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6-12-31 15:42)


 

      我买了很多我爱幼儿园的绘本,确切的说,是给我自己。都怪《看上去很美》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刻,我常把自己当作是吃饭睡觉都要牵手排队的小童,心理上实在缺乏亲近。 因为一个毫无心理准备的好运气,姐俩转园了,尽管她们总是一起出现,很多场合大人都认为双胞胎小童的孤寂感和对陌生环境的不适是要小于独立个体的,可其实她们也都是独立个体,情绪上并不总能保持一致,这种不同步反倒更容易强化个体的不适。姐对陌生环境的不适很敏感,却又绷着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21 22:42)

幼儿园的第一次家长作业,是爸爸完成的。情话天王变身朴实父亲,对于家庭生活的新节奏,自由自在也能平静适应。这样的离别是个空镜,对我们四个都是难得的体验,像一点盐,提醒甜。

胡自由同学因为开学前不久意外碰伤了眼睛,没有赶上学前的适应课程,正式开学的那天,可以看出她对上学有些不安,尤其是看到她旁边的妹妹胡自在士气高昂的样子,更有点心虚。

开学后的几天时间,我都没有问过她们关于幼儿园的事情,无论好的还是不好的。一天早上上学的路上,自由突然问我:爸爸,如果我在幼儿园哭了怎么办?我知道以她的风格是一定会哭的,但那没什么大不了。我问她“是因为想爸爸妈妈了吗?”,她回答“是的”(也许是也许不是吧)。我说“那就哭一下吧,但是哭一下就好了”。那次以后,她又问过我几次同样的问题,我知道她哭过,而且不少,但她其实更在意老师或小朋友对她哭的反应,所以需要在我这里打探一下。我问她“那你在家哭吗?”,她说“哭了”,我说“那就好,在哪都可以哭,尤其是想爸爸妈妈了,不过哭一下就好了。”再之后的一次,她放学时挺高兴地跟我说“我今天哭了,但是很快就好了”,我也很高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24 16:35)
标签:

文化

我常在师大路一家小铺做指甲,小的都称不上一家店,
就是学生区那种小型商场一条条小巷子里的一个格子间,
在流动频繁的地区,做足7,8年,总有她的道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24 15:40)
不用带娃,到底还是好。
自从姐俩一岁半断奶,每年我俩要想办法把娃寄存,回望一下从前的颓废日子。
这回,哪也没去,单是看看大唐芙蓉园门口顶着烈日举着手机导航向人造水泥景区走去的观光客,就却步了。(远方,还是想去的,可带娃优惠券不够用。)
这几天,快的不敢看日历,自己的自由自在让我舒服的完全忽略了对自由自在的一点点思念。
内谁问我,你想娃不。咳,从小到大(尽管还不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4 11:34)
我家门外有一条河,出门走一公里的样子,就到河边了。
当然,她会成为景观的一部分,中心地带被拦腰截出一片水域,像个假湖,也有小广场,供人跳广场舞。
右手边是健硕的大桥,即将开通的轻轨。左边一点,有一个大坝,造出假的瀑布,下游一点,有人游泳。
这些,也都好看,尤其是夏夜,让人觉得闲适。
城里的人驱车二十公里来打开车门,刷着手机吹吹风,也不会觉得太不值得,但总归,只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5 02:01)
标签:

佛学

这三年,我俩过很简单的生活。
头一年,得知是双黄,隐忧多过惊喜,
大量查阅文献,穷尽各种可能的危险状况及疑难杂症。
后来,想明白只能顺其自然,就安心在家歇着,翻翻书,有目的的吃以及睡。
后两年,似乎每天都不一样,儿童成长的过程对于新科爹娘无异于丛林探险,
起初完全依靠精良的装备,专业的指导,可海量信息带来的焦虑反倒不利于情绪稳定。
渐渐,连滚带爬有了些经验,耐性和心智都成熟了些,
竟也觉得自己是个猛汉,真有老虎扑出来,也敢上阵搏一搏。
她们两岁以后,突然出现明确的分水岭,
对我们体力上的要求更多,随之而来的福利是,可以腾出一些精力想想别的问题
(当然前提是,坚持每天跑五公里获得体能上的优越感,保证自己可以在她们电量耗尽后,还能胜利的微笑)
现在,“别的问题”是,如何在简单生活里,像她们展示“闪亮的,值得一过的成年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26 13:42)
分类: 日子慢慢过

真乖,变成姐俩的口头禅。洗完手,会点点头跟自己说,真乖。吃完饭也是。若坚持要求不合理的东西,看我沉着脸,就讪讪的说,不要了不要了,真乖。大概我们常会不自觉的要求儿童,听话,乖。一天不见,也会用“今天乖不乖啊,有没有听话啊”来搭讪,这些我们随口说来没什么意义的话,竟潜移默化掌控了她们。

