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湘楚朱贤林_拙缺斋主
湘楚朱贤林_拙缺斋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342
  • 关注人气: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大驾光临,请多教正!
除注明者外,博文均系原创,谢绝转贴。欢迎选稿,请寄给样报样刊与稿酬。编辑与作家请加QQ105774548,不闲聊。感谢合作。
通址:湖南省怀化市紫东路大汉龙城兴龙府六栋507室: 朱贤林收
邮编:418000。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64篇)
国外 (0篇)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原创

文化

分类: 农夫行走

刚从南方回来,身上浓稠的海腥味,尚未被五溪清凉的山风吹净,沾滞在指趾间的咸味细沙,还没有被澄澈的舞水河水冲洗净尽,又接到得往北考察的通知。网上说,北方正被冷空气侵袭,有些地方已经大雪弥漫,于是,在包里塞上足够的寒衣,就上路而往北而去。

往北的路上,其他事件且待日后慢慢道来。此刻,最想说,也令自己感受最深的,是泰山的书法好迷人。

到达泰山的那天早晨,天空灰蓝。头上的太阳,被厚厚的云层遮盖,不见踪影。从泰山脚下往山顶望去,只见悠悠飘荡的云雾,款款缠绵在泰山山腰山顶之间,嶙嶙山石,亭亭青松,在云雾间忽隐忽现。那一刻,虽人站泰山外,亦难识真面目!五岳之首的泰山,那种傲然的气势,扑面而来。

2009-11-15 14:5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9 08:55)
标签:

原创

文化

情感

健康

分类: 农夫诗歌
晨  

今日起,恢复晨跑(今年第一次),本年度洪江市国际半程马拉松赛将于3月31日开跑,心向往之。
——题记

窗外处处鸣啼鸟,
床上老汉装狗趴。
若非不喜凑热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8 10:58)
标签:

原创

情感

文化

时评

分类: 农夫杂坛
朋友圈中转在一场“国际临床科室管理年会”上,协和医科发表了《做与文化相适应的医生》的主题演讲的帖子,主要内容是阐述关于价值观与人文智慧。读后感慨良多,在转发的同时,写了一段读后感,录记如下:

有时候觉得信仰子虚乌有之上帝的人们好傻。
但是,他们傻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上帝真属子虚乌有么?答案是你既无法肯定,也没法否定。
有人写诗:“上帝让我们/一次次死去/而他/却永存”。
这诗读着似乎有道理,其实大有问题。人之消逝只因人之'存',上帝不死是因其无'存'。我们说精神永存即类此。
上帝只在你信仰他时,他才进入你的世界;他进入你的世界,能给你我的,就是神圣价值观。
在华夏民族的传统文化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7 19:13)
标签:

情感

文化

原创

分类: 农夫诗歌
一、2018年总结与2019年宣言

灵犬退隐,金猪就位。
往事清零,爱恨随意。

犬去猪来,岁月无憩。
往事清零,爱恨随你。

二、己亥正月初二

区有小池在喷水,
己亥陪我过新年。
国疆儿郎在戌守,
老翁静焙享乐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30 13:44)
标签:

原创

文化

情感

大雪

2018

分类: 农夫散文

2018年的岁尾,是值得记取的,因为雪。
雪,应该是在12月28日晚间开始的,29日早起,外出时节,雪粒如盐般泼洒,脚一落地就感觉滑得不行。对于我而言,除了“滑”得不敢行,完全没有雪的感觉。这雪,毫无意义。
真正意义的雪,是从这日傍晚开始的。大多还是雪粒,但已铺展成层,有了一定的厚度,下脚虽然沙沙作响,已有了一点儿绵软,给人以期待。
今日清晨起床,撩开窗帘,虽天色微明,外面的世界已是一片雪白,急急下楼,想着若在这一片白色世界留下自己的第一行脚印。“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古人的话诚不我欺,地上早有二三行足印赫然在目。行在中流,是世人常态,不能做第一,实在也没有什么要紧。抬步入雪,淹及脚踝,一种踏入软绒的感觉令人精神振奋。
真正爽的感觉,来自吃罢早餐出门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文化

情感

梵高

分类: 农夫读书
 任何“困苦”都可以成为“财富”
——读《渴望生活--梵高传》(一)

