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随风而逝
随风而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0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2-06-12 19:23)
标签:

情感

   在一个稍微有点热的午后,直到太阳慢慢下山,我都赖在桌前。摆上街上买回的栀枝花,办公桌的前面,有一盆玫瑰。

   风扇从办公室的后面悄悄的送上一丝丝的细风。

   我拧开音箱的开关,找到一首轻轻的钢琴曲。

   屋子里,反反复复的充满了幽然的音乐。

   所有遗忘的、或者不曾遗忘还有一丝微弱的记忆从岁月的间隙里溜出来。

   因我年轻疏忽未曾照顾好的人啊,你还好吗?间隙里那束束伤感,是对你的担忧。

   在我无助时离开我的人,我对你们没有怨恨,谢谢你的离开,成就了我今天的美丽。

   屋子里,阵阵花香,丢开繁忙的工作,让我偶而做回,一个偷偷温柔的女子。

   初夏,那个傍晚,钢琴、玫瑰、栀枝花。

       2012、6、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11 14:04)
标签:

情感

59岁,是一个还算年轻的年纪,他却走了,走的时候,拉着妈妈的手:“我想去看病,我想去大医院,想去川北医院。”

大我19岁,我不知道是该叫他大哥还是叔叔,叫大哥,他太显老,叫叔叔,年纪上又太那个。

只是,我总记得,他一米八的大个子,一脸的笑容,随时随地都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风悄悄的在湛蓝的天空中溜来溜去,没有蚊蝇的午后,我静静的思念几天后的那个日子,那天,我去另一个城市里见你。你如娃娃一般的笑脸时时浮现眼前,而笑意,浮在安静的午后。

   这些年,我一直以为是在靠自己活着,而没有依靠的空间让我不得不努力去拼,把自己放到任何地方任何环境,冬去春来的飘。在多年一个安静的午后,我才忽然意识到,其实,这些年,我一直依在你肩上撒娇,一直在你怀里予取予求。而你,用无边的包容,用你如娃娃一般的笑,一直在一个地方,让我慢慢懂事慢慢成熟。

   我不知道,为什么思念会有如泪一般的酸,也不知道,想起你的时候如何会有绞心的痛,不懂得,那是不是一种感动。

   那一年,我在高墙外跋涉数日,曾晕倒过在路边,接你出狱的那天,我抛给你了冷冷的微笑,在那天晚上,我独自在小床上流泪到天亮,说,以后,分开吧,这日子,我不过了。你努力了,从不做饭的你开始了淘米洗碗,饭硬了我把碗一摔。你没有任何言语,只去洗了碗筷。几天后,我依然在你的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04 07:52)
标签:

杂谈

馨树和梅是在网上认识的,梅才十四,馨树二十三了,高中毕业后馨树就去了南方打工,在一个偏远的村子里。

   梅上网的时候馨树用的是手机,村子里电脑好少。

  梅的爸妈和很多人一样都在外面打工,这是90后百分之九十的生活。爷爷奶奶老了,远了,安抚不了他们那颗跳动的灵心。所有人都缩在屋子里,网吧里,没有了野餐,没有了聚会,没有了山涧溪畔的打闹和嬉水。爷爷奶奶常常的争吵,硬邦邦的话甩出来会砸死那几只大白鹅。梅就在那时候迷上了网络,遇到了寂莫的馨树。

  下决心出走是在一次争吵的黄昏后,因为馨树说他那里有粉的紫的玫瑰,开满了花屋,馨树说那最美的一朵就送给她。

  梅出现的时候,馨树有好多意外,因为他在网上说的有些是真的他却无意当真。

  馨树工资不高,除了日常开销他多少还得寄些回去给村里的爸妈,梅出现了他只好在村里租了一间小房子,一张小小床,他依然住厂里的宿舍。

  第二天梅就要看玫瑰,馨树说过几天过几天,他忙。

  每天大早,馨树都会早早起来给梅买好早餐,把晚上洗干净的衣服给梅送过来。偶而不用上班的早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06 09:56)
标签:

文化

 
 

  静静的坐在山涧,闭上眼睛。听着溪浪冲击山石的声音,打了赤脚泡在五月的水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06 09:54)
标签:

情感

 

 

