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寻求出版

寻求出版


一寻求出版儿童探险故事《伊万老屋的幽灵》,5.6万字。

四寻求出版校园大侦探系列故事,三本,每本5万字(每篇文字都在杂志上发表过)。

寻求出版校园系列故事,三本,每本5万字(每篇文字都在杂志上发表过)。

六寻求出版《蓝色旅游鞋》(2004曾名《蓝梦谷女巫》出版过),7万字。 

 

联系QQ:
11175733

周学军简介

周学军,曾用名周学君,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儿童文学学会理事。

1980年起发表作品,现以儿童文学创作为主。已发表数百万字中短篇小说、童话、散文作品,并有一些文章选入历年多种版本的年度儿童小说选、童话选、故事选,以及收入到《初中语文同步拓展阅读》、《一路风景(升级版)》、《梦醒时分》、《100位作家教你阅读与作文》、《新美文(牵着炊烟的手)/冰心奖获奖作家精品书系》、《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典藏作品——想问你的信箱》、《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2008年儿童文学》、《21世纪儿童文学排行榜》、《中国儿童文学大系(小说4)》、《爱的教育·甜橙树》、《名家名篇进校园:中篇小说选小学卷(第2辑)》等书。

主要作品有:短篇小说《羊肠子胡同里的阴谋》、《看小人书的悲喜剧》;中篇小说《在喧嚣的铁路边》;长篇幻想小说《雪镇四十天》,长篇侦探小说《让咖啡猫站出来》,长篇探险小说《大漠上空的狼烟》、《萨满洞里的秘密》、《无人岛上的SOS》、《芦苇荡里的精灵》等。

2003年短篇小说《高高的大青顶子》获得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2006年中篇小说《在喧嚣的铁路边》获得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2008年短篇小说《看小人书的悲喜剧》参与获得第五届《儿童文学》小说擂台赛辽宁团体奖;2014年短篇小说《饥饿的狐狸》获得第三届“周庄杯”全国儿童文学短篇小说大赛三等奖;2014年长篇小说《雪镇四十天》获得首届“大白鲸世界杯”原创幻想儿童文学奖三等奖。

 

约稿或转载文章,请通过下面方式与作者联系:

QQ 

11175733

 

主要中短篇小说

《高高的大青顶子》获2003年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收入《冰心2003年儿童文学新作奖获奖作品集》。

《和漂亮女生同桌》发表在《中国校园文学(中学生版)》2003年第12期,入选《少年写作精选》。

《门》发表在《中国校园文学(中学生版)》2004年第3期。

《亲亲张大喊》发表在上海《少年文艺》2005年8月下,收入小说集《梦醒时分》。

《冰尜,冰尜,滴溜转》发表在《东方少年》2005年第12期,入选《2005年中国少年小说佳作选》。

《羊肠子胡同里的阴谋》发表在《儿童文学》2005年第10期。收入儿童文学《一路风景》升级版,并入选《中国儿童文学大系(小说4)》(采取编年的方式,以我国100年内各个时期各种题材及风格的代表性文章和作品,集中、具体而又客观地展示了中国儿童文学百年发展历程)。

《强子的第三个愿望》发表在上海《少年文艺》2006年第7期,后有多家杂志转载,并收入2007年《初中语文课文同步拓展阅读(语文版九年级上)》。

《在喧嚣的铁路边》获2006年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收入《2006年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作品集》,入选《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典藏作品--想问你的信箱》。

《唱着说话》发表在《中国校园文学(中学生版)》2005年第8期头题。

《京桃花开时节》发表在《中国校园文学(中学生版)》2005年第12期。

《爸爸有条红领带》发表在《中国校园文学(中学生版)》2006年第2期头题。

《山里孩子的冬天》发表在上海《少年文艺》2007年第11期,收入《名家名篇进校园:中篇小说选小学卷(第2辑)》。

《寻找双鱼座》发表在《中国校园文学(中学生版)》2007年第12期,并有多家杂志转载。

《看小人书的悲喜剧》发表在《儿童文学》2008年第2期第五届小说擂台赛专栏,参与获得该届辽宁团体奖,入选《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2008年儿童文学》,入选《21世纪儿童文学排行榜》。

