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轻松QSO童心未泯
轻松QSO童心未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2,049
  • 关注人气:6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还原
  那一年的初夏,下过了几场雨,山沟沟里郁郁葱葱了:小树长高了一大截,小草绿茵茵的,野花送香,满山生机。正是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的时光。
  四季交替,光阴易过。这一天,我要告别同事和朋友,老师和学生,回海峰厂去了。说来也巧,年前,后方基地的海峰印刷厂,划归了大百科全书上海管辖了。因为这个原因,海峰厂要迁回上海,厂里的职工自然也可以随之回沪了。而且,按照文件规定,原来海峰厂调往后方基地其他单位的职工,也可以回厂回沪。知道这个消息后,我的心动了——因为在山沟沟里待了几年,我感到有点疲倦了,想回去闻闻大城市的气息;也因为老家在上海郊区,所以要回沪的念头不住地闪现在我的脑海里。因此,前些日子,我口头向校长提出了请调申请。我本来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说的,没想到校长爽快地答应了。次日就给轻工公司通了电话。这回公司倒很有人情味,很快与海峰厂作了联系,得到厂里的回应后,很快同意了我的请调要求...... 
 此刻,卡车就要启动了。我守着行李,站在车上,不无依恋地环视着校园四周。学校是我工作生活了五年的地方。我熟悉校园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我也熟悉学校里认真好学,活泼向上的莘莘学子;我更熟悉学校里的同事与朋友们的话语谈吐,举手投足。现在,我马上要离开这里了——正如我当年来这里时一样,油然产生了一种不可名状的感觉。
 ——想当初,我脱下工装,离开工厂,步入学校,拿起教本,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是自愿,还是被迫,是有意,还是无心,是浮躁心理,还是踏实服从,是出于主观,还是屈服客观,仔细思索,头绪纷纷。我实在无法理清。我那时仿佛是海边逗留的游客,正思索如何安排自己的时候,突然一股大潮来袭,顿时措手不及,只有本能应激:赶快跑出险地要紧,根本无从考虑其它什么!假如这是命运的折腾,那我注定无法逃脱!不过,我明白,经历未来不是游戏和玩笑,必须踏上去的有时只是生活的无奈!
  曾记得,含着许多滋味来学校的第一天。那是1976年2月16日(或17日)。清晨,沪皖长途班车,从上海的北郊车站出发,我们坐了十几个小时的车,傍晚时分,终于来到了安徽绩溪地带。大家疲惫地走下汽车,在霏霏小雨中,踏上了那个依然荒凉的地方——尚未竣工的轻工中学校址。往里一望,在通向大楼的道路上,只见垃圾满地,沙石散落,板木狼藉。未完成的主楼,像一个脸上,身上脏兮兮的邋遢孩子,在风雨中接受洗礼。主楼的墙头还未粉刷完毕,有些地方砖头清晰可见,正在等待着建筑工人来为它打理。旁边的几间临时工棚,歪七倒八的,好像是上了年纪的病态老人,弱不禁风地呆在荒地上,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路边不远处土坑式的方便处,看上去格外刺眼,实在太不雅观,给人的感觉,好像是旧时代的荒村野外......
