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启杰
赵启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064
  • 关注人气: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请媒体的朋友选用文章时通知我,切不可擅自使用。我的邮箱:zhaoqj_nj@163.com
QQ:315523705
个人简介:赵启杰,男,1986年参加解放军,在南京某部服役13年,喜爱文学。1992年起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著有长篇小说《农村兵》(解放军文艺出版社)、《曾经当兵》(河南文艺出版社),发表有中篇侦破小说《军营凶案》等,散文随笔见于全国各地媒体。有作品入选《迷你散文1000篇》,散文集《如花似玉的原野》。长篇小说《老枪把子》将于2010年1月由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江苏作家协会会员,江苏大众文学学会会员。桂林日报特约撰稿,南京军区政治部文艺创作室签约作家。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3-07-11 14:17)

——读王申春长篇小说《寻父》

文\赵启杰

两年前,在一次闲聚时,我曾向申春兄问起今后的创作打算。那时,他的作品《大院子弟》刚由中国公安大学出版社出版面世。谈笑间,他向我透露了《寻父》的创作构想。因涉猎的是历史题材,又是撷取了一段鲜为人知的羌族参与抵御外侮的经历,感觉选题虽好,但创作起来会在诸多方面难以驾驭。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我得知《寻父》付梓的消息,期待阅读的心情才比别人显得迫切。故事描写的是清朝道光年间,中国守军虎门之战失利后,皇帝下旨,在全国调兵遣将开赴广州,准备与英国人决一死战。生长在川西大山沟锅底寨的十八岁羌族青年阿羊和十七名伙伴,作为“土番兵”被抽丁上前线。在三千里漫漫征程和参加广州之战期间,围绕阿羊寻找十八年前出于义愤失手杀死官兵而逃离家门的阿爸,围绕中英两军的对垒和交手,故事在艰难曲折,真假难辨,扑朔迷离中徐徐展开。最后,中国的失败早成定局,阿羊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03 09:49)

文/赵启杰

  一次闲聚,偶听朋友说起东门有一家面馆,面做得非常好,门前等待吃面的队伍排成长龙。闻之,我有些惊奇。我在这个城区生活了近十年光景,竟然不知还有如此美味的面食。
  于是一直惦记着那家面馆。我决定前去吃面的那个早晨天气非常好,街上也相对清静。我步行了两站路,找到了那家面馆,要了一碗三鲜面。等面的工夫,环顾了一下店铺,吃面的几个顾客,大多都是学生模样。或许因天色尚早,上班族还在梦中酣睡,暗暗庆幸自己选对了吃面的时机。
  自幼在北方长大,我对面食情有独钟。小的时候家境贫困,吃一碗面条竟然成为一种奢望。只有春节或平日家里来了客人,母亲才会和面擀面条。那时有部风靡一时的电影《朝阳沟》,我东奔西跑看了好几遍,电影内容早已模糊,里面有一个城里老太吃面的镜头,却至今还令我记忆犹新。一大碗白面条,竟然还在面上滴上香油,好让我们那群农村的孩子们垂涎……
  家境好转的时候,我已入伍来到南京,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习惯吃米饭。夜深人静,想家的时候,自然也会想起母亲的手擀面来。其实母亲擀面的手艺非常好,手切出来的面条精细匀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年年端午,今又端午。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端午节恰与父亲节基本上重叠。我一向不屑于漂泊而至的洋节,看到国人煞有介事地过起“圣诞节”和“情人节”,甚至都感觉到恶心。事实上,任何一种文化都有互补优势,中国人讲究一个“孝”字,但从来没有为父母亲列有一个特殊的节日。

当我选择性地接受了一些西方的文明,但还是迟了。命中注定,今年的端午之于我,还是一个没有父亲的父亲节。我的父亲走了,没让儿子为他过一次节日,留给我的是无尽的愧疚和终生的遗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21 22:31)

 

 

——读王善鹏先生散文集《谁的童年不颓废》

 

文/赵启杰

 

每晚读几篇散文入睡,早已成为我生活中一个习惯。大部头的长篇阅读起来费时费力,而睡前读几篇散文却非常适宜,恰到好处似的。小说虚构成分多,故事性较强,读起来不容易放下,放下了也一时难以入眠,书中的故事情节会一直在头脑中盘旋纠结。而散文却不然,拾得起,放得下,续得上。况且,散文抒发的是作者的真情实感,事理交融,溢漾着生活风致,反映平常人的平常心态。读散文,便是分享作者在生活中的发现,与一个人面对面的思想交流。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散文之于我都会产生这样的感觉。有的散文作者喜欢搞名词轰炸,或以艰深之语传浅近之意;有的居高临下,喜欢自我夸饰。凡此种种,总会让人失去阅读的兴趣。我喜欢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父亲

情感

散文

杂谈

分类: 散文随笔

 

爸:

我昨天中午坐1点零8分的G229次高铁回南京来了,一路上非常顺利,望您老不用挂念。

今天是周一,我已到单位上班,可是心里非常难过,一个人躲在角落里默默地掉泪。回宿舍躺了一会儿,心却躺不住,只好再次爬起,往没人的地方去转转。爸,我怕人寻问,怕人向我问起您走的原因,怕人问起关于您的任何事情。我想像过去探亲回来时一样,给您打个电话,报个平安,然后在电话中听到您发自内心的喜悦笑声。可当我摸出手机,翻到您的号码,并没有触摸呼叫键,我知道,电话的那端,再也不会传来您的应答。

爸,前几天是您打电话给过来的。您说,这些日子没有接到我的电话,有些放心不下,很想我。其实,之所以那些天我没有打电话给您,并不是因为工作忙。有几次我都想打电话给您的,真的。因为构思了一部小说的写作大纲,下班回家后,我先接孩子,晚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尊敬的各位家长:

上午好!