《啪叽两面人》发表在《读友》2008年第3月上,入选《2008中国最佳儿童小说》。

《桑林和他的黑猫王子》发表在上海《少年文艺》2009年第3期,入选(《2009最佳儿童小说》。

《书包里的菜刀》发表在上海《少年文艺》2009年第9期。

《狗皮帽子蒲小花》发表在《读友》2010年4月上。

《我的二叔是哑巴》发表在《读友》2012年1月上。

《游戏时代》发表在上海《少年文艺》2013年3期上半月刊红地毯佳作栏,李学斌为本文撰写精品导读《童年时代的游戏挽歌——读周学军短篇小说游戏时代》,收入2013年第7期《儿童文学选刊》、《中国好文学:2013最佳儿童文学》,并有一些杂志转载。

《小区里新来的猫》发表在上海《少年文艺》2013年9月上半月刊。

《饥饿的狐狸》获第三届“周庄杯”全国儿童文学短篇小说大赛三等奖,发表在上海《少年文艺》2014年3月上半月刊。

《奶奶遗留的旧案》发表在上海《少年文艺》2014年12月上半月刊。

《大山里的傻狍子》发表在《读友》2016年6月下半月刊,收入漓江出版社《2016年度中国儿童文学选刊》。

《几年山参五品叶》发表在《读友》2017年4月上半月刊。


个人资料
周学军
周学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348
  • 关注人气:1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儿童文学

文化

校园

分类: 寻求出版

寻求出版长篇探险小说《伊万老屋的幽灵》,5.6万字。

 

 

故事简介:

我家搬进大青湖伊万老屋后,遭遇到一系列的奇怪事情,先是村民异样、好奇的目光,后来,湖边漂来了一些惊恐的木简、大犬可可莫名其妙地死了、小偷半夜里进书房,抱走了一包日记……

就在我担惊受怕的时候,表哥大头侠来了,他告诉我,老屋的秘密缘于一个关于幽灵、狗头金和藏宝洞的传说。于是,我们开始联手破解这些谜团。

然而,经过我们紧张而有条理的工作,当所有疑点都渐渐指向摄影记者老曾, 一切趋于明朗之时,我家的保姆却突然逃走了……

而,最后的真相是什么呢?

本篇老屋探险故事精彩、曲折,险象环生且又出人意料。

 

 

目录:

序、大头侠来了

一、伊万老屋

二、十三片木简

三、散落的日记本

四、老屋平面图

五、老曾在山坡上

六、陌生人的电话

七、王阿姨和哑儿

八、狡猾的大男孩

九、幽灵的声音

十、青石板上的留言

十一、莫名其妙的黑灰

十二、调查老曾

十三、壁炉1

十四、壁炉2

十五、午夜钟声

十六、地板上的大鞋印

十七、哑儿出走

十八、王阿姨拒不回答

十九、气味线索

二十、扉页的秘密

二十一、我被劫持

二十二、跌落进深坑

二十三、妈妈和大头侠找来了

二十四、竟然是郝姨妈

二十五、老曾来老屋了

二十六、藏宝洞里的秘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儿童文学

分类: 儿童、校园栏
刊发在《读友》201704期读友上
 


几年山参五品叶

 周学军

 

一.

自选题作文课,班里两个男同学写了同一题目的作文:《几年山参五品叶》,他们一个叫朱大山,一个叫朱二山,且都是大山里肖家沟的,显然是哥俩。第一次上作文课,就遇到这样明目张胆地玩抄袭,我的火气也就上来了。

晚放学后,我把朱大山和朱二山叫到办公室里。还没等我问话,朱大山就先说了,“我检讨,是我偷看了朱二山的作文题目,但是,这篇文章不能算是抄袭!”

我打开两个作文本,指点着,“还不算是抄袭?前面几大段,几乎都是一样的!”

朱大山很坦率,拿出了一张县报,“前几段,是我们引用了这上面的一个资料,但后面我们得出的结论是相反的。老师你说,两篇文章的论点不一样,能算是抄袭吗?”

“那当然不能。”我暗自责怪自己不够细致,“但,你能进一步解释一下吗?”

“我的文章说,五年山参五品叶,而且,只能是五品叶;而他的文章也说,五年山参五品叶,但,七年以后的山参也有可能是五品叶……”

我可不想跟他绕进专业术语中,就继续追问说:“朱大山,你说你没有抄袭,但他的作文结论你都掌握了,你为什么专盯着别人的作文看呢?”

