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纸鸢飘去
纸鸢飘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1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8-02-18 11:02)
标签:

杂谈

   刚赞完天气不错,就变脸了,山上下起了雨,虽然雨势还不至于大到让湖面泛起涟漪,却没有了前日阳光照耀的心情舒坦。我是情绪容易受天气影响的那一类人,向来如此。春节过后,山上的实习生像雨后的春笋东突西冒的多了起来,偌大的中控室也濒临人多櫈少的尴尬。小林和华志今天去开会了,好像是关于摄像头改装的事宜,另两个实习生跟师傅去萃取车间研究化学去了,一人呆着有点寂寞,上网瞎逛,开始想念学校里的那帮兄弟了。昨天还是为调试流量计而忙碌,在风里傻站了两个小时,我也记不得是第几次装拆了,反正仓库里能用的仪器我们都用上了,还是计量不准确,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华志也很头疼,毫无头绪,也许堆放在仓库的仪表本身就是坏了,怎么调试也不会有一个满意的结果。关于未来,关于前途,没了信心,每次想起这个问题心情就很烦躁,却一直找不到出路,憋着。也许晚些找到工作,就可以不用那么早考虑这些问题的,心在呐喊,人在彷徨中。小乖对未来好像也没了坚持,在不确定中开始动摇,也许是她的父母给她的压力太大了,柔弱的肩膀抗受不起那么大的负担。心灰意冷,就像攀在悬崖上的双手正一点点地松开。我不知道该不该坚持,松手身后等待的是苦海无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18 11:01)
标签:

杂谈

   华志归来,带来了阳光,却没带来家乡的土特产,让我和小林觉得之前的盼望变得不值。天气已经不太冷了,虽然夜晚气温还会降到2摄氏度,但白天的阳光让人已耐不住厚重的外衣。选冶厂又来了一个实习生,中国矿业大学,化工专业的。小伙子挺开朗的,人也长得很阳光,刚上山来,激情似火,动辄要求到处参观,又提问又笔记的,很有热情。相比之下,我就汗颜了,我的热情在哪里啊?不过他的热情也没燃烧多久,第二天便开始闲得无聊了,情绪低落,东游西逛的,可怜的孩子啊。一天7个小时的看书,《吾国吾民》很快就要撑不住了,看累了和他们扯皮拉呱,在办公室的时间倒不难过,可怜的是下班后吃过晚饭,夜正长,寂寞无边。

    下午被人力处招去开会,新员工入厂培训,讲了些企业的文化和历史,重点是薪资待遇晋升之类,讲了一个多小时,坐在那一动不动的,困了。所讲的内容倒和我们关系挺大的,只是我不知道记下了多少,隐约记得实习的补贴是20元/天,基本跟河边筛沙的是一个价。开完会看时间还早,就收拾东西回家了。今天的车绕得路很远,山回路转间,湖边的一丛桃花正开得娇艳。近似枯萎的枝条抽出了星星点点嫩绿的细芽,柔嫩得似乎经不起风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18 10:58)
标签:

杂谈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唤醒沉睡的双眼,隐约间耳边响起了葫芦丝且鸣且叹般的声响,听清了,是熟悉无比的《月光下的凤尾竹》的乐章,如泣如慕,如怨如诉。一股熟悉的暖流涌入心田,在清晨和傍晚时分矿部的广播总会准时响起,这种感觉就像回到了读中学时简单而甜蜜的岁月。

    有阳光的日子总是灿烂的,暖暖的光芒照在身上,一扫初来乍到时心里的阴霾,风也变得轻柔,舒服得让人想要融化。有意欣赏,青山葱郁,绿水微波,紫金山也可称的上是全国环境最好的矿山了。傍晚吃过晚饭,去湖边新建起的矿山公园走走,夕阳西下,天色已幕,倒也有几分清净闲适之感。沿着湖岸的小路散步,和同住的小哥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望着远方青冷的山峦起伏,岸边的芦苇修竹正随风招摇,偶尔一只草莺窜出青草丛生的绿地,“滴溜溜”地叫着划破了黄昏的宁静。风也抚面吹来,掀起衣角,禁不住拉了拉领口,早晚温差大了,风又一点一点变冷。走累了,坐在秋千上,随着水浪拍打岸边的节奏一漾一漾的。蓦然回首间,路旁的灯火也已点亮,发出弱弱的点点的光,倒影在水面上,心里泛起了一丝暖意。

    呆在办公室上网,事情还是不多,下午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12 23:36)
标签:

杂谈

   春节的闲适在茶余饭后,不知不觉得就飘然而过。初五初六两次同学会,见到了不少初中高中的同学,许多乡下的同学也来了,很是难得。许久不见感觉大家的变化都挺大的,熟悉的脸庞平添了几分成熟,唯一不变的也许只有留在过去岁月的那段青涩的回忆。时间过得总是太快,四年前挥手一别,如今不少同学已经步入了工作的岗位,而更多的同学也即将在今年的夏天进入职场。觥酧交错之间,谈论最多的就是工作的着落与否,过完春节大家又得各奔前程了,为营造明天的梦想而奋力一搏。一来一往的轮回中,喝的酒也多了,火锅升起的热雾让一张张脸愈发显得红润起来,朦胧间突然有些感慨,此次相聚不知下次将待何时。明天就要上山了,继续那年前未曾完成的实习任务,挥手自去,夜风已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10 22:42)
标签:

杂谈

     守岁了,尽管天气有放晴的迹象,可夜里的温度还是达到了零摄氏度,和陈鹤隆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厚重的衣服不耐深夜的寒意。鞭炮的声响此起彼伏,不远的烟火照亮了半边的天际,淡淡的硝烟味在空气中弥漫开去,除夕的夜里照例就是爆竹轰鸣的,注定又是一个不眠夜。除夕在朋友家绰了一晚上的麻将,有心无意得瞄了几下一旁热播的春晚,看过就忘,雪过无痕,和往年一样,看不看春晚在脑海里都留不下什么记忆,所以对晚会的节目精彩与否也没有什么可以评价的。

    拜年的模式从我有记忆开始,几乎就没有发生过什么变化,来回的串门叙旧,说着不着边的客套话,没完没了地吃吃喝喝,和从前唯一不同的就是压岁钱少多了。今年应该是最后一次堂而皇之地收红包了罢,下一个春节就轮到我给他们发红包了,眼看就要告别收压岁钱的历史了,心里真是不好受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10 22:41)
标签:

杂谈

     感冒了,回家呆了一天半,吃了药感觉自己有点傻乎乎的,浑身不舒坦。在家的日子总是过得太快,又上山了,尽管只剩下两天的时间,但华志和小林走后,偌大的一个中控室只剩我一人在看书,连个说话的伴也没有,怪寂寞的,还好可以上网,时间并不难熬。上班下班吃饭无聊发呆,感觉回到了从前“三点一式”的简单生活,生命就这样没有意义的燃烧,真是羡慕凤凰五百年可以浴火重生一次,青春不死。萃取车间的电贫液流量计终于装好了,我虽然没什么功劳,却也陪着他们在风里雨里忙碌了好几个小时,拆拆装装几个轮回,深深感悟工作的不易。现实总是不如理想完美,书本上的理论奢华得不近人间烟火,工作中很少碰上尽善尽美的东西,只要方案可行,能够解决问题就好了,和他们一起共事还是学得到一些东西的,尤其是对工作的态度。和我住在一起的两个年轻人年纪和我都差不多,晚上在宿舍闲得蛋疼,扯皮拉呱的,乱聊一气。人还好,只是他们抽烟频繁,味道让我很受不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02 12:20)
    一天的工作总是由例会拉开帷幕,车间的各个负责班头依次汇报材料存量,有事提出商讨,无事便散会,各自开始一天的工作。被安排在中心控制室是件幸福的事,平时工作并不多,多数时间闲着看三国。室内开着空调,和外面的天寒地冻隔绝开来。上午和小林去电工房清点了下材料,下午和华志去各工段熟悉了下流程、设备,回来不久便可下班了。从宿舍到工厂的那五分钟脚程倒成了每天最痛苦的炼狱必修课,风很大,还下着雨,每次通过耳朵和嘴唇都冻得生疼。下班吃过饭,回到宿舍便是无聊的开始,没啥事儿做,尽管有电视,但对我似乎并没多少吸引力,在床上坐着看着就犯困了。这两天来了两个年轻人和我同住,他们是开铲车的,是公司一职工的家属,来这探亲,要留在山上过年,应该住的时间挺长的。最近南方的天气都不好,遭遇雪灾,很多地方交通瘫痪,那些过年回不了家的旅客和抗灾救援的人们坐地迎战暴风雨,虽是壮举,也着实被迫无奈。华志接到个安装流量计的任务,我和小林去当下手,寒风里苦干好几个小时,身上凉嗖嗖的,冻得够呛,也遭遇了职业生涯的第一次加班。第二天感觉喉咙疼痛,头脑发胀,我想我是生病了。请了一天半的假,回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30 21:58)
    听到清晨设置的手机闹铃响起,一咕噜得从床上爬起,天还没亮,四周黑漆漆的,只听到窗外沙沙细雨的声响,心里不禁泛起了阵阵寒意,天还是这么冷。大街上很难见到行人,偶尔遇上了,也多是早餐店一大早起来忙碌生意的人们,大家都在为生计奔波,只不过表现的方式不尽相同罢了。来得早了些,和爸爸在昏暗的灯光中等待了些时候,候车的人们才逐渐多了起来,这时天也亮堂了些。候车的人挺多的,有好几个人因没有位置只得站着。过了石圳桥,爬山了,只觉得车没完没了得在山上绕圈,山回路转,一路并不坦荡。总担心迟到,结果还是迟了,把从家带来的被单,电热毯拎回住处,小卖店管理处的阿姨告诉我单位的电热毯发下来了,看来所带的电热毯又是无用武之地了。
    一溜小跑得赶到选冶厂,还是迟到了将近十分钟,还好没人关心我迟到与否。到了办公室,管事的人都在开会,呆坐在那看了会儿报纸,而后便被介绍到了中心监控室,老大叫华志,广东韶关人,学测控出身的,以后几天我就跟他混了。在他麾下还有个女生,后来才知道是去年毕业来紫金的,学自动化的。华志给我介绍了下工厂生产的大致流程,虽然能否理解,但毕竟是学文科出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29 21:57)
标签:

