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庄秦
庄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410
  • 关注人气:2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有很多好朋友

漫画师矫杰

鬼精灵漫画

李西闽

恐怖大王、真的汉子。

蔡骏

他用介绍吗?

一枚糖果

心中有鬼

老猫

传说中的猫村长

花想容

并非手工美人

非礼勿摸

他老改名

红娘子

妈咪级的恐怖小说作家

雾满拦江

算命先生?

快刀

o︻$▅▆▇◤

心尔夫人

她住在瑞士

谢飞

JJYY

陶子

爱写怪谈的小美女

伊秋雨

午夜娶新娘

画上眉儿

爱八卦,爱生活

胭脂砒霜

古灵精怪的妹妹

由得林洛斯

写推理的阿由

桫椤双树

她的老公不是人?!

刘中轩

重庆灵异事件簿

普璞

他狂热爱好着推理

鱼儿哭了笑了

流泪的荆棘鸟

安画

重庆旅游新报美女记者

彭永亮

逆流的鱼

围着太阳跑

《最推理》美女编辑

清明与谷雨

帅哥写手

胡西东

他觉得做写手更好

香武士

招财猫金急雨薇龙

紫龙晴川

隐姓埋名的高人

我性随风

懂风水的高人

风雨如书

推理悬疑作者

顾蔼

三只小妖面团居

辰暮然

果子POPO美女编辑

雅人

我也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

沧海月明猪有泪

小美女一只

糖炒票子

文盲女青年

杨九月

又是一个小美女

猫郎君

抽筋小朱

雷米

烂泥刘老师

哥特黑夜

纯推理迷宫

安猪宝宝

现在她成母婴专家了

微微

推理小美女

莫默

我认识得最早的编辑之一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黑猫社社员

莲蓬

莲蓬鬼话的创始人,俺们的老大

七根胡

拔、拔、拔!

大袖遮天

聪明得让人恐惧的袖子

成刚

一个厉害的人

麦洁

她算得上是我写恐怖小说的师傅

老家阁楼

一个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聊聊

最近他在天津很幸福

李异

他的文章很有深度

嫣青

她也喜欢X档案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6-01-23 16:11)
标签:

杂谈

方言不死
文/庄秦
 一个月前,冬至,最漫长的一个冬夜,我的好朋友润土不幸因心肌梗塞,在他最心爱的绿茵场上离开了我们。润土是位重庆方言说唱歌手,他最出名的一首歌就是用重庆话演唱的《我是重庆崽儿》,这首歌也成为了宁浩导演的电影《疯狂的石头》的片尾曲。
润土一直致力于重庆本土方言文化的传播,在他去世之前,我和他,以及几位志同道合的好友,正在筹备一部以重庆民国时期为背景的大型电视连续剧。在我们最早的方案中,这将是一部以重庆话、四川话,以及西南各地方言为基础的喜剧片。但因为方案得到卫视平台的认可,随之而来了一些关于播出平台的要求——方言容量必须压缩,毕竟卫视是面向全国观众的,方言过多,有可能会影响到观影体验。
这虽然与我和润土的初衷背道而驰,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29 13:34)
标签:

杂谈

我的朋友润土

 

五年前的某个冬夜,在重庆磁器口古镇旁的一个露天火锅馆,第一次见到润土。胖胖的,穿一件肥硕且五颜六色的体恤,戴同样五颜六色的棒球帽,“我是润土,别个都叫我猴子,喊我猴pi也行。”说完后,他歪了一下嘴,一只眼睛睁着,一直眼睛半闭着,定格做了个造型,然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6

“绿屋并非完全密室,就算门闩从里面插着,所有窗户都由内紧闭,锁上了插销,但实际上从绿屋里,还有另外一条通道可以直通外界。”

这怎么可能?门闩和窗户插销都锁着,怎么还可能有另外一条通道直通外界呢?难道绿屋里有一条地道?

