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耘心
耘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483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4-05-19 14:36)
       唯一笃定的,还是那句话,时间可以改变一切。近况还是上一篇那个状态,那天秤了一下,还是133斤,可还是敢穿紧紧包裹的红色连衣裙,让栗色长发自然流泻。
对于得到与失去之间的衡量计算,不知道是无暇顾及还是刻意回避。总之,想得不太多了。
话变得少了,可能是因为失望,也可能是对结果的预知从而无话可说。出乎意料之外的状态变少,原因也可能是因为不再“预料”,没有了执着、期待,无言抬眼,白云苍狗。
涓涓细语滔滔不绝或许是意味着那无从排遣的孤寂排山倒海,也可能是想把我说给你听的小魔障呼之欲出。剖析自己并写下来,隔个三五年再看,不知道是会笑话自己当初的肤浅,还是心疼老大不小的御姐还有那缱绻婉转花团锦簇的小心思。
几年前总是反复思辨成熟的定义,反复衡量自己的成熟度,似乎也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12-03 12:51)
分类: 杂七杂八
    1、换了工作,升了官、涨了工资,工作变累,发现自己各种短板。
    2、去了美国,一个月,增广见闻,也发现亲人间相处的温馨与凉薄。见识了美帝的社会文明与对中国人的态度。
    3、开始了暴走之旅,一周3-4次,每次7公里。
    4、眼角开始有了细纹,面部肌肉略微下垂。目前妆容可以弥补。
    5、各种人际关系运转正常,不主动邀约各种聚会,不答应所有的邀请,不拒绝给任何开口的要求予以帮助与回应。
    6、愈发与六丸裹在一起,愈发浅薄地看爱脑残节目,笑点与泪点史上最低。
    7、开始学习如何微笑——尚训练中。
    8、换了手机,审视自己不断萌生的物欲,做加减法。
    9、化妆开始用散粉,用金色的眼影,效果相当凑合。
    10、一口气买了2000多块的运动内衣,只喜欢一件,但不后悔。
    11、偶尔记得泡脚了,但周末两天不洗澡,不洗脸的事开始出现。
    12、偶尔发现淘宝上买的衣服还是不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6-07 11:45)

雨天,再次听起《难舍难分》,情绪与回忆须臾涌出,那西南初夏的杏花天雨和童年阴郁恍惚的细琐记忆早已在上一篇博文记叙。

此刻,给自己冲了一杯热热的红枣菊花,指尖翻飞敲击下面的文字。

最近有些忙,加上晚上不怎么吃东西,感觉有些气血两亏。大姨妈到来的时候,感觉人都被掏空了。于是,决定,不做好姑娘。什么善解人意,什么温婉大气,都他娘的滚粗。当你不再意淫那缥缈的情愫与关怀时,才能真正学会如何好好善待自己。

昨天,雪白衬衣,拖尾大摆配黑色落花7分裤,今日,黑丝镂空配月山梅枝九分裤,俗气烦躁。哪里有些不对,我得想想。

要不,裙子吧。

过家家似的吃了顿烤肉,熊猫不胜其烦,可是无奈姐姐脸皮太厚,他也只能忍耐。催他去相亲,只是敷衍,可能他媳妇今天高考吧。再也不跟熊猫吃烤肉了!

超尘这次是真的走了,我有些舍不得她,就像舍不得巨搬离老房子那样,就想让她远远地守着我,不远不近,随叫随到,可是,我不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6-03 14:02)
分类: 三五好友

姑姑说,她想我的时候就看看我的博客。其实,我一直深深地居,简简地出,悄悄地起,默默地睡,静静地走,轻轻地笑。交流中那份难以淡化的怨念会让自己显得不体面,我是知道的。其实咬牙坚持的,无非纯粹二字。

 

大贝说,你开车像个小爷们,生冷霸蛮,这是启蒙教育没弄好。我不以为然,也不知道是谁常年霸占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4-01 09:44)

2013过去了四分之一。依旧用各种不合适来填补空虚。大贝带我去了温泉,做了2个面膜,今天皮肤没有起皮。

早上收到了内刊设计一稿,发现一些问题,总是会有问题的。

给LY的帖子收到了,让我满怀欣喜,当年在兰亭就想买给他,但有些惹眼,索性作罢,搁了这么多年,看见那些字,就知道他喜欢,果然,于是欢喜。就当是愚人节礼物吧,我这个傻子送的。

工作累了,或者无所事事的时候,我就爱拿把小剪子剪分叉,全然不顾周遭目光,再剪几年,就把韶华剪没了。

邻居闹早那段时间,我早上被迫醒来,肝气郁结,无奈开了电脑,找了王菲唱的一段金刚经来听,听着听着,心思就往下沉了,眼光也低垂了些许。从功利主义角度讲,礼佛亲近,还是对自己有好处的哇。

愿一切人平安康健。

                         &nbs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2-20 13:37)
分类: 三五好友

不爽到岔气,吃了一碗过桥米线,好了些许。

听一位MM讲她的故事,她说,听说他还没结婚,我要不要去找他。我说,不要。她问,我是不是很傻?我说,是。然后,对方就隐身了。

她知道,我说的是对的。

想想,沉浸在虚幻爱恋中的姑娘可能比较脆弱,我还是不放心地又补充说明了一下,毕竟,我还是操心她,如家长般爱她。

我对她说:如果我劝你内心冷若冰霜,清醒看清他人与自己,也许会让你失去更多的乐趣,但同时也意味着你会受到更少的伤害,只是快乐也少了许多。这就是大多数人寻找业余爱好,而不寻找情人的原因。总之,爱自己,是没有错的。希望我们彼此勉励,做这乱世的好姑娘。