第一次知道温森特>梵高这个名字,是很久以前一则消息,说是他的一幅“向日癸”拍卖出了二千万美元的天价。艺术与农业,甚至“三农”,完全不搭界,因此不可能去留心——至少当时自己的认知是如此——也就更没有去一探究竟的欲望。但是,那个一幅画二千万美元的价格,还是震撼到我。也只是震撼而已。
后来,也断续地读到温森特>梵高《夜空》、《奥维尔教堂》等画的拍卖讯息。但也只是讯息而已。多一点的感受,就是这应该是一个很牛的画家,一位才华横溢的外国红胡子,生前应该挺潇洒、浪漫与富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28 20:38)
我这里说的是小管理,也就是执行层面的管理。大管理或高层管理、决策管理是大课题,不是我力所能及的。
小管理,手下几个人,几十人,或者百十人,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它需要的是你带领着这些人,去完成上级或者老板交代、交给的某些定性或是定量的工作任务。小管理,就是不需要你去作出决定决策,只是去执行落实完成某项工作某些工作或某件事某些事的管理。
嗯,就叫做执行管理吧!
执行管理主要是做,不是想。当然,你得想如何做好事。但此想,非彼想。是如何完成、做好事情的想,而不是去决定、决策事项的想。
今天猛然听到一位“执行管理”者的一种论调:“我只要管好就行,做是不想的”;前提是领导说了“只要我管好”。我晕!
其实,我知道这位执行管理是肯做一些事的,也做了很多的事,但现在他的思想,我感觉出了问题:不管那个前提“只要我管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文化

情感

分类: 农夫杂坛
在我小时候,爸爸常给我们讲故事。其中,有一个大头鬼的故事,至今记忆犹新:
有人跟效四公(我们那儿的一个长者,按辈份我们得叫公公)说,后面茅厕有个大头鬼,人夜半如厕,常常出来吓人。大头鬼长舌头,伸出来有一尺多长;大脑袋,大如一个簸箕。
(我们一些围着听的小孩吓得浑身发抖,大多紧紧傍在一起,一动也不敢动。记得那时,我还好,只静静地听着。)
一天半夜,效四公举着油灯去上茅厕,大头鬼终于出来了。效四公如若未见,如厕如常。
大头鬼说:你不怕么?
效四公说:我一个人,需要怕你一个鬼吗?
其时,正好效四公如厕将毕,说:对了,我要刮屁股,你将灯给我举一会。
于是,将灯放在大如簸箕的鬼头上。
鬼颤抖说:好,好。我再也不会出来吓人了。
从那之后,再也没有听到有人说夜半如厕碰到大头鬼了。
小伙伴们散去后,老爸问我:你不怕?
我说:我在想你说这个故事给我们的意思,肯定不是为了吓我们。
老爸说:对!这个世上本来就没有鬼,是人们疑心生暗鬼。你越怕,就越有鬼。没有鬼吓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6 10:34)
标签:

原创

情感

文化

分类: 农夫杂坛
失眠,其实没有什么好说的。读小说、散文、传记甚至书信等种种叙述类文字的书中,都会时常碰上失眠的记述。有的让人忧闷,有的让人难受,有的让人莞尔一笑,有的让人嗤之以鼻,主要看叙述内容,还要看读时你的心情。调动人的情绪,事关因素太多,并非纯由某一主体决定。
《2666》第一部中就有一段关于从墨西哥返回伦敦之后丽兹“失眠”的记述:“海报上就是那张带有残手的作品,即约翰的代表作,上面用白色的数字标出了约翰的生卒年月。丽兹在信中说,此前我不知道约翰已经逝世;一直以为约翰住在瑞士,生活在一家舒适的疯人院里,整天嘲笑自己,尤其是嘲笑我们。我记得那杯葡萄酒从我手中滑落到了地上。我记得一对男女很高很瘦,本来在看画,这时非常奇怪地瞅了我一眼,仿佛我是画家从前的情人,或者刚刚获悉画家去世的一幅活人作品(而且尚未完成)。我知道离开画廊时没有回头看;知道自己走了好长时间,直到发觉我并没有哭泣,但是下雨了,浑身都湿了。那天夜里,我失眠了。”
作为作家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情感

时评

分类: 农夫杂坛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过这样的时刻:
看到一个女人,一个小孩,或是一个壮汉或是大大小小几个人,就那么跪在道旁,甚至,旁边还有一个被窝,被窝里包裹着一个人,我们会不由自主地将我们的手伸进兜里,去拿钱包或是零钱的时候,往往却又不由自主地将手缩了回来。
你们是不是时常有过这样的纠结。
我是常常有的,有时是实在的动作,有时是心里的挣扎。
如此的纠结,曾经是不曾有的:那时候,想做就做,想不做或是做不了时,就不做,心里头,是那么地淡然坚定。——那是什么时候,十年前,二十年前,还是三十年前?真是说不准了!
曾几何时,我们会变成了这样:不做,似乎于心不忍,有愧于道德良心;做了,又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念念不忘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