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菲菲和天天的姑姑__安仙
菲菲和天天的姑姑__
安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501
  • 关注人气: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7-07-20 10:02)

呵呵,自从于老师火了之后,连带着火起来的,就是三大爱好这个说法。天天的三大爱好是什么,排在第一位的,自然就是逛街啦,街长嘛,并不是浪得虚名的。至于另外两样是什么,我且先卖个关子,在后面慢慢道来。

 

话说对面租住着那家人,性子如同水一般的桂林人,虽然开着卤粉店,每天起早贪黑辛苦劳作着,可他们脸上始终看不到烦躁,真是佩服他们啊!

 

这里我要说的是老板的小儿子,也就是曾经和天天争玩具吵起来的那个小P孩,比天天大4个月。小哥哥1个多月前送回桂林去了,最近听说那边农忙,再说这边爹妈也想孩子了,所以就接回来住一段时间。

 

小哥哥晒得真黑啊,可能是环境不熟,气候不习惯的缘故,看上去呆呆的,全然没有以前那个活泼的样子。虽然黑,可是凑近了天天去看,两人居然差不多,呵呵,天天可没怎么晒啊,天然黑。

 

昨天傍晚,看见老板开门出来,一手拉着小哥哥,另一手端着一小碗饭。我看见了,抱着天天过去打招呼:“咦,怎么今天轮到你喂饭啊?”

 

他苦笑着摇摇头,说:“没办法啊,没人带他啊。”

 

“他妈妈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天天虽然是个男孩子,可也无碍他善用一样小P孩的武器,那就是——哭。

记得当年菲菲小的时候,仗着颜值高,一不如她的意,就来个梨花带雨,看得人心尖子不由得颤个不停。奈何狼来了的故事实在是太过于深入人心,这一招用得多了之后,大人们就都铁石心肠起来。

天天没有那么婉转,小小的委屈的话,哭起来整张脸就是一个“囧”字,大一点的委屈,自然就要大一点的阵仗,眉眼皱成一团,嘴巴张成了一个正方形,哭声如裂帛一般。

什么时候是大一点的委屈呢?摔着,碰着自然是不必说的了,还有人权遭到侵犯的时候,比如下大雨的时候要冲到露天去淋雨被制止,这些自然是很大的委屈,还有一样是非常重要的,那就是冲他大声地说话,他会认为那是在骂他,这是天大的委屈啊,怎么能不咧大了嘴哭呢?

这天,菲菲和天天这姐弟俩又在斗法了,不知道什么缘故,两人吵了起来。用的是火星文,我是地球人,自然是听不懂的,只听得两人在斗嗓门,看谁的声音大。

12岁的菲菲仗着个子高,嗓门大,凑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某国国王重男轻女,立下法规:公民如果生下一个女孩,则需要再生一子,直到生下一男孩为止。如果生下一男孩,则禁止再生育。假设该国原有男女比例为1:1,且生男女概率均等,N年之后,该国的男女比例将会是多少?

呵呵,你能相信吗,答案就是1:1。
有点不能接受是么?大概是和计划生育的宣传有点相悖。既然如此,为什么对那些立志要生男的超生游击队们那么穷追猛打呢?

呵呵,仔细看清楚题目,有四个字需要格外的关注,那就是:N年之后。
什么是“N年之后”,就是相当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后,大约是50年,100年,200年,还可能是地老天荒。因为在数学里面,N就是一个泛指的相当大的自然数。

因为生男女概率均等,所以N年之后,人口的比例和当前一样,是不会变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食

桂林卤粉

分类: 灌水专区

第一次吃桂林卤粉的时候,就觉得好好吃。不过这玩意跟吃饺子一样,就是吃的时候觉得好吃,可吃过一次之后,要隔开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会再去吃——或许是用力过猛,把味蕾给伤着了吧。

 

家对面的那幢房子,自从户主老头去世之后,这些年来都用来出租,由老头的小女儿来打理。房子是整幢出租的,不知道是这位包租婆没有上心地去找租客,还是房子真的是那么难租出去,那么多批租户,都是很不像样的。曾经有一段时间,租户在这里做了个赌档,成天都是些不明不白的人出入,弄得乌烟瘴气的。

 

近两年,租住的是一家子卖卤粉的桂林人。人住在上面几层,一楼当库房,外加厨房。说实在的,在居民区里面做饮食,即便只是粉店的厨房而已,没有像大排档那样大的油烟,还有噪音,可说起来,不扰民是不可能。

 

每次他们炸酥皮的时候,附近的空气中就弥漫着那一股子浑浊,浓重的炸猪油气味。我们这边正对门的还好,据说在后巷挨着他们的那一排住户,被那股子终日不散的酸豆角和酸笋的气味折腾得相当抓狂,这玩意不臭,还有点香,但闻多了也不舒坦。以前我们家在学校住的时候,旁边是一家油坊,每次炒花生的时候,就很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8 14:54)

那些有心减肥的人,每次称体重的时候,大概都会在脑海里面萦绕着这个问题,这秤准吗?——是啊,你感觉身体好像变轻了,变细了,可是那不解风情的数字,却告诉你,其实不是那么一回事。

 

天天一向以来都是又高又瘦,又黑又凶的小嫩肉,脸蛋小小的,身子看上去挺结实,就是找不到多少肉肉。

 

上个月打针的时候,顺便称了一下,8KG。转眼一个月过去了,今天又是该打针的日子了,心想着怎么都该重一些了吧,因为感觉抱着的时候他坠手了不少,而且那条松松垮垮的裤子,上个月都穿不住,一不留神就全掉下来,这个月能穿住了。

 

事实证明了,确实重了,还真的是只重了一些,8.2KG。这都什么孩子啊,跟养小鸟一样,一个月重几两。这叫每天兢兢业业,以给他塞饭为乐的我情何以堪啊?

