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文元
赵文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153
  • 关注人气: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Contact me!
zhaowenyuan1985 (a) gmail.com
推荐
暂无内容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一年前很多人都不会想到,我们在年末展望时,“这个世界不一定会更好”会成为一个新的表达式。从大世界到小格局,各种不确定性和变化前所未有的显现,于是人们开始重复一个常识,明天不一定会更好。这的确是个常识,只是若赶上大周期向上,八面来风,自然每年都觉得有无穷新机会在等待,令人憧憬躁动,而忘了历史总是在曲折中前进的事实。

看今年的Google年度视频,不变的是那句Search On,基调却多了许多惆怅与感怀,往年各种变革世界,今年只能拼命强调“爱”。

或许,起落一直都在,只是我们这些八零后,开始到了要真正直面这些起落的时候。不确定性带来不安全感与压力,如何处理压力,我们要继续建立联结,意识是一张神奇的网络,通过价值观、感受和共情,人与人得以相通,并建立信仰,获得勇气与生活的热情。

畅销书作者凯利▪麦格尼格尔(Kelly McGonigal)在《自控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微信公众号和朋友圈加速了“文案”这一职业的流行度,加上段子手和营销专家们不遗余力地普及社交媒体、网络营销和一两句俏皮话如何四两拨千斤改变世界,不管是内行还是外行,在转发文章时,都学会了点评几句'哎哟,这个文案不错',“XX还是请个好点的文案吧”。

 于是,“文案'们的压力瞬间好大,生花妙笔似乎决定了产品的销量和公司的前途。这显然不正常,用一句流行的话,“不能以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懒惰”。 文字只是一种技巧,互联网的价值观是促进信息流动、消弭信息不对称,换句话说,在用户掌握越来越多信息的时代,靠花言巧语打动他们的成本会越来越高。

新闻写作是一门似乎越来越过时的手艺,但新闻写作训练的一个核心却让人终身受用,那就是“去掉形容词,用事实说话”。从来没有什么单独的“新闻写作”这回事,新闻最大的魅力来自与采访所掌握的事实,以及梳理和展现事实的能力。去掉形容词, 用动词和名词来打动越来越精明和审美疲劳的用户。特别喜欢用夸张形容词的苹果是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了。

即使在广告行业,文案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尽管教科书和策略文档里有一堆堆关于公关的价值和专业操作的介绍,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公关行业的一些公司仍然是与互联网为敌。

尽管你已经听到厌烦,但互联网思维这件事还会继续讨论下去。互联网思维的基本,就是透明,公开,以用户为中心,渠道低成本乃至免费,从弥合信息差、促进信息流动中获利而不是相反。

可以一些传统公关提供的价值,其实是阻碍信息流通,以客户(企业主)为中心、靠与渠道资源收费。Google说,它的使命是“整合全球信息,使人人皆可访问并从中受益”。嘘!“人人皆可访问”,这应该是有些公关总监们最讨厌看到的情况吧。

你肯定可以举出几个反例,比如某某时刻,信息混乱又不畅通,恰恰是这些公关在努力面向受众澄清事实增进了解。是的,这些时候公关的确是信息流通的推动者,但互联网时代,这种价值会越来越不需要公关来提供。

就像国内许多其它传统产业一样,快速成长需要占有资源优势,控制渠道并且善于利用劳动力优势。 不谈几家成熟巨头们在全球(或者说发达国家市场)的业务模式及其转型探索,公关业在本土的成长,常常是这几种模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香港问题愈演愈烈,已经成为民间对抗了。

在香港短暂上学的那年,让我一直难以忘记的那栋楼的楼管阿姨。

穷学生们当然租房住,好在位置非常偏,我还愿意住客厅,所以能租到个很小但物业设施还行的楼。楼管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阿公阿婶。香港不像大陆,有充裕的农村青壮廉价劳动力补充到城市,养老福利也基本没什么,所以很多老人家会出来做餐厅服务员或者保安什么的。

其中一位阿姨很热情,惭愧我没记下她的姓。她知道我们是大陆人,会用蹩脚的普通话跟我们聊天,问一些事情,不是那种一见面就溢于言表“称兄道弟”的热情, 常常只是试探性聊几句,你有热情回应了,她就更热情的多说几句,但也不会热情到如居委会大妈般家长里短各种打听。当然也许因为我们粤语很不好她普通很不好。

她对我们的话更多,似乎是从有一次开始,我们有时候去超市里买个水果,给了她一根还是两根香蕉,她很是惊喜和开心。有一次,她问我们哪个学校的,然后开始很不流利称赞我们,大意是大学生很了不起,她年轻的时候还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台北市市长柯文哲曾作为医生在TED演讲《生死的智慧》,他说,当其所在的外科加护病房比肩世界水平,风光无限时,他曾相信“人定胜天,科技万能”,但年岁过后,也终于了解人生有“生老病死”,像园丁一样工作的医生,“有时虽是园丁照顾花草,有时反而是花草的枯荣在渡化园丁”。

柯文哲说行医这么多年下来,最开始初入医院,看到一个病人就当作一个活生生的人,后来医术精进,成为名医,就只看到器官和病。而现在,他又重新看到“人”。他用了那句老话:

见山是山,见水是水;

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

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

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沈祖尧,肠胃研究权威,一名基督徒,抗击SARS的“亚洲英雄”,曾坦言,当时面对SARS这种未知的病毒时,他“第一次以‘无知’来形容我们的医学能力。”

