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打枣竿儿
打枣竿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617
  • 关注人气:1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猫妈

有人说交流养猫经验就可以写博,而我这样就属于自恋,所以欢迎大家都去看猫博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情感

    好久没有回来博客,因为微博方便,所以“移情别恋”了。回来一看,已经是一年前的旧博。

    一年前旧博中出现的是愉悦的心情。但一年后就大变样了。2月初髌骨骨折,至今无法正正常行动,是老天爷强迫我休息吧?

    躺在床上,不免胡思乱想。想到从2002年起,我们开创了历史人类学高级研修班,到今年终于要结束了。一共11期吧?参加者应该共有500人次吧?第一期是在北师大先上5天课,然后去蔚县跑5天,那期学员自称“黄埔一期”。这种模式后来带动了一些高校的效仿,也算是开了一时风气。

    参加该班的各期学员,虽未必后来都在做学术研究,但至少大半都是高校或科研机构的教授、副教授了。我特别想请他们写写他们当年参加研修班的收获,最重要的是写写他们现在在做什么,现在的学术思考是什么。我想读到他们从当年做学员时到现在的认识变化。

    如果大家捧场,我愿意来编这一套书,也愿意来找出版社出版。我很坚定地以为,这件事对中国的历史学术是有贡献的,是应该在学术史上留下印记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08 23:32)
标签:

情感

    去年一年中,与诸友游徽州、杭州、广州、苏州、郴州、永州六府及陕、甘、青、海南、香港诸省区,重游济南、厦门、无锡、金门等市,回首往昔,欢乐无限。
 
《七律·贺岁忆一年行路》
又是一年春风拂,放荡情怀饮屠苏。
梦里依稀富春水,转瞬却在鼋头渚。
秋望雪峰渗衣冷,冬临珠江汗如露。
最忆两度黄沙堡,行至天涯忘归途。
 
《七律·自驾游》
年过半百鬓发斑,未料自驾走江南。
桐庐秀色飞掠过,细雨古镇青石板。
梳状村旁有渔户,东江涌庙飞香烟。
更喜新人化老手,不教作史教御辇。
 
祝各位博友新春快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30 15:54)
标签:

杂谈

    小时候听过一首儿歌:“火车火车呜呜叫,一节一节长又长……。”现在基本上不用蒸汽机车,所以不会听到呜呜叫了。

    地铁列车当然也不会呜呜叫,呜呜叫的是我。

    最近北京连篇累牍地介绍新开通的地铁。当然,这是好事,公共交通改善了。不过我也忘不了,地铁环线(2号线)的建设与北京城墙拆毁颇有关系。我是外行,不明白为什么地下的工程与地上的古迹有什么关系。

    我也不知道,地铁线路的布局究竟是怎么定的。我只知道,地铁的开通会给房地产商带来巨大的利益,这后面有有个长长的产业链。在动工之前,这个决策的依据不可以公诸于众吗?

    也许有专家可以告诉我,在世界上拥有地铁的城市中,有没有在知名大学的校园附近没有地铁站的?众所周知,一个大学,学生加上教工,再加上服务于大学的周边人口,往往有数万之多,他们往往还是低收入人群。但奇怪的是,在北京师范大学这所985大学周边,没有一个地铁站!其实,从牡丹园(10号线)连接积水潭(2号线),不过3-4公里,为什么就不能连接起来呢?甚至完全不在规划中!这真是匪夷所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08 22:43)
标签:

旅游

    大半年没有更新博客,实在是因为懒。今年双节黄金周凑了热闹,受兰大两位青年学者之邀,跑了6天,让我有了许多新的感受,写在此处与大家分享。

    我跑了许多地方,但惭愧的是,陕西关中地区以西的地区,我从未涉足过。此次从北京出发,在西安咸阳机场会合诸友,次日晨前往天水,参观麦积山石窟。途中先向西走凤翔,沿渭水到宝鸡,一路西行。2日当地有雨,但游客依然如织。在麦积山脚下,当地人说“麦积烟雨”是难得一遇的,让我们赶上了。

    3日晨天放晴,早上去了天水城里的伏羲庙,两边碑廊里有十几块碑,都拍了,但未及细览。后面有个博物馆,做得不显山不露水,但很有品味。天水城在一个狭长的谷地,南北均为山,我好奇古城居然被分为五块,大约是从中间的方城逐渐向东西两侧扩展而成。因为没有事先做好功课,没读地方志,所以还不明真正的答案所在。

    因为赶时间,所以天水城的其它古迹未及看,匆匆上路,经甘谷、陇西,向西经渭源,向西南前行,仍在渭水的流域,但从关中到天水之间擦过秦岭的南麓,经汉水的景观,已经变为明显的黄土高原景色。我们经会川镇略向北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20 11:31)
标签:

文化

    作为从出生就在北京生活、到现在已经50多年的人,看过太多的事情,所以早就知道,我们心里的那个北京,或者许多人记忆中的那个北京,早已不存在了。

    前一段时间媒体上议论梁思成、林徽因故居被拆毁的事情,我想,冥冥之中,这大概是因为他们主张保护古城北京的缘故吧?我甚至已经不再愤怒,拆就拆吧,反正也差不多拆完了。而且我们现在这么有钱,照着照片再修个新的,也可以美其名曰保护的。

    也不能怪别人。我早就甘冒众怒地说过,北京的学术水平(不能算国家的大学和研究机构)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低,至少不如上海。钱也不少,人才也不能说没有,怎么30多年了研究就不上档次呢?有次给学生出考试题,就在《宛署杂记》中挑了段材料。学生事后对我说,这么好的材料,怎么这么多年就没见一个人写过一篇文章呢?

