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周志兴
周志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83,343
  • 关注人气:1,4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资深广告人

杂志兵法

阿丽

教我链接的人

杨卓舒

有思想的富人

卓舒研究院

学者企业家

朱学东

老乡媒体人

领导者

我的另一个媒体

四妹

央视主持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3-10-24 15:42)

同学李美勤

 

在杉园见到李美勤的时候,二十多年的距离顿时化为乌有,似乎昨天我们还见过面。

这就是“同学”这两个字的魅力。

上一次见李美勤还是在1989年的春夏之交。那时,我在中央文献研究室工作,她在北大。几个同学挤在毛家湾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15 10:03)

见微知著说改革

 

 

这里“见微知著”四个字中的“微”,一字双关。是说从小处见大,又是说今天很流行的微信和微博。提起这个话题,恰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带着心去旅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27 10:43)

常识和逆常识



 

记得上小学时,就有常识课,是一门基础的科学普及课。其实,就是不上常识课,很多人也是懂得那些常识的,不信可以看看山里的老农,也许他们从来没有进过学堂,但是他们知道烧红的铁不能用手去摸,知道天上打雷时,不能在大树底下躲雨,因为这是常识。而小学生上课学常识,无非是为了更系统更快速更科学地掌握基本的知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搜狐鲁迅文化奖启动仪式上的讲话

今天早晨出门参加这个活动的时候下了雨,其实雨里面也是有文化的。秋天的雨我们说秋风秋雨愁煞人,春天的雨是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雨可以渗透一切的,文化也可以渗透一切。我们生活中无处没有文化,所以文化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现在还有有一个东西渗透一切,这就是互联网。互联网和文化结合在一起一定可以渗透到各个角落里面去。

  现在我们的文化是什么状况?大家也都知道。经过文化大革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看毛泽东

            ——九月九日有感

 

至今我还记得,是一阵秋风送来的这个消息。

 

37年前的北京,高楼还没有现在这样多,路边大都种些杨树,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03 10:52)

如何织好一张网


 

 

最近到北海,当地人告诉我,休渔期八月一号结束,现在,开始张网打鱼了。难怪,餐桌上,海鲜琳琅满目。

说到网,其实,我们现在也在用这个东西,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就是这个意思。官场上似乎不少人被网住了,李春城、刘铁男等等,当然,在济南,还有被网住的鱼在挣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01 11:55)

 

 

 

 

2009年的9月1日,共识网正式上线,转眼四年了。

如果说在这四年里,我们这辆车在互联网的大路上行驶的还算顺利,那是和读者、作者、技术保障者和广告主的大力扶持分不开的,他们合力推动了我们的前行。

也是和共识网的全体编辑人员的努力分不开的,必须说一句,这是一个年轻的充满活力的团队,都是八零后,甚至还出现了九零后。

当然,我们也不会忘记,推动这辆车的力量中,也有宣传和网络管理部门领导的身影。

共识网建立的初衷,是促进社会最大限度的共识,四年以来,也是这样去做的。因此,很多人给了共识网相当高的评价,每当我们听到或者看到这样的评价,有满足感,更有愧疚感,因为水平所限,不能尽如人意。

我们知道,前面的路还很长。

当下,共识的形势不容乐观。打个比方,就像在一个裁缝铺里,本来是要把布料缝起来做一件衣服,但是,缝了7针却有可能被撕开八针,衣服没做起来,裂缝却越来越大。

于是常常有人问我,我们能有共识吗?

我通常这样回答:共识网追求的一个最大的共识,就是让各种意见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发声,当然也希望各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谣言、诤言、媚言和谤言

 

 

1976年的清明节前后,是谣言四起的时候。那时我刚刚从部队复员不久,在一个工厂当工人。厂领导派我去参加了一个“721工人理论大学”,课堂在大北窑一带,常常到槐柏树街的市府大楼去听大课,来回总是路过天安门广场,总会特地下车去听听谣言。那时很亢奋,因为那些谣言还真的是大伙儿喜闻乐见的。

当然,后来证明,那些谣言很多不是空穴来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年9月,我在重庆和当时那里的一把手见过。那时候,他正在向中国权力的巅峰前进,似乎已经看到了一线曙光。


  尽管不能这样搭配词组,我还是要说,这是个风流倜傥的官员。长相俊朗,反应机敏,谈吐文雅,举手投足间,颇有领袖气质。


  说实在话,在中国的官员中,这样的人是凤毛麟角。


  他自己,也是以一个政治家的形象来展示自己。而所有的人都知道,在中国,政治家是稀缺品。


  听说,他在重庆非常努力,办公室的灯常常彻夜长明。所以,晚上在饭桌上,我对他说了这样的话:你是我的偶像。


  当然,多少是为了找补我下午对他的不敬。


  下午是一个座谈会。一把手从北京开会回来,据说下飞机后还去视察了一个地方,风尘仆仆进的会场,很谦恭地和在座的老同志打招呼寒暄。有人很有点献媚地说,昨晚看了红歌表演,真的不错,只是有的还不够专业。一把手反应很快,立即说,不专业就对了,这才显示是群众的业余演出。


  真是聪明的回答。


  出席这个座谈会的,除了我以外,大都是体制内的官员和学者。记得有前中组部长张全景,社科院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