  啊,啊!这就是我们在上海培训学习时,经常念叨的学校,这就是我们即将生活的所在,这就是我们今后工作的地方。我的心开始有些寒了:唉,如此的环境和条件,同海峰厂相比,真是一蟹不如一蟹!阿弥陀佛!
  我把目光伸向远处,看到是便是与海峰厂四周一样的山了。霎时间,我初进海峰厂时那种异样的感觉又回来了——因为沿途已经看够了许多高高低低的山,我这个在长江边平原上出生长大的异乡客,此时完全失去了对山的好奇心理。有的只是一种无形的压抑。这些山遮住了我可延伸的视线,我有着些许的不舒服。看起来,我只配欣赏那一望无际的江海,不会十分喜欢让人”高瞻远瞩“的青峰了。再说即便有一天我踏上了青峰,也只有浏览山上近处草木的眼光,根本没有眺望远程的境界。因此,我只能永远是个凡夫俗子......
  此刻,先期到达这里的后勤组长老祝等人出来迎接我们了。他们脸上挂着不太自然的笑容,帮我们这些后来者搬着随身的行李(大件的行李已经由学校的卡车,预先装了进来)。接着,他们招呼着我们,让我们初识近边环境。然后把我们领到各自的宿舍。我被分在二楼靠底的第二个房间(这是我参加工作以来,住的N个集体宿舍的X个房间了)。宿舍有点挤,二十来个平方米的地方,住五六个人(小陶,我,老韩,小王,小潘,似乎还有一个谁),当然比起上海培训班时,这里的住宿条件算是好了许多。
  就在第二天,我们正式开始学校的议程了。因为还没有招进学生,我们只能做些教学以外的事情。我们每天不间断地学习着各种文件,学习着报刊上有关当前形势的内容。我们经常热烈讨论,有时竟争得面红耳赤。最起劲的当然要数教革组长老赵和我在海峰厂时的同事老韩他们。
  我们还经常参加体力劳动。比如打扫卫生,清除杂草,种植“五七”田(注)等等。后来,由于招生缺少教室,我们又自己动手,当建筑工人造房子。什么扎钢精,拌水泥,什么搬砖头,浇混凝土......大家样样都干,个个都是多面手。一直到五月份,学校招进了学生,我们才算各就各位。但是,轮流当值还是免不了的。白天,到了中午,我们这些新手教师,要去食堂帮工卖饭给学生,晚上时分,我们这些工人园丁要去校内巡查,当然重点是检查学生的就寝情况......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学校一天一天走向了正轨。
  与此同时,学校也发生了一些始料未及的情况。你看,几年时间,换了几任领导。几年时间,进出几多教工。还有,为了学生,教师和修建队(学校有的地方还在施工,建筑工人还在)职工莫名其妙纠纷起来;寒冷冬天,学生与教师因吃冷饭和后勤部门闹了风波;树人心切,急于求成,个别教师不当,造成师生摩擦等等。自然,最有意思的是后方工人宣传队进驻学校,出现了当宣传队队员的工人,再(注)转业做教师的工人的趣事。正所谓今日明月已升起,昨夜星辰早忘记。我想,如果把这些情形拍成影视资料,肯定别开生面!
  如今,这里的一切,无论是过去式,还是现在时,都与我彻底无关了。我要还原成我的本来了——一个不该来学校当教师的工人。
  卡车的喇叭声响了,卡车的轮子动了,它驶在轻中并不宽敞的道路上,马上就要出校门了。它和我一样,要进入新的一轮了。虽然我知道,前路也许有比现在更多的不如意处。
  卡车驶出了校门,我安坐在行李上,挥着手。
——再见,我的朋友们!
——再见,我的同事们!
——再见,轻工中学的一切的一切!


