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峰
海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861
  • 关注人气:1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公告
 本博客文章和诗歌都为原创,如欲转摘,请与博客主人联系.
 
博文
(2016-01-13 10:13)
标签:

杂谈


前些日子读到刘瑜一篇文章,大意说她为自己论文完成后想做的事情列了一份清单,三年过去,论文没完成,清单上的愿望和梦想都还被栓在一个小黑屋里。一天她突然想到,万一这段时间自己不小心遇到车祸或其他意外,生活还没有开始,岂不就已经结束,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让她不禁后怕。


读到这里,我倒想,应该后怕的不应只是她吧。

常听一些朋友说,要在50多岁前拼命干活挣钱,50岁后金盆洗手,周游世界,享受生活。如把刘瑜的想法引用过来,悄悄的问一声,倘若50岁前遇到意外呢。

倒不是诅咒谁,平心而论,这样的悲剧真心不少。生命的许多问题本就禁不起追问。譬如生命本身到底是坚强还是脆弱?实话讲,在这点上,我趋向悲观,尽管总有些生命的“奇迹”,但“奇迹”意味着什么,似乎不言自明。

前些日子,天津爆炸火灾悲剧发生后,许多人感叹:“意外和明天,不知哪一个更早到来。”想必在这场悲剧中逝去的人们,也定会有不少未来得及实现的愿望和理想,或许有些本可实现,只是被搁置或拖延。

遇到这样的悲剧事件,或者身边的人遭遇不幸,人通常会被刺激一下,然后暗下决心,要去过一种“有意义的生活”,可通常的结局便是“三分钟热情”,刺激退潮,回归本我,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

或许,拖一拖也真没什么关系,就像电影《遗愿清单》里的那老哥俩,在生命行将谢幕时也可以将愿望一一实现。初看这部电影,颇觉励志,可转念一想,又觉不对。为何一定要把人生愿望放在死亡面前呢。

我是觉得,这样的刺激最好不要。紧迫感是必须的,但还是应在平日,不要总跟死神赛跑,多数时候,是跑不过的。

谈及到“死”,其实有句话对我触动很大,大意是说,一些人在二十多岁就死了,只是等到七十多岁才埋。听上去有些悲凉,可想想,这句话里多少也有些自己的影子。

所以,有时也真应该想想活着的意义。少年时,人们通常爱琢磨这个问题,虽然有些“强说愁”的意思,长大后反而琢磨的少了,过一天是一天,可事实上这里隐含着很大的危险。

面对这个宏大的命题,答案或许千差万别,但最后总是会归到一条路上,那便是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享受其中。如果说到操作途径,最简单的就是列一个清单并努力趁早销号,而不应把它“栓在一个小黑屋里”,动弹不得。

为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15 17:39)



                   雨水比远方更为遥远

                   此刻 寂静笼罩一切

                   开始嘲笑曾经的伤怀

                   阴天 也可以幸福的抒情

 

                   不再感叹

                   年华虚度 两手空空

                   遇见了生命

                   远胜一切悲欢离合

 

                   对云朵真诚的微笑

                   天空便不再一无所有

                   痛苦留在风声的背后

                   目光的前面永远都是道路

 

                   从明天起 无限热爱生活

                   把所有的悲伤归还给悲伤

                   生不带来 死不带去

                   唯有幸福华丽无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2 18:32)



    第一次听赵照唱这首歌,是在去年的《中国好歌曲》上,旋律看似简单,但确然是首“走心”的歌。每次听过,内心总会莫名的安静下来,总会浮现“炉火旁打盹”的老人身影,也不由会想起叶芝和他那段一生的苦恋。

 

   《当你老了》,是叶芝1893年写给自己至爱——茅德.冈的,那一年,诗人28岁。三年前,爱情降临到叶芝身上,他与茅德.冈第一次见面,就被她的风姿深深吸引。叶芝这样描写第一次看到茅德.冈的情形:“她伫立窗畔,身旁盛开着一大团苹果花;她光彩夺目,仿佛自身就是洒满了阳光的花瓣。”走近她,诗人好像自己徜徉在花海中,为她的无尽芬芳所深深陶醉。

 

    茅德.冈,作为一个女演员,的确拥有如花般的容貌,但她的内心却不似外表,远非花朵那般柔弱。虽然她家境很好,但在感受到爱尔兰人民受到英人欺压的悲惨状况后,她毅然放弃了上流社会的社交生活而投身于争取爱尔兰民族独立的运动中,并成为领导人之一。从此,动荡和炽热荡涤着她的人生。

