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靳波
靳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399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更多>>
博文
更多>>
博文
标签:

文化

分类: 通讯

原建国和他的“黑铁帝国”

——记长治县荫城铁器展览馆及创建人原建国

 

20146月,长治第五届祈福文化旅游节在上党大地徐徐拉开序幕。铁府荫城,一个名为“黑铁说吧”的铁器展览馆在祈福节期间悄然绽放。一件件锈迹斑斑的铁器,让上党人仿佛找回了久违的记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02 19:12)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

关岭山往事

 

关岭山因过去置过东关故名。据史料记载:东关,梁晋时置,故址在今西火镇桥头村。出关有崎径通陵川达河南,山势险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赵文华的传说与赵家庄古堡

 



    老百姓传说赵家庄(长治县西火镇)出过个赵文华,他是个大奸臣,朝廷斩了他的头,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又给他安了个金圪脑……早在几年前,一伙伙盗墓贼还曾频频光临过赵家庄村,想挖赵文华的墓。据赵家庄村老辈人讲,他们村以前还真挖过一个大墓:棺木悬在水之上,棺中人穿金缕玉衣,在墓中刨出成批成批的真丝织品,还有人拿到西火的染坊染了色到集市上去卖……

赵文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20 22:15)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

寻找东火郜家

 

前段时间,我写了一篇东火仇家的文章。后来经朋友介绍贴在了“西火吧”。文章贴出后不久,一个河南长垣的朋友在我文章后留言,说自己姓郜,祖先大约在明清时候从东火移到河南新乡做买卖,后来又移到了长垣……随后他还贴出了一张《长治县志》的照片,上面提到了明朝的一个兵部尚书——郜光先。我细细地看了这张照片,上面还提到了东火仇家的仇炅,官职是户部主事。我在写《东火仇家和东山书院》的时候提到过仇炅的父亲仇桓(仇桓曾经和仇森一起创办过东山书院),累赠户部主事,看来是沾了他儿子的光了。

看了河南这位朋友的留言,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难道这位户部尚书郜光先也是东火人?东火是我的故乡(原先我们村隶属于东火乡),我在那里上过学,对于那里的一草一木都有感情。如果我能在东火能再考证出一个兵部尚书来,家乡人脸上无疑又添一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12 22:10)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

西火明朝多烈女

 

翻阅古籍,在“烈女”的篇章中发现记载西火的烈女很多。尤其是明朝,先后出现了不下二十位之多。这么多烈女在同一朝代集中出现在一个地方是罕见的,肯定也是有缘由的。现在,我把在资料上查到的明朝西火籍的“烈女”记载摘抄如下,大家细心过目。

雄山四贞。正德年间辛未岁,流贼抵西火镇,掠妇女,其间投马大骂、剔目断臂死者,赵女闷儿也;仆地被拽,肤裂血流,道路朱殷而死者,焦相妻程氏也;不受甘言之诱,怒目大骂,与程同杀者,袁女雁菊也;被驱遇井,抱幼女投死者,王川妻平氏也。事闻,旌为“四贞”,建祠雄山南。(摘自清《山西志辑要》卷三长治县烈女篇。)

张门三烈。袁氏,长治庠生张于京之母,李氏则其妻,又李氏为张于正之妻,则京之堂嫂也。亦孀居。壬申之乱,袁携二李潜避赵家庄土洞,为贼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

上善若“水”

——葛水平老师印象

 

葛水平老师曾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上善若水》。我和她接触不多,但每次见到她我都不由想到了这个词——上善若水。对,葛老师就是一个像水一样的女人!

先说说她的性格。葛老师为人谦虚,做事低调,像水一样,总喜欢把自己放在最低处。还记得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的谦虚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是2008年正月,长治县作协举办的第二次“宏运杯”征文比赛要颁奖,邀请了葛水平老师做嘉宾。那次,我的一篇小说《惊锣》获得了个二等奖(一等奖空缺)。我站在领奖台上,看到嘉宾席上的葛老师穿一身粗布衣衫,静静地坐在那里,不仅没一点架子,似乎还有点怯怯的样子。说实话,当时我都觉得自己有点高大了。会后,大家争相和葛老师照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06 21:28)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十分羡慕别人有一口好牙:一张嘴,阳春白雪飞;一咬东西,咯嘣咯嘣脆……真是羡煞我也!记得上师范那会儿我们宿舍有一男生,一连能用牙齿咬开十多瓶啤酒。有一次我们聚餐,人家一不小心把玻璃瓶口都给咬碎了……当时,我看得真是心惊肉跳!可人家一抹嘴,啥事没有。