注: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至八十年代初期,各单位根据毛泽东“五七”指示的有关精神,自己动手种植的农田(主要是菜田)。这里指轻工中学职工自己开垦的菜田。
注:这里的“再”意义同“工人阶级对知识分子的再”。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宿舍的故事

四十多年前。

夏天,夜里。

进厂第一天,在灯光通明里,我们来沪做工的老乡几个,睡在车间闷热的活动室的乒乓台上。而如此简陋的住宿地方,还是蒙上车厂的领导恩赐的。

活动室里间是女更衣室,上中、夜班的女同胞们进进出出,脚步声、交谈声不绝于耳。睡这里既不安静,又不方便。这还不算,就连那几只讨厌的蚊子,也不时过来凑凑热闹,嗡嗡地叮咬你几下。我整夜都没睡安稳。

一连熬过了几个晚上。到了星期一,总算有了着落。在厂行政科(那时叫后勤组)领导的安排下,我和老祝终于挤进了邹、陈两位师傅的宿舍。邹、陈两位师傅露着不悦的脸色,一声不响地坐在床上,算是欢迎了我们。当老祝说到要借一下钥匙,再配两把新的时,两位党员同志犹豫了许久,迟迟拿不出来。后来在行政科领导的干预下,那位车间的陈支委,才好不容易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目睹这情形,我很是费解。

第二年的初夏,调动工作的我和小宋到了笔化厂,被塞进了挤挤的一个宿舍。这次的情形比上次倒好了些。宿舍里原来的六个人,以友善的态度同意我们住进去。于是,我和小宋便心安了。不久的一天,那位当室长的下放干部王先生,趁大家不注意,故意把钱丢在地上,考察我们是否诚实。我们开始蒙在鼓里,知晓内情后,我们感到自己还是太单纯了。我们觉得受到了侮辱:因为他考察的理由,不单是由于那种人心隔肚皮的不了解,更主要的是在于我们来自乡下。

其实我们乡下的孩子并不比他人贪贱。我和小宋家境虽然不佳,然而都不是贪小利的人。事后,王干部了解了我们的为人,自然也就信任我们了。但是,信任的代价却让我们经受了心灵的挫伤。由此,我懂得了人和人相处,要取得信任,除了了解,还有出身、经济,抑或其他......当然,我也明白了去年借钥匙难的原由。

二三十年后,当单位的不少头儿脑儿都有了几套房子,庇得一家老小俱欢颜的时候,我这个因结构性调整而离岗的人,却在自己不甚知道的情况下,被单位“请”出了宿舍(当然,“请”出宿舍的不止我一个),成了“无舍可待”的“流浪者”的时候,我便有些自嘲:我住了二三十年的宿舍,二三十年都没有住到满意的宿舍。二三十年后,当我还是单位职工,还需要住宿舍的时候,竟然又没有宿舍住了。我能说什么呢,我应该无言吗?然而,心有不甘,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啊!我奢望有一天不要这样!

我像做了一个梦,长长的梦。梦里经历许多事,梦醒时分是现实。我觉得现实真是太严峻了,如今的单位领导也太无情了。但是,无情未必真豪杰,为民才是大丈夫!

既然没了宿舍,我只好打道回老家了。至于什么再就业,一为身体,二为住宿,三为年龄,我只有断了此念头。至于以后如何生活,该怎么将就就怎么将就了,这不,一直延续到现在。 

——轻松

搜索

复制

好友
加载中…
我困了
 
我困了
似衰老的远行星
在昊天里前进
遥望着蔚蓝的帷幕
羡慕又不再羡慕
那些年轻闪闪的亮星
我和过去渐行渐远
以至忘却了自己的曾经

我困了
像霜打的凤仙花
飘落着淘汰的一片片花叶
任凭着那骄傲的冬青
嘲笑着我渐枯的花茎
在红尘的冷风里
我悄悄用理智的花瓣
盖住了往日的年轻


我困了
似刚卸套的老黄牛
喘着粗气筋疲力尽
望着耕耘过的那些田地
在苦涩中得到了些许安慰
因此上付出是否值得
窃以为别人的结论无关紧要
我只在乎自己的心灵


我困了
像洋面上飞倦的小麻雀
总想着找个落脚的地方
但就是摸不透行程的捷径
担着风云变幻的悬心
我只有支撑着前行
走过了前天昨天和今天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遂心

......
访客
加载中…
我的经历

     