 

    茅德.冈对诗人一直若即若离。在犹豫几年后,叶芝终于鼓足勇气向心中的女神做了表白,但被她断然拒绝,她不能接受叶芝的爱情,只是希望和叶芝做个朋友。诗人心有不甘,屡次求婚都得到一样的结果。直到1903年,茅德.冈嫁给自己的革命战友麦克布赖特上校。这样的结局应是注定的,她始终倾心那种斯巴达克式的雄性,倾心于号角和火炮轰鸣声中铸就的感情,而这一切,叶芝是无法给予的,他拥有的只是手中的笔和那颗真挚的心。

 

    茅德.冈送给了诗人关于爱情的第一场葬礼。叶芝试图远离,但那种难以排解的痛楚将他紧紧困在中央。漫长的岁月,她始终是诗人生命中很重要的主角,他为她的安危而担忧,也因她的音容而动心。徘徊在内心的这份情感,促使诗人为她写下了许多诗篇,在其中一首《白鸟》中,叶芝憧憬到:“在那里岁月会遗忘我们,悲哀不再来临;转瞬就会远离玫瑰、百合和星光的侵蚀;只要我们是双白鸟,亲爱的,出没在浪花里。”

 

     由于生命气质的迥异,他们永远不会成为出没在浪花中的一对白鸟,即使茅德.冈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即使她的丈夫因暴动失败而被处决,她始终没有接受诗人的爱意。在经历了长久等待后,诗人最后心灰意冷,在53岁走进了婚姻殿堂。事实上,他一直没有忘记茅德.冈,在晚年最重要的作品《幻象》的献辞中,他说:“你我已经30年没见,不知晓你的下落,很显然我必须将此书献给你。”

 

     1939年,叶芝病逝,他心中的女神没有参加他的葬礼。十四年后,茅德.冈也离开这个世界。

 

     叶芝的墓碑上镌刻着自己选定的墓志铭:“冷眼一瞥,生与死。骑者,且前行。”倘若一天,我有机会站在他的墓前,当思,就诗人而言,遗憾的是,这位冷眼看生死不断前行的骑士最终没有赢得所爱人的心。幸福的是,他曾如此深刻的爱过一个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05 17:31)



   《有空来坐坐》算是一首经典老歌了,23年前当姜育恒首次唱起这首歌时,我还是一个高中生,正在为来年到来的高考拼尽全力。第一次听到这首歌,已经是在几年后的大学校园里。记得当时有个很火的深夜音乐节目《零点乐话》,有人在节目里点播了这首歌,最初的深刻印象就是姜育恒那长长的独白,或许是因青春年少,当时还不太读懂这段独白,也不觉得这首歌好听在何处。

 

     参加工作后,在不同场合很多次又听到了这首歌,渐渐的发现,每次听后都会平添一份莫名的感受,或许因为经历了一些时光,开始懂得这份独白所要表达的意思,更确切的说,是与这首歌有了更多的共鸣,能够体味到歌中那份淡淡的悲哀,深深的寂寥以及殷殷的期盼。这让我想起曾经听过的一个电台访谈节目,访谈题目是“现在人们为什么普遍感觉虽然熟人越来越多,但朋友却越来越少。”电台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路人,大意是去看看手机里通讯录上的人,有多少可以称得上朋友。这几位受访者普遍感觉能真正算得上朋友的也只有20%左右,记者最后感叹到“熟人易得,朋友难求”。

 

    听到这样的节目,自己通常也会禁不住去翻开手机里通讯录,号码的确不少,但更多的只是一个名字,真正情趣相投,且能互相关心挂念的朋友却不是很多,我想,这样的情况并非自己独有,或许是我们共同的困境吧。就如同美国作家约翰.欧文所说:“有时候,人们干净利索的落入我们的生活——如像天上而来,或仿佛有一班从天空到地球的直通车。我们以同样突然的方式失去他们,失去那些我们一度以为会成为我们生命一部分的人们。”

    

   这也让我想起徐志摩的那首《偶然》,“我是天空中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惊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是的,我们的一生注定会遇到很多人,总在邂逅,又总在分开,能够长久投射在彼波心里的,少之有少,大部分却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有些是因为时空的原因,相隔太远联系联系变少,感情自然会由浓转淡。有些则因为性情,交往越深,越发现对方远不如当初想象,关系也就会逐渐疏远。有的则是利益上的纠葛,在利益的面前很容易看出人的本性,处理不好也会把友情断送。总之,现实总是用各种方式来考验我们的每段友情,遗憾的是,大部分在考验面前随风而逝了。

