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指尖
指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2,333
  • 关注人气:2,3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指尖,山西盂县人。出版有《槛外梨花》《花酿》《河流里的母亲》《雪线上的空响》《最后的照相簿》等多部散文集。
博文
标签:

转载

(2018-11-04 17:03)
标签:

指尖作品

文学/原创

分类: 百日香
某天,穿过园子去上班,发觉榆叶梅的叶子红了。这是最起先的事。
榆叶梅叶子的红,像被水浸过的红,有点暗,有点湿,还有点沉。
后来,假山上的爬山虎也渐渐往红里去。夏天,爬山虎绿的让人忽略它的存在,你总会以为那抹绿,是柳树耷拉下来的枝条,或者草坪从地上往上窜,窜不动了,停在了石头上歇息,呆呆地看人间模样。只有变了色,你才恍然大悟,哦,原来石头上盘绕的,一直是爬山虎哦。
唯一的一株合欢藏在柳树和榆叶梅中间,细细的,廋廋的,俨然一个害羞的女孩,开少量的花叶,还要被霸道的柳叶挡住半边脸,这样子,自成一派,骨骼清奇。有限的几朵合欢花在夜里凋落,是一场雨后。再出来寻它,需要近处端详,在层层叠叠的柳枝中找,猜测哪条是它的,哪条不是。猜累了,便不去看它。且等着就是了。生命的鲜活处,就是只要同在人间,总会相遇或者重逢。所谓悲伤绝望,也只有死别。翻出唱过的《爱不可及》,听了听,心心念念的“反正死别不如生离”,还是一样,泣血涟如。花草年年枯荣,是生离?还是死别?不问也罢。
晚璎是等到榆叶梅的叶子落尽,才渐渐呈黄色,好像之前她一直在沉睡,既被人遗忘也被自己遗忘。做得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