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凤凰
凤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163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08-06-19 20:40)
标签:

杂谈

 

这么小的你。

这么傻的你。

在我的肚子里。

乖乖地长大。

 

宝贝,我们很想你。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8-06-15 14:24)
标签:

杂谈

多少优良劣质电视连续剧里那些个女猪脚吃着吃着就捂着嘴巴跑出去干呕数下。

一般,情节就开始走进冲突了。

 

从昨天开始,当Lei在卫生间刮刮刷牙那一刻。我冲到了洗脸盆前,一阵乱呕。

天旋地转2分钟。

但是什么都吐不出来。

 

你娘的,老子竟然害喜了。

除了泡饭、酱豆腐、咸齑、榨菜。我能看到能闻到的任何东西都是世界上最恶心的东西!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8-06-04 20:54)
标签:

杂谈

腰酸、腿酸、背胀、犯困。

大概是入夏之后的反应吧。

我这么和自己解释,而越来越好的胃口也很迷惑人。

我一向是喜欢吃的。

 

自从昨天听从蜜蓝达去买试纸后,一切发生了变化。

今天下午3点,医院抽血。

4点取化验单。

原来,是这颗小小的种子发芽了10几天。

是,你坠在了我的心间。

最最柔软的灵魂上。

 

有点迷茫,有点紧张,有点害怕。

明天,将是一段全新的人生。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放映室
 
不知道,该不该再回忆这个地方,云南。
 
因为,她曾经这样匆匆地走进我的记忆里。
 
也是冬天,也是这样微雨将至的时节。
 
云南,到了。
 
 
情人湖是比蝴蝶泉更让人欢喜的地方,至少是在相机里。
 
天雨流芳的牌楼,象它身后掩映的绿意葱荣那样,羞涩而美好。
 
一年之后的云南,是否依旧喧闹。
 
 
崇圣寺。庆沣祥。
 
这些古老而坚固的神秘,在慢慢被打开的时候,还这样值得回味吗?
 
我回首看看天龙禅寺的月光,怀揣着百年前的一捧陈香普洱。
 
依旧。依旧。
 
 
晨光里,苍山白雪点点。
 
佛前的跪求,象遥远的声音穿越合十后的掌心,温暖,有力。
 
是不是,微闭起眼睛,就能看到前世今生。
 
 
没有人的丽江小巷,耳朵追逐耳朵,眼睛注视眼睛。
 
连饭香,连炊烟,连狗吠,都隐藏起来。
 
 
在云南,都是光。
 
都是这样沁人心脾的光。
 
好像,我马上,就要在光里,永生一样。
 
这一年,云南,你好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31 12:15)
分类: 书房
从艮山门转到沈塘桥右边,一条叫舟山东路的民工街尽头,就是我的大学。
 