当把镜头的焦距拉长,当自己的影像投入画面,我又再次抽离了自己,我可是那历经沧桑,阅人无数的知心大姐?呵呵,好像,还差得远呢。

看看我的姑娘,想想我自己,如果此时我在她身边,我会把她拉到身边,让她坐下,给她泡杯热茶,盖条毯子在她膝头,如果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1-05 10:17)
标签:

杂谈

    我想,我正在变得跟他们一样。一想到这个事情,下嘴唇就有些发紧。
    虽然凌晨3点就醒了,中暑一般的头疼,倒也没有翻江倒海的感觉,在床上挺尸,我就想,你看看,这就是你啊,难受只有一点点,凌晨5点看微博,发现另外一只34分钟前还评论了一下我的微博,这厮该是在值班。我回了另外一个评论说我失眠了,丫也没搭理我,这要是搁以前,我该是有多生气呢。
    这许多年以来积攒的成熟,该发芽了吧?
    不过,还是不想变得跟他们一样,还是,要有爱,要有温暖,现在发现,好像比以前会笑了,哪怕心里多难受,嘴角会自动上扬了,是好事呢。
    莎煞有介事的让我摆一个桃花阵,还要去庙里求一个太岁。我没绷住,笑喷了,然后赶紧合十,说真不是心存不敬,只是,我笑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拉住了莎的手。我发现,这个动作好温暖,好慈祥,好像只有奶奶一样的人会这样的举动吧?莎说,有一天做梦,梦见妈妈故去,醒来她就大哭了一场。我们俩,其实都明白一件事,这个世界上,唯一爱你的人,可能只有自己的妈妈吧。
     可是,发现这个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2-31 16:27)
标签:

杂谈

一般到此时,大贝会说2012就要过去了,我很怀念它,不过今年没有,只是说瘦了4斤但没瘦脸,我邀请她去欧洲她不去。
    眼看着一年又过去了,仿佛一切都没有变,望向镜中的自己,有些险象环生的庆幸,也有些不知所措。关于是否老去的话题,真的不想去探讨,只是,该来的总会来,唯此而已。
    书写心曲这样的事似乎也干的少了,不如,一杯清茶,一抹笑靥,一缕幽香,一曲笙箫默。对自己情绪的体察能力越来越好了,可总也不想去控制,许是心里的空洞太大,不忍心虐自己。
     最强悍的时候,无非是发烧遛狗,出汗喝酒。愈发地疼爱我的六丸,唯有对六丸,无度地索取温暖与抱抱,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可六丸大半也会先我离开,只是安静地喜爱它,把大毛球抱在怀里,然后提醒自己,不要那么浓烈,不要那么贪婪,可是,想想,也觉得自己可笑,予取予求,都让我们娘们说了算了,有意思么?
     记得听说过,很老的祖祖知道自己儿子过世,似乎反应也不大,很淡然。我就在想,要不要学老祖祖,让自己淡然些,如花美眷似水流年,虽是枉然辜负却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2-21 14:53)
标签:

杂谈

    有时候,突然觉得自己的快乐很肤浅,完全没必要兴奋开心的事,自己乐得跟什么似的,有时候,很小一个事,又懊恼地不行。情绪波动如此之大,不是幼稚,就是有病,可我到底是哪一种,还真说不好,最有可能的是二者兼备。

    天使与魔鬼如果共存在一个人身上,就会这样,关键要看哪个代表外貌,哪个代表身材,哪个代表内心,哪个代表行动。

    怕只怕,自己只是一个耀眼的瞬间,怕只怕,那顶风冒雪来的拜访,只有快递。想到这里,低头微笑。零下10℃,把窗口打开,天空残月半点,点根烟,不经意间,你会发现肩膀上停留着一只蝴蝶,这时,你最好装着没看见她,轻轻吐出一口烟雾,她就会轻舞飞扬。

    跟儿时的阿姨闲聊,长大后,改口叫姐了,这个女人美丽依然,丰腴曼妙,神采飞扬,她始终声称我是她见过气质最好孩子,我们彼此吹捧,聊得生龙活虎,女人间的互相欣赏惺惺相惜完全不逊于男人之间所谓的称兄道弟。从小到大,看着她结婚、离婚、闯深圳、用报纸包一大包钱去行贿、骑摩托,出车祸,未婚生子,跟与我同岁的男子厮混,再到尘埃落定淡然洒脱,真是异彩纷呈,而她,也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1-27 09:55)
标签:

杂谈

    我深切地喜欢大贝,因为她给了我无尽的温暖,就算我自知沾染了她的乖戾暴虐的习气也依然不曾离弃她。看了大贝写的那些怨念,我几度鼻酸。下一秒我想起去大贝家做客,她像孩子过家家一样百般殷勤周到。在那一个又一个寒夜,大贝在雕刻时光的窗边陪我默默垂泪。我被招财抓坏的贵床单是大贝密密针脚帮我缝好的。她教我,无论遇到多少男人,都说自己没谈过恋爱,呵呵,那时我还没结婚。

    我想这次,大贝是真难过了,可能还有些慌张无措。

    这次,我只想摆一个姿态:靠在墙边,吐一个烟圈,姑娘,这都不叫事儿,昂。

    实在不行,我告诉多几件姐最近悲催糟心的事,给你丫缓缓。

    人生就这么操蛋,要么随顺似水,要么把丫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都行,都ok。

    惟愿与大贝长相守,一起坐在小碎花铺就的被窝里,分享那些甜蜜辛酸的小秘密,直到终老。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