    今天在汽车上偶然得知,老师在2006年去了。

   眼泪自然的就在眼眶里打了转,现代人越来越坚强,越来越难以被感动。而现在,是个例外吧。老师,我从来没想过你会那么早离去,你那么高大的那么健康一样。还有,我有埋怨一直没告诉你,那年你不该去住院,不该啊!那样我会自然的读完书考进好的学校,不会中途休学。

   在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一本童话书,立马就被的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15 22:23)
标签:

文化

一、

   朦朦之中,火车喘息着停了来,随着人流,步出了车站。

   清晨的小站只有早起的小饭店和三几个小贩。三月还有些冷,我紧了紧薄衫,招了近处的三轮车,那是一个老人,六十开外,却还健朗。老人话不多,而通常坐车的都是去桥那头的汽车站。小镇不大,无需多问多讲,老人默默支起车篷,挡住晨曦的雾气,随着车身的晃动,不知车的哪个部位,响起了“叮叮”的铃声,我懒懒的靠在靠背上,望着两岸的青绿,桥面有着指宽的裂缝,如青山一般颜色的河水不着表情的静流,危危的看着有些吓人。“叮铃铃,叮铃铃”,清清的声音悦心悦耳,我微微闭上眼睛,任由车子缓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04 20:22)
标签:

文化

   收过的稻茬上长出一截截的绿,怀孕的山羊啃一会秧便抬一会头,顶着蓝天,远远伴着白鹤。

   极目处,打底的秋黄上面,飘着一层层昨夏的绿和微热,偶而,又会那么微凉。脑子便瞬间清楚了起来,那属于拥挤的喧嚣被乡村的宁静漠过,不知怎的,那一群群呆头呆脑的大白鹅从田间整齐如阅兵式归向炊烟时,鼻翼便有了不能自抑的酸,双臂里面胸口里面便不再空落。

   大口大口的呼吸、呼吸。一进一出一去一来,儿时道旁的白杨树,夏夜的蛙鸣,溅满裤脚的泥巴路都不复存在,道旁的小楼档次一栋比一栋高,罕见的一个小媳妇在她二楼长长的廊里绣着她的小衣服,暗红色的栏杆,海蓝海蓝的柱子,她倚着白色的墙面。小楼的背后,是还青着的山,前面是稻田。

    我紧着在乡村的柏油路上小跑,想到前面看看,又怕错了身旁、现在。一溜风的跑过去,再慢慢回来,想着多年前梦着的现在,伸出的双手,似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11 21:36)
标签:

文化

夜里十一点的时候,下了一阵雾,那雾,湿了篱笆。
    深夜的街,敦厚而苍凉,倚满了尘埃。安安静静的街道上,只有那找不到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去向何方的没有来路和去路的老妈妈,她脸上身上的污垢呈现了茫茫然。在一道她迈不过去的坎里她干干脆脆的疯了,而清醒的我们身不由已的重复着奈与无奈。
    能递上的只有一盒酸奶。她,让我记起了那个城市,那个城市里陌生的疯妈妈。
    时间的缘。去年的金秋,总有一个面善的疯妈妈在我工作的地方出现,因着一丝丝天真未曾泯灭吧,在一个偶然的吃饭时间,我递给疯妈妈一个饭盒,装着我一样的饭菜。妈妈接的时候,那颤微微的感动终身不忘,那时妈妈的眼里闪过人性的温暖,她力拒的双手还有本性的尊严吧。妈妈给了我一个双手伏地的大礼,我心愧然亦冰冷,我不值也不需这样的大礼,我只是,想为日渐疲累麻木的心找一个纯净的、滤过的角。
    再一次路过那个城市是五个月以后,在火车来到之前,我一遍遍审视那个不大的小城,穿越大街小巷。在心角里期期然寻找记忆中的疯妈妈,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10 17:51)
标签:

文化

 

   刚去那的时候,还很年轻很年轻,心里干净得如晴空的碧沙,那时,心里只有外婆、泥巴墙、老木船和茅草花。

   小梅沙距盐田只有二块钱车程,节假日是我们这些外来工最好的去处。那是一个深水的港湾,码头上驳着世界各地来来往往的货船。在浅海岸边的石缝里,住着憨憨的小螃蟹,你把石头一搬,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