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zhuangdikun
zhuangdiku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3,046
  • 关注人气:6,2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04-16 23:58)
标签:

庄涤坤

分类: 散文

生日快乐 2017

去年七月份公司年中会的前一晚,我爸视频问我一切可好,我说挺好的,他说那就好。第二天正要去做会场做一二季度的工作讲话,三舅打来电话说,回来吧,你爹死了。原本三四个小时的车程,开了六个小时,一路上我给坐旁边的人讲笑话,可手脚都是软的。葬礼上大舅在背后踢了我一脚,说有吊唁的人来你得哭,妈哭得死去活来,表妹在哭,前妻在哭,陪我一起跪着的堂哥象征性地嚎几嗓子,可我一点都不想哭。可能是因为我爸生前比较容易掉眼泪,遇到什么事还不够他哭鼻子的;也可能是从小在外面挨村里孩子打在家每天被爹揍麻木了,你打你的,被揍成什么姿势就什么姿势趴着,我不言语,也不反抗,没什么好委屈;还或许是因为我觉得,这对于我爹,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终于解脱了。

我爹是个智商特别高情商是负数的宠儿,家里的房、家具、衣服、电视冰箱洗衣机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7 22:06)
标签:

庄涤坤

分类: 散文
还差15天的10年前,我找亲戚朋友借了一圈钱凑了五百块,搭1462列绿皮车凌晨2点从济南出发,上午10点半到北京站。0点出门时望了望他们的窗,灯已经熄了很久,“爸妈,我走了。”背起塞着10个烧饼10包方便面和大学那几年存下的几件班尼路的包,掩上自己的房门。“路上小心。”堂屋里传来父亲低沉的声音,原来他们还没睡。
“哎。”我什么都不敢说,怕多说几个字眼泪会流下来。
要走的那天和爹妈大吵一架,他们说父母在不远游,我离开济南是不孝。我说你和爷爷都是只知道躲在屋里练毛笔字的败家子,我不能让我的儿子像我一样度过他的童年。十年后会证明我是对的,你是错的。我会挽救这个家,让庄家从打土豪分田地的阴影和借口里走出来。
2016年春节那会儿,父亲坐在新楼房的窗边教孙子画油画,我站在他身边,轻声问:爸,现在你能不能承认我是对的,你是错的?他一直笑,虽然癌症车祸脑血栓脑出血和姑姑大爷的相继去世没能打倒他,他还是能趴着从偏瘫中一步步站起来走起来渐渐又能说话,但自从去年抢救了七天七夜之后,他不太能控制自己的情绪。笑了半天,他终于摇摇头,说:不能。
我没再说话,让儿子陪他玩。爸总是耍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17 01:54)
标签:

庄涤坤

从我家到学校是条羊肠小道,一路不乏深宅大院,院里种着花儿长着树,树上挂着榆钱。我走得早,回来得也很早,形单影只从没想过要合群。清冷的风雨中和煦的春风中橘色的阳光中,上学放学的路那么短那么暖,那么熟悉那么新奇,熟悉得像被窝一样安全,新奇得似乎有无尽的未知仙境去探寻。推开虚掩的大门,走进陌生的庭院,隔着窗看屋里的大人孩子沉沉睡着,坐在他家树下的摇椅上,喝他们家龙头里的凉水,看他们院里的花儿。哪怕在清明谷雨的斜风细雨中,也像被那个未知的却陪伴多年的世界抱着,像棵树像根草像阵烟,贪婪的弥散在飘荡于自然的水。

那时的心那么轻盈那么无知,于是整个世界都是快乐的。

那时的心没有规则没有期盼没有比较,于是看到什么都是愉悦的。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有我。

我一步步向前走着啊走着,得到的越来越多,失去的越来越多,自己越来越重,离生活越来越远,渐渐要兜不住争强好胜的心,闭不上战战兢兢的眼。你这次考第几啊,是第一吗?是吗是吗?荣耀,自我实现给自己一个答案的渴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要用一次又一次的拼搏奋斗战争与胜利的事实告诉自己不比同类差?她还爱我吗,为什么爱我,爱我什么?爱吗爱吗需要我吗她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生日

快乐

庄涤坤

情感

分类: 散文

去年二大爷还在病房紧闭双眼,脖子上开个洞,一根氧气管插进去,鼻孔也插了根鼻饲管,无论喂水还是米汤,都得用根吸管再从脖子的洞那吸出来,不然他就浑身抖动迅速憋死。除了生理盐水,每天都得用一台缓慢注射的机器给他打一针,医生说,救不回来了,但若断了药,很快就会死。那一刻,他起码还弥留在这世上。

大家看了看爸,他立刻暴跳如雷,“你们这些混蛋,他是我亲哥哥,是你们的亲人,要让他活着,倾家荡产卖房子也要让他活着。”大家没有说话,渐渐散去。妈留给爸八万块钱,“我们就这些了”,她病体难支,回家躺着。二大爷在那躺着,一天八千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感谢各位读者耐心读完《浅草寺》,耽误诸位时间了。特别感谢品尝完鸡蛋,还对下蛋鸡有兴趣的读者的提问,在此尽量没话找话,一一作答。

首先感谢@一个大土豆、@Mary、@酷酷的鱼 的厚爱,实在是谬赞。我虽写小说,却并非职业作家,还是一直和个正经人似的打工,假装有份体面的工作好去和人家换名片。我相信如果把自己喜欢的事当做赚钱的职业,就会有太多的不得已,就要求生存谋发展,要面对市场和读者,面对文学圈和官员,就会使写作变得不单纯。我写小说,只为我自己,甚至不是为了读者(抱歉没有为了你们),或许只是为这几十年的人间旅行刷存在感,或许还想能借此看到对生活有同样体悟的同类。以后当然还会继续写,写小说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和业余时间用来读书、看电影是一样的。
@忧桑的兔子小姐、@Lucky 情色描写当然是我最喜欢和擅长的,因为这实在是最有效的表达方式,情人间的甜言蜜语可以说谎,卿卿我我可以伪装,海誓山盟可以不算,礼上往来可以清帐,但相互触摸的时刻无法作假,接吻的时候无法作假,在床上无法作假,而且我们在做这些事的时候,表达的不是爱或者不爱的单项选择,是细腻到不可量化的程度,我更乐意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21 15:32)
标签:

姜禾

小说

情感

严采薇

分类: 小说

若是姜禾不写博客的话,严采薇根本不知道到哪儿去找他,好在他喜欢在公共空间细致入微地记录自己的生活,虽没几个人看,但存心观察他的人却很容易掌握全部信息。除了手机号应有尽有。

虽然知道他在哪家报社,而且能搜到具体位置,她也没有十足的信心能找到他,毕竟,她连他电话都没有。只能试试,她不敢想如果找不到他,她会怎样。“无论如何,一个记者,总不会凭空消失”,她坐在颠簸的火车上,这样安慰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