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浊海飞鸿
浊海飞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540
  • 关注人气: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散文随笔

    身在浙江这块江南之地,有时候觉得自己幸福度还是挺高的,这样的幸福度较大程度上取决于个人对这座岛城的领会与体悟,来自于即时尚存的冬暖夏凉的适宜气候,以及岛间自然生成的空气的清新与舒畅。“江南”这个称谓是我许多年前我的一个北方朋友到江浙地区游玩之前特别说起的:“我要到江南来玩了”。听得出他的言语间对于“江南”之行是有着些许期待和兴奋情绪的。兴许恰恰是北方朋友提及的“江南”两字更能衍生出某种寓意。是啊,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然而身居江南几十年,一些少儿时期的“绿如蓝”的东西已渐渐地被来自于外界的物质或是精神所侵蚀着,我常常在内心里试问,这河还有古时的“河道、河沟、河谷、河流、河滩、河沿、河鲜、河港、河湾、河网、内河”之意味了吗?我想,久居江南岛城之地的人都会有一种感触的,或许也会为一些自然河流的渐渐消失而平添一些遗憾的。印象最深的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曾与企业的众多同事们一起满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随笔

有些时刻,我承认自己是灰色的。60年代末,在我刚刚准备启程迎接人生中最为幸福快乐童年的时刻,一场举国上下的政治浩劫,一场人生中最大的灾难不幸降临在我和我的家人身上。我不想细细描述发生在父亲身体上的惨状,只能用“惨烈”两字来说明父亲当时的状况。我的父亲的确是非常惨烈地躺倒在这场深重的历史动荡之中。我也因此知道,有的人天性是残酷的,就如同战争是罪恶的。

在我的生命中,我的儿时印象与父亲的影像总是会某个特定的时间里相互交融、相互交错的。我的父亲是一位魁梧的,带有刚毅个性的汉子,他是一位经历过抗美援朝战场之后辗转到东部海岛工作仅仅三、四个年头的壮年男子。有人说,或许因为他不识区域人际的“水性”,才遭“惨烈”之厄运;有人说,或许因为他的太过坚忍,才会因此付出性命的代价。而我以为导致父亲离开人世更多的是他从部队上沿袭下来的遵命意识、忘我意识。他应该也可以象别人一样逃离的,而不至于把他年轻的生命搭在这样的事件上。我常常为父亲的“惨烈”而遗憾,也常常会想起父亲的遗容。

也许父亲不会知道,他的匆匆离世,留下的只是家人们望不尽的暗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2 14:07)

 五月启程,这个明朗的季节,魅惑着我走进国网岱山县供电公司大楼。海之城,电之魅,华灯绽放,如花树茂盛。电网,似是无形的流水,不停地在我们有生的生命中穿行,亦如在有生的生命里感受着海的波浪,无法停止,也无法释怀。

    有人说,电力也有波浪的,就像海岛人身边的海浪无时无刻地层层翻滚,那是电力劳动者无时无刻的辛劳与快乐,那是他们精神与文化生活的波浪家园。这是在国网岱山供电公司电力生产调度大楼听到公司领导介绍企业运营情况后油然而生的一点臆想。

    虽然家住岱山,但已是多年没有进出供电公司的营业厅了,这得益于供电服务体系的完善,日常的电费缴纳早已采取一种信任、便捷的银行支付方式。此际,走近供电公司的营业窗口,一百多平方的区间墙上,公示着做工精美的“国家能源监管信息查询电话、供电职工服务手册、用电业务工作流程”等各项管理制度,以及多途径的交费方式。还有各种便民的服务箱柜,渐次地坐落于区间的各个角落。

    不知当时何许心情,在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3 09:31)

仙洲桥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我从北方随父母移居于四面环海的岱山岛,有幸的是住在当时就相对繁华的高亭镇上,高亭的前面就是海,从此也打开了我对大海的记忆,而大海的记忆又是从船开始的。船是海岛人最深的印象。

        岱山县由400多个岛屿组成,我儿时的记忆,也就是从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开始的。那时候的高亭镇城区范围很小很小,印象之中也就是现在的安澜路这一带算是城区了,而我小学、初中所读的高亭小学属于高亭镇的中心位置。

        虽然没有居住在岱山岛上纯粹的渔区里,但是每天出门还是能见到海面上驶行着各式各样的船。六七十年代里,作为支柱产业的传统生产渔船普遍不大,也就几吨、十几吨级的木质渔船。见到过最大的船只恐怕就是运输船了。我的父母来岱工作后的邻居好友中就有撑运输船的,而且那位叔叔的几个儿子也是撑运输船的,他们回到家后常会过来带我去他们家,有时候也会带着我去运输社的码头上看他们工作的运输船。而且,离家不远的安澜亭边上还有驻扎的海军部队的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似空中的一叶风筝,牢牢地被远方那一根线牵引着。

    过年前夕与母亲持续的电话联络里已早早地与母亲约定,2015年的除夕之夜与母亲一起守望新年的来临。农历十二月廿八日凌晨,早早地起床,为了赶上岛城去往三江码头6时40分的早班快艇,也为了别让远方的母亲太过牵记。当然,此次的约定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让老家的一些亲人、朋友们分享一下我女儿的新婚之喜,以此小小地答谢一下我的故乡之人。

    很早以前,因为父亲的早逝,就把母亲的故乡当成自己的故乡了。母亲的前半生应该算是漂泊的人。母亲第一次的漂泊或是因为战争,听说母亲在很小的时候就因为日本的侵华战争,不得已随从我的外公从南京城里被迫迁居南京城外,这应该不是母亲自己可以定夺之事。然后母亲在南京城外上学读书,安静地度过了十多年的青春时光。母亲的第二次漂泊之旅,是基于母亲自我人生的一次选择,母亲选择当了一名军属。据说,我父亲当兵的那个时阶段正赶上抗美援朝战争,也上过前线。我的父亲与母亲的姻缘来自于我爷爷与外公的交情。我的爷爷是位汽车司机,我外公是基层车站的站长,一来二去的就慢慢相识了,然后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23 13:34)
标签:

