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世巍
朱世巍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3,829
  • 关注人气:8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这个题目以前在天天快报写过一篇,但不够详细,所以再写一篇。

抗战期间,人民武装所俘虏的日军人数,据《八路军新四军华南抗日游击队主要战绩统计》为:自1937年9月至1945年5月,共俘虏4057人。此后在“战略大反攻”(1945年6月-10月11日期间),又俘虏2156人。合计6213人。

但毛泽东于1944年3月21日曾致八路军总部:“查我军战报,多年沿用加倍数目发表的办法”。前述《战绩表》也属于当时战报。所以需要谨慎对待。再举例说,根据《战绩表》,新四军在1938年至1941年6月,共俘虏日军371人。可是2005年《党史纵览》的数字却是:自1938年到1941年7月,新四军俘虏日军90人。两个数字差异竟有近300多人。《战绩表》还记录八路军在1938年6月-1941年6月间俘虏了1400人,可同期承担重要任务的冀中军区只抓到60个俘虏(包括派给伪军的指导官、日本特务、医疗人员等),量级上的悬殊引人注目。

总之,战时为鼓舞士气而宣布的战报数字,似乎不能过于当真。

有其他统计吗?2011年《档案天地》引用过一组数字:至1944年冬季,八路军和新四军俘虏了2407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23 19:58)
测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23 18:18)
暂时在这里发消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百度战列舰吧的tuna_maguro网友指出,美国人所获得的8块VH装甲,按钢水编号,除3133号7英寸钢板(也就是美国人测试质量最好的那块)是1934年制造外,以及确定为信浓制造的660毫米钢板,其他都是1941年制造

笔者手头也有这份报告,的确如tuna_maguro网友所言。

那么这说明什么呢?这对了解这批钢板与大和型三舰的关系,很有帮助。

我对此也提一点看法。

根据保存在美国档案馆的大和舰(一号舰)工程记录,装甲板送到施工现场的时间,最早一批是1937年10月5日,最后一批是1940年11月19日。也就是说,大和型全部2万多吨装甲,都是1941年前制造的。

其中,64块水线41公分主装甲板,送到施工现场的时间,是1939年12月28日-1940年9月11日。而主炮基座装甲几乎是最后送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所谓“假外媒”,明眼人应该明白是什么东西。其实“假外媒”的历史源远流长,甚至曾有过极大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光辉过去”,这就是著名的“假顺天时报事件”。

对此事件,引述客观资料如下:

 

袁克定曾假造《順天時報》供袁世凱長期閱讀(部分)

2013年12月19日15:39    來源:人民政協報

《順天時報》是20世紀初日本人在中國發行了30年的中文日報,也是於北京創刊最早的近代報刊。《順天時報》曾經對於中國的近代化發展提出了各種建議,對於一些事件做出了較為公正的報道,但這無法改變其為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中國服務的“機關報”本質。

到了1905年,日本外務省發現了《燕京時報》的“輿論宣傳”價值,於是用1萬日元將其收買。該報轉讓給日本外務省后,成為日本政府在華的“官方機關報”。1905年7月21日,該報正式定名《順天時報》(時間另有不同說法),並獲“大清郵政特准挂號認為新聞紙類”資質,在北京地區發行。曾任順天府尹的陳璧為《順天時報》題寫了報頭。該報取名順天,是因為當時北京的別名為“順天”,同時又取“順應天時”之意。

其間,《順天時報》贏得了巨大的社會影響,甚至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要么陈光标这人不大聪明,要么是故意使坏。纽约时报本身是美国最替tg说话的报纸。不收购它,美国人不明白纽约时报亲近tg的真面目,还乐意听它说话。收购下来了,还有谁信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丹尼.井上已经死了一段时间。大战时他作为日裔美国人二世参加美军,被德国人炸掉一只手。战后成为亚裔政治明星。年轻时竭力标榜对日本的强硬态度以赢得政治地位。年纪大了地位高了,却公开在慰安妇问题上为日本辩护,钓鱼岛冲突以来利用其美国政坛四号人物的地位积极跑动于美日之间,为日本打气加油。死后则成为奥黑标榜对日友好的工具,一会以他的名字命名军舰;一会在尸体上按个新勋章。