妹子最近特别抗拒跟人打招呼,本来,她是特别爱跟陌生人搭讪的,过年回去,见人要叫以示礼貌的仪式感完全毁灭了她对陌生人的好奇。一度,一到要叫人的场合,伊就拼命摇头,不要不要不要。我开始还忙不迭的解释,她怕生,待会熟了就好了。渐渐的,我也觉得这没什么啊。再有这种场合,我会先酝酿情绪,“这是妈妈的好朋友,你要不要叫一下阿姨?”,伊说不要,好,我坚定的说,那就不叫。妹子一度错愕,原来不叫也没什么嘛,然后贱兮兮的跑到人家身后,阿姨阿姨阿姨叫个没完。

你看,她们一面热衷于配合你的规则,做个好儿童,一面又忙不迭的抵抗规则。想想我们在儿童身上制定和使用规则的随意和武断,简直太令人羞愧了。我们凭什么就可以那么随意的使用,听话,乖,礼貌,聪明,漂亮这些词汇来胁迫她们做无谓的妥协。

其实,碰见一个儿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2 11:33)
标签:

情感

 自由自在留在家里了,我们自由自在的过了几天,没什么太大不适,除了每天要把她们的照片笑盈盈的看一遍,或者学她们说话的样子在家里对话。其余的时间,就是喝茶,看片,从早到晚,一部一部的看。看到惊起处,两个人粗浅的认识已经无法再深入讨论下去,就跳起来查书。那种觉得她们离开我们一定会有莫大不适的使命感完全被松弛的舒适掩盖了。昨天夜里,有那么一瞬,我闻见她们用手摸我脸的画面,我清楚,这是思念的生理反应。她们在家里,跟新鲜人和新鲜玩意相处之余,可能也会想起我们。这段日子是我们生活中的空镜,容纳,引发我们互相的情感。

        想起小津安二郎那些既无人物在场,也没有特定意图的静物和空静,人们认为这是小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21 20:23)
标签:

育儿

终于,她们留起了头发,有了一些小女孩的轮廓,

我再也不用对着不惜闯红灯穿过一条马路也要过来搭讪问问“这是龙凤胎还是双胞胎?”“男娃还是女娃?

的热切大婶解释她们的性别。

但,路人甲怎么会轻易降低热忱。诸如“吃啥牌子的奶粉?”“请了几个保姆?”“为啥不穿一样的衣服?”

'哪个比较好带?'“你的生活是不是已经乱七八糟?”“为什么要捂着尿不湿?”“为啥要骗人说你们自己带娃?”之类的问题,一直不绝于耳。

我也经历了从佯装礼貌讪讪应和,到充耳不闻高冷微笑的心路历程。

近两年,也不是没焦虑过,好在已经学会不沉溺于焦虑本身,徒手带娃滋生出的自信成了源头活水,推着你披荆斩棘。(当然,肯定会有刚愎自用的时候,也不能忘了假装检讨)

“你偏心哪一个?”“她们会不会老是打架?你怎么办?”是最近的新问题

咳,她们身上的味道,叫妈妈妈妈时的语调,在你身上拱来拱去的力道都是完全不同的,爱,又怎么会有差异呢

倒是第二个问题,自己磨啊磨,锤炼出了些沙粒。

一岁三个月以后,她们开始对物品宣示主权,近期,这种主权开始蔓延到对母亲怀抱的主张

人们天然认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20 21:27)
标签:

育儿

可能是我太容易哭了,哭这种状态对我意味着舒缓焦虑,忘却尴尬,求被拥抱,减轻疼痛,表达激动的喜悦,

反正种种种种,所以,我也从不觉得,她都哭了!是一件重要的事。

上学的时候,我经常放下跟娘亲倾诉思乡之情的电话就投入跟舍友热烈的卧谈,

根本顾不上擦眼泪,就让它们干在脸上。

可现在,往往陷入尴尬。

我带俩货在草地上打滚,妹子跌了一跤,假哭了两声,照惯例,大家都装作没事,就过去了,

好不好的杀出一位大婶,火上房似得催我抱起妹子好好哄哄,“快把娃哄哄,别让哭坏了,快快快”

妹子像受了莫大的鼓励,瞬间想起平日里被我“漠视”的种种委屈,摆开阵势哭将开来。

我只好装作智商和行动力都有限的样子,愣怔了十来秒,并不卖力的上前哄了哄妹子。

带着俩货在大婶们的指戳中走远。

随着她们越来越熟悉人类的情感表达,这种尴尬愈发常见。

我经常要制止姥姥姥爷对她们哭闹时的过多关注,

倒不是负气,“让她去哭!”

相反,“让她哭一会儿”,难道不是温柔的宠爱吗

人类的情绪太复杂,高朋满座时突然袭来的落寞,两情相悦时浮现的一丝隐忧,都是常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猪小魅
猪小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018
  • 关注人气: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猩猩成堆

行宫

统计下人生

角炮同学

如题,隐秘犀利

文艺老青年

会照相的都是牛人

纳米小妹

认识最久的女博

文火煮人参

又是小妞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