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剑客朱剑
剑客朱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350
  • 关注人气:2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2-15 11:00)

朱剑2017年1月诗作

 

 

《跨年夜》

 

如此这般

豪奢的舞台

就该配

喜庆捧场的话

就该唱

粉饰太平的歌

不这么干

都不好意思

站上面

 

 

 

 

《脚印》

 

2017年

元旦假期后

第一天上班

刚打开

办公室大门

就看见

一行脚印

朝我

走来

是去年放假时

打扫卫生后

地还没干

我走出去时

留下的

 

 

 

 

《开窗》

 

呼吸了一晚的浊气

和汹涌而入的雾霾

两条蛟龙

狭路相逢在窗口

好一番厮杀

 

 

 

 

《过个雾霾年》

 

我的一位老乡

在西安买了房安了家

眼瞅着快过年了

就把父母从湘西老家

接了过来共享天伦

谁知一来就遇上雾霾天

老头老太出门

都戴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8 09:37)

朱剑201612月诗作

 

《无须虚构》

 

这位作家

在人民大会堂

开完会后

挂胸前的

代表证

取不下来了

直接

长进

肉里

如同

照片

嵌入

墓碑

 

 

 

《动力》

 

这天我照例

为新诗典推荐的诗

做点评

突然想到

我的评

会不会让被点评者

感觉很为难

比如说他或她

既想转发

但又怕转发后

另一些人看到了

心里会不舒服

于是他或她

就绞尽脑汁

想方设法来周全

一想到这种情况

极有可能会发生

说不定就在今晚

我就如获核动力

评得更起劲了

 

 

 

《隐喻一种》

 

多么振奋人心的消息

太监们热烈响应皇帝号召

纷纷表示努力多生孩子

 

多么让人痛心的结果

他们生下的儿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3 11:32)

朱剑2016年11月诗作

 

 

《往事当记》

 

新世纪初

某大师造访西安

饭桌上问我

像领导问秘书

最近诗歌界

有什么大事啊

我也像秘书一样

(我还真是学文秘的)

回答他说

最大的事情

就是你到了长安

他乐

我跟着乐

众人皆乐

 

 

 

 

 

《风来了》

 

小黑狗像旗

一样展开

翘起腿

在树

 

 

 

 

 

《吃啥补啥》

 

吃猪肚

养胃

吃鱼头

补脑

吃牛鞭

壮阳

 

我绝对相信

食补之功效

只是有一点

小小的担心

 

假如

那头猪有胃病

那条鱼就是白痴

那头牛阳痿

又该咋办

 

 

 

 

 

《10月31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回到源头,创造经典

——读《当代诗经》有感

文/朱剑

 

先给大家分享一个阅读经验,比如读诗,同样一首诗,在不同的情境下阅读,就会有完全不同的阅读感受,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在翻阅《当代诗经》时,感觉那么新鲜的原因。这本书里的绝大部分诗,由诗人伊沙选自他主持的、著名的网络读诗平台《新世纪诗典》,五年多来,伊沙每日推荐一首诗,我也一天不落的追读和点评了五年多,也就是说,《当代诗经》里的绝大多数诗,以前我都是认真读过的,但即便如此,当我从这里再次读到它们,既有一种老友相逢的熟悉感和亲切感,又有一种让人欣喜的意外感和陌生感,一言以蔽之,当它们出现在这么一本以《诗经》命名的当代选本里,也就有了一种登堂入室的即视感,有了很强的经典意味。

那么,如何来理解这种“经典”呢?大家很容易把经典理解为一种既定的、为大众所接受的美学的集大成,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庸俗的经典观。在我看来,真正的经典,不是大众所理解的那种固有观念下经典作品的汇集,而恰恰是在一种全新美学观念的观照之下,具有开放性的、面向未来的作品的创造与集结,《当代诗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宽阔是没有方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01 15:21)

朱剑201610月诗作

 

《入戏》

 

我接过电视里

大伙儿

正轮流抽着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01 15:19)

朱剑2016年9月诗作

 

《古代》

 

汉唐又如何

搁明末以前

我这个湖南人

辣椒都没得吃

 

 

 

 

《什么已经发生》

 

洗完澡

我从雾气腾腾的

浴室镜子前

走过

镜子里

一只猴子

往外凝视

又倏忽不见

架子上

浴巾

没了

 

 

 

 

《金银滩草原》

 

在那遥远的地方

有堆好牛粪

我还一屁股

坐到了上面

还好

是干的

 

太阳下山

牦牛回家

气温骤降

这哪是八月啊

人冻得直哆嗦

 

干牛粪

被点燃

在更寒冷的冬天

蓝色的火焰

烤暖了多少双手

煮熟了多少顿饭

 

 

 

 

《专业问题》

 

她谴责某诗人

抄袭她的诗

我看了她提供的

一系列证据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朱剑2016年8月诗作(发)

 

 

《倒淌河》

 

去青海湖的路上

车停倒淌河镇

到一家商场上厕所

一精壮小伙

把守商场进口

只能进

不能出

理由是当地风俗

不走回头路

实则是让游客

绕圈儿走过商场

购物后再从出口出

我边绕边嘀咕

河水都能倒流

我咋不能往回走

 

 

 

 

《不朽》

 

青海湖畔的

诗歌广场

蒿草乱长

有的甚至

已与那儿的铜像

齐腰深

广场一端的

诗歌墙上

我寻寻觅觅

找到了自己

三年前

留在上面的

名字

心头一阵窃喜

脸上不动声色

不朽就要有点

不朽的样子

 

 

 

 

《老派的优雅》

 

伊沙和马非

我的两位兄长

《当代诗经》一书的

联手打造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01 15:04)

朱剑2016年7月诗作

 

 

《我》

 

与站在你面前的我

镜子里的我

照片上的我相比

我更喜欢过去那个

在底片上

倒着反着的我

 

 

 

《那一年这一天》

 

那一年夏天

我还是

一名初中生

 

放学小跑回家

打开电视

看见坦克开到

街头

不知发生了什么

也不关心

赶紧换台

看《福尔摩斯探案集》

 

后来想起

在那台黑白电视里

我瞥见了历史的

黑白无常

与之

擦身而过

 

这个夏天

当我从一个午觉中

醒来

赤裸着上身

看不到履带碾压

的痕迹

只有肚皮上

麻将凉席的

印记

 

微微发痒

 

 

 

《那年的草原》

 

可能是我来的不是时候

十月份

草原已经枯黄

也可能我的近视

又加深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01 14:59)

朱剑2016年6月诗作

 

 

《雨中端午》

 

我刚写下端午快乐

还没提到吃粽子

就听见有人说:

屈原哭了

你们这些诗人

对得起他吗——

口气比索命的水鬼

还要幽怨

 

 

 

 

 

《写到一位出租车司机》

 

一上车他就在

骂交警

又说哪条街上

哪里安装有探头

他都知道

还指给我看

眉飞色舞的样子

见我没太在听

也就不再说话

从后座我看到

他的秃顶

还有右手食指

在方向盘上

有节奏的敲打

没过多久

他忍不住又开口

更像自言自语:

树一绿

开车都不一样喽

 

 

 

 

 

《读者》

 

F向M提出忠告

大意是说W的某首诗

涉及了敏感问题

不适合发表出版

 

W闻之表示深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