苏修文显然看出了妻子的疑惑,他缓缓说道:“那条通道,便是地下室里的那口水井。水井井底,与断魂潭潭底相通。”

“不可能!就算水井井底与断魂潭潭底相通,但通道里也全是水呀!”慕容珍大叫道,不过,她马上又焕然大悟,“修文,你的意思是,李木根戴着氧气瓶等潜水用具,从潭底潜入绿屋,杀了老方,把他吊在客房里,然后用戴着氧气瓶沿井底回到断魂潭底?”

苏修文笑了,然后他说道:“在这偏僻的乡村里,怎么可能有氧气瓶?他们也是在苏村长收到月桂送来的信件后,才作出了杀人的决定,根本没时间去外界购买氧气瓶等潜水用具。”

“那李木根用什么办法从断魂潭底潜入绿屋的?”慕容珍越听越糊涂了。

“用那个黄石自制的浮囊。”苏修文终于给出了答案。

黄石、李木根和沈道士同时发出一声低沉的叹息,但慕容珍还是不明白,用黄石用羊皮自制的那个浮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15 11:41)
标签:

杂谈

第七章 被隐匿的真相

1

回到绿屋,慕容珍拜托京姨找来小米与香菇,在乡村,总不可能为了一碗香菇鸡丝粥就杀只鸡,所以她只好斩了一点肉末来替代。小米洗净后,在锅里加满水,煮沸后便加入香菇末与姜末,文火慢炖,只待熬好粥后,即将起锅时再加入肉末与黄瓜粒。

熬粥的时候,慕容珍倚在黄铜大门旁,呆呆地望向庭院花墙的木门,期待着丈夫的归来。

楚儿已经在厨房里忙着准备晚饭了,而京姨和铁蛋则在庭院里用钢锯锯着一截木头,想用这截木头做成新的门闩。

粥熬得差不多了,该加肉末与黄瓜粒了,慕容珍转过身,正准备去厨房的时候,苏修文终于回来了。他进木门前,似乎将一个包裹随意地扔在了花墙的木门外,然后向慕容珍问道:“香菇鸡丝粥熬好了吗?”

慕容珍本想问问丈夫把什么东西扔在了木门外,但被丈夫这么一打岔,便赶紧答道:“没有香菇鸡丝粥,只有香菇肉末粥,行不行?”

“行,当然行!”苏修文爽朗地笑了,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别着急,粥已经熬好了,我马上加肉末和黄瓜粒。”说完后,慕容珍转身进了厨房,在那锅粥里加进了肉末和黄瓜粒,烫熟了,又加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15 11:38)
标签:

杂谈

第六章 十年前舍生崖边的恐怖一幕

1

这只金镯子,自然是黄石摔落地面时,从他衣兜里滚落出来的。

循着慕容珍的视线,苏修文也看到了金镯子。他移动身形,走到金镯子前,用身体挡住了黄石和京姨的视线,然后假装把怀里抱着的铁蛋放在地上,又蹲下身体,腾出一只手摸出白丝绢,替铁蛋擦了擦汗。而慕容珍却清楚地看到,苏修文的另一只手飞快地拾起地上的那只金镯子,放进了衣兜之中。

黄石显然没留意到自己衣兜里少了东西,继续颤栗着大叫:“不好了,老方自杀了!他用一根绳子吊在客房天花板的灯座上,脑袋伸进绳套里!舌头伸得老长,裤子也全湿了!”

慕容珍吓坏了,自己刚成为绿屋的新主人,却马上就有一个人在绿屋里自杀了,这是不吉利。更让她郁闷的是,死的人本来与绿屋没有半点关系,前一天却死皮赖脸住进了绿屋。照黄石的说法,老方肯定是自杀的,要知道绿屋只有黄铜大门这一个出口,但现在黄铜大门却从内部由一根门闩插着,从外面根本进不去。

这时候,京姨却突然对黄石说道:“快,你快去村里找苏村长,另外再叫几个身强力壮的大汉过来!”

