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指冷君
指冷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841
  • 关注人气: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指冷君的微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这几天,微博上关于电影《金陵十三钗》和广州“二战期间日军性暴力图片展”的话题讨论得沸沸扬扬,两者都围绕着一个核心话语:战争中的强奸。这是一个世界性的普遍现象,战争总是伴随着对被侵国女性的性暴力,于是在人们眼里,这似乎成了一个必然的人类社会行为,即在战争中,对女性的强奸是不可避免的;而人们(男人和部分女人)对它的认知定位是:强奸罪行只是侵略罪行的一部分,是战争的附属品;强奸的罪恶和带来的伤害远小于侵略和屠杀。本文想就这些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载于《当代人》2005年5期

 

北京的柿子树又开始挂着枯萎的叶子,橘红色的柿子在枝头张望。

 

第一次去芬兰也是这个季节,只是那里更寒冷,但草还是青色的,树上的枝叶还很饱满。那是我第一次去那么远的地方,下了飞机,行驶在通往赫尔辛基市区的路上,车窗外郁郁葱葱的树木飞驰而过,车很少,天很蓝,一切是那么安静,对于独自来到异国他乡的我来说,这种安静显得冷落。还好,我有一个早已先到的同事,晚饭过后,他带我穿过随处可见的翠绿的草坪,来到离住处不远的海边。

 

九月是一个清爽的季节,海风吹过,我闻到了湿润的气味。岸边停满了各种船只,有桅杆高耸的帆船,有白色豪华的游艇,它们整齐地停泊在岸边,随着波浪轻轻摇摆。它们的主人都是住在周围的居民,平时停靠在这里,周末或假期的时候,主人就会驾乘着它们行驶在蓝色的波罗的海,或扬帆远航,或出海垂钓,或随便行驶到一个无人的小岛上露营。沿着海边漫步,看水边的野鸭觅食追逐,不时地有海鸥从头顶盘旋而过留下清脆的鸣叫,海潮的声音就这样淹没了一个初秋的夜晚。

 

第二天我坐在了温暖的办公室里,和那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15 16:19)
标签:

杂谈

分类: 日记

 

    偶尔在一个朋友的博客里发现这个小东西,很有趣。你把鼠标在鱼池里点一下,就会有鱼食出来,试试吧!把鼠标放在那里,不要点,看看会发生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行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4 22:29)
标签:

杂谈

分类: 日记
以往不是这样的,每个清明节北京都会下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4 17:27)
标签:

杂谈

文化

诗词

纳兰

分类: 日记

很久不沉浸于词了,昨夜看到书架上的《饮水词》,拈来翻阅,发现自己还是最爱长短句。

 

夢江南.納蘭性德

昏鴉盡,小立恨因誰。急雪乍翻香閣絮,輕風吹到膽瓶梅。心字已成灰。

 

读到絮,下午和小儿在园区里散步,柳树的花开得正旺,雄树们垂着柔嫩的柔荑花序,花粉嫩黄,清新蓬勃,摸一下便染香了手,不远处的雌树们则硬挺着和叶子同样颜色的雌花序,过不多久,她们就要急雪乍翻香阁絮了。在北方,柳树是进入秋冬后最后一个褪去绿色的树种,到春天它又是第一个回青的,我一直记得它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随笔

文/佟静

第一眼望见三川坝的时候,我已从遥远的北京南行4000公里,坐在了盘山的汽车上。二月中浣,正值干季,金沙江两岸的横断山脉因为荒芜而显得愈加苍茫。当汽车急转过一个锐角小弯道的时候,山崖下一片开阔的绿色坝子便闪进我的视野,我欣喜地从高处俯瞰着它,与三川坝的初会就这样在豁朗的蓝天下如约而至了。

高原的冬季,周边的山正以荒芜的睡姿安歇着,而低处的这一片绿色,就像高山在半睡半醒间喘息出的轻鼾,随意地在山谷里荡开。没入其中,方觉它竟是那么广阔,梁官镇、金官镇、麦场村、张妃村、太白村,这大大小小的村落走起来仿佛没了尽头。