听我这样说,朱大山有点紧张,“没、没有,他后面的结论是我猜出来的!”

“猜出来的?”我隐约觉得,他们选择这样的作文题目说不定另有原因,看看天色已经晚了,就摆摆手,“你们都回家吧,有些事情,老师迟早会弄清楚的。”

但是,一直没有开口的朱二山,走到门口突然站住了,“老师,你才来两天……”

我不喜欢当面不说,背后乱说的人,就直截了当纠正说:“两天半。”

他愣了一下,仍坚持说:“但,做我们班主任是两天。”看我没有反驳,他又说,“也许,你一定以为我们是哥们,实际上,我们并不是一个朱……”

这次,轮到我发愣了,“明明是同一个朱字嘛!”

“他是本地的朱,我是外来的朱。”他深呼出一口气,“老师,你,你一定还想问,我们为什么要写同样题目的作文吧?”

没想到,他竟然猜出了我的心思,我静静地看着他,“你说。”

“这里面,有一个很曲折的故事——”

“故事,还很曲折?”我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不过——”朱二山的脸憋得红红的,头摇晃着,又摇晃着,最终似乎做出了决定,“老师,能允许我对有些事情做暂时保密吗?”

还以为就要得到答案了——但,我一下子对朱二山印象好起来,看他推开门走了,我追出去问了一句,“朱大山没有走远吧?他在等着你吗?”

朱二山淡淡一笑,“我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他不怕,我也不怕!”

那么偏僻的地方,两个孩子竟然是各走各的?顿时,我心里有了一丝不安。

 

二.

晚饭后,我回办公室批改作文,觉得朱大山和朱二山的作文写得还不错,内容呢,也与朱大山所说的八九不离十,但我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来几年山参和五品叶有什么关系。

正要打电话请教在县城做人参生意的表哥,老校长敲敲门来送开水了,“周老师,怎么样?累了吧?这两天,班上有没有调皮捣蛋的?”

我想说有,但又一想,两个人毕竟没做什么过格的事啊?就随口说:“这朱大山和朱二山挺有意思的!”

老校长笑了,“是啊,这两个人名字、个头、性格,遵守纪律,学习上进,哪儿哪儿都像哥俩,但他们之间却很少说话,还有,两个人都喜欢研究人参……”

我还以为老校长知道作文的事了,忙问:“你也知道?”

“当然,去年,我代他们班的写作课,自选题作文,他俩都写了一篇关于人参的作文。”

我很惊讶,“他们已经这样玩过了?”

老校长听出缝来,接过了我手中的作文,边看边生气,“怎么能这样?太不像话了!”

我不想把事情闹大,“其实,他们的作文写得还可以,也算不上是抄袭。”

老校长浏览过他们的作文,“是倒是,但,他们是要搞比赛,还是搞辩论啊?明天,我去肖家沟,跟他们家长反映一下!”

老校长说着,把一张大榆树乡小学老师家访排序表放在桌子上,“共七个自然村屯,全校老师都安排上了。”

好像我来的那天,老校长就说过要组织老师课休时家访,还说青纱帐起来了,山里狼群活动频繁,一些偏僻地方甚至发生家畜遭袭事件,要说服家长接送孩子到公路,避免山路出危险的话。

我们学校有87名同学,刚好一个年级有一个班,而学校只有5名老师,老校长就报了六年班,这也是学生最多、最累的一个班,可家访时,他又选择了最偏远的大泉眼沟和肖家沟。

听说这两个不通电话的村,都在大山里,路远不说,还有一段山路,连自行车都不能骑。我跟老校长商量说:“我师范刚毕业,正想锻炼一下,这两个地方分给我吧,要不,就把肖家沟分给我!”

“去肖家沟路过大泉眼沟,顺道,不能再分了,但,你去可不合适,县城里长大的,连大榆树周边的环境都不熟悉呢?”

我可不能放弃去朱大山和朱二山家的机会,就坚持说:“那边,我们班学生最集中啊!不行,无论如何我也去,要亲自家访到第一手资料!”

“哎,你的脾气跟我当年差不多。”老校长沉思一会儿,终于松口了,“要不,就让你先去试一试吧!”

