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竹露
竹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6,123
  • 关注人气:1,1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说我
李晓旭,曾用笔名竹露滴清响。祖籍山东,现居长春。素面朝天,长发过肩。好音画喜绿茶,曾独行过云南、西藏等地。作品见《诗刊》《作家》《星星》《诗选刊》《诗歌月刊》《飞天》《扬子江》《中国诗歌》《黄河文学》《文学港》《中西诗歌》等国内外刊物。作品被《格言》《文苑》《现代青年》等杂志转载。曾获全国性诗歌及散文大赛奖项。
作品入选《2006中国最佳诗歌》《2007中国最佳诗歌》《2005-2008当代汉诗观止》《21世纪诗歌精选》《21世纪最佳诗歌2000-2011》等多种选本。
著有诗集《行吟》《空·色》《呼吸》以及《圣经小故事》等。
此为私人花园,请勿随意采摘。
用稿请在本博留言幽香:
zhulu7758@163.com

通联:

130062长春市普阳街128号晨光国际大厦B座510

新浪微博
爱心时光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1-07-31 14:09)

勾  魂(九首)

              李晓旭

勾  魂

他们像花瓣一样

躺在七月里

 

鸡鸣三声

音讯全无

 

亏你们七日后还记得乳名

恍若雷电后便谣言四起

 

梦见骨头的人

蚂蚁开始啃噬红色的狮子

 

一口一口

再不肯露出半点破绽

 

听见火车汽笛

屠夫们吹起了喇叭。面颊微微发烫

 

最近的距离

 

西九号与东九号

距离约两公里

 

当年鬼子四处扎下据点

取各处地名为“号”

 

民房大都以干草修葺

瓜农窝棚搭得很高

 

人们躲在壳里啃着黄瓜

有恐龙一样的绝望

 

村东防风林带稠密

盛夏时,院落干净没有一根草棍

两只大狗懒于狂吠

曾祖父业已仙逝于乱世之后

 

而今坟头坐成了圆圈

野花摇晃着多刺的细茎

 

西九号距首都1167.3公里

他的曾孙进京十年

既不喜东北地方戏,亦不喜欢西皮流水

 

夏日夜观天象

 

无名小虫甚多。七月二十三日夜

这自是凡间之事。荒野

暮色四合。野花的线条凌乱

 

一枚枚蓝色的扣子黑色的扣子

捂紧天空的秘密

一群人消失了。一群人在精被力竭的

后院里,如箭飞逝

成为泥土里的花枝。

 

星星互相猜拳。继尔漏洞百出

 

没入湍急的银河

这统治它们的猛兽——

 

今日大暑。古人交代分三候:

一候腐草为萤;

二候土润溽暑;三候大雨时行

而星空孤绝,有暴伤之象

 

在浓夜与沁凉中微睁双眼

天象中恢复的秩序

由于过快而显得虚浮

 

射手们说人间仙境啊,怎奈我侠骨柔情

几乎来不及悲伤

 

新安堡里的乌鸦

 

一只乌鸦的重量,就是新安堡的重量

 

一只乌鸦背着这个村庄

从荒草中飞回来

它在黄昏中先是清理了自己的羽毛

而后,细数了一遍草房子上的炊烟

从喉咙里吐掉了白天

那些曾目睹的令人作呕的事情

胡二用鞋底抽打了他没生育的女人

村长的亲戚拉票

一头牛暴病后被宰割注水

……

一只乌鸦因此失声

一只乌鸦因此整夜不睡,想吵哑着说话

 

许多石头子在新安堡的上空飞起

树枝从白杨树上被折下

一个诗人的预言和一只黑色的鸟凝在一起

 

新安堡里的乌鸦也有过最美的时光

夕阳西下,它的婚纱是金色的

它从不祈望人们歌颂它如歌颂一只喜鹊

它从生活的底色里飞出来

多像说谎者的仇敌——

 

一只乌鸦此前,被上帝扔进天堂

新安堡里的乌鸦

一生的黑暗都已经走完

 

某月之慈云寺

 

慈云寺唤寺而实为尼姑庵

坐绿皮火车,也不过半小时之久

 

小巷是泥路,雨后泥巴沾在鞋子上

一场大雨冲走了

这个七月的最后一点灰

 

卖假花的人,弯腰挑拣的香客

拥挤不堪

住持面如满月笑容慈善

 

人们把吉祥束贴得很高

有人不惜踏蹬而上

 

而写超跋束是为故去的人

尽快升入天堂

 

生之安乐与死之超脱

都争相上演。我们把碗里的素食

吃得一口不剩

 

从小镇到慈云寺要经过大片的玉米田

铁轨两旁是开败的丁香花

 

佛祖,此月应为饱满之月

也实为荒凉之月

 

莲  之 外

 

露珠九滴,我就可以

在里面奔跑,呼吸吐纳。吐纳

 

亵玩的距离

在它的对面三米之外

 

八月荷花的垂落之姿

无人知晓

一颗莲子是一株荷花的暗伤

 

谁在它的体内种植了血色及睡眠

那年,一只藕去了外省

再向前,就是宋朝了

 

一个女子沉醉不知归路

玉盏下是清瘦的肉身

 

蜻蜓的翅又硬又冷,是透明异美之虫

速度带来的灾难并不比死亡轻浮

 

提着七夕灯笼的人

 

他一定低于怀抱葡萄的人

嘴唇柔软

遇到恋人会羞涩脸红一下

蜜蜂就已经飞过山前的庙宇

绿色还在,村庄的溪流还在

一个女子要常常走在河边

一个女子要顶起瓦罐,撩动泉水

 

星空如洗

他说银河可供人痛哭

蒙昧之人看见诅咒,同时也看见宽恕

 

这个世界是宽大的病床

 

这个世界是宽大的病床

你要抱紧我的心脏

美国阿拉斯加2架飞机空中相撞

飞机被地面大火吞噬

鸟儿,如果与我相遇

就请带上速度、平衡、一块光线

怀念羽毛

 

这个世界是宽大的病床

你要屏住我的呼吸

地震和海啸摧毁了日本福岛核电站

辐射向空气和海洋里扩散

世人的肺从此掉进地狱

鱼儿,如果与我相遇

请带上游弋、泡沫、一滴咸水

怀念鳞片

 

这个世界是宽大的病床

你要捂住我的眼睛

南方两列火车的相遇,在高处

变成陡峭、尖利、绯红直到消亡

风儿,如果与我相遇

请带上闪电、信念、一抔故土

怀念埋葬

 

这个世界是宽大的病床

所有的病人都神色慌乱语焉不详

 

这个世界是宽大的病床,你听

在空屋里咳血的女人。白色的利刃

开始在她的怀里上升

 

她说,我热爱的地方,是最先开花的地方

 

搬运雨水的人

 

搬运雨水的人一脸乌黑

在村前放下一些银器

 

搬运雨水的人把手里的马鞭

抽得痛响。山谷苍翠

 

我头顶荷叶看搬运雨水的人

在脚趾上筛下细细的粉末

有些人还躲在廊下玩纸牌

有些人逆向而行,跟着列车向北漂

 

五婶的灶台边到处是麦秸焦糊的味道

毫无装饰的面孔衬着疏朗的土黄

在宽广的野外,高速公路穿过斜斜的水气

村庄和树木都是肿的

 

搬运过雨水的人带着镣铐爬上人们的脸

月光的手指,远远地透明

 

一场七月的暴雨在故乡之外

没有任何预兆,又突然离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10 14:0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31 11:28)
标签:

杂谈

分类: *【海】*日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