97岁的陈福贞老人穿着当地传统的蓝色姊妹装,裹着包头,面部瘦削,身体硬朗,眼睛不大,眼神却似峡谷般深远。初见她时我并不懂得这目光到底是由怎样的经历和心智被岁月的斧凿一点点打磨出来的,只是觉得那目光很亲切,很沉静,但背后又蕴着一种浓烈的什么东西,我有一种冲动想去探一探那东西的深度和烈性。

老人的侄子陈杰和妻子忙着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09 17:59)
标签:

文化

分类: 日记

昨天去鸟巢观看开幕式,现场气氛热烈,场景壮观,冲击了一把。进出场时虽然人多,但秩序井然,组织得不错,志愿者们很友好,很专业。

 

 我印象最深的是朝鲜代表队出场,国家全名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我心想真无耻,居然把人民和民主两个词都加上去了,的确比中国无耻,我们还只是有人民二字。观众们给朝鲜以无比热烈的欢呼,看来对曾经比肩的穷哥们中国人还很有感情。

 

有几个国家出场时受到了观众热烈的欢呼:台北、香港、朝鲜、伊拉克、俄、美、法、德、英、阿根廷、巴西、意大利、巴基斯坦,其原因各不相同。当然中国出场之热烈状况自不必说了。西班牙人最狂热,他们的代表队随处停留合影留念与观众互动,从队首到队尾拉了半个场子,后面的代表队好几次停下来等他们照完相离开后再接着走。事后我看了国外媒体的报道,原来美国队旗手曾经是个苏丹难民,美国运动员选他做旗手是有立场性的。

 

我后排坐着一香港人,是专门赶来看奥运的,他很激动,听到他和邻座说,这是中国最大的一次盛况了,除了六**四,呵呵除了六*四,就属这次活动盛大了。那个中国人没有接后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李清照

杨雨

文化

分类: 随笔

三.   却把青梅嗅

 

采桑子(又名丑奴儿)

晚来一阵风兼雨,洗尽炎光。理罢笙簧,却对菱花淡淡妆。

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厨枕簟凉。

 

在所有文体中,诗歌的篇幅最小,诗人要用很短的几句话表达其思想情感或营造一种意趣,这是很需要功底的。而且古典诗词讲究含蓄美,即便是豪放派也以直白、显露为忌,因此诗歌常在简短的语言之外留出空白,甚至可以说诗歌在用简短的语言建构一个留白给读者,引导读者读出作者的未说之说。这不仅需要作者驾驭文字的能力,也需要读者依靠自身的学识修养、人生感悟来解读文学作品的能力,使读者与作者共同完成一首诗从创作到鉴赏的审美历程。

 

我们就来开始对上面这首词《采桑子》的欣赏吧。开始一句交代了在炎热的季节(夏天),一天晚上下了一场凉爽的雨,把燥热都洗尽了。女主人在弹琴,弹的是什末曲子呢?我们暂时不得而知。弹完之后,转身对着镜子淡淡地施妆,句中“菱花”指代镜子。在《牡丹亭》的惊梦一出中,有个很好听的曲牌《步步娇》:“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停半晌、整花钿。没揣菱花,偷人半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李清照

杨雨

文化

分类: 随笔
   二. 予性喜博

    在李清照遗留下的为数不多的散文中,她曾以不小的篇幅向世人讲解传授她的博艺。打马,是古代的一种棋艺游戏,因棋子称作马而得名。李清照甚爱之,并首创了一种玩法――命辞打马,亲自编写《打马图经》详加说明,还为此写下了行文流畅、声情并茂的清照体散文《打马图经序》和铿锵有声的骈体文《打马赋》。

 

    明代的朱锡虹说:李清照开创博家始祖,也不免为荡子们挖了陷阱。先简单介绍一下命辞打马的游戏,李清照在《打马图经》中为博徒们立下了第一条规则,就是初设局时,要聚钱于盆,以充赏金,并详细地论述此规则:既然已设博局,岂能害怕下赌注而输钱,应愿赌服输,而赢者也不要在席间兴奋得大呼小叫。原文如下:

                       “铺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