 

    当然,值得庆幸的是,总有一些友情会经得住这样那样的考验,因不易而更显珍贵。事实上,随着年龄增长,对友情的看法也在发生着变化。现在觉得,朋友并不在多,而在于“精”和“真”。这些年来时不时的会与一些真性情的朋友们聚聚,虽不经常,但喝杯清茶或浊酒,集体怀怀旧,聊聊心里话,无论时间长短,总是能感受到许多温暖,也可以消释一些烦恼,这或许就是独白里姜育恒所说的“心情,也往往在朋友走了以后,才莫名安定下来”的感觉吧,也应该是我们需要朋友,朋友需要我们的真正意义所在。

 

       朋友,请你,有空来坐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25 18:11)



    如果说,有什么东西正在深刻改变着世界和我们的生活,我想,首当其冲的大概是“移动互联”,大部分应该会感同身受。通过小小的智能手机,移动互联将整个世界,以及人与人之间前所未有的紧密联系在一起,我们的生活方式、消费方式、交流方式甚至行为方式,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变化在前些年是难以想象的,也必将更加深入的影响下去。

 

    谈及移动互联,不能不提及智能手机,正是它的出现,是每个人得以成为移动互联的主角。谈及智能手机,不能不提及ipone ,也正是因为它的横空出世,颠覆了手机仅仅作为通讯工具的功能,引发了智能手机的革命。而谈及ipone,首先想到的就应是史蒂夫.乔布斯。虽然他已经离开这个世界3年多了,但围绕他的话题从没有停止。所以,他注定不会成为一颗流星,而定会像颗恒星一样悬挂在人类历史文明的星空之上。

 

    从不同的角度去看乔布斯,人们似乎会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有人说他是一个事业狂人,有人说他是完美主义者,也有人说他就是一个独裁者,或许都对。在他离开世界三年多的今天,我更原因从“人”本身去看待他。尤其是看过他妹妹莫纳.辛普森在他葬礼上所致的悼词,这篇悼词则还原了一个真实的乔布斯,一个走下神坛的乔布斯,让我们感觉,乔布斯不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工作狂人,他同样有着自己的爱恨和伤痛,尤其使我感动的是在生命最后的岁月里,他对爱的那份坚守。

 

    乔布斯在生命的后期是极其痛苦的,病魔无情侵蚀着他的身体。辛普森回忆到:“在肝移植手术后,即使双腿似乎已经完全无力支撑身体,但他每天仍会扶着椅背站起来,推着椅子沿着走廊来到护士站,然后停下来歇一会儿再转身回过去,他每天都数自己的步数,每天都走远一些。”

 

    他这样坚持,在我们最初的想像应该是为了事业,为了推出更多革命性的产品。其实不然,辛普森说乔布斯不是为了自己而忍受痛苦,因为他给自己设定了很多目标:等到儿子里德高中毕业;女儿从京都旅行回来;他造的船下水,带着全人家周游世界。这些目标没有一个与事业有关,相反全部关乎爱、责任和情感,也正是这些目标,支撑着他在极端痛苦的状态下度过了生命中最后的岁月。

 

    有些目标注定成为终身的遗憾,譬如他想参加三个女儿的婚礼,并作为父亲领着她们走上圣坛。有的目标则因实现而给予他心里最后的安慰。譬如他参加了儿子里德的高中毕业仪式,毋庸置疑,他是非常开心也很是激动,辛普森至今记得他与里德在仪式上共同慢舞的情景,有人也看到了乔布斯在仪式上悄然流下激动的泪水,而他自己在给朋友的信中也提到,那是他生命中最快乐的一天。

 

    乔布斯走了,但这份为爱坚守的情怀依然感动着我们。谈及这份情怀,也让我想起前篇文章提到的那本《父母离去前要做的55件事》里叙述的一个故事。作者怀孕时,得知父亲患上了癌症。看不到不知所措的女儿,父亲想激励她振作起来,他说:“看不到我的外孙出来,我绝不会死去”。于是,父亲与癌症进行了顽强的抗争,他接受了复杂的手术,明知有很强的副作用,依然接受了化疗。