   出生沪崇家贫穷,十二生肖本属龙。三年灾荒童年度,文革乏读先务农。七十年代始做工,频换行当因服从。忙碌颠簸系沪皖,一如僧人在撞钟。



   1968届初中。1970年——1971年高中试点班学习。1974年10月——1976年1月华东师大(时为上海师大)师资培训班学习。】1968年底务农,农龄三年(种过田,养过猪,弹过花)。1971年7月进工厂。工龄四十一年。先后在上海自行车厂(沪)、上海制笔化工厂(沪)、上海海峰印刷厂(皖)、上海后方轻工职工子弟中学(皖),百科排版印刷厂(沪)、东方出版(沪)工作——头镀喷漆工,划线辅助工,涤纶宿聚操作工,金工(水工),平印工,装订修书工,机台文字捡查,生产科、排版文字校对,厂、校图书管理员,教师,劳资科工资员,门卫;干过烧开水、发汽油、卷棉签、抄文字等等杂项......至退休,虽经历丰富,竟一事无成!不过,服从安排,工作认真,于心无愧!


         谢谢朋友您的光临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收藏
收藏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草根的追求


一棵草根,在数个寒暑里

扎牢泥土地

年年春天挣出短短的细芽

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承受过阳光、雨露的关爱

他对同伴说,我在挣扎里成长

虽然我弱小丑陋

但是我无惧艰难困苦

追求,我不会放弃.....