(以下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儿童文学

分类: 儿童、校园栏

鬼蝈蝈

 周学军

 

一、蝈蝈乐队

一进姑姑家的院子,我的眼睛、耳朵就不够用了,屋檐下挂了一长串各式各样的蝈蝈笼子,响亮的“蝈蝈蝈”叫声,如潮水般此起彼伏,很像在进行演奏大赛。

胖子把我的双肩包放在窗台上,“怎么样?喜欢我的蝈蝈乐队吗?”

我惊喜地看着表哥,“胖子,我还头一次看见这么多蝈蝈呢,都是你逮的吗?”

“当然了!”胖子眉飞色舞地指点着,“东边一号六面秫秸杆笼子里的叫铁将军,是我在洋槐林里守候了三天逮到的,它一口气可以叫上半个小时;二号艾蒿塔形笼子里的叫长腿大白,是我在河边捉到的,弄了一身泥水,它的叫声短促,像小号一样;三号白柳条二层笼子里的叫绿豆王,是我在豆子地伏击了一个中午扣到的,它是一个指挥家,一叫起来,别的蝈蝈就都跟着合拍了……”

我以前没近距离观看过蝈蝈。曾经有一次和妈妈上街,遇到一个伯伯的自行车后坐竖了一根竹杆,上面悬挂着上百个蝈蝈笼子,小孩子们围得水泄不通。我听着蝈蝈声,也停住了脚步。妈妈发现了,阻止说:最近,爷爷的高血压犯了,听不得这种聒噪声,再说了,蝈蝈要吃新鲜窝瓜花,城里哪有那东西啊?听妈妈说得有道理,我也就没走过去。

现在一下子看到这么多蝈蝈,我兴致来了,“下回逮蝈蝈,也带上我吧?”

“小菜一碟。”胖子不假思索就应承下来,他看看天色,“今天太阳要落山了,明天吧,,我带你去见识见识我的窝子!”

村子里吃饭的声音多起来时,姑姑家也开晚饭了,姑父在院子里老梨树下摆了一张方桌,姑姑就上菜了。时令菜摆了一桌子,胖子奶奶还特意做了传统的辽河菜――鲶鱼炖茄子,鱼盆一端上来,鲜味、香味就在院子里弥散开来。

胖子给我碗里挟了一块大的,“好吃,蒜瓣肉!”也给自己碗里挟了一块。

但,只一眨眼功夫,胖子那块鱼肉就不见了,我正核计着也太麻利了……

姑姑说话了,“端上来,已经给你的宝贝蝈蝈留了!”

看到胖子变戏法样把装鱼肉的碗端到桌子上来,我问,“蝈蝈也吃肉?”

胖子说:“当然,老蝈蝈爷说过,蝈蝈属于杂食性,但在野外,它更喜欢捕食昆虫,一会儿,你就看到它们怎么吃肉了!”

我“啊”了一声,表示知道了,但,没忘记提醒一句,“小心吃咸了,齁着了,就不叫了。”

“啊?”听我说完,胖子就哈哈大笑起来,“你说什么?害怕蝈蝈齁着?”

我不知道胖子笑什么,就呆愣愣地看着他。

胖子奶奶拍拍胖子,“一点也不好笑,你12,他11,哥哥不能笑话弟弟,再说,城里哪见过蝈蝈啊?”然后,她比划着告诉我,“蝈蝈叫声不是从口腔里发出来的,我留意过,它的翅膀上有两个镜片一样的东西,一振动,就发出蝈蝈蝈的声音了。”

“怎么会呢?”我放下饭碗,跑到窗台下去看。

胖子索性拉着我站到窗台上,并耐心指点着。我很快看到镜片一样的亮东西了,在飞速振动中,只觉得眼前一闪闪地看不出个数来。

我惊讶地“喔、喔”了好几声,也太不可思议了!

每年放暑假,姑姑都要来城里看望爷爷,胖子也顺便和我玩上几天。今年放暑假,妈妈告诉我:你姑姑下学期要开新课,暑假忙着背课,就不能来了,你要是想胖子,就去姑姑家吧,我送你上火车,到二道沟站,姑姑和胖子会去接你到魏家桥。我疑惑地问:农村好玩吗?妈妈很想让我去农村历练一下吧,就肯定地回答说:好玩,听说你表哥组建了一个蝈蝈乐队呢!但,谁能想到,胖子的蝈蝈乐队竟然真是蝈蝈们呢!

