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解忧牧场
解忧牧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29,066
  • 关注人气:42,1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遇见阿勒泰
《遇见阿勒泰:惟愿莲心不染尘》
当当、亚马逊等网站及全国各大书店有售————
 《从前啊,有一只猫小宝》现在起在当当网开始预售了http://t.cn/zQuoURw 就不给大家一一回复了,在这里统一告知大家。谢谢大家两年来对猫小宝和吉祥君的关爱。


《我的小羊驼蜜糖》 送给您和孩子们的礼物。让可爱的小羊驼蜜糖来告诉你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么?天猫独家首发



简版音乐播放器
重返草原

微信449740803   

人生不是草原,无法重返。唯以卑微的姿势写字,使一切看起来有点意思

博文
置顶: (2011-07-22 00:05)

文/小七

阿哈提36岁时,见到了苦苦思念20多年的母亲。她坐在一块毡垫上,和一些年龄相仿的妇女用芨芨草和手工羊毛线编墙篱(围住毡房的篱笆)。她无法认出阿哈提,原因是她在世时未曾见过成年后的阿哈提,是的,阿哈提少年时,母亲就已去世。而他与自己的童年变化很大。

“您好,”他小心地问候母亲,“能见到您,真高兴。”“唔,您好。”母亲平淡地应答,是那种对于陌生人的礼貌。接下来,阿哈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时而看母亲,时而抬头看天,还倒退着或转着圈子观察周围的树、山还有牛羊。他把手插在裤兜里,在母亲和那些妇女身边走动着,像是对她们手中的墙篱很有兴趣的样子。其实不是。

阿哈提发现母亲这时的年龄大概比自己大一些,也可能比自己小。母亲坐在草地上,手中拿着毛线绳灵活的在芨芨草中穿梭,偶尔和别人说话,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2-15 00:05)
    文/小七
 努尔旦和扎特里拜几乎没有什么共同点,他们在一起常常为了一件小事争吵,相互诅咒对方。可不知为什么,他们却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也许是扎特里拜的冬不拉弹奏吸引了努尔旦,或者,努尔旦独一无二的手工皮艺让扎特里拜欣赏吧。 
一年冬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2-14 00:01)
文/小七                    
“这把冬不拉太老了,简直和我一样老。” 扎特里拜坐在地毯上,拿着一块棉布擦冬不拉,嘴里念叨。几十年了,只要草原上举办盛大活动,都会邀请扎特里拜演奏冬不拉,他的弹奏会把山那边的人吸引过来。“或许我先弹奏一段,试试音调。”扎特里拜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2-13 00:21)
     文/小七

“真是怪事!”老努尔旦嘟囔着,从马背上下来,站到老伴玛依拉身后,抱怨道:“刚才,扎特里拜拎着个马笼头从羊群那头路过。我招呼他聊一会儿,他却理都不理,瞧都不瞧我一眼就走了,那眼神……啧啧……”

玛依拉把擀开并切好的面片往热油锅里下。她正忙着炸包尔萨克,使得她顾及热油而没空理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2-12 00:03)
    文/小七

这把斧子不错

父亲在毡房前的空地上劈柴,他三岁的儿子小别克抡着一把塑料斧子在毡房前学爸爸——他把地上的枯草劈成一截一截。一阵子,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新疆

情感

白云

蓝天

分类: 文化

我可怜的马,它没法走路了

 

星期天的午后,一场阵雨,秋高气爽。

布鲁尔没有午休,他在店铺忙乎。自从开了这家铁匠铺以来,他每天做的事就是打制铁马掌和为周围牧民的马钉马掌。现在,他从蓝色油漆斑驳的架子上取下前几天打制好的几十只U型马蹄铁,摆放在面前的长条桌上,像展览似地一个挨着一个摆成一条线。他穿着一件灰色带暗绿色条纹的棉布衬衣,因为店铺里有些沉闷,他的衬衣上面两个扣子敞开着,袖子挽到胳膊关节处。下面穿一条棕色细条绒裤子,因为常常弯腰下蹲钉马掌,膝盖处鼓鼓的。他肩膀宽厚,露出的小手臂上肌肉竖着一道道的。他用大拇指在马蹄铁接触马蹄方向的面上一点点划过,遇到刮手的地方,他就拿起手边的钳子扳一扳,举起锉子“咯兹——咯兹——”锉一锉,嘴里向外吹气,吹去锉下来的铁屑。他做事时认真的,好像周围一切不存在似得。 