 

    终于,孩子诞生了,父亲见到外孙时非常高兴,抱着孩子呢喃道:“多么结实的孩子啊,长大后可要好好听妈妈的话。”一周后,父亲病危了,作者抱着儿子赶到医院,在呼唤中父亲的眼睛吃力的张开一条缝,但很快就停止了呼吸。作者写道,她相信父亲是带着欣慰离去的,因为她看到父亲临行前眼角慢慢流下了一行眼泪。作者抚摸着父亲渐渐变冷的身体,轻声的说:“爸爸,谢谢您一直到现在,谢谢您。”

 

    读完这个故事,我很感动。我甚至可以想象出那样的场景,父亲带着最后的欣慰离去,作者也因父亲的坚守而心怀感恩,在我看来,这是一幅因为爱的坚守所造就的动人画卷。当然,爱的坚守并不都是以悲剧收场,在很多时候,因为坚守会创造出许多生命的奇迹来。

 

     记得曾经看过这样一个故事,讲的是在一战中一次战役后,一个法国士兵身负重伤,奄奄一息。医生认为他已经无药可治,撑不到第二天早上。这个士兵自己也知道快不行了,但他内心一直呐喊着他不能死去。他努力保持清醒,因为他知道只要睡过去,可能永远都不会再醒来。于是他强迫回想过去那些美丽的日子。他想到第一次见到妻子的情景,想到求婚成功后的欣喜若狂,想到抱着孩子初为人父的喜悦,越是追忆,越提醒自己不能死去,不能让年轻的妻子成为寡妇,不能让襁褓中的孩子成为孤儿,这样的信念一直支撑着他,直到被人救起。后来,他被送到后方,经过治疗康复后回到了自己所爱的妻儿身边。

 

    讲了这几个故事,无非是想告诉自己也告诉朋友们,为爱坚守是多么的重要,多么的可贵。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注定是要与一些人产生微妙的联系,这种联系我们通常把它称作“爱”,我们生活在亲人朋友给予我们的爱中,我们因感受到爱才知道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因此,为爱坚守,永不放弃注定要成为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给予这些爱我们的人的承诺。无论生命中遇到怎样的磨难和痛楚,我们必须选择承受和坚持,不仅要活下去,还应活的更好。否则,我们便辜负了那些爱,辜负了那些爱我们的人。

 

       为了爱,请坚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22 19:25)


    不觉中,夏日已经悄然来临,日子一天天燥热起来。前些日子“母亲节”,去花市给爱人买花,结果与这个夏天的第一场雨水不期而遇,淅淅沥沥的下了一整天,仿佛是在和春天作一次感伤的离别。

 

   初夏的雨,总觉得是好的。不似盛夏是那般滂沱如注,更没有秋雨的萧杀阴冷,温顺的像极了一个孩子,轻轻飘落。走在这样的雨里,宛若发丝一般的雨水打在身上,内心总会被一种难言的情绪所笼罩,宁静安详之外,多少还有些浪漫或者哀怨的气息贯穿其中,怨不得不少影视剧将许多感情戏安排在雨中,也怨不得戴望舒念念不忘,那一条寂寥的雨巷中一个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

 

    就我而言,对于雨水,经历了一个由厌到爱的过程。孩提时,原本是极讨厌阴天下雨的,因为那时脑中除了“玩”之外,好像没有其他东西,而雨天却只能呆在家里,记得那时通常会坐在窗前,心里暗自祈祷天气尽早放晴。后来长大了,心绪便多了起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就喜欢上了雨天。尤其遇到一些下着小雨的日子,经常会不打伞走在雨中,任凭雨丝滴落在身上。身上湿了,但心里却是晴朗的,通常在这个时候,会有一些心事慢慢涌动出来。在雨中,自己开始与自己对话,也尝试着与自己和解。

 

    很早就听过齐豫这首《走在雨中》,一直很喜欢,我想大概就是因为她唱出了那样的感觉。在钢琴和大提琴前奏的烘托下,雨声由弱渐强,似乎感觉雨势也由弱到强,这时齐豫的歌声恰到好处的响起,歌声与雨声混合在一起,空灵的声音之中略带忧伤。总是感觉,这首歌画面感很强,歌声滑过的地方,仿佛会看到一个走在雨中的背影,轻吟低唱着“雨丝就像他柔软的细发,深深系在我心的深处。”

 