搜索

复制

呼吁
千教万教教人求真  千学万学学做真人

现在中小学课程设置偏多,学生课堂内外作业负担过重,在校几无课间休息,课外还有各种各样的辅导班的压力,以及网瘾的危害。不少学校德、体、美育放松,学生体质下降!素质成了空话,愉快变成假话!请大家共同呼吁:救救孩子!救救未来!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月圆
 夜。月色溶溶。
 我和小尹信步闲游。
 我们走出大门,走到过水桥边,只见那桥下水流如帘,但听得水声哗哗。我们欣赏了片刻,两人都觉得不够惬意。小尹焦躁地望望我,似乎有些不知所往。见此情形,我提议,索性放步走上大路,重新浏览一下这里的山色夜景。体会体会不同心境下观景的感受。小尹原有同感,欣然赞同。
 于是,我们边聊边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座海拔一百多米的小山,它的山顶有我们厂里建造的电视塔。现在,小山很不客气地遮住了我们的视线。我们把目光向四面移动,环视前后左右,山山相顾,夜幕笼罩,朦胧的月色中,除了能望到锦屏山上的一处处青色,再无其他景物可赏。顿时,我便觉有点扫兴。
小尹触景生情,若有所思。他深深地叹了口气,说了声:“唉!千里迢迢沪与皖,月相同,景有别。山色隐,观遗憾。”
 我想,他这时也许在暗问这山、这水、这月:此情此景,侬等可知晓此刻游子心思,远客心境?然而,眼前是,举头月无语,低首山无声。风轻吹,水还流。原来山月不知心里事。既如此,我们还是且投清风默默向前走,只留思量今日梦魂中吧。
 正行间,蓦然光线一暗,我吃了一惊,抬头一望,原来是一朵乌云盖住了月亮。不过随即就云开月明了,那尚未全圆的月亮,又羞答答地把光洒向了山地。
这时,小尹大概难耐寂寞,忽然来了夜游的兴致。他瞧了瞧手表说:“刚过七点半,时间还不算晚。现在回去睡觉还早,我们去杨溪镇溜达一下吧,不知老兄意下如何?。”   
 “好的,如你所言。”我因为好久没有去镇里了,听了小尹的话,并未犹豫,爽快地点点头。“说不定在镇上还能遇到什么有趣事,增加若干谈笑的佐料。”其实此时我们已经走了去杨溪镇的许多路了。
 小尹看了看我,带点揶揄的口吻回说:“在这山沟沟里,应该是有趣事不多,寻常事不少。若说有趣事,厂里倒有一桩。那就是老徐今晚刚去纪村,保不证又在某处玩“迎风户半开,隔墙花影动”的游戏呢!”
 我笑了:“莫非又要像上次那样,弄了个羊肉没吃到,落得一身腥骚味才罢休。再不就像唐人崔护那样,只留下"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份啊!”
 我的话大约触动了小尹的心弦,他一下子沉吟了。
看到小尹这种神态,我猜他或许在思念恋人。因为我知道他在家乡原有对象。想到这里,我有心调侃他一下:“小尹,你好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不是又在思念什么三妹、四妹啦?莫要弄得断肠人在天涯,欲语泪先流哎。要知道,君子坦荡荡,男儿有泪不轻弹啊!”