情感

分类: 散文随笔

    今夜在文心书吧值班。书吧是我业余的作家协会自己置办的一个文友们聚会的地方。书吧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一间门面房,也就百来平方的房子,位于岛城新区海边。

    书吧,屋内用木板隔为上下两层。书吧是2015年初装修的,进屋时会有一种好心情,新书依次在靠墙的橱柜上,就象满目的新人,那样书在我看来象是有些靓丽的女子,那种款款的欲仙欲飘样子的女子。眼前还是会亮闪一下的。

    书吧,比我暂居的家大了许多,却是一下子空旷了我的心。进门一刻,感觉今夜可能是一个人孤零零的。然而第一时间,迅速想到的,应该在客人到来之前做些什么。趁着电热一壶筒装水的时候,空闲着转回吧台,看着吧台上的记帐本,书吧近来的生意很是清淡,一周内也陆陆续续的只卖出五六本书的样子。这似乎又增添了心内的一丝孤寂。然而这孤寂倒不是我最怕的景象,最近仿佛对于这种独自的孤寂感已经习惯。在孤寂中等待因工作繁忙而迟归的妻子,淘米、洗菜、配菜,准备就序简单的晚餐应备之物;然后在孤寂中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或看一会儿闲书,或上一会儿闲着的电脑,浏览一下白日里没有静观的新闻;或是玩几盘清墩游戏,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24 13:24)
标签:

情感

历史

分类: 散文随笔

  很多时候会默默地想起不在一起居住的母亲,也会自然地想起母亲的家乡——南京市郊的一个县城,那是一个有着秦淮源头称谓的纯朴的大陆区间,那是一个我曾有过短暂岁月停留的一方纯朴的土地,但即便只是小小的“暂居”,却总会不时地占据我的思绪空间,甚至于魂牵梦绕到那个天然的水系,想念那个哺育我青春岁月的地方。

  很多时候会想起家乡,也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余光中先生的一首诗: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也许是因为有了一定的年纪,情不自禁地会回想一些人生岁月的经历,自以为是一个注定有着某种乡愁的人。幼儿时期,随从部队转业的父亲,告别了出生之地河北保定,来到了千岛之城的岱山岛。二十有余时,又告别了曾让我度过了童年、就学、进入社会的岱山岛,来到了大陆南京。三年时光,我又告别母亲、告别家乡,重回海岛定居。在一路的告别声中,却往往都是默然的,在偶尔的思念里,又是久久地回味着“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尽管常常会压制着自己的情感,但泪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秀山

岛城

    海岛秀山之美,美在盈盈山水间,美在百年历史里,美在今夕的记忆里。她四面环海,像是一条小船静静停泊在大海里。她又是鲜活的,那四岸的浪花簇拥着她,象是田野中盛开的一朵向阳花,灿烂着,美丽着。

    在岱山岛行政区域的400余座岛屿里,住人岛只占极小的比例,秀山是其中之一的住人岛屿。从秀山整个形体看,秀山岛像个弯弯的半月,自然地镶嵌于极目的海域之中。它是海岛里为数不多的以农为主的一片海域。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因有朋友在当地邮政所工作,打开了接近秀山的大门,偶去那里,除了感受海的气息,更多地是徒步于秀山北浦的几条乡间小路上,时不时地唱起那时候最流行的叶佳修的《乡间小路》,真实地感受着老牛、牧童、蓝天和云彩。真实地感受静寂的夜晚,静寂的心灵对白。那时候的日子是朴素的,而如今那种朴素也成为我对秀山最深的记忆。

    之后的几次往返秀山,听说,秀山岛是海上三仙山之一的“方丈岛”的传说,后来又有了“海上香格里拉”之称。或许后人也更有一种美好之畅想吧。秀山岛原本有秀山与兰山两座岛屿,两山为海所隔,清光绪年间围海造田后两山相连,故又名兰秀山。岛上东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28 10:10)
标签:

情感

    每逢过年,母亲就会特别牵挂我这个已在海岛生活多年的她的小儿子。也因为生活中的一些原因,我不能做到年年能在春节期间与母亲老家的亲人们团聚,但我却是在心里特别记挂我的亲人们,或是“每逢佳节倍思亲”的烙印埋的太深了。

    这几十年来,在我不能去往母亲那里过年的日子里,母亲的电话象是单位上的月度工作计划,总是满满地排在她的生活日程上。大凡与母亲生活在同一城市里的我的大哥、二哥家里,或是我那老舅家里四个儿女一大家子人有个什么事情的,母亲就会随时飞个电话过来让我知道。晨晨去他新媳妇的老家过年去了,要到初几才能回到你大哥家里。露露今年带她男朋友来你二哥家过年了,你二哥叫我去他们家吃年夜饭。如果是刚好在他们的家里,就会顺手把手机递给他们,让我聊上几句,听听大家的声音。

    在我刚离开母亲来到岛城时,只要是春节到了,媳妇也是分外地懂我当时的心情,我们也几乎是经常在春节期间回与我的家人们团聚去的。每天也总是跑来跑去的,东一家西一家的吃饭、聊天。每年也总有一些新生事物的诞生,或是表妹带男朋友来了,要去看看;或是表妹有了新生命了,要去看看;或是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三角包 花卷 馒头

 

清晨,刚睁开眼就在朋友秀枝的微信里看到了一大盆子的三角包和一大盆子花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