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简介
朱山坡:
个人资料
朱山坡
朱山坡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5,794
  • 关注人气:6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存档

深山来客 

有一年夏天,洪水过后,镇上的人看到一个陌生的中年人背着一个耷拉着头的女人走进电影院。他们觉得很奇怪,迅速摸了一下情况。令人吃惊的是,中年人是撑船从上游的支流鹿江来的。一条简陋的乌蓬船,窄小得只能挤得下两个人。蛋河很少行船了,因为湾多水急,十分危险,曾经翻过好几次船,淹死过人,尤其是洪水过后,河道更加凶险莫测。鹿江很长,很窄,满是水草,几乎不为人知,它的尽头是鹿山。对蛋镇上的人来说,鹿山既陌生又遥远,像传说中的地名。蛋镇没几个人去过鹿山,不仅仅是因为偏僻,还险峻,不通公路,是深山野岭,仿佛是世外之地。过去是瑶民住的地方,他们很少出山,现在已经人迹罕至。中年人自称从鹿山来,都把蛋镇人吓了一跳,那得经历多少艰险啊!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存档

1985年的莎士比亚

       因为文化站录像厅放映三级片,蛋镇电影院曾经有一段时间门可罗雀。但并非一直闲着。有一天,来了一个长发及肩的毛头小子,身材矮小,穿喇叭裤,上身穿印有切·格瓦拉像的T恤,硕大的墨镜差不多遮蔽了他瘦削的脸。他站在电影院外抬头瞧了瞧电影院,一副不屑的样子,自言自语地叹了一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存档

越南人阮囊羞

 

那个夏天的电影院常常弥漫着一股比清凉油更刺鼻的气味。那是因为几乎人人都涂了白虎油防蚊。白虎油是越南特产,这玩意还能醒脑提神,但它的神奇功效却是活络通经,去伤止痛。蛋镇人都喜欢白虎油,还因为它是最便宜的进口货。

人们还记得白虎油第一次出现在蛋镇的情景。那是1985年的夏天。一场台风和洪水刚过,蛋镇人十分沮丧,找不到快乐的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下流美工 

有一阵子,我十分仰慕一个从没曾谋面的女人。她是电影院新来的美工,听说她每天就在电影院后院的工作室里手绘海报,吃住都在那里,从没有踏出电影院半步。甚至没有人关心这样的美工是男人还是女人,因为他们都不在乎美工。多少年来,电影院的海报就是那个“公告体”,那么几行字:

今天放映:

故事片《XXXXXX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9-10 13:36)
标签:

存档

1、 你的哪部作品、哪首诗的灵感,来自于鲁院的学习?是课堂、阅读或者与老师或其他作家的交流?能否描述一下爆发灵感、形成构思、落于文字的过程?
答:2012年春天我读鲁17班。入学的第二天我便开始了长篇小说《懦夫传》的创作,到结业时,已经完成了大半的篇幅。期间,写了两三个短篇,其中有一篇《惊叫》,写的过程很特别,是在与鲁院的一个同学互动中完成的。她写诗,尝试写小说,请我写一篇新的小说,把写作过程中的感受、思考方式、处理技巧记录下来,每一个情节和每一个细节的灵感从哪来,为什么这样写,为什么不那样写,都告诉她。这样的经历对我也是一种促进,后来我写小说也是这样思考了。后来这个小说引起了反响,多个选本选了,被翻译到日本等国,还被影视公司看上了。而这个同学的小说创作也突飞猛进,后来在《收获》接连不断发表了多篇小说,迅速成名。写长篇的过程也得益于上课老师的启迪,比如对人物性格的塑造,如何努力在文学史上塑造一个经典的人物形象,听课时会引发我的思考。《懦夫传》就是雄心勃勃地塑造一个独一无二的“懦夫”形象。在听课的过程中,既受到了鼓励,也被一次又一次警醒,不断修正自己的观念和构思,使得创作沿着一条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存档

蝶花派出所实习民警小宋刚报到的第一天便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传来深沉而急促的呼救声。小宋神色紧张地追问报警者的详略情况,是不是遇到危险了?具体在哪里?能不能先作自救措施?等他一问下来才知道,打电话的是一个老太太,不是她身陷险境,是她听到了她所在的仙鹤居民小区有人呼救,不仅仅她听到了,小区的其他人也听到了,虽然不知道声音从哪里传来,但确实听到了低沉的、哀求般的呼救声,尽管声音低微,若隐若现,如海面上溺水者的惊叫,但还是像闪电一样穿透了她们的耳膜,让她们既心惊胆战又焦虑不堪。

小宋向所长汇报。所长说,不管她,打报警电话的那个老太太神经有问题,这几天她老打电话说这个事,大前天、昨天老赵都去了仙鹤小区好几回了,哪有人呼救?屁事也没有。小宋说,那就先不管她。可是,过了一会,电话响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6-29 23:14)
标签:

存档

           在南方写作

我生长在南方以南,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不知道北方在哪里。在我的想象里,北方意味着雄浑、辽阔、古老、强悍和摧枯拉朽。我一直仰望着北方。小时候,我们村里人都认为,但凡不说粤语的地方都是北方。他们对说普通话的人充满了轻视和排斥,像原始部落对待外来文明。后来从事写作才发现,我的思维方式全是粤语的说话逻辑,每写一句话都得把它“转换”成普通话,得用“北方”的词汇替换更为准确生动的方言。此时我才理解村里人排斥普通话是有理由的,而且理由远不止于此。因此,我觉得像我这种狭隘的南方人的文学创作是以放弃语言的差异性为代价的。当然,哪一个作家不是这样?只是后来我发现自己不仅如此。北方犹如深邃的夜空,仰视过久了,自己竟被吸食、吞噬,让我自觉不自觉地放弃了更多的“差异性”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存档

李 一|灵魂捕手——朱山坡论

2018-05-26 09:42小说/人物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存档

文化

时评

朱山坡:诡谲而富有诗意的生命图腾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和朱山坡回到朱山坡作者:梁晓阳
    广西北流市六靖镇那排村朱山坡组,著名作家朱山坡的家乡。12月12日,由我驾驶,朱山坡带我,吉小吉,谢夷珊从北流城区驱车六十公里,参观他的新居旧屋。这里有朱山坡苦难的童年,这里是获郁达夫小说奖《陪夜的女人》故事发生地,这里,朱山坡写下了长篇散文《我的名字叫故乡》。这里,既有他兄弟合力建起的新楼,也有泥砖黑瓦残垣断壁的老屋,既有朱山坡勤劳善良的母亲,也有他早年栽种的桔子树桃树,有摇出丰收音乐的风柜机,也有等待采收的木瓜,有静静诉说往事的修竹,有又肥又大的土鸡土鸭,有他往昔烧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