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立宏1975
赵立宏197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8,082
  • 关注人气:6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1975年生人。1995年开始诗歌写作。
公告
信  箱:
 
博文

我遇见一个天才
查尔斯·布考斯基(美国)

 
我在火车上遇见一个天才
大约六岁
坐我旁边
火车
沿着海岸风驰电掣
我们来到海边
然后,他望着我
说:
“海一点都不漂亮”

 
这是我平生头一回
认识到
这一点


(伊沙、老G 译)

 

喜欢感言:最近持续发酵的诗坛论争,那些攻击本诗译者和口语诗的文字与“讨伐文章”基本上无诗学价值,尤其是打着诗歌的旗号,要阴谋搞人的行径,极其虚伪、功利和险恶,听说还搞了个“反伊沙盟军总部”,这那是诗人们干的事。在这种氛围中,有必要多读读美国后现代主义诗歌大师布考斯基的诗,现代中文诗歌在新世纪快进入第三个十年之际,通过这次论争,残渣浮起,可以悲哀地发现诗人中的“辫子军”却越来越多,这是艺术上的倒退和回潮,这些诗人不仅自我阉割、抱残守缺,而且还哭着闹着嚎着把走在前面的人拉回腐朽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青核桃


立秋后
正是吃青核桃的时候
在街上经常能看到
卖青核桃的人


三轮电动车上
堆着从核桃树上
刚刚摘下来的青核桃
卖核桃的人
边用专业钳子剥去
核桃外面厚厚的青皮
边卖核桃


我们都喜欢吃青核桃
家里没有专门
剥核桃皮的钳子
就在厨房的铁门上挤


我喜欢剥掉外面的硬皮
小心地取出里面
如大脑一般
完整的果仁
再撕掉外面淡黄色的薄皮
放在桌子上
等你放学回来吃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中国结


去学校接你
每天晚上路过新市西街巷
一个路口的电线杆上一直挂着
一个很大的中国结


在雪天的夜晚路过
看到这个中国结
不由地心生喜悦和温暖的感觉
有时路灯停电
或一个雨夜
几乎没有行人的时候
路过这个中国结
会感到有一丝恐惧和诡异


昨天晚上去接你
想起你刚刚上高一的时候
这个中国结就挂在那里
如今一年多了
仍然挂在那里
路过的时候我特意停下来
在昏暗的路灯下
仔细看了看这个大中国结


我靠
原来在中国结的红心里
正反两面印着
英雄中路街道办事处往北
50米

阅读  ┆ 转载 ┆ 收藏 

红领巾


晚饭时
你也对在新浪微博
看到的万达把开业的
广告印在红领巾上的报道
发表了看法
我也附和
基本表示同意


看到这件事有人受到处分
有人失业
我也没有再和你多嘴去说
美国人爱穿国旗内裤
国旗元素也是
一种很重要的时尚设计
这种带有文艺范儿的傻话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友好的建议给许多年轻的男士
查尔斯·布考斯基(美国)
 

去西藏
骑骆驼
读圣经
把你的鞋染蓝
长胡子
在纸制独木舟上环绕地球
预订星期六晚上的工作岗位
只用你嘴的左边咀嚼
娶个只有一条腿并用一把直剃刀刮脸的
女人
把你的名字刻在她的手臂上

 
用汽油刷牙
白天睡觉,夜里爬树
做一名僧侣,喝大号铅弹和啤酒
在水下昂起头来拉小提琴
在粉色蜡烛前大跳肚皮舞
杀死你的狗
竞选市长
住在桶里
用斧头打破你头
在雨中种下郁金香

 
但是别写诗


(伊沙、老G 译)

 

喜欢感言:最近一段时间,一些诗人又开始攻击这首诗的译者、诗人伊沙和口语诗。在这场持续的论争中,一些诗人在读诗和写作上的言论,表现出来的无知和愚昧,让人吃惊和目瞪口呆,这

阅读  ┆ 转载 ┆ 收藏 

美,不经雕琢,与生俱来 _ 516
艾米莉·狄金森(美国)

 
美——不经雕琢——与生俱来——
若去追逐,它必闪躲——
顺其自然,它将永驻——


超越时光


牧场上——当风的手指
轻抚过草地——
神赐予的美
你永远无法造就——


(苇欢 译)