    安静听这首歌,总是会想起那些走在雨中的日子,想起遥远的故乡和青涩时光,想起那些“彩虹般美丽的往事”有时不由会庆幸,青春易逝,还好有一些美丽的记忆可以相伴。有人说,容易怀旧就意味着变老,倘若真如此,我想,那也是一种美丽的老去,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在这样怀旧中渐渐老去。

 

     而此时,只盼望着一场细雨,盼望着安静的走在雨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11 18:56)



     前些日子,社会上都在热议发生在成都的路争暴力事件,这不由使我想起前段时间看过的一部影片《蛮荒故事》,电影中有一个故事情形类似,只是结局更为悲惨,两个人最终走向了共同毁灭。两个人本不相识,更无大仇大恨,走到这步说到底是为了“一口气”,但这口气价格实在过于昂贵。倘若可以复生,我想影片中的这两位一定会和和气气的处理好这件事情。

 

     由此,或许我们还可以追问,所谓争的“这口气”本质是什么,我想应该是“恨”。一直认为,这是一种相当可怕的情绪,因为在其笼罩之下,人们往往是失去理智,后果通常也会追悔莫及。从这个角度讲,能够有效控制这种情绪,或者从内心中可以稀释恨,当是判断一个人成熟与否的重要标尺。倘若能从常人难以想象的“大仇恨”中走出,为了避免更大范围仇恨的蔓延而终结仇恨,那我们应当称其为“伟人”,曼德拉是这样的伟人,如果在东方进行找寻,我想金大中也是这样的人。

 

    在小时候听说过他的一些故事,开始了解他还是源于一部电影—《绑架金大中》,这是2003年日本和韩国合拍的影片,记录了金大中被精心设计的车祸撞成残疾,继而又在东京遭到韩国情报部门的绑架,险些在海上被暗杀的经历。后来读过一些这方面的书,方知电影中讲述的故事,在当时虽然比较轰动,但却远远不是金大中被迫害的全部。自从他踏入政坛,死亡就像影子一样追逐着他,作为民主斗士,他被独裁的军政府暗杀、囚禁,5次面临死亡,40年遭受政治迫害,他却不曾屈服,因他坚信-“只有我才能决定自己的幸福和不幸”。所以有人说他就像韩国半岛遍布的“忍冬草”一样,没有被严寒所击倒,最终绽放出属于自己的一片鲜红。 

  

 

   在我看来,他更加伟大之处,一如曼德拉一样,成为了一个仇恨的终结者。在他当选总统后,很多人都认为,他会对那些曾经致他死地的人会实施政治报复,但是他却出乎意料将在监狱里的两位前总统全部释放,而这两人曾经判处过他死刑,他说:“要憎恨的不是人,而是罪恶本身”。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我们最常见的情形,便是一但得势便清除仇人。但金大中却选择了宽容,他不想永远活在“恨”中,由此,他开创了韩国历史上不搞政治报复的先例。作为一名73岁才当选的总统,他的表现也可圈可点,尤其是执政伊始,就遭遇了亚洲金融危机,他和夫人带头献出家中珍藏的金首饰,带领着韩国人民走出了重重危机,使经济重获新生。

 

    更为重要的是,他把终结仇恨的理念践行到民族和解中,当政期间致力于推行“阳光政策”,对朝鲜采取接触融合,与金正日实现了历史性会晤,他一直寄希望以和平方式结束民族纷争,促成半岛统一。当然,也有不少认为金大中过于软弱,但是同一个民族,在和平尚未死亡的情况下,一味强硬,挑起战争,使人民生灵涂炭,使国家满目仓夷,难道就是最好的选择吗。事实上,在金大中当政的时候,和平的曙光一度灿烂的照耀着整个朝鲜半岛,为此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应属当之无愧。

 

    金大中把“敬天爱人”作为他的座右铭,实际上,如果细细回味他的一生,就会发现,他是在用生命实践着这四个字,他历经坐牢、流放、死亡威胁,他没有被击倒,也没有成为阴暗的一部分,他始终保留着爱和宽容。他同时希望整个民族、整个社会,也都生活在“爱”中,他说:“照我看来,朝鲜文化已经成为一种恨的文化,在整个历史过程中我们一直生活在恨之中。”于是,他用自己的充满爱和善意的行动,来呼唤一种爱的回归,他选择了同曾经不共戴天的敌人和解,他选择了用阳光政策来促进民族的融合和统一,虽然壮志未酬,但足以使人对他充满着尊敬。

