识后便形影不离,至今脑海里都清晰的浮现出她金黄的长发,浅灰色的双瞳,还有脸颊上浅浅的雀斑。再到后来我回国各自忙于自己的事,她结婚生子,一家其乐融融。我们还随时保持着联系,毕竟在美国度过那段美好的时光有她陪伴。

   带着沉重的心情忙完了义务活动,我心力憔悴地进了家门,一个人躲在书房里面,从来没有觉得偌大的书房如此的空洞。我闭上了眼睛又总感觉有一些可怕的影子飞来飞去,身体就像失重一样,感觉心脏悬浮在空中般,无助无奈,不断地加速跳动。

   妈妈进来了,擦干了我眼角的零星的泪痕,把我揽在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10 14:01)

首先声明,我的户口本上写得是汉族,但听我母亲说,我姥爷是满人,所以,可能是这个原因,总感觉自己有股挥之不去的满清情结。

现在说到清朝,至少从我们上学的课本里得知,这是一个充满着贪官污吏、被八国联军欺负得丢盔弃甲只能靠割让土地签订丧权辱国条约而换取和平的懦弱王朝。

其实,这只是清朝晚期给人留下的一个侧面印象而已,可能是从小受于姥爷和母亲的教诲,在我看来,满清其实至少有几点是被误解了的,也不知我说得是否有偏颇之处。

    一是很多人都认为满人天生骄横跋扈,不思进取,而八旗兵更是纨绔子弟代名词。实际上,满族最初在东北兴起,人数不多,力量也很微弱,但他们凭着勇武刚强的精神,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奋斗,学习先进的经济和文化,最后统一东北,问鼎中原。可以说,新兴的满族充满了锐于创业的蓬勃朝气和革新精神。而前几年我看过《狼图腾》,更感觉满族其实也蕴涵着狼的那股血性和冲劲,至于晚清时代,那也是由于时势所然,沉疴难除,非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24 12:53)

 

  不得不承认,在北京奥运会日渐临近时写这样一个标题实在是有些大煞风景,但有些话又觉得不吐不快。

  刚刚看完了丁俊晖惨败给奥沙利文的台球比赛,不免絮叨有关体育的几句闲言吧。

  我也算是个运动爱好者,喜欢网球,羽毛球打得不赖,斯诺克可以挥上几杆,游泳姿势尚算优美,呵呵。记得小一些的时候躺在被窝里时,总是幻想自己是征战WTA的头号网球明星(而且是美女球员哦:),或者想在一届奥运会上得个五十块金牌。那时想得更多的是自己如何为国争光,如何享受这种荣誉,滋味实在妙哉。

我现在已经不大做这这种白日梦了,但有时冒出这些念头时,想象的结果却不是荣誉之类的虚幻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20 13:38)
<<好主妇>>杂志没有给我电子版啊,只能自己翻拍一下给大家随便看看吧.翻拍的有些不清楚,没有办法,大家见谅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春色撩人。中午小憩时,我独坐在一家临街的小咖啡店里,和煦的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折射进来,洒在我身上,轻轻的、暖暖的。桌上的红玫瑰正散发着迷人的幽香,我一边品尝着店里的蓝山,一边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流和车群,映入眼帘最多的还是那些与百花争艳的美女们。

 

忽然想到曾经很多人争论的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话题,美女的IQ到底是高还是低。大多数人都用时下流行的一个词汇来形容美女,那就是“蛋白质”——笨蛋,白痴,以及神经质。记得有一位老工程师就举例说褒姒这个红颜祸水就是个典型的“蛋白质”。当时我正忙,没有时间参与讨论,只是暗自想,这位老兄哪里知道褒姒这个美女与西周的恩恩怨怨呢。

 

当年周幽王征讨褒国时,浮尸漂流,哀鸿遍野,褒人献上美女褒姒和解。我看到史书上记载过褒姒的养父养母被残暴的周军杀死,也许褒姒从那一刻起就不再有笑容了,直到她从一个乞降的工具,到妃子,再到王后,最后看到周幽王“烽火戏诸侯”才浅浅的露出了笑容,因为她知道西周的气数也快尽了,杀亲灭国的深仇大恨即将要雪耻了。我了解得可能是野史,但是想想后来的貂婵,出塞的昭君,甚至于后来二战时期法国美女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13 15:28)