 

喜欢感言:磨铁诗歌译丛新近出版了由年轻的先锋诗人、女翻译家苇欢翻译的美国女诗人艾米莉·狄金森的诗歌精选集《灵魂访客》,本诗就选自其中。与俄罗斯女诗人阿赫玛托娃一样,狄金森也是一位灵魂诗人。在西方宗教传统中,狄金森是一位不信教的“异数”,但这恰恰显示了其心灵的独立和伟大,她一生在孤独和静默中创作了近两千首诗歌,她的诗透彻有力地呈现了她对一个人活在人世间诸多情感、情绪和理性的独特思考与感悟,这也体现了一个灵魂是超越宗教性的一种存

阅读  ┆ 转载 ┆ 收藏 

鸟儿死去的时候﹍﹍
伊万·日丹诺夫(俄)


鸟儿死去的时候,
它身上疲倦的子弹也在哭泣,
那子弹和鸟儿一样,
它唯一的希望也是飞翔。


(刘文飞 译)

 

 

喜欢感言:昨天夜里,长治诗歌节的同仁诗人袁振华发到群里朗诵这首诗的视频,其实这首诗也早在我“喜欢的诗”备选篇目里。从专业的角度解析这首四行短诗,并不容易,要从诗人的写作风格、理念,俄罗斯诗歌,二十世纪初俄国形式主义的“陌生化”理论,以及修辞学和符号学等方面入手。但这些专业的解读,似乎和普通读者的感受没有毛关系,每一个人的意识都是活跃的,有天生朝向真、善、美的驱动力和感受力。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我们的冬青树和美丽的手艺……”
安娜·阿赫玛托娃(俄苏)
 

我们的冬青树和美丽的手艺
存在,来自世界的黎明……
与它同在——没有一盏灯的世界的启蒙。
但一个游吟诗人还没有说出过这句话:
“没有智慧,就没有老人,
死亡是一个故事,只不过被讲了两次。”


1944


(伊沙、老G  译)

 

 

喜欢感言:毫无疑问,阿赫玛托娃是人类灵魂的诗人,即使在世界诗歌的图谱中,这样的诗人也不多。诗人一生命运多舛,作为一位伟大的女性诗人,她为我们承担了更多。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天鹅
玛丽·奥利弗(美国)

  
你是否也看见它,整夜,漂浮在黑暗的河上?
你是否看见它,在早晨,飞入银亮的空气——
一束白色的花,
丝绸与亚麻的一阵完美抖动,当它
将头藏进翅膀中;一道雪堤,一片开满百合的坡岸。
它黑色的喙是否咬紧了空气?
你是否听见它,笛声和哨音
一种尖锐而深沉的音乐——像雨拍打着树——像一片瀑布
冲下黑色的岩石?
你是否看见它,最后,就在云层下——
滑过天空的一个白色十字架,它的脚
像黑色的叶子,它的翅膀像河面上伸展的光?
在你心里,是否感受到它如何化归万物?
而你最终领会了,美是为了什么?
并改变了你的生活?


(倪志娟  译)

 

 

喜欢感言:很高兴看到了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出版了玛丽·奥利弗诗集的中译本《去爱那可爱的事物》。在这里不厌其烦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有时
维马丁(奥地利)


有时你能够回到过去。
你走回一幢房子,
你走回一片海滩,
你回去采蓝莓。
你经常能够发现许多其它的小浆果,
在左边苏联时代的房子后面。
他们经常从那座房子窥视全城。
不高,很长。
变成了游览胜地。
那座房子现在消失了,
希望他们留下这森林的孤独。
有时你能够回到过去。
树枝摇曳,
和风吹拂,
几乎与祖母的时代没有两样。
我能肯定的只是落日依旧美丽
经过战争、屠杀与放逐。
有时你能够回到过去。
祖母的房子还在这里,
你唱着祖母时代的歌
在大舞台上和成千上万的人一起。
你叔叔的遗孀还在这里,
这里总会有你的亲戚。
有时你能够回到过去。
五年前,我们在这里
之前也来过,
当孩子很小
适合自行车驮运。
我们骑着租来的自行车穿过森林
到达半岛的顶端。
这里非常美丽
希望他们保护好它。
房子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