 

    就我而言,很欣赏“敬天爱人”这四个字。年龄越大,越发觉得,我们活着,是为了爱,而不是为了恨。如果可以比喻,爱是阳光,恨便是乌云,我们应该努力追寻并守护阳光,而不是让生命笼罩乌云之下。从金大中身上,我们看到了什么是有意义的生命,就我的理解,有意义的生命,就是一个不断创造爱并享受爱的过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08 20:13)

             春天总以一场雨作为临终
             坐落窗前 稀释内心
             不再为命运长吁叹断
             与所有忧伤完成最后的抒情

             为了美好  再一次展翅
             把属于沉重的还给沉重
             走过这一场深重的迷雾
             前方应是一道瑰丽的彩虹

             通往花朵的道路
             寒冬或许是唯一的路径
             可 一心向火的飞蛾
             又怎会在乎烈焰的温度

             尝试在苍穹在再次放歌
             饮尽这杯浓烈的酒水
             既然等待从不给人幸福
             不如 就在此刻启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7 20:06)

  
    周末与高中同学去看周华健演唱会,算是进行一次“集体怀旧”吧。席间聊天,谈及各自喜欢的歌者,自己脑海中第一时间闪现了一个名字—许巍。是的,他是我最喜欢的内地男歌手,似乎没有之一。听说近期在北京有他的演唱会,回来上网查询,发现演出票早已销售一空,看来,同我一样喜欢他的朋友还真不少。

    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应该是那首《执着》,当时这首歌红极一时,不过注意力大多集中于它的演唱者田震身上,自己只是记住歌曲是一个叫做“许巍”的人所写。他的歌声真正走进我的生活,大概在几年以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有人唱:“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天马行空的生涯,你的心情了无牵挂......”毫不夸张的说,这首歌像一个子弹重重的击中了自己,感觉与这首歌仿佛存在着一种难言的默契,后来知道,这首歌叫做《蓝莲花》,唱歌的人叫做“许巍”。

    于是,便喜欢上这个来自西北的歌者。这些年来,几乎听过他所有的作品。从最早的专辑《在别处》到最近的《此时此刻》,在我看来,他的作品有着其他国内歌者无法比拟的东西。一则能够长期保持高水准的创作。在国内一些歌手往往靠着几首歌唱一辈子,有些歌手虽然也唱过许多歌,但能给你留下较深印象只是少数作品,能够成为“经典”的更是寥寥,而许巍大部分作品都保持很高的水准,尤其中早期作品,专辑里的每首歌都很耐听,且能经受岁月的洗礼,越听越有味道。

     另外就是他的作品没有自怨自艾和无病呻吟,充分表达着一种对生命的思考。他在《两天》中唱道:“我只有两天,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我只有两天,一天用来希望,一天用来绝望。”,而在另一首《一天》中,他这样表述对生命的理解:“一天就好像是这短暂的一生,一生好像它只是无尽路上短暂的一天。”从他的不少作品里,总能隐约感到一种深刻的哲理,没有对生命和生活深刻理解和思考,我想,是无法写出这样的作品,而许巍做到了。

     从更本源的角度讲,我想,我们喜欢一个人的歌,归根到底就是他的作品能够引发自己的共鸣。许巍的很多作品就是这样的心理抚慰剂,难能可贵的是,他更多的给我们一份对光明和自由的向往。所以,在情绪不高时,更喜欢听他的歌曲。心存困惑时,听他唱:“在丰富多彩的路上,注定经历风雨,让它自然的来吧,让它悄然的去吧,就这样微笑的看着自己,漫步在这人生里。”心情暗淡时,听他唱:“在阳光温暖的春天,走在着城市的人群中,在不知不觉的一瞬间,又想起你,你的笑容额如晚霞般,在川流不息的时光中,神采飞扬。”安静的听这样的歌,总有一种温暖注入心灵,可以驱散所有的忧伤和阴暗。

   同样,他的歌也能唤起我们许多水般的记忆,当《礼物》唱起,不禁会想到逐渐老去的父母,我们也希望如他所唱:“在寂静的夜,曾经为你祈祷,希望自己是你生命中的礼物。当心中的欢乐在一瞬间开启,我在你身旁与你一起分享。”而《星空》更容易将听者拉回那段青涩时光,许多人也曾如他所唱:“我不知对你再说些什么,也不在乎它的真假,只是将你轻轻拥在我怀里,仰望着这蓝色星球。”