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大家相聚一堂,就孩子教育的相关话题,进行面对面的交流。首先请允许我代表全家,向班主任马老师表示谢意,衷心地感谢您在平日里对孩子的教育和辛勤的付出!

其实,我在对孩子的教育上,也做得不够好,也没有什么值得推广的经验与大家分享。今天我主要就课外阅读这个话题,谈谈我个人对课外阅读的一点理解和浅显的认识,有不对的地方,还请在座的家长朋友们给予批评指正。

一、如何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18 23:35)

 

公历的11月18日,是我的入伍纪念日。每到这一天,在自己的潜意识里,总会浮现许多过往。没有任何形式,一个人在内心默默地唠叨。

26年前的这一天,我在睡梦中被父亲轻轻地唤醒。父亲说,天就要亮了,起来吧。那一刻,我忽然明白,我就要离开这个生活了二十年的家了。

自从接到入伍通知书起,家里就来客不断,亲戚,朋友,同学,伙伴。我自然是无比兴奋,因为自己从军的梦想终于实现了。为了这个梦,曾费了很多的周折,祖辈没有人当兵,而我是家族中唯一出来的一个兵。

我知道自己出来当兵对家庭来说意味着什么。父母年老体弱,弟弟妹妹尚小,我一走,十几亩农田没了过硬的劳动力。母亲在部队家访里哭得鼻子一把泪一把,哭得让我提心吊胆,害怕影响到我的政审。父亲虽没说什么,却在暗中给我使了绊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山东快书

 

当了个当,当了个当:

闲言碎语不多谈,

紧接着上回说下篇。

(上回说到木碗青开车跑了,把孔浩丢在了山里面,这下可有好戏看喽!)

这个孔浩,心怪烦,

紧皱眉头抽闷烟!

俺好心好意来寻您哎,

怎么开车也不拉上俺呢?

平时见面叫浩哥,

关键时刻就掉链!

这会儿天气渐渐寒,

你难道是想愁死俺?!

站在这儿也不是事儿,

万一有狼也不好办呢。

事到如此也别埋怨,

就是骂他也难听见。

不如我四处走走看,

走到哪儿哪儿算呗!

 

孔浩走了二里地,

猛抬头,哎!那前有家小饭馆呢!

孔浩心说,这下好了,今晚实在不行,我就住在这里面!

孔浩兴冲冲地向前走,

脚 步渐渐又放缓。

那位朋友问了,他为什么看到店还不赶紧过去呢?原来他的包放在车里,被木碗青给拖跑了,身上没有一分钱!

有道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山东快书

当了个当,当了个当:

闲言碎语咱不谈,

木碗青是枣庄的好儿男。

哎,这一天,他背起相机进了山,

四处美景拍不完,

抬头看看天色晚,

不远处,望见了一家小饭馆。

木碗青心里直嘀咕:

现在肚子正造反,

还不如在此吃晚饭呢!

 

想到这儿主意定,

他抬起脚步往前赶,

不一会儿就走到馆跟前呢,

只见得,一面酒旗随风展,

三个大字直耀眼,

上面写着:——“喝三碗!”

 

木碗青迈步进了店,

放开嗓子把人喊:“老板——”

“哎,来了,来了——”

扭扭捏,捏捏扭,

从里面走出来一位服务员。

来到近前先道安,

轻启朱唇开了言:

“哎!客官,俺们这儿不赊账哈,不知您身上可带钱?”

木碗青一听有点恼,

你这话问得多寒碜?!

两千块钱够不够?

不够我包里还有美元!

服务员一听心暗喜,

脸上马上露笑颜,

刚才是与您开玩笑,

想吃什么您尽管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14 23:52)

忙忙碌碌一个周日,傍晚时分终于让已封存了几年的那台电脑主机修好了。当年咬紧牙关,勒紧裤带,用了相当于一个月的薪水买了这台二手电脑。时隔数年,仍记得当晚把它迎回家来的激动心情。尽管从款式到性能都不容易让人入眼,但我却如获至宝,不仅擦拭一新,还找来几张卡通贴图,把老旧的显示器和机箱“装璜”了一番。

这是我个人拥有的第一台私人电脑。也就是这台电脑,伴陪着我度过了几百个夜晚,直到完成《农村兵》一书的写作。夜深人静,主机轰隆隆地响,里面的一台电风扇近似夸张地转动着,常常打断我的构思。我案头刚好有一副耳麦,只好取过来,用它捂住自己的耳朵。好在近八个月的创作期间,这台电脑也算给力,没有出现过任何故障。

后来电脑便三天两头罢工,好在办公室同事都是计算机行家,不是隔三岔五搬到单位送修,就是在晚间打电话咨询。久病成医,渐渐我也摸清了它的脾气,再遇到问题,我也能很快对症下药,勉强着用它敲完了我的第二部长篇小说《曾经当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