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生群
赵生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137
  • 关注人气: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左传》疑义新证(三十一)

 

敬可弃乎

襄公二十八年:“济泽之阿,行潦之苹藻,寘诸宗室,季兰尸之,敬也。敬可弃乎?”

林尧叟曰:“恭敬之道可弃而不守也?”(《左传句读直解》第635页。)

按:《尔雅·释言》:“弃,忘也。”“敬可弃乎”,谓恭敬不可忘也。上文曰:“敬,民之主也,而弃之,何以承守?”“弃之”,谓忘其恭敬。宣公二年《传》:“不忘恭敬,民之主也。”

襄公二十一年《传》:“祁大夫外举不弃雠,内举不失亲,其独遗我乎?”“弃”亦为“遗忘”之意。

《三国志·蜀书·许靖传》:“足下任此,岂可不远览载籍废兴之由、荣辱之机,弃忘旧恶,宽和羣司,审量五材,为官择人?”晋傅玄《鸿雁生塞北行》:“灵气一何忧美,万里驰芬芳;常恐物微易歇,一朝见弃忘。”“弃忘”皆同义连文。

谁遑其后

襄公二十八年:“君子有远虑,小人从迩。饥寒之不恤,谁遑其后?”

杜预曰:“遑,暇也。”(《十三经注疏》第2001页。)杨伯峻曰:“谁暇顾及后果。”(《春秋左传注》第1152页。)

按:《说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左传》疑义新证(三十)

 

崔成有疾而废之

襄公二十七年:“齐崔杼生成及强而寡。娶东郭姜,生明。东郭姜以孤入,曰棠无咎,与东郭偃相崔氏。崔成有(病)[疾]而废之,而立明。”

“有疾”,阮刻本作“有病”。

林尧叟曰:“崔杼先妻之子成有恶疾。”(《左传句读直解》卷四一,《续修四库全书》第631页。)章太炎曰:“《齐太公世家》曰:‘成有罪,二相急治之,立明为太子。’据此,则‘疾’训为‘罪’。《周礼·春官·小祝》云:‘远罪疾。’《书·洛诰》:‘无有遘自疾。’庄氏云:‘自,当为罪。’《周书》:‘祭公曰:女无以戾罪疾。’皆其证。”(《春秋左传读》第544-545页。)

按:章说是也。《四部丛刊》本、《宋本册府元龟》卷七三一、卷七四九、卷七五〇皆作“疾”。《尚书·盘庚中》:“高后丕乃崇降罪疾。……先后丕降与汝罪疾。”孔《传》:“言非但罪我,亦将罪汝。”《孔子家语·贤君》:“敦礼教,远罪疾,则民寿矣。”亦“罪疾”连文。

如志

襄公二十八年:“小事大,未获事焉,从之如志,礼也。”

杜预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墨子》疑義新證(一)

   墨子為墨家代表人物,所著《墨子》,歷經滄桑而流傳至今,研究者代不乏人。清人治此書者,以孫詒讓《墨子閒詁》最為精覈。近讀《墨子》,得劄記若干條,茲依次列出,以就教于讀者。

華髮隳顛

《脩身》第二:“華髮隳顛,而猶弗舍者,其唯聖人乎!”

孫詒讓曰:“《說文·髟部》云:‘鬌,發墮也。’《頁部》云:‘顛,頂也。’墮與鬌通。墮顛即禿頂。”(孫詒讓:《墨子閒詁》卷一,中華書局1986年版,第9頁。)

按:隳,通“墮”。顛,墜也。“隳顛”同義連文。

《論衡·論死》:“爪牙隳落,不能復囓噬,安能害人?”

隱公十一年《左傳》:“潁考叔取鄭伯之旗蝥弧以先登,子都自下射之,顛。”杜預《注》:“顛隊而死。”《漢書·五行志中之上》:“自上下者爲崩,厥應泰山之石顛而下,聖人受命人君虜。”顏師古《注》:“顛,墜也。”《國語·周語下》:“高位寔疾顛。”韋昭《注》:“顛,隕也。”隕亦墜也。

《楚辭·天問》:“何少康逐犬,而顛隕厥首?”《孔子家語·困誓》:“不觀高崖,何以知顛墜之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左传》疑义新证(二十九)

 

昧于一来

襄公二十六年:“晋、楚将平,诸侯将和,楚王是故昧于一来。”

杜预曰:“昧,犹贪冒。”(《十三经注疏》第1992页。)竹添光鸿曰:“昧,闇也,冒也。谓不瞻前顾后。”(《左传会笺》第十八,第1226页。)杨伯峻曰:“昧,今言冒昧。”(《春秋左传注》第1123页。)

