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拔哥的博客
拔哥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09,973
  • 关注人气:1,5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关注博主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145篇)
国外 (70篇)
友情的纽带

灵感的日报

建筑好设计

广告也精彩

顶级的定制

学习之榜样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公告
  
 
关于版权
本博客除特别说明外,所有文字,照片,均属作者原创,任何媒体或个人如需转载,请首先与作者联系并获得作者同意。
 
zhuweibanyueweilin@163.com
 
 
博文
(2019-02-16 10:56)
标签:

杂谈

李锐先生的离去,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离去,这位百岁老人,用自己的眼睛,身体,亲自见证了百年来,中国所有的沧桑磨难和欢乐,见证了辛亥革命的激烈,对国家的影响,见证了国家两大阵营的征伐的心痛,见证了敌人侵入国家的痛心疾首,经历了分外抗敌的英勇无畏,见证了长征路上的辛酸与希望,见证了新中国的成立的欢呼,见证了新中国一步一步地发展。

这样的一位饱经风霜的百岁老人,就在北京时间2月16日安详地走了。是的,我们在感慨百岁老人的离去时,内心更为感慨的是一本“活的历史书”就这样永远埋藏在了地下。没错,这位老人就是一本书,一本说都说不尽的书,一本探不到底的书。

李锐先生不仅仅是一位普通的百岁老人,他年轻时的职业更是值得人们尊敬的。

他在20岁的时候,在武汉大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幅员辽阔,从内蒙古和黑龙江接壤的中国最北端,已经有一条铁路串联,五天就可以从零下40度的北疆到了穿着毛衫可以过冬的南国,从落满枝丫的皑皑白雪一转眼就是椰林高耸暖风,吃食的丰富多样,人潮的蜂拥而至,即是提供了许多的机会,有促进了许多的争夺,老黑一伙喝着烈性的白酒,从下午就一直蹲坐在街边的大排档,看着过往的行人,有钱人有多种,港澳客商,不好动手,一旦有事媒体会炒大,公安压力大,办案积极,内地富户,来至广州深圳也多有保镖随从,至于,外国洋人,那更是雷池不敢动,国际影响了不得。

几个从林区流窜到繁华世界的土包子,看到的花花世界和囊中羞涩的钱财,搅尽了脑汁,试探了许多的途径,找到了最多的熟人,就是坐台的“小姐”,因为这个行业起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中国人最隆重的春节,算是过完了,一台不咸不淡的综艺晚会,一场花红柳绿的LED灯光秀,一座座城市灯火通明火树银花,一桌桌酒瓶子残羹剩饭酒醉饭不饱,一座座一时空了的城市不再拥堵显得冷清,一条条交通线路火车飞机挤上挤下北去南下,一部部手机手指划的痛快微信满天飞,一个个快递小哥终于可以停下脚步数一数兜中的钞票,一个个官宦也在盘点一个节日丰收的“硕果”能有几何?一辆辆城市开往农村的客车又返回头来再开行到城市,一个个官员提的依旧是食用油面粉慰问金挤在镜头前留影,一个个小鲜肉影星歌星轮番荧屏前挠姿弄舞油头粉面,一个个手机支付忙的欢实花的痛快买的实在,一部部单车黄的橙的蓝的如秋后蚂蚱蹦哒的没有几天,一条条大路在延伸高楼耸立冷清的没有几户灯光,一家家倾其所有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据史料记载,中原地区的古人穿上有裆裤子是从战国时期才开始的。当时赵国赵武灵王在邯郸实行“胡服骑射”的军事改革,就是穿胡人的服装,学习胡人骑马射箭的作战方法,此后, 中原人才穿裤子,到了汉代,汉昭帝时才把有裆的裤叫做“裤”。

什么东西,中国人都会有自己的历史渊源之解释,比如,臭不可闻的足球,可以和高太尉联系到蹴鞠,风筝和飞机到平衡问题之类闲篇。

关于裤子,我们这个时代的人还有幸看到,腰部一块大白布的高裤腰缅裆裤,有单裤,夹裤,棉裤,统一的都是黑白两色,然后有一根布带作为腰带,很繁琐又很原始的系腰方式,六十年代以前,农村老人依旧有如此打扮,脚腕处裤脚,还要用扎腿带束住裤脚和袜子。当下,只有细心的看老电影和故事才会有发现,裤子的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83年是刚刚从黑白电视机变成彩色电视机,旋转拨动一根伸缩天线,用到了室外的接收铝管架子,电视台多了,频道多了,广告多了,晚会也多了,还有什么综艺也多了,就是那兑了水的节目越看越磕碜,三十五年过去了,因为电视的普及,硕大的一台电视还不及一顿大餐和一瓶茅台的价钱,把电视机挂起来那个时候还是科学畅想,现在也已经普及到了乡村,长篇累牍的清宫戏,混蛋透顶的谍战剧,以及那些裤裆手撕之类的“抗日神剧”,幸好还有那些农科频道,科教频道,体育频道,气象频道,交通频道,供本姥爷换台之用。