今年日本出了2本朝鲜半岛题材的大热历史新书。一本描述日本人战后在朝鲜遭到当地人强奸迫害,作者是个日裔美国人;另一本则打着“学术”旗号,为日本在朝鲜的殖民统治辩护。作者又是个日裔美国人(还有一个非日裔的美国人第二作者)。

前者作者大战结束时就住在朝鲜,战后才迁居美国。所写都是亲身经历,倒不难理解;后者可有意思多了:作者乔治.秋田,和丹尼. 井上一样,是日裔美国人二世,1926年出生在夏威夷。无论英文还是日文,他的简历大都是从1951年开始。当年他从夏威夷大学毕业,后来又在哈佛进修,当过美国驻日大使赖肖尔的顾问,在夏威夷大学以教授身份服务到1984年退休。现为夏威夷大学名誉教授。主攻方向是亚洲特别是日本的政治历史。

乔治.秋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饭岛访朝,受到朝鲜高规格接待。牵动各方神经,且将前后动态简略综述一下:

 

4月底,70年代逃往朝鲜的日本极左分子,突然接受日本记者采访,并在日本出了本书,表示愿意回国谢罪并受审,但又赌咒发誓说除了当年劫机逃往朝鲜外,并未参与绑架日本人的罪行。显然,他们希望回国,同时希望回国后能少坐几年牢,至少不至于彻底身败名裂。

 

另一方面,某些报道透露,朝鲜多次向日方暗示“如将几个日本人送回国,日本社会对朝鲜的态度是否会改善?”个人判断,朝鲜所说的“几个日本人”,有可能是当年被朝鲜强行绑架的日本人,但也可能是上述几个极左分子。或者是两部分人都有。

 

这些极左分子在朝鲜居住了几十年,这个当口突然表示要回国受审,研判要么是知道朝鲜打算送他们回国的计划,要么干脆就是朝鲜逼他们表态说要回去。回去基本是肯定要坐牢的(劫机罪跑不掉,其中几个人可能还会以“绑架罪”被起诉)。所以他们在日本出书,估计是两种原因:一,假设朝鲜真要送他们回去,事先必然造好舆论,说成是他们“自愿”的,好让朝鲜摆脱“卖掉投奔者”的坏名声;二,预先辩解,为他们自己减轻罪名;三,试探日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8人去往朝鲜后,被集中在所谓“日本革命村”居住。其中几人与北朝鲜通过绑架或其他渠道搞来的几个日本女性结婚(其中一名女性回日本后称这种结婚是强制性质的)。

 

8人现状如下:

 

田宮高麿:1995年病死于平壤。

 

田中義三:1996年在柬埔寨被捕,2000年引渡回日本。判处12年徒刑。2006年因病被释放。第二年死去。

 

柴田泰弘:1985年回到日本后被捕,判处5年徒刑。2011年病死在日本。柴田泰弘的妻子也回到日本,宣称与其结婚是被朝鲜所强迫。90年代与之离婚。

 

岡本武:据其他返回者称,此人去朝鲜后对主体思想持抵制情绪而被隔离。1988年北朝鲜宣称其死于山体滑坡。一说他企图逃出朝鲜,被抓回来送到收容所后死亡。日本警察不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在昨天一个微博里写道:“哥舒翰石堡之战被文人大肆吹捧,却是一次自损数万歼敌仅数百的惨胜。”

 

似乎有人对数据表示质疑。

 

有怀疑很正常,我个人就信奉怀疑一切。不过秉着有一份资料说一份事实的原则,我们还是先来罗列一下资料来源吧:

 

《旧唐书 列传第五十四》“八载,以朔方、河东群牧十万众委翰总统攻石堡城。”

 

《新唐书 列传第六十》“天宝八载,诏翰以朔方、河东群牧兵十万攻吐蕃石堡城。”

 

两唐书说法一致,都是投入十万兵力,当然估计也是互相抄的。

 

《旧唐书 列传五十三》 “ 其后哥舒翰大举兵伐石堡城,拔之,死者大半(此处指唐军伤亡符合王忠嗣的预测)”

 

《新唐书  列传第五十八》“后翰引兵攻石堡,拔之。死亡略尽(上同)

 

对于伤亡,旧唐书说法轻点,是“死者大半”,新唐书重点,“死亡略尽”。不过都是概说,非确数。假设以新旧唐书所记载的兵力“十万”为准,则死者当在5万以上。

 

《唐鉴》“八载,帝使哥舒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