按:杜氏释“昧”为“贪昧”,得之。此时诸侯有弭兵之意,晋、楚及诸侯将和解,诸侯既和,则虽欲侵伐而师出无名。楚趁弭兵未成之际伐郑,故曰“昧于一来”。

《晏子春秋·外篇重而异者·晏子鹿裘以朝景公嗟其贫》:“不以贪昧为非。”刘师培曰:“昧与冒同。《左传》文公十八年云:‘贪于饮食,冒于货赂。’”(《刘申叔遗书》上,第857页。)

襄公二十八年《传》:“不修其政德,而贪昧于诸侯,以逞其愿,欲久,得乎?”“贪冒”同义连文。

《汉书·匈奴传下》:“至单于咸弃其爱子,昧利不顾。”颜师古《注》:“昧,贪也。”《汉书·叙传上》:“苟昧于权利,越次妄据。”颜师古《注》:“昧,贪也。”

《淮南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01 10:40)
标签:

文化

《左传》疑义新证(二十八)

襄公二十六年:“初,宋芮司徒生女子,赤而毛,弃诸堤下。共姬之妾取以入,名之曰弃。长而美。平公入夕,共姬与之食。公见弃也,而视之,尤。”

杜预曰:“尤,甚也。”(《十三经注疏》第1990页。)洪亮吉曰:“服虔云:‘尤,过也。意说之,视之过久。’”(《春秋左传诂》卷十四,《续修四库全书》第124册,第229页。)

按:朱骏声曰:“(尤)尤物之尤,异也。公以为有殊绝之美。”(《春秋左传识小录》卷下,《续修四库全书》第125册,第865页。)《说文·乙部》:“尤,异也。从乙,又声。”昭公二十八年《传》:“夫有尤物,足以移人。”杜预《注》:“尤,异也。”

《说文·京部》:“就,高也。从京、尤。尤,异于凡也。”凡特异之人、异常之事,皆可谓之尤。

昭公元年《传》:“子木之信称于诸侯,犹诈晋而驾焉,况不信之尤者乎!”“尤”谓殊异于常。《庄子·徐无鬼》:“夫子,物之尤也。”言夫子为特异之人。俗语曰“无耻之尤”,谓无耻之尤异者也。

伍举实送之

襄公二十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台北祭孔为什么要跳八佾舞?

《环球时报》10月6日有《马英九祭孔惹争议》一文,引述台湾TVBS的报道说:“为了迎接马英九,今年的祭孔不同于过去,跳起了‘天子之礼’的八佾舞”。指责者说这种做法“是把马英九比做皇帝,是拍马屁”,台北市民政局则解释说,“马英九要是只跳‘诸侯之礼’的六佾舞,恐怕又会被人说成自贬身份”。笔者以为,指责者和辩护者似乎对相关事情的原委都不大清楚,因此有必要出来说几句话。

笔者曾于2001年赴台北参加“孔学与二十一世纪学术研讨会”,并于9月28日参加祭孔,当时跳的正是八佾舞。台北祭孔,有固定的程序,据董金裕教授所编《至圣先师孔子释奠解说》第四部分“现行祭孔典礼的程序及用意”,祭孔步骤共三十三项,其中第十六项是“行初献礼”,规定“佾生左手持籥一根,右手持翟尾三根,成八佾队形,按音乐节拍献舞”。编者自注:“佾,跳舞的行列。八佾,八行八列,共六十四人的跳舞队形。周朝礼制,天子八佾,诸侯六佾,大夫四佾,士二佾。”行亚献、终献礼时,同样也用佾舞。据董教授《解说》,“八佾舞的舞姿共有九十六个之多”。据台湾友人介绍,参加跳舞的都是小学生,平时经常练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左传疑义新证》(二十七)

何以至焉

襄公二十五年:“且昔天子之地一圻,列国一同,自是以衰。今大国多数圻矣!若无侵小,何以至焉?”