吃过晚饭,村西河里的青蛙叫起来了,大人们散坐在桌子边喝着浓酽的红茶,一人一把大蒲扇呼呼搧着,眼睛却盯着窗子里12英吋黑白电视:一个特务借着夜色,悄悄走过来了……

胖子去喂蝈蝈了。他去后院菜地里摘了一个窝瓜花,回来切碎了,鲶鱼肉也撕成细丝,都拌均匀了,一个一个笼子地分配着。

胖子奶奶的木凳挪得离屋檐近些,叮嘱着胖子,“给点就行,别给蝈蝈的嘴吃刁了!”

胖子答应着,喂完了蝈蝈吃的,又往笼子里点着凉水给喝的。

小小的蝈蝈竟然有这么多学问?就这样,我看着胖子忙着,听着蝈蝈“刷刷刷”吃着,直到十多点钟,青蛙们叫累了,村子里的人声也歇息了,才爬上床。

 

二、逮蝈蝈

我做了一个梦,跟着胖子去他所说的窝子了,若大的一片荒草坡,却只有一个蝈蝈在叫,我奇怪地看着胖子,怎么回事?胖子拧着眉毛,也一个劲地摇着头……

我被胖子碰醒了,听到了远处有一只蝈蝈在叫,还听到了院子里的说话声,声音不是太大,但腔调不对,“老酒鬼的鬼蝈蝈又叫起来了,半夜三更的,还让不让人睡?”

是胖子奶奶在抱怨。

胖子来到院子里,给奶奶搧着大蒲扇。姑姑早已经起来了,给胖子奶奶倒了一杯水,“妈,大热的天,还是去睡一会儿吧!”

胖子奶奶说:“说起来,我倒不烦老酒鬼,鬼蝈蝈叫声也不大,只是,有点闹腾人……”

姑姑解劝着,“妈,你不是很喜欢蝈蝈吗?他的香瓜地和咱家只隔着一条西河,就当自己家的蝈蝈叫了。再说了,老酒叔一个人在荒郊野外,睡不着觉,不逗着蝈蝈玩,大长的夜也很难熬呢!”

(以下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儿童文学

文化

分类: 儿童、校园栏
  《大山里的傻狍子》收入高洪波和方卫平主编的《2016年度中国儿童文学》,原文发表在
《读友》2016年6月下半月刊。

目录

小说
小舅妈和小弟弟
鸟衔落花
同学会
桃花眼
血肉故乡
我的
可咪丢了
铁马镇
天晴了,下雨了
大山里的傻狍子
返潮
莲蓬
上学路上手拉手
稻草的人
宝贝儿
杧果出走啦
把柄
儿童诗
男生
如果有一天你们相顾无言
牙掉了
燃爆竹
订书机
花尾巴
海螺
风从大门前跑过
水洼
特别好的空
颜色在晚上迷了路

跑来跑去
黄山小松鼠
松树林里有首诗
各吃各的骨头
散文
杜鹃和杜鹃
童年拾忆
我的名字好吃
我的外婆
乌鸫哪里去了
芦花摇曳的村小
二姨二姨你好吗
少年时光的碎片
阳光三题
做个蝴蝶的梦
编后记

作者简介

高洪波,中国作家协会创联部主任、书记处书记,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协副主席。先后出版过儿童诗集《大象法官》、《鹅鹅鹅》、《吃石头的鳄鱼》、《喊泉的秘密》、《我喜欢你,狐狸》、《种葡萄的狐狸》、《少女和泡泡糖》、《飞龙与神鸽》等。
方卫平,现为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化研究院院长、儿童文学研究所所长;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儿童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浙江省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大型学术丛刊《中国儿童文化》主编、《中国儿童文学》编委、意大利《教育史与儿童文学》(History of Education and Children's Literature)杂志国际学术委员、意大利阿尔曼多(Armando)出版社系列学术论丛“历史、文化与社会:现当代文化进程史与教育史”国际学术委员、马来西亚《孩子》杂志教育顾问。

促销语

漓江年度儿童文学盛宴,别样的文学体验 名家名作,题材丰富,构思天马行空 取材生活,妙笔华章,充满童趣哲理 权威选本,经典再现,品质历久弥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儿童文学

文化

分类: 儿童、校园栏

发表在《读友》2016年6月下半月刊。


大山里的傻狍子

 

周学军

 

 

胖子究竟要干什么呢?