杂谈

    回上杭了,冷空气来袭,遭遇入冬以来的首次严寒。和寒冬相比,还是喜欢夏天的炎热。在家被冻得难受,恨不得把耳朵都藏起来,夜里几次三番得被冻醒,罗巾不耐五更寒,一晌贪欢。去湖洋看了下外婆,又去看了看奶奶,儿孙在外忙碌奔波,一年见不上几次,老人家却依然惦记着。下雨再加上寒风,空气冷得吓人,被风吹久了,身体竟暗自生疼。抽空陪凌儿上街买了两双靴子,上杭的物价和外面相比还是很便宜的,但根本原因也在于上杭的消费水平低。和紫金人力资源部的魏先生联系上了,去紫金本部见了下面,被告之实习得去山上,虽有心理准备,可多少还是有些不情愿,天气冷得耗尽了我最后一丝热情。
    收拾好行囊,还是登上了公司开往矿区的大巴,一路飘摇,车窗上凝结的雾气让我看不清沿途的景致,路旁的树木、岩石、房屋、行人在眼前匆匆而过,浮光掠影给心里平添了几份阴霾,让人觉得眩晕。唯有窗外那条旧县河在静静地流着,沿着乡间的道路蜿蜒,和多年前的记忆重合了,依旧熟悉。河畔边还透露着几丝绿意,老牛在细雨中执著得寻觅属于河的那份生气,可见寒冷并不能将所有的生气戕杀干净,再过一两个月,此处必将又会是一幅“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22 13:02)
标签:

杂谈

    隔壁几个宿舍的同学走得差不多了,越发得冷清,“锄大地”要凑上一桌也不再容易。期考的成绩出来了,连同之前的英语,西方文学史的成绩比想象中的要低了些,不过也还可以接受。国家公务员的成绩也在网上挂出来了,几家欢乐几家忧,不过大家的心态似乎都挺好,当初就是抱着试试的态度,成功了都是挣得,失败了也没失去什么。那天恰逢英语上课,只去参加了下午的申论,考完还把准考证很潇洒得撕了,结果现在想查看下那可怜的一半成绩都成了奢望。
    无聊中是与游戏一起度过的,下了《三国群英传ON LINE》,没完几天就厌倦了,游戏很贴心得开发了自动打怪的功能,可在看着游戏中的人物打怪,总觉得无法融如其中,心里挣扎了一下,也就删了。换了个《天龙八部ON LINE》,和之前玩过的《剑侠》没多大差别,游戏的背景不错,可一个人玩总容易失去热情,对游戏操作熟练之时便是兴趣尽失之日,无聊的任务打怪让我觉得不是我在玩游戏,而是被游戏给玩了。现在玩一个网游的游戏周期越来越短,不知道是我没了之前的耐心,还是游戏真得开始变得无聊,还是怀念当时和小李老蒋一起玩《封神榜》那段时间的疯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