他把所有的马蹄铁整理一遍,然后一个一个排成一排摆在柜子上,自己坐在一个破旧的木头椅子上,眯着眼,欣赏那些马蹄铁。钉马掌是一门技术活儿,更是一门艺术,不是任何人随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1-03 15:37)
文/小七
起雾了,雾里漂浮一些尘埃。
一群羊,一个老人,从珍珠古丽面前走过。飘雾的草原有些凉。她站在那里,看着羊一个个从面前走过。草原的春季崭新崭新,新的草,新的花儿,新的树叶。有人向往这里,有人迷恋这里,这里总有很多让人放不下的东西。雾、尘土、草屑、眯着眼咀嚼鲜草的羊、心底善良的牧羊人、安静的毡房、对着你大叫的牧羊犬。是啊,离开的人总会怀念这些。
牧民们没有任何梦想,他们享受平淡。他们在平淡中找到一生中最真的幸福。
珍珠走累了,她坐下来,看羊群走远。她听到草生长的声音,还有漂浮在空气中微小水粒爆裂的声音——草原总是这般安静。
她很累了。她不想继续走。草原上所有东西她看到了,她都知道,她喜欢草原上的一切。这个地方很真诚。她走了两年。每当天黑时,她回舅舅家休息,醒来后继续走。她累了,她不想走了。她的身体酸痛,包括头发和牙齿,都疲劳和酸痛。她身上所有东西都累了。她的身体落满羊群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小七
  这是一段近乎昏迷的睡眠,梦醒时分,古丽娜仍然认为自己是草原上那个花样年华的姑娘。在这个梦里,她和好友玛依努尔盘腿坐在毡房里绣花毡,一针一线很清晰地游走在眼前。草原上的姑娘,在婚嫁前都会暗暗较劲,谁也不愿在手工活上输给别的姑娘。瞧,待嫁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小七

 每个清晨,哈尼巴提总在与珍珠古丽相拥的美梦里醒来。即便醒来,他也会在被子里回味很久,才穿衣起床。

人们总说哈尼巴提是草原上最害羞的男孩,大家谈论成年人那事时总是躲着他。哈尼巴提不这样想,他认为男人是在幻想女人的身体中逐渐深爱女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12 00:24)

文/小七

“不错,继续!”珍珠古丽鼓励自己。这话在空荡荡的空气中转了一圈,颤巍巍坠落到草地上,钻进泥土,随即归为尘土。没人回应。是的,没人。

身边没有人,即便有人也会对我不管不顾。珍珠古丽想。离开父母,结束被溺爱的生活,真的很无奈。这个世界有些事没人能抗拒,有些人注定会分离。珍珠一边喝着奶茶,一边想。自从离开父母,时间像骑着一匹好马,飞奔在草原上,绝尘而去。珍珠喝着奶茶从毡房敞开的木门望出去。两年时间,这里已经熟悉的像镜子里自己的脸——草地,一棵对着木门的白桦树,更远一点的蓝天白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28 00:01)
一出毡房,迎接哈尼巴提的是草地的绿色、天空的湛蓝,还有点缀在蓝绿间的黄色紫色小花。哈尼巴提走在草地上,穿过宁静、微凉,依稀能听到鸟鸣,闻到青草和花香的草地,朝远处山坡走去。他走路的姿势有点拖沓,还有些摇晃。他望着前方,垂下手臂,用指尖在青草和小花上轻柔扫过。他行走时,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他微笑着点头,仿佛对这个环境表示满意。
他有些清瘦,皮肤苍白,不像草原上的男子,虽然他已18岁。
这个春季,他每天会去那儿。他朝山坡上缓慢走着,左右仔细看,他选了一块舒适地坐下,斜靠在草地上。草丛里处处是紫红色的野草莓,小小的、甜甜的。坐下时,他随手摘起野草莓,放到嘴里,慢慢品尝。
这是今年第几次在以前他俩约会的地方等珍珠古丽,他已经记不起,但是,他坚信她一定会来。现在是中午,阳光温柔地洒在草地上,微风从山坡上吹下。哈尼巴提垂着头,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