他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来到后坡,绕过石崖,钻进黑松林,就看见跪伏在草丛中的小鹿了——两个无助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身体抖动着,嘴里还发出嗷嗷鸣的哀鸣声,很微弱,但很清晰。

我很惊讶,“原来你是为了小鹿才跑过来的……”

“别吓着它!”胖子一把按下我,“不是小鹿,是一只草狍子!”

我压低了声音,“草狍子是什么动物?”

“山里人习惯叫长角的雄狍子为角狍子,不长角的雌狍子为草狍子。”

“那,它怎么了?生病了?严重吗?你是怎么发现它的……”

胖子咽了口唾沫,“问题也太多了——我是循着它的惊恐叫声,找过来的,它可能中着了!”

“中什么着?你说清楚点!”

“不是套子、夹子,就是倒刺枷什么的……”胖子不说话了,四下里撒目,寻找着救援草狍子的有效方式。

暑假里,老师要我们画写生,还说,美院附中的学生都要练出扎实的基本功,开学后,要评选出优秀作品要参加学校的假期画廊。

胖子乔伟听得动心了,问我和郭小冬,“暑假去我们老家黑瞎子沟写生吧?”还说,“那儿是长白山腹地,山高林密,流水叮咚,景致要多美,有多美!”

今天是写生第一天,大家刚铺开画板涂抹了几下,胖子就跑过来了。

过一会儿,胖子发现我围在腰上的长袖衬衫了,他扯下来,“你蹲下,用什么东西,轻轻敲树干,吸引它的注意力!”

看胖子迂回着跑远了,我则随手捡起一节枯木棒不紧不慢敲树干,但只敲了几分钟,就听到胖子叫我。

胖子把衬衫罩在草狍子眼睛上,紧紧抱着头,“韩加,它的两只前脚踩进了连环套子,快过来帮帮我!”

眼睛被蒙上了的草狍子,不知道遭遇了什么人,拼命甩着头,后腿跳着、蹬着,嘴里发出惊恐而急促的嗷嗷呜声。

我跑过去,抓住草狍子的前腿,试图解开两个套子,但,钢丝套上有许多的倒须刺,紧紧地卡在了一起,根本拉不开。

胖子提醒说:“不、不,那样套子会越勒越深,最好用什么硬的东西别开!”

好在郭小冬听到声音也跑来了,用随身带着的铅笔刀,一一撬开了套子上的倒须刺。但,草狍子的两只前腿已经被尖利的倒须刺扎得鲜血淋漓了。

我们取来了小药包,给草狍子的前腿消炎,用绷带包扎好伤口,才打开它的眼罩。

草狍子慌忙跳远了几步,确认是安全距离后,才跺跺前脚,忧郁的大眼睛一一快速扫过我们的脸,然后,警惕地呜呜嗷叫了几声,快速跑开了。

 

  胖子的爷爷以前是猎人,后来痴迷种植山参、山菜,就留在老屋,没跟胖子一家进城。

  晚上回来,一进老屋院子,胖子嗅着气味就叫了起来,“哇,鲶鱼炖茄子!爷爷,你太好了!”

我吃过清蒸鲶鱼、红烧鲶鱼、鲶鱼炖豆腐,就是没吃过鲶鱼炖茄子。郭小冬也说:“鲶鱼怎么能炖茄子,好吃吗?”

  爷爷开着窗子叫我们,“老话说,鲶鱼炖茄子,撑死老爷子。快来吃吧,管保你们吃了这顿想下顿!”

  我们盘腿上炕,刚操起了筷子,院子里又响起来说话声,“这是黑瞎子沟的传统名菜呐,旧县志记载,此菜用料简单,做法精细,大大小小需要十八道工序,而且极讲究火候……”

  胖子叫一声,“四秃子!”跳下炕,把来人迎进屋来。

  四秃子比我们年长几岁,但个子并不高,头上没几根头发,说起话来有一股细细的呐呐尾音,胖子子介绍了四秃子姓名,还介绍了好多与他亲近关系的话,但我统统都没记住。好在四秃子并不与我们搭话,只是笑笑,抓起一双筷子,也上桌吃起来。

  爷爷边喝着自酿的山葡萄酒,边翻弄我们的写生画,看到我画的狍子,他皱着眉头说:“狍子的眼睛清亮清亮的,很美丽,眼神没画对啊!”