要提起我的牙,那真是“满口荒唐牙,一把辛酸泪”。从小到大,因为牙疾,我饱受煎熬。首先是牙痛。那种刻骨铭心的痛,至今想来都不寒而栗。大概自我记世起,牙痛就一直伴随着我的成长。上小学那会儿,我就经常因为牙疼上不了学。疼得厉害的时候就在地上满地打滚儿,拿头往地上碰。父母眼睁睁看着,却毫无办法。因为牙疼,我还不能吃东西。冷的不能吃,硬的不能碰,吃饭推三阻四、挑五拣六,这么一路吃下来,直吃得我是亭亭玉立,玉树临风。好在咱是一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7 22:13)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

9

 

自从镇里收了煤矿,小李庄似乎一下变得太平盛世了。矿上答应一年一家一户供应一吨炭,这炭票都握在老鸡手里,他村委会公章一盖,这些炭票才生效,人们才能拿着这票到矿上去拉货。老鸡手里有了权,老百姓听话了很多。由于矿上管理混乱,老鸡拿票一戳村委会大印就变成了钱。钱一下来得这么容易,因此老鸡隔三差五请兄弟们吃、喝、耍。那时歌厅才兴起来,人们的热情很高。瘦猴后来在歌厅遇到了一个红颜知己,给人家又买衣服又买手机的,三天不去就魂儿出窍了。后来老鸡干脆收拾了一部破夏利自己开,他说打的的钱都快买一部新车了。一到傍晚,人们在村里很少瞅见这辆车。于是,村里有人就不还好意地称这辆车为“炮车”。有一天夜里,这辆“炮车”栽地里了。瘦猴打电话让村里人去拖,大伙把老鸡从驾驶室里抬出来,他醉醺醺的,嘴里还哼着“我是一个舞女”呢。

终于有人看不惯老鸡的行为了。这天晚上,老鸡在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7 22:11)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

7

 

选委会和镇政府的领导协商后,决定明天上午进行重选。老鸡和瘦猴回到家,赶紧研究策略,商讨下一步如何行动。二狗这边,大家高兴了一会儿,但也不敢松懈,赶紧研究对策。二狗和大伙商量了一下,觉得眼下最主要的一件事是赶紧去拉老三的票。今上午的选举结果,除了老鸡和二狗,就数老三票多了。虽然他只有二十几票,但这些票加在谁头上谁都能绝对胜出。好在老三比二狗只大几岁,还算一茬人,平时和二狗关系还不错。老三这人,好吃懒做,平时也爱喝两口,一喝酒就觉得自己本事一疙瘩,总以为自己跟谁关系都不错。可关键时刻他也傻了,要知道自己只有这二十几票,他也不站出来败这兴。

二狗没吃午饭就去了老三家。老三明白他的来意,没说给也没说不给,只是一个劲儿地骂谁谁谁王八蛋,喝了老爹的酒,抽了老爹的烟,不选老爹!二狗嫌他烦,从兜里掏出两千块钱问老三愿意不愿意把票给他给个痛快话。老三见钱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7 22:09)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

6

 

老铁疯了,还差半年他任期就满了。这段时间,村民很少去关心他了,听说他疯了,大家都挺惋惜的,假如他不是村长,那绝对是一个好人。

小李庄煤矿被镇政府重组后,村里的老百姓安静下来。新上任的矿长姓廖,退伍军人出身。在上任之前,他就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要和闹事的村民打一场持久战!他专程到镇上派出所所长家里拜访过一次,跟所长打招呼: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立马给我抓人,不管是谁,给我狠狠地收拾!可自己上任三四个月了,矿上除了提升机隆隆地轰鸣声外,连个放响屁的人儿也没有。更让廖矿长诧异的是,自他一接手煤矿,煤价就像夜猫子上树似的噌噌噌地往上窜,一天一个价,按都按不住。他当矿长不到半年,煤价就由原来的十几块钱涨到了上百块。当初跟村里签的合同是活的,煤价涨利润也涨,过去给村里交一万,眼下得十好几万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