仰头看杭州的天空,都是陈年的树枝和灰蓝色的云。
 
报到的那天,西葡园的葡萄藤架下面,是三五成群的情侣,有笑有吵。
 
这也是浙广一贯来的气质:将分手进行到底。
 
多年后看他们曾经的誓言,也是千差万别的豪迈。
 
同学狠参差,才没多少小时,得知播音3班有个叫任欢的男生,竟然是78年的。
 
我的手指急速翻飞,妈的,大我一个巴掌。
 
于是同学们,互相带着严重的荷尔蒙分泌错乱症,开始嬉皮笑脸的军训。
 
教官是一个黑色的广西飞猴,比我们还分泌错乱,一双眼睛到处乱闪。
 
在军训结束的时候,大家纷纷传言其看上了我们班的杭州美女唐佳,原因是他让唐佳哭了2回。
 
好看的男人狠多,我所谓的审美标准,都是在这一段时期里,严重地画皮起来的。
 
比如,他们说播音系那一边有个红裤子卷发男,比如,他们说摄像那边有个大耐克非常帅气。
 
我都一一记着。
 
食堂的饭菜带着不少民工快餐的影子,只有唯一的小排和葱油扁鱼,还能依稀分辨出它们原来的材质。
 
很多时候,我都以小卖部可口的嘉兴粽子和玉米解决温饱。
 
浙广是一个非常奇特的学校,从来都以师生恋为荣耀,比如,那个结了婚依旧让人倾心的清癯老师:鲁连显。
 
多少女生在那鲁迅朱自清胡适钱钟书般的气质里暗自发春,已经不得而知。
 
但他曾经让99文学的汪飞燕师姐迷恋到进了精神病院,却是流行了一届又一届的传说。
 
鲁连显,给我第一堂写作课作业打了90分并且当堂朗诵,我永远不曾忘记。
 
我们寝那个四川自贡的女生在寝室纷乱的床铺上喊鲁老师我爱你,我也永远不曾忘记。
 
大一的第二个学期,初冬季节里,我遭遇了第一份爱情。
 
于是,我们临摹着少年时代所有幸福的模样,在杭城北部的断壁残垣中,经历初恋,滂沱大雨的西湖边,我想问是否人人爱情的初次,都将面临死亡。
 
光阴的里面,我如京杭大运河那样躲着衰老和疲惫。
 
151和816成为穿梭杭城的记忆载点,我和饮食男女帮在文强他们家的阳台上给蛋蛋庆生,杭州的夜色里我看不到自己将来的剧情。
 
我和费费、李理走在白堤的春风里,假装是马来西亚人骗过了西湖里着了蓑衣的艄公。
 
我和孙笑在23路公车上听着《爱了就算》一直驶向悠远的玉皇山。
 
我坐着各式各样的公车在文一路文二路杭商浙财和家珍和董莹吃川菜的愉快。
 
我在浙大玉泉的男生宿舍与楼下大伯八卦的玩笑连天,然后闯进懒猫隔壁寝室看赤膊男生尖叫的乐趣。
 
武林广场、银泰百货、武林路一条街、爱情故事、大关的砂锅摊、华家池的自修室、浙工大的食堂和篮球帅哥、白鹿面馆、汽车东站的候车室、采荷的臭豆腐摊、宝岛眼镜的打折卡。。。。。。
 
片断,才可能永远。
 
大二开始的剧本创作课,我忘不了沈贻炜教授蹒跚的身影和执著的传道,编剧的力量还有严肃的生活。杨世真把分析课当成拉片课来上,但因为那样才有全班齐看《激情燃烧的岁月》而泪流满面的场景。
 
阶梯教室的大课时光,是我向陆坚同学学习围棋棋艺,和孙笑同学传递小纸条,以及意淫男色背影发型的大好时光。
 
大学法律考试的最后一道题目是关于遗产分割,现在回忆起来总有一种莫名奇妙的宿命慌乱感。浙广的尽头,是这样的玄妙吗。
 
毕业之前,我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做了一场名叫《拥抱电影的幸福》的主题晚会,三个月的时间,从一无所有到繁华落尽。
 
我和师弟李鹏坐在10点的舞台上问我们等的就是这一些掌声吗?谁也不知道,HB他给予我的力量,是那么那么的强大。
 
在新花中城那个酒醉的告别晚餐上,除了拍照和摆劣质的胜利手势之外,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值得怀念以及留恋的言语了。
 
每个人,都冲向了蠢蠢欲动的未来里。杭州的故事,只能在黯然神伤或是午夜梦回的怀念中,慢慢浮现。
 
车子驶出了这个古老的城市,我的光阴,翻过了新的一页。
 
(暂不续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30 10:52)
分类: 书房

之所以是著名的高三1班,那是因为它是整个年级硕果仅存的两个文科班之一。

文科班,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代表着最广大男生择偶方向的。

我拖着高一7班的所有的课本作业本不及格试卷空白练习册,还有莫名的失落,来到了这个百花争艳的文科班。

班主任是一个短小精悍的男人。

在教室最后排和几位男生熟络之后,我知道了他的外号:拿破仑。

拿破仑很不欢迎我,大概是一个理科骗子混迹在他纯洁的文科花朵中,他很不自在。

只是,在我即将要和他冰释前嫌的时候,他陷入了“绯闻门”不能自拔。

高一1班变成高二1班的时候,我们易主了。

此时,我已经在文科班的牡丹深处站稳了脚跟,我把无数男生梦寐的班长林潇收纳帐下,做了我的秋香,当然了,我便是传说中的唐伯虎。

董莹和丁海萍作为我的前桌,和我成了至交,江微微作为班上的团委书记党政一把手,总是与我夜自修传纸条下了课飚自行车,每一次我都很得意,大微的美丽,让我也顺带被人关注了一把。