 “啊?老兄真是一派胡言,我有什么好想的!再说,笑话!我会哭吗?”小尹被我拖回现实,假装跟我生气,随后说了实话:“四妹此事早就画上了句号。人家是凤凰攀了高枝,跟了解放军军官。我一个小百姓,穷工人,配不上了。唉,物是人非,我早就不想了。现在我不过偶有感触罢了。”
 “咳”,我开始同情他了:“这正应了时下乡下攀亲,"一军二干三工人,马马虎虎手艺人"的民语了。还好,你是工人,还有希望。否则,人家可是"宁死不嫁种田人"啊!再说,你只有二十二三岁,前程在后面呢。汉朝朱买臣五十岁才发达呢。到那时,四妹不后悔才怪呢。”
 “老兄,你也别跟我说发达不发达的,反正我看透了。再则,这些事,时代使然。没办法!”说到这里,小尹突然话题一转。“哎,今天下午供应月饼,水果,我怎么没看到你呢?”
 “我没去小卖部,我的一份份额让给了人家。”我回答说。“对我来说,月饼水果是奢侈的东西,我是从来不买的。”我又自嘲地说:“铜钱几时有,举手搔脑袋。工资三十三,月饼哪敢买?如今家境寒,幸福盼将来。节省零花钱,回乡品咸菜......”
 小尹打断我的话:“你这老兄,后天是中秋节,天上月圆,人间团圆。我们独在异乡为异客,不能和家人团聚,共享天伦之乐,买几个月饼,几只水果吃吃,总不算为过吧。我就是"癞蛤蟆垫台脚"也要硬撑一下。”
 “当然,你讲的也对。”我不由自主地抬头望了望月亮。“不过,怎么说呢?也算古难全吧......”我嗫嚅了。
 小尹摇了摇头:“咳!语无伦次,都说些什么呢?”接着又轻声念了一句王建的诗,“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我听了,顿时感到莫名的惊诧。
就这样我们说着,走着,眼看就要到杨溪镇了。可是不知为什么,此刻,我们竟然游兴索然了。
 小尹对我说:“还是别走了,我们找个地方看一会月色吧。”
可就在这时,月亮又被一片乌云遮住了。在短暂的暗黑中,我因受小尹念诗的启发,忽然想起了辛弃疾的那句名词:“可怜今夕月,向何处,去悠悠?”思及于此,我对小尹说:“月明月暗又不圆,非是欣赏月亮的佳时,我们最好打回票吧!”
 “那就回吧。赏月等待月圆时吧。”小尹同意了。
博文
(2019-07-02 12:29)
标签:

历史

情感

杂谈

怀旧

分类:

(1)蔚蓝色的天空挂着一轮皎洁的圆月,薄银似的月光泻满了深秋的大地。在一条乡间的小道上,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不顾袭来的阵阵寒意,独自立在秋夜萧瑟的冷风中。
他微微低着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左手托着的那本连环画,非常费劲地辨认着每页连环画下面的两三行文字。他的右手缓慢而小心地翻着书页,不一会,他似乎感到失望了,很不情愿地合拢书页,不无遗憾地长长地叹了口气。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20 14:17)
标签:

文化

历史

情感

怀旧

分类:
人老了,容易怀旧。这是我翻出来的老照片,旧证书等一些旧物,哈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15 13:45)
标签:

情感

历史

杂谈

忆少年

分类:

晨昏朝暮,
年华易逝,
烟云来会。
闲读忆往事
览书独陶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07 13:46)
标签:

娱乐

情感

分类:


都道人生太短暂,

 一梦醒来古稀人。

将相到底仍蹉跎,

汗青留名也断魂!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06 11:18)
标签:

情感

历史

分类:
轻松,继续写点轻松的博文,给朋友,也给自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03 18:22)
标签:

杂谈

历史

分类:

é£äºå¹´ï¼æ们çæ·¡å¥æ·¡åºé£äºå¹´ï¼æ们çæ·¡å¥æ·¡å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03 18:16)
标签:

杂谈

历史

情感

大千世界妙有趣
变幻无穷瞬息起

诸君且容我多嘴
看我闲来说稀奇

不说东来不说西
只说博客新浪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03 11:17)
大千世界妙有趣
变幻无穷瞬息起

诸君且容我多嘴
看我闲来说稀奇

不说东来不说西
只说博客新浪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01 14:57)
标签:

情感

儿歌

节日

分类:
石榴花开红里透香,
欢乐笑语处处回响。
葵花绕着太阳旋转,
童年的歌声传出悠扬。
六一到来心头儿畅,
我们儿童茁壮地成长。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29 21:36)
标签:

不要私密

历史

情感

分类:
      那一年的初夏,下过了几场雨,山沟沟里郁郁葱葱了:小树长高了一大截,小草绿茵茵的,野花送香,满山生机。正是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的时光。
四季交替,光阴易过。这一天,我要告别同事和朋友,老师和学生,回海峰厂去了。说来也巧,年前,后方基地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欢迎朋友来小园
 
原创博文
诗词”都是顺口溜,普通话押大致的韵。请朋友指教。
————————
 美丽的倩影永远短暂, 流逝的时间不会回访,骄傲的资本总会用光 ,怎样把握无情的流淌 ,最要紧守住当今珍惜时光 。
——轻松
 **************

 罗曼.罗兰
 有了朋友,生命才显示它全部价值。友爱这是照明黑夜的唯一光亮。

再见吧...... 

回上海的汽车就要开了,相处了几年的同事们都来送行:道别声中说珍重,挥手之间留情谊。瞧,这边老蔡过来了,看着风尘仆仆的样子,我就知道,你是从公司开会赶过来的。老蔡,你可是忠厚的长者,一直关心着我的工作、学习和生活。那年我生病,还是你把我送进医院,送回上海的。其间,悉心照顾,仍在眼前。今天你就是不来,这份情我也早就领了。
陆老师来了,望着一手的粉笔灰,我就明白,你一定刚上完课。陆老师,你是热心的大姐,沒有少给我帮助。当年我从师大学习回来,领导交给我的只是一本教科书和一本字典,而我在学校学习时,为了响应号召,被头头找去评论那本古典名著,连实习的机会都错过了,这叫我怎么上课?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我急呀!你说,别担心,我来帮你。话很质朴,但又很真诚。以后,你指导我写详细教案,关心我上讲台开课,帮助我做学生工作,乐意讲真话,善意提意见。那时情景,我还记忆犹新。你说,我该怎样感谢你呢?
小潘老师也来了。小潘,你是我哥们,我猜你一定会来的。曾记得师大学习时,那次开联欢会,主持的同学让我唱歌,我因不会,有点为难,还是你为我说情帮我解围的呢。于细微处见精神,我可牢牢记着朋友的情谊!
那边,王老师过来了,潘师傅过来了,卢老师过来了......
回上海的汽车已经开了。我熟悉的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同事们的举手投足,话语谈吐就要成为记忆了。说真的,我倒恋恋不舍了。我没忘记,那年我们刚来绩溪,一切都那么新鲜,一切都那么好奇。就在第二天,我就和小王、小尹、小周爬上了锦屏山,摘了不少野栗子,还差点给竹叶青咬了呢,现在想起来都后怕。我也没忘记,每年映山红开得满坡的时候,我们总是要摘些回来养着。我还胡乱写些“不是名门富贵辈,却为人间留幽香”之类顺口溜。我还记得,那次和学生们一起爬“石磨岭”,几个女老师爬不上,半路折回,被调皮的学子讥为“娇骄小姐”......
回上海的汽车开出很多路了。我应该高兴呀,我的愿望就要实现了。可我感到有些失落。这感觉似曾相识。哦,记起来了。那是当年进山的时候。尽管我们那天话语是欢乐的,脸上是喜悦的,还望着车窗外山涧的潺潺流水,说着“扬鞭急催千里驹,一路吟诗进绩溪”之类的所谓诗句,但是谁都知晓离开了熟悉的环境,离开了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桑梓之地,离开了亲人去异地他乡那种“剪不断,理还乱,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的感受啊!今天它又重新浮现了。看来,我的感情就是这点出息!
回上海的汽车已经离开皖南了,可我的心依旧在安徽的地域牵动。再见吧,皖南的山水---我留下青春脚步的所在!再见吧,子弟中学---我逐歩走向成熟的地方!再见吧!同事、朋友---我永远牢记感谢的长者、哥们!        
——轻松(2008年)——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学写栏:(2)