  我对于自己的得意之作,很想做一点解释,但,胖子先说话了。他指着画作,言之凿凿说:“真的,这只狍子的眼神就是这样,忧郁、忧伤、忧虑……”

  爷爷啊了一声,“你们看到狍子了?”

  四秃子忙问:“你们在哪儿看到的?”

  胖子的手比划着,“就在东山后坡那边。”

  四秃子放下筷子,一声不响地跳下炕走了。

  “四儿,别吃一百个豆不知道腥了!”爷爷跟了一句,又埋怨胖子,“多嘴,你告诉他干嘛啊?”

  胖子小心地问:“爷爷,听爸爸说,他因为夹狐狸,前一段被抓进去过,有这事吗?”

  “他说不是他干的,但,有人在他家后院木头障子上发现一个带狐狸前爪的夹子,怎么解释呢?”爷爷在炕沿下磕磕烟袋锅,“以前,四儿跟着爸爸妈妈去省城打工挺能干的,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去年突然一个人回老家玩起了电脑,什么也不干了,你说,他的小脑袋瓜里想什么呢?”

  胖子得意地笑了,“我们离开时,把钢丝套子甩到大峡谷里去了,草狍子的脚印也处理干净了,他去也是白去!” 

  爷爷反问说:“你不知道傻狍子是怎么回事吗?”

  ……

  以下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儿童文学

校园

分类: 相关信息资料

《小学生》杂志

2015年 第11期目录
返回顶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儿童文学

校园

分类: 儿童、校园栏

图书角长也是长

 

周学军

 

 

胖子哈小光当选卫生组长了,一整天,他的眼角眉梢都带着笑。

放学后,胖子对同路的何大伍、赫小巫打哈哈说:“当兵不挂长,放屁都不响,总算是熬出头了!”

何大伍很吃惊,“那是校外小混混的话!再说了,挂长有什么了不起的?”

胖子拉着何大伍跳上一辆出租车,躲开快嘴赫小巫,他的话更直白了, “当然了不起了!你没想过吧,卫生组长虽然官不大,但他领导值日生,而包括班长、副班长都得做值日生的……”

“你是说,差不多一个月,你就要领导班长、副班长一次!”

“当然。”胖子略显神秘地说,“而且,参选班干部也很有诀窍的!”

“诀窍?”

胖子咬着何大伍的耳朵,“我姑姑找过陈老师。我表姐找过班长,我还请班内活动家李阿淘吃过烧烤……”

“那么复杂?我如果……”

胖子嘻笑着,“你也想挂长——就你?”

何大伍最受不了这个了,他盯着胖子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回答,“我怎么了?本星期之内,我也要挂长!”

胖子呆呆地看着何大伍,“何大巫,你在吹牛皮,你敢压上你那本最新版的柯南吗?”

“可以,但,如果我赢了,我要你那本《小英雄谢荣策》!”

胖子以为听错了,“你还想赢?但,那本旧连环画都掉角了!”

 

回到家,何大伍犯愁了,和胖子说的不过是一时气话,怎么可能实现呢?

且不说,班主任陈老师已经公布过没有班干部指标了,而本星期也已经过去两天,看来新版的柯南,是要保不住了,这还是堂哥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呐!

爸爸何志国下班回来,看着何大伍手里摆弄着卡通画册,生气地问:“喂,怎么了?你们老师今天没留作业吗?”

何大伍看着爸爸,“留了,但,写作业之前,我能不能先请教你一个问题啊?”

何志国兴致来了,“说,什么问题?”

(以下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校园

文化

分类: 相关信息资料
收到2016年《故宫日历》,非常精美,历史上多次再版,是一本可以珍藏的日历,感谢学友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儿童文学

校园

分类: 心情日记
周老师:
我是山西小学生杂志社编辑彤彤,我们的刊物《小学生·快乐新读写》在11期转载了您的《书包里的爸爸》,请您提供邮寄地址,以便寄送样刊和稿费。谢谢!



彤彤祝您开心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