   这些年来,许巍似乎也在改变,他的歌曲更多充满了淡然,甚至似乎有一种禅意在其中。有些人对此不理解,感觉过去那个许巍死了,他无法再写出当年的那些作品。但我不这样认为,人对世界和生命看法不会一成不变,随着时间的流转和生活状态的转换,总是在变化中,今天的作品,也许说明在经历艰苦和繁华后,他到达了一个全新的人生境界,这不是更好吗。

     无论如何,都要感谢命运,在生命中遇到许巍这样的歌者,使我们心中绽放这朵永不凋零的蓝莲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4 19:27)



    喜欢《驿动的心》这首歌,最初的原因,大概是歌中那一声长长的汽笛吧。尽管只有一声,但却足以将我拉回到二十多年前,拉回那条记忆中的河流。生命中的一些过往,在这个春天里又一次复活,盘踞在心里,久久不肯散去。

 

    对于现在的孩子,恐怕没有实地见过蒸汽机车,在我们孩提时代,蒸汽机车还是比较普遍。红色的轮盘,巨大的黑色转轴,一阵紧似一阵的汽笛,冲天而出的白色烟雾,以及长长的绿车皮,是我对于火车的最初印象。在那时对这个庞然大物有种复杂的情感,不仅喜欢,更多的是一种向往。有时陪父母去车站接送亲朋,看到奔驰而至的列车,心里总是希望能上去坐坐,说来可笑,在很长时间里,这算的是一个挥之不去的梦想。

 

    记得第一次与火车的亲密接触应是在小学时,父母由于工作调动去了另一个县城,而由于学业问题自己留在了出生地,暑假时长辈带我坐火车去父母所在的县城,由于是过路车,车厢里人很多,我们没有座位,第一次坐火车,却只能在车厢的连接处席地而坐,但即使如此,也是兴奋异常,看着车窗外迅速掠过的原野、田地、树林、村庄,一种梦想成真的幸福感荡漾在心间。

 

    真正与火车频繁接触是在高考后,自己经过努力,如愿考上了北京的大学。家里商议,姐姐姐夫送我坐火车去上大学。走的那天,来了许多人,父母和一些朋友到车站送别,在月台上忙于拥抱嘱托和祝福,当时的心情确实有些驿动,充斥着兴奋,还略微有些“投入另外一个陌生”的不安。但丝毫没有想到,这次别离是我与故乡的一场告别仪式,对于故乡而言,自己从此成为一个“游子”,与故乡之间的距离变成了一张张票根。

 

    大学四年,每到假期便早早订票,急切的想回到家乡。在学生时代,坐长途火车远远但不上享受,为了省钱只能买学生坐席,虽然有座位,但通常非常拥挤,记得有一年,在座位上实在挤得难受,索性站立十个小时回到故乡。那时真是年轻,没有太多疲倦的感觉,只是希望列车能快些再快些。

 

    每次回到故乡,总会有一些亲朋同学到车站来接,印象深刻的有一次,前方的火车发生脱轨,我乘坐的列车只能临时停车,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些同学们听说后从城里租了一个很大的电动三轮车,风尘仆仆的赶来接我,见到他们时,幸福的一塌糊涂。不过,这帮家伙那时就很有经济头脑,中途搭载了几个乘客,把租车钱赚了回来,后来聚会经常提到这段,笑意之间,有一种温暖不禁在心中游荡。

 

    就这样,一张张票根,一次次离别,父母逐渐老去,朋友们也各自成家立业,而我,在这个都市扎下根来。汽笛声不再,白烟雾也飘散而去。火车,渐渐的淡出了自己的生活。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时光推着我们,不断的前行,来不及回头,甚至来不及去追忆。初来都市的驿动的心情,早已平息下来。二十多年来,按部就班的,从晨曦到夜晚,沿着自己的生活轨迹平凡的活着。

 

     但每次听到歌中的那声汽笛,总会想起许多,也总是感觉自己依然是个“异乡人”,无论离开多久,也无论走多远,根似乎永远在故乡,乡愁也时常在心里。虽然平时的忙碌,可以将这些轻轻的安放在心灵深处,但遇到一些景物时,这份情绪总会喷涌而出,浓密似墨,无法消遣。

 

     还好,有这样一首歌,有那声长长的汽笛,有爱我的亲人和兄弟姐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