 

好了,我算是看开了,还是相信自己的感觉吧,不要再去管那么什么称重的数字了!

 

顺便说一句,菲菲的体重,之前我说她大约是85斤左右,今天没吃早饭去称,是84斤,要是吃了早饭的话,我就说得非常准确了——不愧是半仙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没有见识过,不过从菲天爸爸等人的转述中,我可以想象得出来,当年给菲菲喂饭是一件多么艰苦卓绝,而同时又是热闹非凡的一件事情。据说,当时菲天爸爸和青姨负责奏乐,杂耍,然后菲天妈妈负责抽空子往那张由于忘情而洞开的小嘴里面填饭。

 

现在轮到天天了,菲天爸爸之前老是说:“千万啊,千万不要像姐姐那样,吃饭那么麻烦啊!”——事实证明了,菲天爸爸确实是神灯级的人物,又被他不幸说中了,天天也是个吃饭麻烦的小家伙。

 

且不说以前菲天妈妈刚休完产假上班去,他要以牛奶为主食的那段日子,还没有开始喂,才摆出架势来,他就已经伤心欲绝地放声痛哭了。刚开始的时候我也很烦躁,后面想开了,反正他都是要哭的,那就干脆他哭他的,我喂我的。——结果,那段时间,整条巷子的人都清楚地知道他几点钟开饭。

 

一段时间过去了,小家伙习惯了,男孩子嘛,总是皮实一点,适应能力要强一些的,他不怎么哭闹了,又做回那个安静的小美男子。

 

小孩子大得很快,现在他以粥为主食,牛奶只能是作为零食而已了。呵呵,菲天爸爸又按捺不住,在那里大发感慨:“菲菲小的时候,不肯吃东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甲、乙、丙三个人同时到达卫生室等候医生治疗,甲点眼药水需要2分钟,乙换纱布需要4分钟,丙打针治疗需要5分钟,医生需要如何安排三人的治疗顺序,才能使他们在卫生室的时间总和最小?最短需要多长时间?

呵呵,这里有一个前提,就是同一时间,只能有一个人接受治疗,还有一点,那就是必须一个人治疗完毕了,另一个人才能接受治疗——这就没有加塞的情况出现了嘛!大家都是乖宝宝,不做这样的坏事。

其实这个题目好简单的,一个人接受治疗的时候,其他的所有的还没能接受治疗的人就只能等着。

那么如果需要治疗时间比较长的人先接受治疗的话,等待的人数比较多,等待的时间比较长,这样时间总和也就会比较大。

所以,要使得等待时间的总和比较小的话,那么就先安排治疗时间短的先治疗,治疗时间长的人后治疗。

这样子下来,治疗的顺序就是:甲、乙、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看看我的blog上面的图片,看见没?雷锋叔叔!人家为什么伟大,因为做好事呗!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天天做好事,持之以恒地做好事,把做好事当成人生的主题,弄得不做好事就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浑身上下脖子疼——这就叫境界!

现在,我们大家都发现,天天也挺有境界的。作为1岁零20天的小嫩肉,他真的是太有境界了,可惜这个境界恐怕要打上一个双引号才行。因为用菲天爸爸的话来说,他是一个专门只做坏事的小P孩!

比如说,好好的路不走,要走那些坑坑洼洼的,车来车往的路走,而且不走直线,要蛇行,这让牵着他走路的大人情何以堪?!

好好的饭不吃,把所有的玩具连舔带啃地过一遍,还津津有味。

不让把尿,专门尿到裤子里,这也就算了,尤其让人不能忍受的是——尿就尿了吧,他还要用脚去蹭那滩尿,用小巴掌去拍,拍完之后,还若无其事地要把小胖手塞嘴里!

类似的坏事,三天三夜都说不完,这里单说说前两天发生的事情。

附近住着一个熟人,她的一对儿龙凤胎外孙大约比天天小两三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甲、乙两车分别从A、B两地同时出发相向而行,相遇点距中点320米,已知甲的速度是乙的速度的5/6,甲每分钟行800米,求A、B两地的距离。

呵呵,其实这里,有一个已知条件是多余的,那就是“甲每分钟行800米”,根本不需要这个就可以解出来


甲的速度是乙的速度的5/6,
那么到相遇地点时,假定甲走的路程是5的话,乙走的路程就是6
甲走的路程是A、B两地的距离的5÷(5+6)=5/11

相遇地点和中点之间相距是两地距离的:
1/2-5/11=1/22

A、B两地的距离=320÷1/22=7040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n个“-”排成一行,甲、乙两人轮流改写“-”为“+”,每次只准改一个或相邻的两个,先得全部“+”者胜,若甲先改,请问甲是否有必胜的策略?

这个题目出得有点拗口,就是那个取胜的规则,先得全部“+”者胜,其实就是谁改最后一个“-”的,谁就胜。

既然是n,那自然就要讨论一下n的取值情况了。

如果n=1或者是n=2,那当然不用想,肯定就是先改的甲获胜啦。

如果n=3的话,获胜的同样还是甲,他只需要这样做:
第1步先把位于中间的那个“-”改掉,接下来乙只能改掉左边的那个,或者是右边的那个,也就是说只能改掉一个,必然会留下最后的那个“-”给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