*乡    情*


居家的时候

乡情是平静的湖

但见波光 没有涟漪

泛舟时可以桨儿轻划

驶到堤岸边

欣赏柳丝 逗笑花朵

 

出行的时候

乡情是奔腾的江

波涛澎湃 高低流淌

来回的船只破浪而航

冲不开那些

千丝万缕潮织的网

 

在外的时候

乡情是宽广的海

万里无垠 水天一色

大浪猛拍却无数包容

任巨轮远航

大海将自个心胸敞开——轻松


特色
其实,博客页面来一点“喧宾夺主”也好!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遥远的盼望
暖意悄悄的,像水流一样流淌着。舒心的人们动起来了。有人忘情欢呼,有人抒情赞美!到了这个季节,仿佛大家都成了清一色的颂扬派。如果有异议,一定会被人视为另类的。
平心而论,一年一度春风劲,这个时候,也确实不能不由人说几句褒扬的话,道数声歌颂的语。
因为在这些日子里,如果你漫步野外,只见处处明媚。倘若着意扫描一下八方四周,只感到蒸蒸物众一派热气,撩拨得你想即兴写些什么。然而,此情此景,任谁笔下也难描出万物的惬意。纵然是大家手笔,也只能传递表面的现象,不能尽述内层的本质。也许,只有细心欣赏,刻意体会者才能更觉有趣......
然而,话又说回来,观察万事总是从表像开始的。假如现在你尽情眺望,——只见睡了一个冬天的那些树,那些花,那些草,如今一觉醒来,霎时嫩绿了;精神了;轻松了;活泼了。旧日残衣已无影,今朝新妆裹全身。假如现在你耐心细听,——耳闻处是自然界的快语妙音:万里东风轻吟诗,草木随风说细语。燕子在呢喃,黄鹂在歌唱;如果在雨天,还可以听到溪水在悄悄弹琴,细雨在轻轻击掌。怪不得诗人们说,春回大地,莺歌燕舞,桃红柳绿,万象更新,生机勃勃,无边光景处处新!
不过话到此处,我却要打住了。依我看,尽管是耳闻春曲佳,目睹风光好。但是表面得来总是浅,心灵感知方觉深。真正要想体味那春意的浓淡,只有将自己的处境,融合在现实的情景中,经过一番心底的梳理,才能产生许多不一般的真切的感觉。
遥想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由于那时的冬天格外冷,因此,在寒风刺骨的日子里,我就急切盼望春天早早来临。而且,希望早来的春天能带给我许多好运。所以,每到冬春之交,我老是在想,这暖和一点,风光美一点就算是春天了?我心目中的春天应该远远不止这些。我心目中的春天,至少还应该能够告别水晶似的粥汤,和许多补丁点缀的衣服。或许还会有几本好看的连环画相伴。如果是这样,我便可偷偷地躲在田角的避风处,抵御着料峭的春寒,一边回味着美美的饭香,一边放下粘着尘灰的镰刀,搓搓手上的泥土,悄悄地去浏览那有趣的图画。我可以忘记时间;忘记“工作”;忘记回家。可惜的是,这样的情景,在几年时间里难得遇到一二次。通常是“咕咕”响的肚子在抗议,冻红的双手在疼痛,还有家里“咩咩”的羊叫声,时时刻刻在我耳边停留。因此上,我只能握紧镰刀低着头,赶快用割草的动作,去掐灭心中扰乱我“秩序”的遐想。所以我每每揣着胡想去出家门,过后,又拎着一篮沉重的羊草,带着失望回家里。于是,我便觉得,春天是那么地美好,可是春天又离我那样地遥远。我在心底里呼唤,春天,我的春天!您什么时候来光顾我啊!而且来的时候,请不要带着孩童般的幼稚。
......
渐渐地,我到了人生的春季。彼时,我戴着美丽的理想紧箍,用火一样的热情认真地干活,用青春的热血浇灌着,他人为我设定的事业的花朵。这时候,我又开始做着我“春天”的美梦。我一直以为,年轻,正是美妙韶华靓时光,该是好风凭借力,送我进春天了。可惜的是,就在我准备去享受春天种种温馨好处的时候,春天却不知不觉把门关上了。我被档在门外了。
光阴如箭,日月如梭。我度过了从夏天到秋天,从春天到冬天的许多寒暑。我也从青年变成了中年。这些年,我的热情减退了,我的身体虚弱了。但是,我还是在为生计(已经不再说那个事业了),干着良心的标杆测量着的活。我还是执着于“心目中的春天”。然而我始终没有如愿。我盼到倒是一纸内退下岗的单位决定,我浑身内外凉透了。如此看来,我注定仍然和心目中的春天无缘。
如今,我是盼望春天几十载,盼得眼花头发白,到了西去夕阳照黄昏的时候了,我却依旧错过东风误时机,年老不知春天意。看来我只能在遥远中盼望春天。
也许,我的心目中的春天太奢侈了,以至无遇;也许,我今生和那个春天根本无缘,所以未见......

评论
加载中…
柳语声声

晚上的河堤静悄悄

月儿爬上了树枝梢

忽然来了风儿吵

吹得那柳枝"索索"摇

 

河边的绿树真不少

柳树妹子是独苗

这会儿她动动身子扭扭腰

对着邻居们发牢骚:

 

你们个个躲得清闲好

风来了也不叫一叫

我的单薄身体吃不消

总是受伤你们看不到

 

香樟树听到笑了笑:

柳妹妹不必太烦恼

快快把心里话掏一掏

闷住不说会容颜老

 

柳树点头把话唠

拉开了陈年帐一条:

咱报时令好辛劳

柳絮飘扬风光好

偏说我们太轻薄

祖上屡屡诽谤遭

因此上没将柳族公正待

写进书里受耻笑

 

白杨树听到哈哈笑:

谁让你长的立身小

快去找个朋友靠一靠

没有背景在世难立牢

 

柳树听了更苦恼:

稳当当的靠山我找不到

烦心的事儿倒不少

从小日子过得孬

这人折来那人攀

年年月月受骚扰

更可气人们爱胡闹

常将柳丝拉断好几条

苦只苦命中无依靠

我长在河边尽折腰

风吹雨打真难熬

受到欺负仍然笑

唉......

前代至今多少年

柳氏家族到处跑

四方为家八面飘

倒被人说成灵活好

内中苦楚谁知晓

 

月儿听了躲开了

风儿听了发怒了

......


该图片转载自网友博客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