黄璐敏、钱姝娜、杜蔷薇、竺震娜、蒋琴,这一些记载着我文科班气质的名字,她们与我一起经历的白棉花一样的岁月,穿梭过去,又穿梭过来。

11根各具风格的男生,阿狼,老汪,小陈,老曹,飞宇,爪牙,骚撇。。。。。。我的记忆总是和男生那么接近,当我在他们成为男人之后,回忆起他们曾经的男生造型,有种遥远地温暖。

文科班的男生,温情下的英勇。

易主后的班主任王亚莉,一个喜欢低头轻移碎步的女人,招牌动作很多,掉在鼻尖的眼镜还有历史课习惯在胸前交叉甩动的手掌,她那一招著名的“与民同泪”,真是至高无上的境界。

我的语文在文科班终于开始绽放出了好看的花朵,数学依然是一泡陈年的屎。

但奇怪的是,我和所有的数学老师,都保持着良好的惺惺相惜的关系。大约大家都很震撼数学作为一门不错的课程有人可以差到这种程度。

政治老师金依平以及地理老师马谷峰,是我非常喜欢的两个老师,即便我没有那么完美地完成他们的课程。

我作为天秤座风向星座,开始了更为广泛的交友期,上一届的篮球队队员们,觊觎我身边的百花美女,和我熟络的非常熟络。

在高二1班通向高三1班的楼梯平台上,胡健等着董莹的笑脸,姜可等着竺震娜的步伐,OMO牵到家珍的手,还有无数悸动而渐渐沉入心底的少年之爱,晒在阳光下。

阿峙、懒猫、绿豆、和解、老鲍。。。。。。这些后来变成我15位哥哥之列的男生,都在青春萌动的日子里,爱着NBA和心中的花朵。

高二圣诞节的卡片和礼物传承过后,我去考了浙广。

世界上有很多拯救苍生的歪打正着,我的专业竟然考了91.4分,全国第三。原本死无葬身之地的我,突然没有了后顾之忧,高考的秘密提前揭晓,让我无限盼望暑假的来临。

王亚莉在最后的教师寄言里让我无比晕厥地说周含你终于成了我的骄傲。我很想在多年后的今天告诉她,其实我的这个学校虽然很难考虽然在二本行列但其实是艺术大专。

但是王老师我不觉得很亏,因为我喜欢。

拍毕业照的下午,阳光很好,在解散回头的一瞬间,我瞥见了高三3班一个叫朱将锋的男生,我的心里,平生第一次咯噔。

可是,日历早已是7月10日了。和我整个高中时代说再见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性别,我忽然感怀起了这个校园里的所有一切。

包括尘土,和接近蓝天的梦想。

(待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25 08:16)
分类: 书房
是。是真的老了。
 
因为我总在怀念。
 
小学操场旁边那八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大字,每隔一个学期,总被重新描的红红的。
 