那个老不正经的假发播音员改画毛驴也已经许多年,还闹出风流韵事不少,老黄瓜刷绿漆拌嫩,出演“小花”的女影星业已年近七旬,不知道那脸皮是怎么拽平的。时代的脚步就是那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拔哥信口说@/《过年可以看电影》

今年没有了贺岁片,少了“冯裤子”的风光,也没有怎么大肆的提及电影事业的繁荣,因为,那个行业红火的过了头,倒霉的也就快临头了,因为,打着什么艺术,文化,的幌子,就是自己捞那些无度的银子,税收的流失拿着猪开到吧,猪年正所谓“猪猪猪,生来怕屠夫,要想活得久,千万别增粗”,人怕出名猪怕壮,这话说的一点不假。

说着说着扯的远了,我早年看的诸多电影,正好赶上一个文艺繁荣的尾巴,就是六十年代中期,文革还没有开始,成人票甲级两角,乙级票一角五分,学生票七分,暑期学生票五分,也就是折合现在人民币五块钱,孩提时代,就是喜欢枪炮激烈的故事片,文革前正好是文艺最繁荣的时期,《智取华山》,《古刹钟声》《英雄虎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是我国较早的一篇白话小说。作者不可考,可能是宋元时人。《清平山堂话本》收入了这篇小说。主人公李翠莲心直口快,出口成骂,见谁不顺眼就骂谁。其骂人的语言艺术堪称一绝,可供网人掐架时学习揣摩。

本文录自《中华活叶文选》(第9号),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61年第1版。输入时修改了几处文字。

入话:

出口成章不可轻,开言作对动人情;

虽无子路才能智,单取人前一笑声。

此四句单道:昔日东京有一员外,姓张名俊,家中颇有金银。所生二子,长曰张虎,次曰张狼。大子已有妻室,次子尚未婚配。本处有个李吉员外,所生一女,小字翠莲,年方二八。姿容出众,女红针指,书史百家,无所不通。只是口嘴快些,凡向人前,说成篇,道成溜,问一答十,问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腊月二十三就是小年,半个世纪以前,春节也还是旧风俗的嫌疑,半遮半就,口号依旧是“过革命化的春节”,其实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什么是革命化,似乎有一点喊口号骗人的勾当,就像一个人,肆无忌惮的吹嘘自己,到了不要脸的地步。

过年,就是一个解馋的机会,肚子里没有油水,长的高大的除了基因以外,就是家境好的吃食富裕,家里有一只铁皮饼干桶,里面有存货,清早起来,有猪油炸的馒头干,米粥暖和另有一只咸蛋,晚上临睡以前,剥几粒炒花生,带着焦酥的香味,积攒的大白兔奶糖可以在周末,粘着牙慢慢的嘬着奶香,一颗黄橙橙的橘子,小手剥成橘瓣儿,揪着橘子的筋络,慢吞吞的在嘴里吸允,剩下的橘子皮,在窗台炉边晒干,一冬天的积攒可以在药店换得几毛几分,有这些伴着童年和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拔哥信口说@/《过年说年》

日子就像是坐高铁,“刷”的一下子,就过去了。快,有时候挺好,飞机高铁去个地方,抬腿就走,一会就到,吃喝玩乐,当天就回,有时候挺可怕,小区周边,不到半年,楼宇就把你投入石屎的森林,盖楼比庄稼长的还快,猪鸡鸭像是吹气一般速生,是我们儿童时代的理想,肉类是工厂里生产的。

似乎狗年的酒还没有咂摸出味道,猪年就到了眼前,街道上外地牌照的汽车开始了新一年的“走访”,生活的提高就是换车换房,就是喝好酒吃大餐,就是奢侈品全球购,快~买几箱外国啤酒,昨儿下单,今天到货,烧水煮开火锅,“跑腿”送来可以涮的肉片,出门不用零钱,手机一刷扫码被刷,这就得了,害得我忽然都忘了人民币零钱的样子。

五十年前,也是这腊月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杨兵的案子虽然破了,但是最终判刑确实挺难,一是有力证据太少,只有口供,那汽车沉在水库,打捞的地点也是无法确定,烧毁的尸骨也早被野狗吞噬,即便招供,记忆也都是大概,独自作案,也无同案,旁证也是空缺,只有被搜出的那些成捆钞票,依然乌亮的那把五四式枪支,被追回,也算是归还了银行,退回了武装部,广东肥仔被判三年,杨兵一案两罪行,判了死缓,也就算是暂时案件一段结束,冤死的刘栋命丧杨兵之手,不然的话,活到今天,说不定就是一个马云或者刘强东,做生意的脑子贼灵光,可是被贼算计了。

李援朝像是砸猪肘子一般,气急败坏的一泄恼怒,虽是解了一时怒火,代价也是触犯了法律,倒了霉的那些断腿,也算是伤害的案件,江湖令人尊重的林子江一生武艺高强却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