    春困秋乏,我这段时间仿佛是中了孙悟空的招儿,似乎是他用毫毛变出来的瞌睡虫让我整天昏昏欲睡,没精打采的。从新闻上看到,今天早上一场不大不小的春雨,让北京本来就不顺畅的交通路况雪上加霜,怎一个“堵”字了得,看样子我是不能出门啦。

 

    抽空看了看朋友们给我的留言,很多都指出我上一篇文章《大碗茶PK功夫茶》中“岭南”和“闽南”不分,犯了误把“岳飞”当“张飞”的严重错误。我查证后,确实因为我地理知识匮乏,再加上自己臆断,所以把福建南边划归为“岭南”。在这里我先向大家鞠一个躬,道一个歉,然后欢迎大家以后多多批评,多多指正。

 

    上午原定课程因为一场贵如油的春雨意外搁浅,我可不能再“浑浑噩噩”了,一方面很久没有清理自己收藏的古玩,另一方面爱听东北的吴阿姨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10 13:05)

    茶叶自诞生以来,曾经一度成为名门贵族的把玩珍品,斗茶、茶宴,更是借茶滋长了奢靡的风气。漫漫历史长河中,不知道有多少大户人家的败家子孙,曾因品茶导致千金散尽、家破人亡。

    但在普通百姓眼里,茶,就是开门七件事里的一件,它平常而朴素,既不名贵,也不新鲜,更不气派,省却了繁文缛节,抛开了势利分别,喝的就是茶的这个本味,这份平易和自在。

今儿春光灿烂,长安街边的玉兰花婆娑摇曳,而嫩黄的迎春花更煞为养眼。不过,在这样一个春风吻上了脸的好季节,领着从福建来京城游玩的小兰大小姐去逛大栅栏,体会地道京味儿何解,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差事。

逛累了,口渴了,遇见了一家大碗茶馆,嚷着要进去品茶。我摇摇头,心想这个小丫头哪里知道什么叫做大碗茶,这个品字就用得有一些牵强附会了。

果不其然,看着大碗茶,小兰战战兢兢的喝了一小口,皱着眉头绷着脸说,大碗茶这也叫茶么?我笑着说,这当然没有你们岭南人的功夫茶好喝了。以前一个脏兮兮的白布棚子,一张破旧的长条桌子,几个带着几个缺口的粗瓷大碗,敞着门,漏着风,依傍着旧城门楼子,关帝庙的门脸,大碗茶就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06 14:17)

太爷爷最近老是念叨:三月清明日,男女扫墓,担提尊榼,轿马后挂楮锭(纸活),灿灿然满道也。

家里最近也多了一些清淡爽口的寒食。

至于我,还是很怀念张阿姨每年这个时候做的“清明粑”。柔软的口感夹杂着清明菜的清香,在口中融化的是一种美味,而在心中滋生的是一种难以表达的感情。

太奶奶的知道的掌故颇多,老是爱讲清朝宫廷里面清明节前后的事。我知道这也许是一种眷恋,一种难以言语的情怀。

不时迁徙和劳碌奔波,如今我们一大家早已不能回老家祭祖了。儿时清明的印象总是深深的镌刻在我的脑海里。寒食禁火、扫墓踏青、插柳、打马球、放风筝、荡秋千、斗鸡、拔河等,除了给我带来了儿时的欢乐外,更多的赋予了我对传统文化的认识和了解。

幼时在老家,我们一大家人总会根据皇历,选定清明节前的一个单日去扫墓。全家素服着身,为墓除草添土,烧纸币和纸锭等,大人当然避免不了伤伤心心的痛苦一场,而我们小辈们总是觊觎完事后的可口寒食,放风筝,还有用柳条编成的环状帽,谁不戴它我总是会第一个说:“清明不戴柳,来生变黄狗”。

在清明节当天,我们家就不会做饭了,吃一些事先准备好的寒食。当时太爷爷的身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