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泽群
张泽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76,991
  • 关注人气:2,2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1-04-29 21:09)

                                     生活让城市更美好

 

    一年前的4月30号,上海世博会开幕了。那夜,浦江两岸水火交融的盛景,伴着“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理念与礼花一同绽放。之后半年,在世博园留下足迹的7300万中外游客,也把那随处可见的世博主题带到了各地。而11月15号的那场大火,或烧毁了美好的记忆,或对“Better city,better life”产生了疑虑。又过去半年,我们继续演进的生活继续丰富着我们的记忆和疑虑。但无论如何,我还是难忘去年的世博之旅,也愿意在一年后再次回味上海世博会的主题。 

 

    我惟一的世博之旅只有三个小时,去年六月初的一个傍晚,七点我才进入浦江西岸的世博园,我只能,也很想去看看城市足迹馆和城市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01 11:36)
标签:

杂谈

北京奥运会的圆满落幕,不仅让中国百年梦圆,而且是无与伦比。我们都知道这个梦的起点是1908年国人的三个自问:什么时候中国人参加奥运会?什么时候中国队参加奥运会?什么时候中国举办奥运会?而今天,圆梦之后的2008年,我们又能够提出什么样的问题,可以作为中国人新的梦想,去激励我们开始又一个圆梦之旅呢?问题我们可以推敲,但无庸质疑的是我们需要新的梦想,因为:有梦才远方。

《有梦才远方》是我昨天看到的一篇文章,它贴在四川省绵阳市北川县擂鼓镇小学六年级一个教室的墙上,署名:夏琴。我是随全国青联慰问团来到这个学校的,教室也是临时板房,崭新的课桌椅子码放在一起,明亮整洁的教室成了演员的化妆间。在演出的间隙,我就浏览着墙上贴着的同学们的习作。《有梦才有远方》一下就打动了我,甚至是震撼了我。我不敢相信这是孩子的习作,无论是它的思想和语言,甚至是节奏和韵律,都堪称为美文。在演出即将结束的时候,我在台上说:今天,我们的擂鼓镇小学来了很多大朋友,现在我想给大朋友们介绍一位我也不认识的小朋友,六年级的夏琴同学在吗?请到台上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口误

记者

文化

    刚才上网,搜索了一下,发现我又成热点了,而且主题还是——口误。我先是吓了一跳,我这些天的直播中确有几次磕巴、错音、看错分,也不至于“拿炮轰”呀。再仔细看了内容,看着看着倒把我逗乐了。


    先转载原文,再细说,为了证明此文传播的范围和规格,我特别从《人民网》复制、粘贴:


央视主持人张泽群口误闹笑话

回应因为太累所致

记者娄跃星
 
2008年04月14日08:15  来源:《城市快报》

 

    “下面请选手打分,评委参加文化知识考核。”日前,央视青歌赛主持人张泽群的这句串词,成为当场比赛的一个笑点。比赛结束后,这段口误引发不小的争议,张泽群接受记者采访回应此事时称,发生这种错误,是因为高强度直播导致的疲惫。

  “我的工作是报幕,看似简单,其实非常具有挑战性。”张泽群说,因为选手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8-02-24 10:40)
标签:

文化

  19号,有朋友在她母校开演唱会,我也第一次走进武汉音乐学院。校舍还能看到当初的些许模样,清末民初这里曾是陆军学堂,当年的老树,而今听到的是琴声与歌唱了。

 

  我很早就知道武汉音乐学院的名字,当年就有一位拉小提琴的同学考到该校,后来听说离婚后去了美国。我以为和这个学校就非亲非故了,漫无目标地闲逛。没想到演出刚完,有一位大姐来到后台,突然问我还记得不记得她?看她的相貌我真是陌生,她报出姓名,我一下想起来她是我们小学宣传队的,她比我大一些,也比我们那位拉小提琴的同学出来得还早,是在这里上的附中,我已经忘了。

 

  我努力回忆着她当年的模样,渐渐有了糊糊的印象,她梳着两个小辫儿,白衬衫、绿裙子、扎着红领巾,坐在乐队的中间敲扬琴,有时也敲木琴《小松树快长大》。随即,也想到了我们的宣传队——郑州市优胜路小学宣传队。

 

  文革时代,文艺也真是被革了命,除了样板戏之外,人们能看到的歌舞节目几乎只有业余宣传队演出了。厂矿、部队、学校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10-23 09:40)
标签:

视觉/图片

    去年12月中旬,去意大利采访贝力尼家族。贝力尼家在佛罗伦萨——意大利中部的美丽城市,文艺复兴的发祥地。贝力尼家在那里有着四百年的收藏历史,祖上就栽培过米开朗基罗、达芬奇、提香等。能在三年后再次去被徐志摩喻为“翡冷翠”的城市,而且是专门看艺术品,此行对我如同朝圣之旅。

 

  不曾想,这朝圣之旅竟是那么艰难。我因为有节目,比摄制组晚走了一周,我出门那天北京大风,连气象原因带飞机周转原因,国航飞罗马的班机要延误六小时。北京时间十九点起飞,飞行十个小时,到罗马,半夜了。先去的同事又吃坏了肚子,都拉得稀里哗啦,不能来接我。幸亏有《人民日报》驻罗马的记者张磊,接我到他家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又把我送上火车,否则我将一个人在漫漫长夜里独自摸索。