煤渣地的跑道上摔一跤,膝盖是黑色的。
 
舞蹈教室在老旧的教学楼,从一年级开始舞蹈教室就一直很暗,我曾经还在门口的积水里看到过一条长长的小红虫。
 
后来我才知道,那叫蛔虫。
 
更加后来我发现,谁也不相信,我跳过8年的舞。
 
厕所在一个回拢的角度,男女厕所中间有许多许多植物,每年夏天即将到来的时候,会开一种很大很大的花,白的粉的黄的,漂亮到我只能叫它“厕所花”。
 
101班第一次数学单元考,我得了82分。全班只有3个人没有得100分。
 
于是,数学成为我终生郁郁不得志的东西。
 
整个小学时代,我曾经被数学老师罚站在门外,我曾经被班主任派遣和最差男生打扫厕所门口包干区,我曾经甩过最恶劣留级生的大嘴巴。
 
我的无间生涯就这样开始了。
 
江湖风云,暗无天日。
 
我想念王艳君、蒋柳、何梦藻、张梦、于洁、方鹂、刘洁、梁颖、顾迟迟、郑莲、李娜。。。。。。那么多那么多的人。
 
他们在我小学时代里,记载着我那么多的欢乐和不置可否。
 
很久以后,初中生涯瞬息万变地来了。
 
(待续)
 
从初中的暑假开始,我有了新名字:周含。
 
我被分到了英语特色班,班主任是一个热爱麻将酷爱吐痰的男人。
 
当然,他也成为了我最欣赏的英语老师。
 
早上我都能吃到最经典的肉包子或者粢饭或者小馄饨,然后在噪杂的小摊店上搜寻长得像温兆伦的男生。
 
数学一如既往地差,数学殷老师是一个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刚烈女人,她习惯用黄色的木制的巨大的三角尺,狠狠地砸到讲台骂诸如我这样的数学傻比。
 
语文老师徐慧波作为我很欣赏的女性之一,常常会被文科成绩超烂的男生们攻击。她在教师值周黑板上的名字,总是被戏剧化地擦成“余心皮”。
 
我狠怀念余心皮老师。
 
初二的暑假,漫长的补课生涯来临的同时,我发育了。
 
这一年的冬天,我们班转来一个上海转学的女生章露露,在所有女生嫉妒猜忌的目光里,只用了两张小纸条的功夫,我们成为了终身知己。
 
数学成绩的不堪入目,语文成绩的独占鳌头,让我依旧被老师们谈论着。
 
全市中学生英语表演邀请赛里我作为女一号得了二等奖之后,我渐渐把英语学习流于仅仅的表演。
 
我象一个英语流氓一样生活在自己的那段回忆里。
 
英语老师的变更,让我无法忍受,他的激昂变成了她的蚊哼。
 
英语老师,彻底地让我冰冷起来。
 
辗转后的今天,我依旧保持英语流氓的气质,没有语法没有理论。
 
政教处主任总是习惯在我们慵懒地做完第八套广播体操后,用全村大喇叭批判我们的种种劣迹,诸如,他能随时随地在校园的早晨看见完好的粢饭团之类的惨痛现状。
 
这个时代的大人们,是否总是那样絮叨。
 
不可抹煞的日光里,我走过了如此漫长的初中,带着数学的伤痕,带着歪曲的赞歌。
 
各分西东的同窗们,步入了另一个辉煌的高中时代。
 
(待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5-07 22:25)
 
 
绿荫浓厚,铺天盖地的凉爽。远处,有未曾老去的日光,悠扬地注视着你。
 
杨公堤。
 
是那一条杨公堤。
 
杨孟瑛出任杭州郡守,历时一百五十二天,终复西湖旧观。
 
杨公却被遥远发配,叫人叹息。
 
走得急,额上手心,有密密的汗水,风一吹,吹出红尘的粘。
 
你说,我们是不是也该同上兰舟,齐齐地浅吟低唱。
 
莫非前世那一眼
 
只为今生见一面
 
是不是,是不是,这个调子。
 
杨公堤上,静悄悄。
 
只见你,含笑不语,一手指过穹庐,看,应是斜阳晚来时。
 
你知道,世间一切,一个等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5-07 17:43)
分类: 杂货间
我问刚睡醒的妈妈,我们晚上吃什么。
 
妈妈很不耐烦地说,吃屁啊。
 
吃屁就吃屁,只要你敢我就敢。
 
我和妈妈又开始纠纷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5-06 16:03)
 
浮力森林。
 
我们的迈阿密情人小甜点。
 
你在阳光清透的杭州,握着我手。
 
你的侧影,照耀着我。
 
你看,你看,圆圆的椅子,红红的颜色。
 
这是最漂亮的时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