    我是北京人,在北京上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直到博士和教授。我看文献中的北京,就像在我的眼前;民国地图上的一条条胡同,都不是一条线段和几个文字,都是一幅幅的活动的图画,可以在眼前闪过。

    我就当这是在骂我吧。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27 23:27)
标签:

杂谈

    看看上一次发博文还是2011年9月,实在惭愧,愧对关注我的博客的朋友们。

    转眼2012年又过去了两个月,北方的冬天也没有多久了,但好像也没做出什么事来。上课之外,开了不少会,但一些初步的想法都没空形成系统的观点。所以没什么向大家汇报。

    功夫下得不够吧——书看得少了,田野跑得也不够。11月在太原的村里画了一张村落的空间示意图,还是有点收获,可惜时间太短。

    春天即将来了,希望我的思想的春天也会到来。

    也希望下次更新博客时有更多的故事和大家分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10 12:13)
标签:

情感

    今天是教师节,许多学生发来祝福。

    有个已经成为大学老师的学生说,今后一定好好工作,不要砸了老师的金字招牌。

    我回答说,这样说就错了。

    第一,老师不是什么金字招牌;第二,如果是个招牌,那老师这个招牌就是要给学生砸的,否则就不是好学生。

    这可以是对所有发给我祝福的学生的答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9 18:43)
标签:

文化

    8月初去内蒙开会期间,忙里偷闲去了一趟托克托县,看了云中古城。但最感兴趣的还是明初设立、明中叶又废弃了的东胜卫,一圈城墙保留得十分完整,是我见到的最好的明代卫城,而且是后来没被后人再利用过的。整个城是夯土的,没有包砖,应该是原来的风貌。

    站在城墙上远远看去,一望无际的开阔地,近城只有一条不宽的大黑河,骑兵可以毫无阻碍地驰骋,也难怪东胜卫难以孤悬塞外。

    远处的黄河只是窄窄的一条,平静得像一面镜子,阳光洒下来,一片静谧,难以想象当年的金戈铁马、烽烟万里。

    也许,那本来也不是这里的历史的常态。“复套”之争,正是因为这里是个米粮川。

 

    照片是用手机拍的,因为没带照相机。呵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西樵山:近世广东史之景观象征

——读《南海县志》有感

 

    因为从来没有研究过广东,所以很少读关于广东的文献。这次到西樵,先开会,后考察,所以连感性认识也没有,就要信口开河,很容易丢脸。只好逼自己翻了两小时《南海县志》——因为西樵是属于南海县的,算是读了一点最基础的广东文献,虽然比信口开河好一点,但基本上也是一些鄙陋之见。这既对不起我的广东籍的先师,也对不起中山大学多年的好友,更对不起会议的邀请者和发起者,这是首先需要诚恳道歉的。不过,既然到了这里,只好向各位汇报一下学习体会,向各位研究珠三角历史的专家请教。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没有去找元大德的《南海志》和明代的三部《南海县志》,只是就手头方便,读了一下康熙志和同治续修志。在本序之外,康熙志对旧序的安排很有意思,最前面是崇祯志的序,然后是万历志的序,再下面是宋淳祐《南海志》的序,最后是元大德《南海志》的序,真是想不通编者为什么这样安排顺序,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做过研究,有没有什么解释。总之,编者似乎是故意不按照时序排列的。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03 11:31)
标签:

情感

    天气渐渐热了,我也即将结束在香港三个月的客居,返回北京家中。

    今年春天,香港一直比较凉快,空气清爽,洗了衣服差不多一晚上可以干了。这的确让我惬意的很。

    冷气也只开过一两次,当然是因为用不着。同时因为没那么潮湿闷热,各种动物也见得少了,晚上的路灯下,没遇到过蛇之类。昨天晚上第一次见到一条小蜈蚣,两三寸长吧,从水管下面爬上来,优哉游哉的。我只好冲水送它回去。

    当然惬意的最重要原因,是少了许多喧嚣,多了几分静谧。在北京时要参加的许多会议和应酬可以不必去了,朋友也能理解,不会责怪。当然,有些本来应该到场的,也就无法如愿。像何兹全先生的告别仪式,我没能参加,仍觉是憾事。

    静心下来,就可以读书写字。除了《清史》的初稿修订完成了一半多以外,还写完三篇文章,改出两篇文章,下半年就可以全力教书了。为了准备中文大学的报告,也把关于晋祠研究的想法梳理了一下,大致有了一个初步的框架,在局部问题上也可以有一些可以写文章的想法。同时,还听了许多场报告,很多同仁的研究也使我受益匪浅,引起颇多联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