读过晦涩的医书,见证太多的生死,这些有大智慧的人,反而更懂得“术”的局限,更懂得“敬畏“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洞察90后”“影响90后”真的是已经听到耳朵起茧。投资人要面向90后,创业家们要掘金90后,大品牌们要圈住90后…… 作为最青春,也是处于最消费前沿的一群人,大家无可厚非地要将他们拥入怀中。

从一般的市场活动层面,我赞同需要迎合青年人的风潮和标签,与他们在一起,激发他们的兴趣,引发他们的参与。流行从来都是肤浅的,也必须是肤浅的,没人指望购物中心里的活动和社交媒体上的话题能够“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因此,为了能让青年们多看几眼,多说几句,尽管去搜刮热词,尽管去迎合,只要钱够。当然,记得衡量下投入产出比。

从出色的品牌建设层面,一个希望真正收获青年人情感共鸣的品牌,则无法从迎合风潮和标签中获得​成功。

一份份的研究报告,一个个的消费者洞察,无休止地谈论“自我意识觉醒”,“享受当下”等等等等,这其实是基本每一代年轻人都会有的表现(有的甚至是人性共同的表现),只是社会大环境的不同会让这些表现存在差异,但都没有脱离“青年人”属性。

去迎合这些热词,品牌永远在疲于奔命地追随,因为总有新风潮出现,或者无法追随,因为你发现这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28 21:31)
周五的晚上,在一家小日料店吃饭。虽然处于某条文艺气质胡同,门口的“游”字和竹门符合“文艺”的特征,但我真的更愿意把这里定位为一家“家常小餐馆”。十多平米的空间,两张桌子加“灶台”,也算是热闹,但不吵闹。

一个人吃饭就容易感怀,当后厨师傅对服务员喊出“上菜,多谢”时,就是这随便的一句话,互相招呼的话,听着却很舒服。这才是小餐馆的核心竞争力。

 在一个各行各业都洋溢着“赚够了钱就走”的时代,街边小餐馆常常既没有工业文明的标准规范,也没有市井老店的温情与真诚。服务员一脸怨气和劳累地对客人强颜欢笑。餐馆同事之间,也是互相抱怨叫喊居多,同事之间招呼时使用礼貌敬语?又不是伺候客人,要那么装逼干嘛。 

是的,“不装逼”仿佛要成为一种“政治正确”原则了。连“格调”都要翻译成“逼格”才能被听懂的时候,没人有那个耐心去“精致”“彬彬有礼”了。“先生”“小姐”的称呼似乎只有香港人和一些上海人才用。 

绑架了互联网这种先进生产力的“反装逼”“接地气”运动,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7 09:22)
标签:

食材

高压锅

味道

砂锅

主料

分类: life
“因为饿了,所以要做饭”,“因为外面的东西不健康,所以想自己做”,“想吃到小时候的味道”。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做饭的一个简单回答。三个理由,三个层面,基本的生理需求,品质的要求,以及个性化的需求。

但是,在自己做了一段时间后,我才发现,自己做的意义并不在于“吃的更好”这么简单。不管承认不承认,当我们要开始谈论这件事的时候,意义已经不在于做饭本身,比如“小时候的味道”,并不在于那种味道多么地好,而常常是对一段生活的感怀。

赋予意义,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尽管我们对“中心思想”“重要意义”之类表述已经有了天然的抵触,“做自己”已经喊成了陈词滥调,但我们都需要寻找生活的意义,包括自己做饭这件事情的“意义”,这是我后来才发现的,在吃了很久的饭做了一段时间的饭后才发现。

只有有了安居之所,才会有“该做饭了”的说法。几平米租屋,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11 00:35)
   关于《人间小团圆》,基本所有的影评都会提到那句“吸气,憋气,呼气”,重点就在于最后的“呼气”,也许一不小心呼气的时候还放了个屁,但通气了,一切都好了。

    这比之前的“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进步了很多,鸡汤也好,下碗面也好,无非就是告诉你,不管怎么样,开心最重要,这种看似积极的心态,背后常常写着压抑,逃避或者自我麻痹。但《小团圆》试图直面“不开心”,找到一条路,尽管没有一条路可以通向所有目的地(All Destinations)。

    在北京上映粤语版电影似乎并不多见。之前因为中港矛盾的各种炒作,仿佛这部片子是香港人的乡愁与记事,但看下来,那诸多的地名,场景,还有符号,可以让香港本地人感同身受,但真不必过度解读。故事基本上还是“家庭”与“生活”的各种,化解心结,追寻生活的意义,这样的主题,就是普世价值。

    家楼下可能也会埋藏着个陈年炸弹,引爆之后有人受伤但好在伤势稳定,各回各家生活继续。陈年旧伤,有诸多的难以释怀,左思右想不能自拔时,就那么一个时候,一句话,一个场景,就释然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14 00:45)
    还是那个老话题,媒体转型之路怎么走。我突然觉得,不要去讨论怎么走了,就让该倒掉的倒掉好了,对于一个在过度保护与管制下成长起来的机构,怎么可能敏捷地转型,这个成本太巨大了。不如放爱一条生路,让愿意创新者离开旧媒体去新媒体创业,让创新型新媒体创业项目野蛮生长,总有那么几个会成长成为颠覆者。千思万想让旧媒体探索转型,算了吧,何苦,别浪费感情了,也别浪费钱了。

    我的结论是,旧媒体转型能否成功,取决于保护与管制是否放开,取决于是否愿意让一些大而不倒的倒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