林尧叟曰:“何以至土地如此之广。”(《左传句读直解》卷三九,《续修四库全书》第118册,第621页。)阮元曰:“足利本后人记云:‘至下异本有大字。’非也。”(《十三经注疏》第1987页。)王叔岷曰:“旧钞卷子本至下有‘大’字。‘何以至大焉!’承上‘今大国多数圻’而言,则有大字较长。”(《左传考校》第235页。)

按:“至”有“大”义。异本“至”下有“大”字,疑是旁注窜入正文者。

《尔雅·释诂上》:“晊、将、业、席,大也。”邢昺《疏》:“郭氏读晊为至,故云至极。是廓、宇、穹、晊亦为大也。”《春秋繁露·尧舜不擅移汤武不专杀》:“儒者以汤、武为至圣大贤也。”凌署《注》:“至,他本作大。”

《易·坤·彖传》:“至哉坤元。”王引之曰:“至亦大也。”(《经义述闻》卷二,第40页。)《战国策·秦策一》:“商君治秦,法令至行。”高诱《注》:“至,犹大也。”《大戴礼记·礼三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左传疑义新证》(二十六)

 

知人也不在

襄公二十四年:“且夫既登而求降阶者,知人也不在。程郑其有亡衅乎?不然,其有惑疾,将死而忧也。”

林尧叟曰:“明智之人乃能思降。”(《左传句读直解》卷三八,《续修四库全书》第118册,第617页。)于鬯曰:“此当读‘知’字句,‘人也不在’为句。”(《香草校书》下,《春秋左传》五,第829页。)章太炎曰:“襄二十四年:‘不在程郑其有亡衅乎?’麟案:此当作一句读。《释诂》:‘在,察也。察,审也。’”(《春秋左传读》第525页。)杨伯峻曰:“程郑以佞媚嬖幸得升卿位,非此种明智之人。”(《春秋左传注》第1093页。)

按:诸家或以“且夫既登而求降阶者知”为句,或以“知人也”绝句,或以“不在程郑其有亡衅乎”作一句读,或以“程郑”属上句,或释“知”为“智”,为“察”,似皆未允。

《尔雅·释诂下》:“求、酋、在、卒、就,终也。”邵晋涵曰:“在者,《左氏》昭十二年《传》云:‘将何以在。’哀二十七年《传》云:‘多陵人者皆不在。’皆以在为终也。”《尚书·康诰》:“若德裕乃身,不废在王命。”在王命,谓终王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左传》

杂谈

《左传》疑义新证(二十五)

子姑止之

襄公二十三年:“吾言于君,君弗听也。以为盟主,而利其难。群臣若急,君于何有?子姑止之。”

林尧叟曰:“子谓陈文子且往止君,使勿伐晋。”(《左传句读直解》卷三八。)竹添光鸿曰:“昭二十八年:‘姑已若何?’‘姑止’、‘姑已’一意,且止其虑君也。”(《左传会笺》第十七。)杨伯峻曰:“犹言子姑且罢休。之非宾语,例见《文言语法》。”(《春秋左传注》第1077页。)

按:若“止”作已解,则“子姑止之”文不成义。“止”当训“待”。“子姑止之”,犹言子姑待之。

《尔雅·释诂下》:“暜、戾、底、止、徯,待也。”郭璞《注》:“暜、戾、底者,皆止也。止亦相待。”

文公二年、昭公十三年《传》皆曰“子姑待之”,定公六年《传》曰“君姑待之”,闵公元年、宣公十五年《传》曰“君其待之”,襄公十八年《传》曰“君必待之”,昭公二十一年、哀公八年《传》曰“请少待之”,哀公十三年《传》曰“请待之”,皆与“子姑止之”义近。

犹有先人之敝庐在

襄公二十三年:“齐侯归,遇杞梁之妻于郊,使吊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左传》疑义新证(二十四)

重茧

襄公二十一年:“方暑,阙地,下冰而床焉。重茧,衣裘,鲜食而寝。”

杜预曰:“茧,绵衣。”(《十三经注疏》第1971页。)林尧叟曰:“重绵衣裘示其寒。”(《左传句读直解》卷三七,《续修四库全书》第118册,第606页。)杨伯峻曰:“重茧,两层新绵袍。”(《春秋左传注》第1058页。)

按:《说文·重部》:“重,厚也。”茧谓绵衣。“重茧”,指厚绵衣。

闵公二年《传》:“归夫人鱼轩,重锦三十两。”“重锦”,谓厚锦。

《礼记·玉藻》:“纩为茧,缊为袍,襌为絅,帛为褶。”郑玄《注》:“衣各有着(衬垫)之异名也。纩,今谓之新绵也。”《说文·纟部》:“纩,絮也。”宣公十二年《传》:“三军之士,皆如挟纩。”

死吾父

襄公二十一年:“死吾父而专于国,有死而已,吾蔑从之矣!”

杨伯峻曰:“此时范宣子将中军,栾黡已死,故祁诬栾盈,谓盈以栾黡之死系出范氏毒手。”(《春秋左传注》第1058页。)

按:上文“以范氏为死桓主而专政矣”言栾盈谓范氏因栾黡死而乘机专权。“死”为意动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