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剑客朱剑
剑客朱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615
  • 关注人气:2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6-27 10:49)

朱剑2017年5月诗作

 

 

 

《端午节》

 

去取一小笔稿费

电子城邮局大厅里

闹哄哄一片

一场回馈邮政储户的

包粽子比赛活动

已接近尾声

获奖的大爷大妈们

正上台领奖

人人神情激动又庄重

一等奖是个电烤箱

五等奖也能拎走

一桶菜籽油

虽然主持人一再强调重在参与

还是有一位大妈悻悻对老伴说

我是包得没他们快

但我的粽子最好看

 

 

 

《悼屈原》

 

失意的诗人

哪有

不受人嘲讽的

 

遭贬的官员

哪有

不被落井下石的

 

今天纪念你的人

就是当年听说

江里飘起一具浮尸

 

跑去看热闹的人

 

 

 

《纪念屈原最好的方式》

 

 

端午节到

一个肥仔

在舞台上

一把鼻涕一把泪

朗诵屈原

一副随时

准备投江的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7 10:45)

朱剑20174月诗作

 

 

《改变不难》

 

“你是何时习惯

在手机上写诗

不再写纸上的?”

 

“从用手机

写下第一首

开始!”

 

 

 

《人民》

 

在路边煎饼摊

买早餐,5元

微信扫码付款

确认收款方姓名

“万总,对吧?”

正刷酱的大叔

抬头冲我一笑

“哎,对。”

 

 

 

《诗赎》

 

从超市出来

没走几步

灵感突袭

坐街边石凳

在手机上写诗

初稿完成

继续往家走

边走边想

总觉得

哪儿不对劲

哦,手提的洗衣粉

不见了

刚起身忘了拿

回头再找

真不见了

我从没想过

拿诗投稿挣稿费

不过刚写的那首

一定要投

它得赔我那袋

36元的洗衣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7 10:42)

朱剑20173月诗作

 

《伟大的变革也改变不了一个人》

 

有位朋友

自新世纪以来

就一直把我称作

网络诗人

在他看来

不向刊物投稿

没有编辑把关

只是自己在网上

随写随贴

就不是发表

自然也算不上

真正的诗人

我和他争辩过

一次之后

就再也不搭腔

我比谁都清楚

除非我能获得

诺贝尔文学奖

否则真拿他

没办法

 

 

 

《摄影术之伟大》

 

国画中

古人

即便是清末

拖长辫子的

个个

似神仙

活在

仙境里

 

照片里

他们

衣衫褴褛

满脸蒙昧

身后

山水残破

伟大的宫殿

如同废墟

 

 

 

《聊天记录》

 

我说中国现在就有

李白杜甫一样的诗人

他们哈哈大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7 10:40)

朱剑20172月诗作

 

 

《不是春联》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2017年西安除夕之夜

我听到的是1936年双十二事变那晚的枪声

 

 

 

《李白做官》

 

李白如果

真如他自己所愿

做了宰相

一人之下

万人之上

治理国家

结果将会怎样

 

那他就不是

盛唐诗人

而是

晚唐诗人

 

 

 

《空城记》

 

我晃悠在

大年三十下午

空空的长安城

感觉自己是

台球桌面上

还在滚动的

那颗白球

其余各球

都已落回

网袋

 

 

 

《跨时代》

我生于

1975年

文化大革命的

最后一年

这么说来

我也是

经历过文革的人

最为关键的

却是

在那个说错话

就有可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5 11:00)

朱剑2017年1月诗作

 

 

《跨年夜》

 

如此这般

豪奢的舞台

就该配

喜庆捧场的话

就该唱

粉饰太平的歌

不这么干

都不好意思

站上面

 

 

 

 

《脚印》

 

2017年

元旦假期后

第一天上班

刚打开

办公室大门

就看见

一行脚印

朝我

走来

是去年放假时

打扫卫生后

地还没干

我走出去时

留下的

 

 

 

 

《开窗》

 

呼吸了一晚的浊气

和汹涌而入的雾霾

两条蛟龙

狭路相逢在窗口

好一番厮杀

 

 

 

 

《过个雾霾年》

 

我的一位老乡

在西安买了房安了家

眼瞅着快过年了

就把父母从湘西老家

接了过来共享天伦

谁知一来就遇上雾霾天

老头老太出门

都戴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8 09:37)

朱剑201612月诗作

 

《无须虚构》

 

这位作家

在人民大会堂

开完会后

挂胸前的

代表证

取不下来了

直接

长进

肉里

如同

照片

嵌入

墓碑

 

 

 

《动力》

 

这天我照例

为新诗典推荐的诗

做点评

突然想到

我的评

会不会让被点评者

感觉很为难

比如说他或她

既想转发

但又怕转发后

另一些人看到了

心里会不舒服

于是他或她

就绞尽脑汁

想方设法来周全

一想到这种情况

极有可能会发生

说不定就在今晚

我就如获核动力

评得更起劲了

 

 

 

《隐喻一种》

 

多么振奋人心的消息

太监们热烈响应皇帝号召

纷纷表示努力多生孩子

 

多么让人痛心的结果

他们生下的儿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3 11:32)

朱剑2016年11月诗作

 

 

《往事当记》

 

新世纪初

某大师造访西安

饭桌上问我

像领导问秘书

最近诗歌界

有什么大事啊

我也像秘书一样

(我还真是学文秘的)

回答他说

最大的事情

就是你到了长安

他乐

我跟着乐

众人皆乐

 

 

 

 

 

《风来了》

 

小黑狗像旗

一样展开

翘起腿

在树

 

 

 

 

 

《吃啥补啥》

 

吃猪肚

养胃

吃鱼头

补脑

吃牛鞭

壮阳

 

我绝对相信

食补之功效

只是有一点

小小的担心

 

假如

那头猪有胃病

那条鱼就是白痴

那头牛阳痿

又该咋办

 

 

 

 

 

《10月31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回到源头,创造经典

——读《当代诗经》有感

文/朱剑

 

先给大家分享一个阅读经验,比如读诗,同样一首诗,在不同的情境下阅读,就会有完全不同的阅读感受,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在翻阅《当代诗经》时,感觉那么新鲜的原因。这本书里的绝大部分诗,由诗人伊沙选自他主持的、著名的网络读诗平台《新世纪诗典》,五年多来,伊沙每日推荐一首诗,我也一天不落的追读和点评了五年多,也就是说,《当代诗经》里的绝大多数诗,以前我都是认真读过的,但即便如此,当我从这里再次读到它们,既有一种老友相逢的熟悉感和亲切感,又有一种让人欣喜的意外感和陌生感,一言以蔽之,当它们出现在这么一本以《诗经》命名的当代选本里,也就有了一种登堂入室的即视感,有了很强的经典意味。

那么,如何来理解这种“经典”呢?大家很容易把经典理解为一种既定的、为大众所接受的美学的集大成,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庸俗的经典观。在我看来,真正的经典,不是大众所理解的那种固有观念下经典作品的汇集,而恰恰是在一种全新美学观念的观照之下,具有开放性的、面向未来的作品的创造与集结,《当代诗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宽阔是没有方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01 15:21)

朱剑201610月诗作

 

《入戏》

 

我接过电视里

大伙儿

正轮流抽着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