 

  贝力尼家的博物馆在河边,也是四五百年的建筑。现任主人,被我们称之为老贝的是个二百多斤的大胖子,六十出头,依然活泼健谈。年轻时也是一个阔少,兴趣广泛,又爱结交各路英豪。和索非亚罗兰海滨度假的照片,证明他的浪漫;他的唱片,证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09-24 11:10)
标签:

cctv

回忆

   总编室来电话,邀我为中央电视台50周年写文章,我马上想起一个题目——《我爱CCTV》。这是15年前,中央电视台为台庆35周年征文的题目。当时,我虽然是青少部《12演播室》的主持人,但我还属于编外人员,看着方楼大厅的红色的投稿箱,也想投一篇,可还没有资格,今天也算是圆了个梦。

 

    生活中的很多偶然,组合成命运的必然。与中央电视台结缘,完全始于偶然。我们家算拥有电视机比较早的家庭,77年,有了一台9英寸的凯歌牌黑白电视。那时中央电视台还叫“北京电视台”,白天的节目都是数理化英的课程。我83年第一次来到北京,考北京广播学院,父亲带我住在月坛工商总局的招待所。有一天从复兴门经过,看到了广播大楼,18岁的我的念头是:能进去看看多好。

 

     86年的夏天,机会终于来了。我85年考上了北京广播学院的播音系,在将要结束大一课程开始暑假的时候,我们班接到通知,让我们去中央电视台参加录像,临近期末考试,又是星期日的早上,还不在电视台里录象,很多同学没有去,但我还是兴趣十足地赶到了空军礼堂。到了才知道是中央电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09-17 09:26)

上一篇博文是七月初发的,再不写,就九月了,实在是对不住大家。这些日子也确实很忙,跑了许多地方:广东、内蒙、青海、河南、黑龙江,算得上东奔西走、南征北战,主要是主持晚会,但今天想说的是大学生们的辩论会。

 

今年又到了举办国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07-17 14:25)
标签:

人生

人靠什么在这个世界上安身立命呢?答案可以有很多很多:种地、做工、当兵、经商、从政……除了极少数生下来就衣食无忧的人,绝大多数人都会为自己的生计和前途担忧。尤其是在瞬息万变、欲望膨胀的今天,绝大多数人又都会得陇望蜀、见异思迁、心思重重。人们在找到解决生计问题的职业后,大都迫不及待地去寻求发展,但却没有多少人在寻求发展的时候认真想过这样的问题——我能干什么?

 

想干什么,是由你自己的欲望和追求决定的,完全属于你自己的事情。但能干什么,就不完全是你自己的事情了,这里要有自我判断和他人判断。在高速发展、竞争加剧的今天,打压他人的自信心几乎已经成为人们的本能,在这样的环境里,自己对自己的判断的正确性就更为宝贵。知道自己能干什么,而且知道自己能干好什么,甚至比知道自己想干什么更重要,也更迫切。

 

在纷繁复杂的人生旅途上,尽管每个人的境遇命运千差万别,但人生轨迹基本相同,都会从起点走到终点,都会有一生的制高点,都会有坎坷的最低点,都会有命运的转折点。无论做什么,都要经历积蓄、寻求、突破、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打开博客,一封留言让我深思了一会儿。留言如下:

 

如果你心情特别的郁闷,压抑,或者遇到很不如意的事情时,而暂时自己无能力解决时,你会用什么办法排解了。会大哭一场宣泄一下了,还是会用其它什么办法呢?

 

我不知道这位朋友的性别、年龄、身份,但他提出的问题是任何性别、年龄、身份的人都会遇到和必须正视的问题。

 

我开始想我是如何面对郁闷、压抑、不如意的。好象发现,我除了不会哭,会有很多方法。但我又很怀念哭,好象是久违了。上一次是几年前酒醉了,哭过。

 

哭是人的本能,也是每一个人最早向别人显示的能力。但是这种本能却在人们成长和成熟的过程中渐渐退化。先是大人会教育男孩子:你是男子汉吗?

 

再是社会教育你:你那么没有承受力吗?本来孩子都会的最迅速最有效自我调节的本领反倒被其他比较麻烦和高成本的方法取代了。

 

但是,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06-22 17:19)

    好久没写了,因为没啥可写,上周二看了一出话剧后想写,又没有时间。尽管已经过了“六一”,还是把那天的感受写出来吧,毕竟不光是关于孩子的。

 

    我有一个朋友——话剧界著名的袁鸿,从喜欢到痴迷再到投身于话剧的制作和经营,他本身就是一部戏。此处不表。我闲来无事时,常会打个电话问他:今天有什么戏可看。他总会把当晚和近期的剧目介绍一番。上周去看的戏也是他推荐的,叫《美丽世界的孤儿》,在北京人艺小剧场。

 

    那天去得早,因为袁鸿还让我作为嘉宾要在演出中说说自己的感受,就先去见导演。见了面,认出导演周文宏曾出演过《切·格瓦拉》,当年那出澎湃着理想主义激情的话剧曾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周导演向我介绍了剧情,我的任务是在看到特定的时候发表我的观感,随我说,只要最后一句说:就说到这儿吧。

 

    看了节目单,知道这出戏源于一个真实的流浪孩子的故事,还有几个曾经流浪的孩子也会参与演出。比节目单更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