黄石正要走,却停住步,问:“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02 11:19)
标签:

杂谈

4

苏村长陡然变了脸色。

事实已经很清楚了,村外只有两条路,一条通往断魂潭,另一条则是村西头上行的山道。在断魂潭附近水田里耕作的村民没见着蔷薇,而回村的苏修文与慕容珍也没见着,那么蔷薇肯定是走入了山道旁的岔路。

岔路只有两条,一条通往乱坟岗,另一条通往舍生崖。乱坟岗是条死路,到了坟堆就没路了,而舍生崖同样也是死路,再朝前走就只能坠入无尽的深渊。断魂潭里的那具红衣女尸,十有八九便是蔷薇。

苏村长只问了一句,慕容珍他们是什么时候见着断魂潭里的红衣女尸,当听到是黄昏时分后,他顿时不再说话。苏村长并没指责京姨为什么不当即把断魂潭里发现尸体的事通知村里,因为他也知道,天一黑,村里就没人再敢靠近潭边。

泡在潭中的女尸,就让她再多泡一天吧,即使被潭里的鱼类啃噬得残缺不全,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苏村长叹了口气,说道:“我得赶紧去通知李家,让他们连夜去舍生崖看看,看蔷薇是不是留在了只言片语……”

临走前,苏村长又回过头来,对京姨说:“京婆婆,您知道蔷薇身体的尺寸吗?寿衣的事,还得麻烦您老人家了……”

京姨面无表情地答道:“蔷薇嫁到珑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31 21:38)
标签:

杂谈

4

因为提到了那个子承父业的野路子道士,三人之间的气氛也变得融洽了许多。他们说说笑笑,只花了半小时,便下完石阶,来到了山谷。

珑寮村里共有七八十户人家,房屋错落有致地修建在宽敞的山谷之中。每家都有庭院,庭院外是牵牛花架搭乘的花墙,花墙中间则修了木门。进了山谷,苏修文也有了精神,不愿再让黄石背着,执意下了地。当他们经过各家庭院的时候,都能听到花墙内传来狗吠的声音。

“对于珑寮村,我现在是不折不扣的陌生人了。”听到狗吠声,苏修文没来由地感觉到一丝落寞。

慕容珍再次掏出手机看了看,在这人群聚集的村落里,竟然一格信号都没有。她不禁暗暗寻思,这儿还算是文明世界吗?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来到一处世外桃源,还是误入了蛮荒之地?

在狗吠声中,各座庭院的木门并未打开,但透过花墙的缝隙,慕容珍看到一双双眼睛,流露出不怀好意的警惕神情,这儿的人似乎并不欢迎陌生人。黄石却毫不在意,他大声叫道:“是绿屋苏家的修文哥回来了!他九岁就离开了珑寮村,这会儿他终于回来了!”

在他的大声呼喊中,一双双藏在花墙后的眼睛,倏忽便消失了。但慕容珍却依然能够感觉到如同芒刺在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凌乱的美感——读李西闽《温暖的人皮》有感

文/庄秦

 

得李西闽兄信任,在他的新书《温暖的人皮》正式上市以前,收到全文先睹为快。

这是一个关于谋杀的故事,许多桩谋杀,但凶手只有一人,即所谓的“连环杀手案件”。根据封面文案,李西闽是在查阅了密封的刑侦卷宗后,创作了这部恐怖小说。我很难说这就是事实,也无法肯定那只是文案噱头,因为在李西闽创造的文字世界里,现实往往比小说更恐怖,更阴森。所以,在《温暖的人皮》里,我们可以看到许多触手可及的人物形象,比如想地铁里乞讨的残疾小孩,比如为了五百块钱甘当车管所钓鱼行动诱饵的清洁女工,比如外企里勾心斗角的女白领……甚至,我们还可以在小说里看到“民谣在路上”,看到作者李西闽本人处境……现实与小说不断交织,营造出一种凌乱的美感,而在这美感之下,隐藏的却是这本书绝望的主题。

《温暖的人皮》中的女主角,是个在外企职场中沉浮的普通女孩,很偶然,她结识了一位黑车司机,从黑车司机那里听来了一个个故事。每个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HOHO,漫画师正在改编《高校诡秘事件档案》呢,这是人物造型草图!

先不罗嗦,看看高校即将出场的各种男淫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